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甘凌/一半兒
 瀏覽2,575|回應0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四禾

轉載自:洛神馥

此文經作者同意轉載ˇ

===========================

         甘凌/一半兒

你想不想?



那盤棋始終沒個局,沒有人曉得贏家和輸家,以及到底相差了幾個子。
他霸道的橫越了棋盤,吻上他。

「嗯……」凌統一雙總是凌厲的長眼氳了層水氣,迷迷濛濛的望著眼前的男人。
「…喂。」喉間乾澀的要命。甘寧用不知不覺間貼到凌統頰邊的手掌拉開兩人原本沒有的距離,這該死的…
「哦…不喜歡啊?…」半跪在桌上的凌統挑起眉,低迷的聲音貼上甘寧的耳廓。
「不是…」甘寧艱難的開口,日思夜念的人兒就貼著自己那麼近,他實在有點難以克制。

剛剛那個吻不知道想過幾千幾百次,只是他想也沒想過會是凌統貼上他。
那種眼神、那種聲音、那種動作、那種表情……他凌公績是真的存心在挑逗他嗎?

「不想?…」彷彿醉了般的凌統又將面容移近,開闔間的氣息刺激著甘寧愈趨敏銳的觸覺。
「不是…」是很想。甘寧想。只是凌統的樣子實在…怪得可以…
…像喝醉了一樣……
……喝醉?

「等等,」甘寧一把移開凌統的頭,凌統整個人便坐直在桌上,模模糊糊的應聲:「嗯?」
「你來之前跟誰在一起?」甘寧皺起眉,難得的一臉嚴肅。
「唔嗯…伯言。」晃著已經披肩的長髮,凌統含糊的道出那個讓甘寧瞬間明白情況的名字。

我就知道是這小鬼搞的鬼。
青筋暴起,甘寧想到陸遜那張笑嘻嘻的陽光臉蛋,和那種看似無害的笑容…真是夠了!

「喂…」凌統再次傾身向前,雙手直勾勾地圍上甘寧的頸子,斜過臉蛋,溫存無限的望著被自己特大寫的臉龐傻住的甘寧:「……好睏……」
甘寧還來不及反應,凌統整個人已經跌入甘寧滿是刺青的懷裡,下意識抱住人兒的甘寧不意外的發現,這傢伙的身子沒有一般士兵來得精壯。
甚至有點,纖細。

將睡熟了的凌統安置在自己的塌上,甘寧決定出門算帳。



砰!

一把推開呂蒙的房門──-陸遜會在自己房裡的機率大概只有在呂蒙房裡的十分之一───果不其然。

「唉呀唉呀,這不是甘將軍嗎?」陸遜眨著一雙大眼睛,笑瞇瞇的望著怒氣沖沖的甘寧,一張嘴還沒停下:「這麼快啊?對人家公績有溫柔點嗎?如果第一次的話最好要好好放鬆───」
「我沒動他!」氣急敗壞的甘寧拍上桌,打斷了陸遜叨叨絮絮的發言,「你在酒裡下了什麼藥?」
「我沒有下藥。」一臉無辜的陸遜捧著酒杯,可憐兮兮的往一旁的呂蒙身邊靠,「公績只有喝酒而已啊。」
「沒下藥怎麼會變那個樣子?」甘寧皺眉,陸遜聞言又眨著閃亮的大眼睛追問:「哪個樣子?」
「不干你的事。」開口的是一臉無奈的呂蒙;他家的小貓就是從來都不肯乖乖的,真是…
「子明怎麼這樣講啊,人家我可是有跟公績分享經驗的耶。」陸遜氣鼓鼓的雙手叉腰。
原本一口酒正要入喉的呂蒙聞言,一個反咳,差點沒嗆到:「你、你跟他分享什麼?」
「經驗啊。」陸遜眨著眼睛,一派天真的望著情人。

……真是夠了……

兩個頭上掛滿黑線和汗滴的男人決定不再和陸遜糾纏,陸遜卻又逕自開口:「原本我也是叫公績直接回房休息的啦,他畢竟也喝了不少;可是他很堅持跟甘將軍您有約呀,所以就…」
而後看似醉倒的陸遜接著直接往呂蒙懷裡一倒,蹭著身軀找個舒服的位置便打起盹來。
呂蒙在確信這隻從剛剛開口就沒講過對話的小貓睡著後,望向甘寧道:「興霸,伯言也醉的不輕,你就當他發酒瘋隨口說話,別跟他計較太多。不過公績今天就睡你那吧。」
「嗯。」甘寧悶悶的應聲。
不然還能怎麼辦?叫他大半夜背著凌統回他房裡的話,被巡邏的兵士看見鐵定會被傳得很難聽。
「辛苦你了。」呂蒙由衷著說,甘寧無奈的點點頭,垮著一雙肩離開陸遜房裡。

月色籠罩,叮噹的鈴響在空中。



這傢伙也真是,都醉了還能若無其事的來下棋。

甘寧坐在桌邊,望著凌統的睡臉,喃喃地想著。
終於有醉酒的紅潮襲上,那面臉頰剛剛還在自己手掌的包覆之下。
他還清晰的記得那個溫度。

凌統的臉有犀利的輪廓;那顆淚痔閃耀著的彷彿不是脆弱,是堅強。
的確,在眾人面前的凌公績身為突擊隊長,總是堅強得讓夥伴安心,只是,
只是他總會有種錯覺,這孩子是孤獨的。

明明凌統最不常見的人是自己、最不希望接觸的人是自己,他卻仍能看透。
有時候也真不明白自己是懂了;只覺得那抹微笑不簡單,而那一瞥似乎含著什麼,只是如此而已。
他甘興霸一生不曾深思過什麼,卻為一個年輕他太多的他而苦惱著。

怎麼,為什麼你的眼神從不轉向我?

那次戰勝的歡呼,他是真的感覺到總是冷著一張臉的凌統的開心,但他的臉轉向他時已然失去了欣喜的笑容。
只是點點頭,一句也辛苦了。
那瞬間他不知該如何表情,提起霸海就是一個轉身,他不想面對他。
為什麼面對我需要壓抑?
他真正想問的是這麼一句,為什麼,為什麼你就只針對我?因為我是殺父仇人?
這可真是個好理由。甘寧自嘲,而後拆開孫權賞賜下來的酒,喝了個整晚。

『跟你說喝太多會宿醉,每次都不信吧。』
隔天頭暈著上了早朝,身側的凌統總會冷冷的傳來一句諷刺,甘寧只能忿忿的啐口,怎麼著?總不成說自己是為了眼前這個趾高氣昂的人而醉得如此狼狽。

自從凌統將棋盤霸道地擺在他的房中後,他們就多了些見面的理由。

『為什麼要放我房間啊?!』甘寧質問,凌統只是聳肩:『方便。』
而後他也真的三不五時拎著一罐酒來找他對奕,只是他一次也沒贏過那個含著笑的凌統。

『你下棋時不能專心點嗎?』凌統冷冷的放置棋子,一口氣提走他八個子。
『喂!』氣結的甘寧一拍額,卻又不喊停,只是任由凌統一下一下的提走自己可憐的黑棋。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執著哪來的,那個大老粗甘興霸竟然願意陪凌統下一盤又一盤複雜的棋。

只是,凌統連對奕時也不會直視他。
那雙鳳眼的視線究竟望向何方,為何就是不能夠看著他的方向?



躺在自己床上的凌統輕輕的翻過身,皺了皺眉,活像賴在窩裡睡得正甜的貓。
甘寧被這樣一個畫面喚醒。

他日思夜念的人現在就在他的眼前,幾個時辰前他還吻過他。
那雙唇比想像中柔軟,唇瓣交疊的那一剎那他失了心神。
但他仍然看不清他的眼瞳,那雙眸子裡氤氳的水氣太多,而又有太多酒醉的矇矓。

凌統吻得那麼的輕浮,彷彿他不貼著他,那雙唇便會隨著水霧消失了般的虛無。

他會不會記得?
甘寧皺起眉,也對,他自動的吻上來是醉後的行為,明早還得想想怎麼解釋他會在自己房裡。
凌統想必又是一陣閃躲,所有問題和疑惑絕對和他沾不上邊似的孤高。
他會不會記得?會不會記得、他總是握著大刀的手貼上他微醺臉頰的,感受?

真是想太多了。

坐在凌統身側的甘寧漸漸的沉重了眼皮,沉入疲憊的懷裡。



「……你還要睡到什麼時候?」

凌統一貫冰冷的語音響在甘寧耳畔,嚇得甘寧幾乎是跳的坐起身來。

「你什麼時候醒的?」坐正後看向端坐在床邊的凌統,甘寧愣愣的問。
「剛剛。」凌統搔了搔頭,真是的,昨天真不該喝那麼多,宿醉果然很難受…
平常耳提面命的告訴甘寧不要喝過量,沒想到這次竟是自己犯錯。
嗤了一聲,隨後又是一陣頭痛襲來,疼得凌統不得不低下頭。
「嘖,喝太多了吧。」甘寧看著凌統靠在桌面上的頭,嘆了口氣,「我去叫人泡杯濃茶…」
「不用。」凌統打斷他,「你昨天又沒喝酒,被人看見我莫名其妙的在你房裡,傳出去不好聽。」

啊,是啊。你在我房裡傳出去你會很難受是吧。

頗有慍色的甘寧猛地走近桌邊,凌統連聲「你幹什麼」都來不及問,甘寧已經一把勾起他的下巴,粗魯的吻上去。
凌統反射性的出手推開甘寧,甘寧輕而易舉的握住他的手腕,卻很快的放開他的唇。
「喂、你…」凌統含著怒意的瞪向甘寧,也氣在上頭的甘寧堵回他的話:「不記得?昨天可是你自己貼上來的…」
聞言,凌統猛力的抽開手,結結實實賞了甘寧一個響亮的巴掌。
「我不記得我昨晚對你做了什麼,不過,」那雙鳳眼又恢復平日的冰冷,凌統的臉龐看不出絲毫羞辱,只是覆滿了蒼寒,「請你閉嘴。」

「…嘖。」知道自己做得過分,甘寧一屁股坐上床褥,偏過頭,粗聲粗氣的開口:「後悔?」
「當然。」凌統背對著甘寧,答得篤定。

唉。

「我不會說。」甘寧低聲道,「對你不名譽,我不會說。」
我不想害你。我也從來沒有這種意思。甘寧想,而他曉得凌統才不會懂。
誰會曉得,他甘將軍的心思也有細膩的時候。

「…我後悔你竟然把我當成那種自動貼上你的輕浮女子。」凌統的聲音響得乾淨,不大的音量卻確實地迴盪在甘寧不小的房裡。
他仍舊背對著他,頗顯削瘦的雙肩颼颼地輕顫著。
甘寧的視線定在那張背脊,無法移去。
「真是白癡,你果然把我當仇家看。」輕微的吐了口氣,凌統輕輕的站起身來,搖晃著身子走向門邊,「何苦…」

…你何苦?
───那我又何苦?

一把扯住凌統的手腕,甘寧欺身上前,急急開口:「我沒把你當那種人看過…」
凌統斜過頭,眸子直視著甘寧有些慌張的臉孔。

那一個交眸讓甘寧有種呼吸困難的錯覺。

「真有那種人?」似笑非笑的,凌統一句話出口,甘寧才發現自己上當了。
「你!」氣結,真是…這傢伙怎麼那麼難搞啊!

放開凌統的手腕,兩人都坐回原位,一陣沉默後,甘寧才開口問道:「你真不記得昨晚做過什麼?」
「嗯。」凌統點點頭,扶著仍舊發疼的腦袋應道。
「要告訴我嗎?」偏過頭,深褐色的髮絲散在頰邊,眼角邊的淚痔隱約浮現。
「呃…」不好吧…其實很喜歡凌統在身邊的感覺;甘寧深怕一說,他又會突然離去。
「還是你想實際演練?」斜著眼睨著甘寧,凌統挑釁似的問。
「媽的你到底把老子當什麼人!…」人格被曲解的甘寧終於忍不住罵出聲,只見被憤怒的語言攻擊的凌統卻又是那個不以為意的含笑:「哦…不喜歡啊?…」

……又上當了!

想法尚未閃過腦海,甘寧已經一把把凌統扯進懷裡,將他的頭抵上自己的,攫住凌統微彎的雙唇。
「你這傢伙…」細碎而分合不定的吻裡甘寧怒聲抱怨,「明明就記得…」
凌統的笑聲溢散在唇瓣間,待得一次雙額交抵的分開,微揚的嘴角又洩出一句:「不想?…」

─────真是夠了。

「想、想,想死了…」甘寧用力壓下凌統的頭,惡狠狠的吻散凌統銀鈴似的笑聲。



我不會後悔。
如果伯言沒有將我灌醉,如果我不決定借酒裝瘋,我一輩子也不會有勇氣吻你。
明明是自己希冀的胸口,我明白你有力量將我擁抱在懷裡,卻從來不敢伸手。

我怕你將我推開。
我深怕,深怕你的手會將我推入寂寞的深淵,那個我從不希望自己陷下的黑暗。
你整夜的守候和寬容的擁抱讓我後悔不了,也後悔不來。

我不會後悔,甘興霸,我也不準你後悔。
聽見了,嗯?

我也不準你後悔…


碧紗窗外靜無人,跪在床前忙要親。
罵了箇負心回轉身,雖是我話兒嗔,
一半兒推辭一半兒肯。
       ───關漢卿《仙呂一半兒題情》

===========

很有感覺的甘凌文,某陵大推薦>ˇ<[灑花

也感謝作者同意轉載ˇ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