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天地情系列之玄紅誓言(下)
 瀏覽1,212|回應0推薦0

ella337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天地情系列之玄紅誓言

(青陽X旋璣)

 

紅檜木打造而成的房間內飄散著散不去的木頭香,今夜更是染上了交纏難眠的頹廢愛慾的氣息…..

玄黑與火紅相融於純淨雪色的床鋪上

…..現在想一想….那時我好像是被你給拐回去的。」

旋璣半躺在床舖上,任由眼前的男人解開自己唯一覆體的薄內襯。

「恩?你說什麼?」

青陽熟練的解開最後一個排扣,雖然自己的身體從小被他看到大,但旋璣依然不習慣,下意識的就伸手要拉住自己的衣裳。

「嗳~你又來了。」青陽輕笑著開口制止了他的動作,換上了稍微不安好心的笑容說:「想要我繼續,你就自己把衣服脫掉。」

「唔」皺了眉,燒紅的臉蛋,旋璣還是聽話的將衣服退去

「呵….我好像把你教的太好了。」青陽也脫去了身上的紅色道袍,解開了頭上的髮髻,紅與白的髮絲如瀑布飛瀉而下,青陽應該不曉得吧?旋璣很喜歡看他把頭髮放下來的樣子,因為只有他能夠看到...所以他喜歡。

忽然,旋璣伸出纖長的手摟住了青陽的脖頸將他拉了下來,雙瓣相貼,粉色蓮舌有些遲疑的探出,當接觸到那人的唇瓣時….青陽猛然深深的吻住了旋璣,忘情的在那口中肆虐,擷取心愛人芬芳的甜蜜。

「嗚….

雙舌纏繞,染上了彼此的顏色,太過熱情的擁吻不經使旋璣萌生想逃離的念頭,誰知..才剛有喘息的細微空間,青陽卻不放過的追了上去,飢渴無度的索取著他最後的理性,企圖镽起藏在他體內的情慾。

「哈......….

破碎的字句自唇邊溢了出來,也無法阻止來者的侵犯與掠奪,直到兩人都腦袋缺氧發昏為止,兩瓣才分離,分離時牽繫著曖昧交錯的銀色絲線。

「呼..阿!等一下!」想說才剛有喘息的機會,沒想到來人卻已經將手探入了自己的褲頭,厚實的大手撫上了自己羞恥的昂然

「嗚!阿不要!」

旋璣慌忙的想要逃離開來,無奈自己的力氣終究是比不上青陽,青陽似乎頗為享受他這難得一見的驚慌,不疾不徐的拑住了旋璣纖細的手腕將之駐留於他頂上的枕頭,另一手則是上下移動輕輕撫弄著旋璣的下身。

「阿….」旋璣難過的絞起了眉心,緊緊咬住了嘴唇不願意聽見自己放浪的呻吟,不安分的扭動著被壓迫住的身體,想要將雙腿夾緊

「恩?」

注意到他的企圖,青陽略為騰起身子將一條腿抵在他顫抖不已白皙的雙腿之間,淡淡的說:「把腿張開,還有不要忍住叫聲,對身體不好。」

「阿阿哈…...不要…..….

不顧旋璣臉上出現了羞恥的薄紅,逃避性的將姣好臉側到一邊去,玄色的美眸迷濛著水霧,隨之加強了力道,加快了速度,旋璣難以忍受的開始低聲呢喃著呻吟,手逐漸被濕滑灼熱的液體沾上,青陽滿意的微笑心想也差不多了,突然間,他停住的動作,捏緊了即將宣洩的出口。

「哇阿!你你幹嘛!?」即將爆發的欲望無處可發洩,體內躁熱難耐,脹紅了臉,旋璣痛苦的哀求著:「放..放開我拜託..我快要快要…..

「別擔心我會讓你解放的…..

青陽在他的耳邊細語,呼出的熱氣使旋璣身子一陣顫抖,拜託不要再刺激我了…..旋璣欲哭無淚的想著,忽然拑住手的力道沒了,然後他看見難以置信的景光,青陽移動到他的身下去

「住..住手!」旋璣慌叫了一聲,伸手想要阻止青陽接下來的動作,卻已來不及了…..

「呀!」

旋璣啞著聲低吼了一句,他將他的欲望宣洩在青陽溫暖的口中,隨後便癱軟在床上,淚水在也不受控制的滑落,拉過棉被把他自己包裹起來縮在床舖的角落,哭著罵貼在自己身邊的兇手:「你這個變態….色狼笨蛋色情狂….嗚嗚那種東西哪能吃呀….嗚嗚….髒死了……

看到旋璣宛若他那橘色的小師弟一樣受了委屈就窩在床邊啜泣不已,不免啞然失笑,溫柔的抱住那鼓起來的白被,說著:「你的一點也不髒阿….出來啦….讓我看你好嗎?我的旋璣…..

……你太奸詐了」用這種聲音呼喚我的名子….好奸詐,旋璣拉下了被子露出哭紅的眼眸,文雅的眼睛週遭染上了紅豔,嬌媚之姿是何等的誘惑阿!

青陽邪邪一笑說:「你的味道很甜喔,好像蜂蜜一樣我很想再吃

調戲的話語一出,果然惹的旋璣臉上一陣火紅,旋璣皺眉受不了的說:「你這樣子..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他們絕對不會相信你就是人稱的龍腦青陽子!」

「反正我這樣也只有你能看得見阿,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青陽拉過了旋璣將他壓在自己的身下,一面在他的如凝脂白玉般精緻的胸膛上留下只屬於他的記號,一面調侃他說:「也不會有人相信現在的你會是堂堂五道子之首阿。」

「你少貧嘴了。」

旋璣無意間的淺淺一笑換來了青陽渴求的索吻,老實說….他也差不多快忍耐到極限了,剛剛那一連串的事都不過是他為了要讓旋璣的身體和心理有一定程度的放鬆,和讓他做好準備,他知道要是貿然進入旋璣必定是會受傷的。

「唔..….

旋璣環抱著青陽健壯的身體,回應著他綿長的深吻,蓮舌主動的纏上了青陽的舌,他同樣的也在索求著眼前的男人。

青陽騰出一隻手輕輕抵著旋璣的膝蓋,雖然還是帶了點遲疑….旋璣還是為他敞開的大腿,方便他的手滑入。

「恩….」旋璣緊張的抓住青陽的背,雖有所潤滑但青揚的手指好像還是探不入那幽穴。

青陽微微皺了眉,將旋璣的一條腿抬高讓他靠著自己的背部,屈下身,輕吻著他大腿內側,隨後探出了舌尖輕輕的在那入口處舔舐著按摩。

「唔..….」旋璣絞緊了眉,閉起了玄色,雙手緊緊的抓住床單不放,他也明白這道手續是非做不可的,好一會了,忽然,青陽將他的舌伸入了那幽冥,挑撥著旋璣的敏感處。

「阿….…...青陽….別這樣…..

旋璣弓起了身,喘著息低喃不已,哭著說:「我不要我不要用舌頭…..

因為這樣子他會看不到他,無法擁抱他。

青陽依言退離了,翻了個身讓旋璣跨坐在他的腰間,一手摟著他親吻著一手則是溫柔的探入了他的後庭,輕輕搔刮著。

「嗚….

旋璣緊緊的抱住了青陽的脖子,嬌赧的喘息著,下半身傳來異物入侵的不適感使他冷汗淋淋,纖細的身子顫抖著,一隻..兩隻..三隻那窄穴也擴張的差不多了,青陽忍著自己的欲望,溫柔的幫旋璣按摩放鬆,其實旋璣也知道青陽忍的很難受,他的心跳跳的好快,吐在自己耳邊的氣息好灼熱,而且….抵在腿邊的那個象徵青陽對自己的欲望….已經是..又濕又黏了….

「青..青陽…...可以了…..我已經準備好了….

旋璣羞的垂下了濃睫,輕輕得靠在青陽的肩頭上,緩緩的細語:「你可以進來了….

慾望有如炸開的煙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青陽重重的將旋璣壓倒在被褥之中,抬起了他纖細的腰身,揚首的灼烈便猛然的頂入了旋璣最脆弱的地方,深深的狠狠的將之埋入那窄穴裡。

「阿!!」

旋璣悶悶的叫了一聲,宛如撕裂軀體的苦楚使他備感難受,卻又感到如此的甜蜜,晶瑩剔透的水珠滑落,青陽溫柔的嗜去那鹹澀

「抱歉….讓你難受了……

「不..沒關係….快一點……

「嗚….….

旋璣痛白了一張秀氣的臉蛋,青陽遲疑了,責怪自己太過於衝動了,他是多不想要傷害懷中玄色的人兒阿!

明白那人的心疼,旋璣笑彎了唇,心想偶而主動一點一次也無非不可,心念一動,趁青陽還在煩惱著該不該做下去的同時,用力一推,變成了旋璣在上的姿勢,雖然這一牽動扯著旋璣下半身難受….但他很希望能夠讓青陽感到舒服。

「旋璣!?」

青陽一愣,不解的看著身上人慘白著一張臉,他知道旋璣的第一次通通都是給他的,所以在性愛這方面的事..他是一概不解的,而且他對於這些事總是相當抗拒的,至少他第一次自己就是花了不少時間才讓他勉為其難的接受….青陽擔心的說:「呃旋璣,不習慣的事還是不要做的好….

「乎…...別說了…..我可是…..

旋璣喘著息,輕輕移動了一下,絞緊了眉,斷斷續續的繼續說著:「唔希望也讓你覺得..舒服….….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你…...不要..不要….這個樣子..不公平….嗚呼……

縱然旋璣有心但似乎仍然力不從心,指甲深深的刺入了青陽的背部,連一絲一分也難以一棟半寸,他的臉越來蒼白,冷汗直流,青陽雖然心中高興….但他不願意見他如此痛苦,他溫柔的將他摟進懷中說:「你不用勉強,而且說實在的你的姿勢也不對弄的我很痛……

「我抱歉….」頓時,旋璣軟在青陽的懷中,人還是別做不習慣的事阿….

「別那麼失望,你願意這樣想我就很高興了,旋璣。」青陽換回了原先的姿勢,溫柔的向旋璣索吻著,安撫著他失意的心情。

「恩青陽….」沒了先前的狂野,取而代之的是柔情的綿密,旋璣放鬆了身體,舒適的享受的來人的溫柔,久了,下身也慢慢習慣了那碩大。

「唔….」有些癢癢的,體內又再度燥熱了起來,當耳邊響起了帶有歡愉的低喃時,青陽才開始慢慢的抽動著,間接性的加快,那幽冥緊緊的絞住青陽,使他感到舒服極了,忍不住也開始低聲呢喃著:「呼唔旋璣旋璣….

「恩阿….呼阿….……」痛苦過後,來到的是難以言喻的快感,原先慘白的嚇人的細緻臉蛋染成了一片緋紅,現在他被情慾所支配著。

「乎…..唔嗯….阿阿….….

平時嚴謹的面容染上的淫瀰的色彩,媚態萬分的勾引著青陽僅存的唯一理智,青陽低喃的衝擊著他的下身,愛慾難綿,亢奮、激情充斥著交纏的兩道人影,慾望迷亂了他們的心志,渴求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兩人都筋疲力盡,雙雙癱臥在零亂不堪的潔白被褥上,疲累的喘著息,聞著彼此的氣息安然入眠……

天空,泛起了魚肚白,有一個玄色的人影悄悄自紅檜木打造而成的房間出來,撐著有些酸麻的身軀,扶著欄杆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在路經轉角時….一個不慎被打結的腳給絆了一下,早已虛軟了身體不受控制的就要往前倒!

「阿….」原以為會狠狠跌落地面,不料卻是倒進了一個酒紅色的懷抱,往上一看,那不正是自己的三師弟嗎?

「廣寒?還這麼早你就醒了?」旋璣在廣寒的纏扶下慢慢的走回房間,一面疑惑的問,他的三師弟向來行事冷靜,常常總是一個人默默的在做事,每一天非到吃早飯的時刻是絕對不會現身的。

「睡不著。」廣寒淡淡的回答,平靜無波的酒紅色眸子中難以讀取任何訊息

「是嗎?」旋璣也不多問,他知道廣寒一向不喜人家管他太多,他也不愛管人太多

在廣寒護送旋璣回房,待他躺平在床上後就轉身離開,但是….當他正要帶上房門時,忽然淺淺一笑說:「大師兄,要適可而止,告訴道主別玩的太火,要不然我和晏虛會很傷腦筋的,那兩人太遲鈍了。」

說完隨即關上了房門,留旋璣一人呆愣愣的在裡頭,一會,旋璣啞然的自語:「不會吧…….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2092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