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洛白《洛痞生病記?!》上之卷
 瀏覽512|回應0推薦0

質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洛白《洛痞生病記?!》上之卷

           

靜謐無聲的夜,異常寧靜的玉籬園卻由內而外緩緩傳出一陣呻吟〈?!〉。

「唔……忍、忍不住了……」在床榻上不停的翻來覆去,壓抑的低喃〈!〉由墨綠人影口中迸出。

「怎麼辦……越來越熱了……」咬牙,他睜開雙眼,迷迷濛濛中,映入了另一個床上和衣而眠的雪人兒……

不行……他已經……「白衣……」

緩緩走近白衣床邊,洛子商低啞的聲音輕喚著伊人的名,落坐床畔,他顫著手緩緩緩緩逼向熟睡的人兒……

「啊───!!!」

一聲驚叫劃破長空,隨即就是某位人士被狠狠推下床的悽慘碰撞聲……bb

「白…衣……」某位仁兄正可憐兮兮的在地蠕動〈?〉呢喃著。

「子商……抱歉,可、可是你……」雖然是兇手,但看著心上人可憐的模樣白衣終究還是心軟。

因為師尊近日出遠門不放心他一個,而偏偏魔劍道又在整修裝潢〈?〉再加上洛子商死纏爛打的要求下,他便搬來玉籬園。

平時的吃豆腐自然是免不了〈bb〉但晚上就寢時他卻從來不踰矩的,怎地……怎地……

而正當白衣紅著臉兀自冥想時,洛子商卻已咬牙緩緩爬起,迅速的一手壓倒白衣在床、另一手則抓住白衣皓腕──

「唔……」白衣人兒瞠大了澄藍的雙眸。「子商──」

「你的額頭好燙!!!!」

原來某個被誤會成意圖不軌的洛子商是抓住白衣的手碰上他的額頭,溫度竟是高的嚇人!

「恩……原本想說睡…睡了就會好,但忍不…住了……熱到頭……好暈…」

隨著語聲越漸微弱,洛子商身子一軟,竟壓在白衣身上昏了過去。

「子商?!子商你醒醒呀!」因沉沉壓在自己身上那高溫的軀體慌了心,白衣當下一咬牙,想也不想的一使勁──

「該找誰好?啊,先回魔劍道!」在心慌意亂中尋得一絲頭緒,雪衣人兒再無猶豫,一瞬飛身而去。

但,屋內卻忽地傳出一聲無力的呻吟……

「白衣……你把、把我推到…地板了……」

月光藉著紙窗透進屋內,照在某個被推倒於冰冷地板又無力爬起而再度昏睡的可悲仁兄之上……

           

時值五更,一抹鬼魅般的白影飛快掠過了魔劍道大門。

不必微弱月光的指引,他熟悉的走至太子殿內並準確無誤的走到某個姿勢呈大字型且呼聲大作的太子蹤床邊。

「黑衣、黑衣……」

「賣吵啦死右護法……再叫…本太子劈了你……呼呼……」

「……闇蹤……」

「姨娘妳去敷妳的臉啦……我沒把檸檬片……藏起來……」

「……」無奈並無言中。「我是白衣……」

「啐……死老頭又想…用這招……本太子沒這麼好騙……」

噔。理智線斷裂聲。

──「皇弟你快點給我醒過來!!!」

「去X的!叫啥……」怒氣騰騰的綠眸一睜,衝出口的話卻在看見雪衣人影的剎那──

「哇哇哇啊~~~有鬼!有鬼啊~~」

沉沉的蔚藍雙眸靜靜的看著居然把自己認成鬼的黑衣已把自己包成一個大球,白衣又想到還在玉籬園發燒受苦的洛子商,驀然『雪山』爆發──

「你快點給我醒過來~~~!!!唰唰~~~」

是的,異端劍出鞘了……bb

「你……你是、你真的是皇兄?」看著寒光逼人的異端、又瞧瞧地上被砍成碎屑的棉被〈bb〉那身法、那劍路分明就是皇兄嘛……那……

「厚~皇兄你幹麼三更半夜跑來嚇我啦~~該不會…是洛痞子不行了吧……」沒注意到白衣臉上的惶急,碧綠鳳眸半瞇,準備再和周公PK去……

「皇弟!」一見黑衣又要睡去,白衣心一急,立刻抓住黑衣肩膀狂搖:「你醒醒呀,怎麼辦、子商他好像發燒了!」

盈盈水眸泫然欲泣,驀然軟垮的細瘦雙肩以及悄悄聚起的纖細柳眉,入眼皆是我見猶憐的楚楚動人。

而半瞇的鳳眸則因白衣的話而忽地瞠大,仔細瞧見了白衣濃濃的擔憂,又想到洛子商平時那狡黠的神情,黑衣忽然眼睛一亮,帥氣的弧線在臉上獻出四個大字不懷好意

『哼哼,洛痞子你騙的了皇兄你可騙不了本太子!哇哈哈哈……這一定是你誘拐〈?〉皇兄的招數!本太子真是太厲害了!哇哈哈哈……』

越想越得意,黑衣臉上神情一亮,快速轉變成一臉若無其事,懶洋洋的拍拍白衣說:「皇兄不要緊啦!我告訴你這叫"我的春天為什麼還不來"症候群〈←什麼鬼==〉只要吃本太子特製的一碗粥保證藥到病除!嘿嘿嘿~~

「我的春天為什麼還不來症候群?」湛藍美眸一愣。「皇弟我…我怎麼沒聽過?」

「哎呀!跟洛痞子在一起久了一定會變笨!」完全不介意一番話引出了白衣滿面通紅,黑衣繼續得意洋洋的道:「反正利用我特製秘方熬成粥給洛痞吃保證他立刻變回活跳跳~哈哈哈~~」

「那就麻煩你了,皇弟。」感激的用晶亮雙眸望著黑衣,白衣立刻衝到書桌旁替之準備筆墨。

「嘿嘿嘿~~此時不報仇本太子名字倒過來寫啦哇哈哈哈

邪惡的綠眸泛著得意,腦中緩緩勾勒出一張可怕的秘方……

           

薄霧緩緩在玉籬園罩上一片迷濛,微弱的曙光透著滿天浮雲,映在玉籬園。

而遠遠的只見一抹淨白的身影快速的入了玉籬園──

「子商我回來了!」心焦的推開了門,白衣卻忽地怔在原地。

「子商……子商你怎麼自己滾到地上?我知道你很熱,但地板這麼涼……你一定很難過吧?」

滿溢著心疼的柔聲問著,白衣吃力的抱起洛子商滾燙的身子置於床上,絲毫不知道自己就是害洛子商滾到地板的元兇……bb

「唔……」因為柔軟溫適的床褥而悠悠轉醒,睜開了沉重的眼,洛子商費力的揚起一抹溫柔的笑。

那令他神魂顛倒的雪人兒正在為他忙著呢……

「咦?」回過身正巧對上那雙溫柔的黑眸,白衣心上一動,回予一個暖人的柔笑:「你醒了?還很不舒服嗎?」

走近了躺在床上的洛子商,纖手自然的觸上了洛子商額際,但細眉卻因由手心傳來的高溫而憂心的聚起。

「子商你在睡一會兒,我先去幫你熬粥。」心急的叮嚀完後,白衣便欲去廚房,但──

「別……走……」

伸出了手扯住了白衣衣袖,微弱的聲音卻滿是堅定;低垂的眼有些迷茫,卻定定的望進白衣滿目湛藍。

雙頰不由自主的泛起紅暈,白衣輕語:「我只是去熬碗粥,我……」

「我不會離開你,不會離開玉籬園……」

素手輕輕覆上了洛子商緊抓著他的手,白衣紅著豔頰,柔柔的輕語低似蚊鳴,似是情話一般,是承諾、更是情人間最甜蜜的傾訴……

「呵。」蒼白的俊顏揚起了一抹柔情的笑,洛子商輕放開了手。

「聽到你這樣說……就夠了……」

闔起了眼,偏過了頭,洛子商沉沉睡去。

而白衣僅是望著洛子商淡淡的微笑,,悄悄走出了房間。

那不只是,一瞬即逝的蜜語;

那非僅是,曇花一現的柔情;

那是,那是,他對子商永恆的誓言。

           

「咳……呃,白衣,你確定這碗、這碗是粥嗎?」

方才感人的溫情如今已被洛子商滿面尷尬及欲言又止給取代,只因滿面笑吟吟的白衣手中竟小心翼翼的捧著一碗異物

散著微帶辛辣的氣味,白粥之間混雜著五彩繽紛的謎樣碎末。這怎麼可能是粥?!毒藥還比較像咧!

但,某位病人滿腹的疑問在迎上白衣笑盈盈的雙眸之時卻一字也吐不出。

這叫他如何啟齒啊~~~?!

「嗯!這裡面有加很多東西喔,雖然是有一點點怪,但良藥苦口,一定有效的。」細心的攪拌著粥,白衣笑道。

洛子商當場垮了一張臉。「……」有一點怪?!天啊,這根本食不下嚥嘛!

但是呀,所謂該來的還是避不了……bb

「子商,吃粥。」雖然是紅著一張秀臉,但白衣仍是輕輕將匙中的粥吹涼,湊至洛子商唇邊。

而洛子商看著眼前人兒半帶嬌羞的迷人風情,又看看湯匙裡五顏六色的,真只能心裡哀怨叫苦。

──嗚啊~~~我不要啦!我要吃了白衣不要吃那個啊~~!!QQ〈某作亂入:洛兄……你的本性終於還是顯露了XD

「我已經幫你吹涼了,子商你快吃吧!」白衣笑著邊把湯匙擠進洛子商不情不願半張的嘴裡之際──

「嗚啊啊啊啊啊~~~~!!」忽然一聲淒厲的慘叫:「好‧辣‧啊!!!」

「怎麼會這樣?!」瞬間蒼白了一張小臉,白衣錯愕的看了一下眼前某位可憐的病患因為灼口般的辛辣而在床上動苦的掙扎著,剎那間腦中回復運作,立刻衝到桌邊直接拿著茶壺往洛子商嘴裡灌。

但是。「哇啊啊啊啊──!!」某位可悲的仁兄已經勒住自己喉嚨辣的眼淚直流、五官扭曲了……bb

「子商、子商?!」又是慌又是急,白衣腦中卻忽然憶起了一事而滿面慘白。

「我忘了……這壺是薑茶……」

「唔呃……」虛弱的病體再也承受不住刺激,洛子商眼一黑、頭一暈,當場死死昏昏去。〈bb

「子商你等我!我、我去找憶前輩!」澄澈的雙眸滿含自責心疼,白衣身影一瞬想也不想的往步雲崖衝去──

           

 

 

 

 

 

 

 

 

 

 

 

 

 

 

 

 

 

 

 

 

 

 

 

 

 

 

 

 

 

 

 

 

 

 

 

 

 

 

 

 

 

 

 

 

 

 

 

 

 

 

 

 

 

 

 

 

 

 

 

 

 

 

 

 

 

 

 

 

 

 

 

 

 

 

 

 

 

 

 

 

 

 

 

 

 

 

 

 

 

 

 

 

 

 

 

 

 

 

 

 


-清露微塵。
http://ynizzz.blog.fc2.com/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62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