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辰.孤
 瀏覽714|回應0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冰川城..曾經昰一個給他最溫暖的地方,也曾經是一個繁華的城,如今墓塚多立..塵沙歸天,猶如一座廢墟...一個自立自足的城。

為什麼要毀掉?

眼前的廢墟..往如那日戰火無情的燃燒,那日...

他失去了什麼?

做錯了什麼?

如果可以...他只想要親人活著...

大家怎麼那麼自私?

自私地留下他一人...

留他一人孤單....?

那日跑得很累,腳步卻不敢停歇...因為...他昰冰川城的少主,所以...不能死...他要奪回所有的血債,然後...再和大家一起團聚。
抬望著天空,那一片藍...顯得諷刺..

這是什麼?

天空中落下一片片的羽毛...?!

一抹藍色身影,從天翩然而下,自信揮扇淡笑。『娃兒,你那雙復仇的眼神,吾很滿意。』

?! 『你是誰!』充滿敵意的問法,對方倒是笑意不減。

『吾不是你的敵人,傲刀天下才昰你的敵人。』

傲刀?!『那姐姐呢?』

『死了,也算傲刀那弄的。』

『兇手是誰?快說!!!!!』

這娃兒有趣,敢用這種口氣同他說話。『吾會幫你,不過你得加入天嶽,成為吾的王牌,這是條件。』

憑自己一個人,根本無法……。

為難地颔首,四無君更從袖子裡拿出一支不同於身上藍的銀藍色羽毛,交到他身上去。『有事情,拿出這個來,吾會過來,吾會在此時的兩日後請高手教你技巧。』

*          *         *

在濕氣極重的洞穴中,有一名男子正擦著刀,另一名女子長得清麗而不俗,女子一腳踏進這個洞穴。

「你的殺氣真的昰越來越濃,今天又去了那地方。」她說的正昰曾繁華一時的冰川城。

「........」那名男子恍若無人一般,繼續地擦著那把刀

女子也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淡嘆。「軍師要你過去找他。」

聞言,收起了刀。「什麼時候?」

這傢伙..只有談到軍師的時候..才肯動口,真和天之翼有得比!

「明日午時!」

「嗯...?」午時?為什麼要挑這種時間?軍師一向最不喜歡有人打擾他的午餐時間不是?

才好奇想問絕燁,卻發現...?!

他拿出小割器...?

走到長的最強壯的尖體洞上物...?

再來割他洞穴的東西........?!

他沒看錯吧..?

「軍師要我帶洞穴的〝名產〞回去交代,先說好,我可沒有戀物癖。」反正先撇清就對了。恬然一笑,將東西包進布內,接著才放進袖子裡。

「先走了,宴上見..。」

宴上?!「等..今天是幾日?」

「二十四日。」才完,人就絕塵而去,彷彿她只是到他家拆東西似的。

二十四日...真是諷刺的日子,看來今天和往常一樣。

跨歩向前,靜靜地走出洞外............

外頭的雨下得綿綿,也只有在淋雨的時候,才能暫時忘卻掉加諸在身上的煎熬、痛苦。

*          *         *

大紅的宴廳,令他佇立門外多時,只因那紅...刺得他很深...很深....。

紅;是爹、娘的血,像那日的血城...那般鮮明...。

沉著頭,緊緊地握住拳頭,想強迫自己進入,卻一步也無法動彈。

「進不去嗎?」見孤辰猶豫不決,四無君倒從後頭推他一把。

「吾可待你多時!」

「嗯..?什麼意思?」

四無君淡笑了下。「今日是你的生辰。」

掃一眼,發現所有人都看著他,再不懂就是蠢了。「怎麼那麼突然?」很多年...都自己過..軍師怎麼會為他...為一個被軍師帶回來的殺手...?

「天嶽很久沒熱鬧過了。」

「軍師心意,孤辰感激不盡,只是家仇未報..怎能自己獨樂。」道罷,跨歩大走..,直到大門後才飛身躍去。

「.....軍師,這刺激太大了。」雖然他天之翼和冰川孤辰素無交情,不過一知道軍師計謀,念在同僚份上,不免說一下。

「吾就在等這時候,眾人先吃,就當作吾給大家的一個慶功宴哈哈~~」暢笑,搖扇歩出。「無吾不勝之爭啊!」

*          *         * 


一個人獨自漫步在山林中,已經多久.....是一個人了?又過了幾冬?

軍師這麼做有什麼目的,他曾說沒用的人無須待在天嶽,對軍師而言...我算有用處、還能有留著的必要..。

「你在煩惱。」四無君從後頭說話,這點他不驚訝..他知道軍師也是要負責安撫屬下情緒的角色,就像上次安慰眾人一樣。

冰川孤辰並沒有想到四無君確實會安慰眾人,但沒想到卻是第一次去安慰〝一個人〞。

倏地,一雙手臂樓住他,想推開,聞言又放棄。「你不能抵抗,你曾說過一生只能吾命令你。」

「你是吾的,清楚嗎..嗯?」將孤辰的刀丟至一旁,這讓孤辰的心緒多了些浮躁。

「我不值得。」撇過頭,又道:「何況只是個沒有明天的殺手。」你殺人,改日他殺你,這點他早有覺悟...這條不歸路...也是自己要的。

「在吾底下,每個人都有無限的明天。包括你...孤辰。」邪笑,又將頭枕在他的肩上。「吾知道你一直一個人,吾知道你被仇恨束縛,吾知道你比任何人還脆弱。」

微愣。他在觀察他?!

「吾還知道你恐懼紅色的事物。」

聞言,一怒立即掙脫「那你是刻意讓我痛苦?是不是!!」

「總算沒對吾有尊稱了。」又搖扇,輕笑。「吾要你跳脫,要不然若有人捉住你的痛腳,對吾..可損了一將。」

一將...也是..。

徒地,心裡一緊,就像是窒息般...難以呼吸。

一嘆,那如鷹般的銳眼,頓時少了光彩,彿如一隻斷翼的老鷹一般。

四無君對於意料之內的反應,倒沒多驚訝..,四無君將他無知無覺地帶到樹下,寬衣解裳,柔又富有野性的聲音次次響起。「你愛吾嗎?」

「........。」輕皺著眉頭,什麼也不願意說。

「說..」急欲知道他的答案,捉著他的手的力道,極盡唹青地步,讓他疼了一下。

「不要逼我...」沉聲低道「別讓我有想逃離你的念頭。」

聞言,四無君倒放開,跟著沉聲。「你這是在威脅吾?」

「...讓我考慮...」

半响,四無君又回復以往神情,笑容依舊。「是吾失態了。」

又道: 「要記得..吾給你的銀藍羽毛..吾只給你..那是吾的弱點..清楚嗎..嗯?」

弱點?!「.......」

「銀藍的羽毛會告知吾..你現在的心情...吾懂你..你可懂吾?」

「.....我....」

「吾給你的是無價之寶,早給你的永遠生辰禮物..你呢?」道完,頭也不回的走了,藍色髮絲動搖著,也動搖冰川孤辰封塵已久的情。

「......我不要孤單..不想...」說他成熟,其實他知道自己仍是當年的孩子,怕落單的孩子。

一道,四無君腳步也跟著停,轉身過來..自信仍是依舊。「吾就在等你這句話...承認..會讓你更堅強。」

承著陽光,野草橫生,樹..更是顯得茁壯。「吾會陪你..吾承諾..」

半响,莞爾。「在你生辰那日,吾絕不缺席!」又道:「孤辰..走吧..」

冰川孤辰拾起了自己的刀,整理好自身的衣服,才大歩向前...

兩人間,只有無言...

然而溫情一波波地襲上他的心頭..

四目相交..

莞爾。

四周只流竄著彼此相通語言...

濃情......

他知道..孤單的時間少了...以後的生辰會有人陪伴,不會在孤單了...。 

(完)

***************

之前給友人家族的一篇文︿︿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