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異端‧春秋》上之卷‧贈洛寒~
 瀏覽863|回應3推薦0

質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此文僅贈與【洛水寒月】和所有喜愛洛白的人~~

 

洛白《異端‧春秋》

 

           

 

時近秋分,大地的一片翠綠逐漸轉為橘黃,而玉籬園的花草自也不例外。

 

林中身影舞成一片墨綠,飄然的劍氣帶動了滿樹漸漸枯黃的葉於他身邊起舞,遠遠觀來,煞是好看。

 

「唷,練劍練的這麼勤快啊?」一抹褐影瞬間以極快身法來到,坐於一旁石椅並自動的為自己斟起桌上清茶。

 

「那當然。你可得好好感謝上蒼讓你收到我這麼個完美的徒弟。」還劍入鞘,洛子商瀟灑的抹去汗水將憶秋年倒好的茶一飲而盡。

 

「好囉,我可沒空陪你啦咧,我還要去找風仔比劍咧!記得幫我顧步雲崖呀。」褐衣老者憶秋年說。

 

「喔?又要去?我該說你練劍勤快還是說你藉故去找風前輩?」無奈的搖搖頭,洛子商順口將了憶秋年一軍。這已經是第幾次了?沒兩三天便要去一次,憶老頭不嫌煩他都煩了呢!

 

「唷,口氣這麼刻薄,我該說你是羨慕還是嫉妒啊?」嘖嘖,要比誰會耍嘴皮子他憶秋年可不能遜色啊!

 

「罷了,要去就趕快去。我只是覺得成天練劍卻沒一個對手,怪無聊的。」不想再與之爭辯,洛子商一提劍,往林中準備繼續習劍。

 

「沒對手?哈,這種問題為師替你解決!」爽快的拍拍胸,憶秋年向回過頭的洛子商繼續說道:「之前都沒跟你提過,其實風仔他有兩個徒弟喔!」

 

「什麼?!真的?」頓時瞠大雙目,洛子商嘴角浮現一絲興味。「據說風前輩劍術高強,想必他的徒弟也是好對手吧?」

 

「哈,那當然。」肯定的點點頭,憶秋年說:「你應是知道孤獨峰位於何處吧?在風仔他住的竹林小屋後頭有一條小路可通往一處密林,此時你去應可以遇到風仔其中一個徒弟。」

 

「了解。」

 

一瞬間一褐一墨的身影施起翦雲步,前往孤獨峰。

 

           

 

墨綠身影依循著憶秋年的吩咐,走至竹林小屋後便發現一條由竹林構成的隱密道路。

 

洛子商緩緩穿越竹香四溢的小徑,敏銳的耳不一會兒便察覺前方不遠處有著練劍聲。

 

『……這是……』走至眼前一片空地,洛子商卻立於眼前之景傻了眼。

 

一抹雪白的影子迅速的伴隨銀白劍影舞動,落英繽紛,卻近不了那一身雪白;一片片竹葉襯著他的無瑕,淨白的長髮飄飛,銀白色的衣帶飛舞,卻掩住了他的顏……

 

「嗯?」感覺到身後的一陣訝異的抽氣聲,冷酷雪影立即停下手中劍,回頭對上那雙滿是訝異的黑眸。「……你是何人?」

 

「我是憶秋年之徒,洛子商。」

 

揚起平常一貫和煦的笑臉,洛子商頗富興味的望著眼前一張他從未見過的冷峻俏顏語道:「你該是風之痕的徒弟吧?但,我尚不知你的名字。」

 

「……白衣劍少。」淡然回答。

 

「白衣劍少?」望著眼前人一身欲與雪相融的白,他第一次意會到何謂人如其名。但是啊……那雙冷然的蔚藍眸中的酷寒卻讓他的目光被吸引……

 

「你會告訴我你的名字,是因為我是憶秋年之徒,還是因為你自己想告訴我?」

 

白衣聞言一愣。眼前這人……想法真是異樣……「既已知道了名字,何必再問原因?」

 

「哎呀,看來你的好奇心根本就已經被你的冷漠給腐蝕掉了。」啟唇一笑,深邃的黑眸卻隨即又見到眼前人兒眉間蹙起的不認同。

 

「呵,罷了,來日方長嘛!」不以為意的笑道,洛子商修長的手抽起懷中劍:「以後每天來這裡我們一起練劍,你應該不會不同意吧?白衣。」

 

「隨你。」

 

冷然語畢,白衣不再多言,異端劍出,在林中交織出一片劍影。

 

           

 

一天又一天,白衣會來到竹林練劍,當然洛子商也不例外。

 

而洛子商也很自動的搬來茶具,總在白衣面前帶著笑,遞給他一杯茶。

 

即使就短短的一個時辰,即時無言,他們卻總是相伴。

 

平靜的,令他想要習慣;

恬淡的,讓他無意喜歡。

 

漸漸的,喜歡上這習慣。

 

「咦?你的衣服上怎有血漬?」今日方練完劍,洛子商正欲坐下喝茶,卻不意瞥見白衣衣袖上隱隱泛出的血紅,好奇的一問。

 

「嗯?」原本因練劍而紅潤的臉因洛子商無意一問而唰地慘白,藍眸一瞬黯然。

 

是呀……他是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分的啊……

 

他曾經多希望子商永遠不要問,他曾經多冀盼他們就只要這樣每天靜靜的在一起……他多希望……

永遠不要讓子商知道自己的這一面……

 

「白衣?你是怎麼了?」不解的看著白衣蒼白的臉,洛子商不自覺觸上他額際。

 

溫暖的掌心覆於雪白額際,深邃的黑眸卻偶然望見向來被長髮掩住的額上,竟有一條細細紅痕。

 

「……這是?」劍眉一挑,粗糙的指腹有意無意的輕輕撫上那紅痕。

 

「其實我雖然是師尊之徒,但我卻有另一個更重要的身分。」微微燥熱浮上頰,白衣不自覺,幽幽然的對洛子商輕語:「我,是即將攻進武林之中的魔劍道之少子。」

 

是這身份,迫使他必須冷酷無情;

是這身份,逼迫他需要勤加練劍;

 

這一切只不過是……「我會來此地練劍只是需要變的更強,殺了更多的人。」

 

澄靜藍眸卸下了冷然防備,白衣靜靜的仰首凝目望向洛子商。

 

他不想隱瞞他,他不想對他說謊,他願意和他坦承以對……只因為……

他相信他──

 

但在那一瞬,他卻被那雙深邃黑眸裡的震驚給刺傷了心。

 

那驚訝錯愕,是否代表他已經徹底覺醒?

那難以置信,可是表示他已經嫌惡厭惡?

 

垂首欲歛下那雙已全然卸防而露出脆弱的眼,但無論如何,卻無法隱去那不斷侵略的水霧……

 

驀然起身,白衣迅捷無倫的飛身欲走──

 

「白衣!」

 

隨著一聲急切的叫喚,洛子商迅速追上前拉住白衣皓腕,使力一扯,已將白衣牢牢抱在懷裡。

 

「你……」頰上再度爬滿嫣紅,白衣欲掙脫他懷抱,卻絲毫撼動不暸洛子商半分。

 

「白衣,你的身分對我而言重要嗎?」柔聲低問,洛子商只感覺到懷中人身軀微微一震。

「白衣我再問你,你現在呢?現在,你只為了殺戮而來嗎?」

 

下意識的,白衣輕搖首。

 

而在心內白衣卻也不禁疑問。為什麼只是一句話,卻讓他心頭一驚?

 

白衣知道,在他心裡的某一處,是很眷戀這份互相陪伴的溫馨的;

白衣清楚,在他心上的某一角,是想脫離這種冷酷無情的假面的;

 

而子商一句話,卻輕而易舉的粉碎他心內深處的害怕。

 

原來……他竟是這樣在乎子商的想法……

 

是否,這就是對他深深的在乎?

 

「白衣,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你知道嗎?我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來這裡和你一起練劍、看你無慮的舞劍,為你遞上一杯茶……我,就是喜歡和你在一起,你知道嗎?」

 

真真切切的話,卻讓白衣心上漏跳一拍。

 

『我,就是喜歡和你在一起,你知道嗎?』

 

一句話,竟倏地暖了他的心。

 

「現在……我也和你一樣……」低低細語,卻恰好是能傳至洛子商耳中的音量。

 

他不急著放開白衣,他也不急著掙脫洛子商。

 

停留於,汲取彼此溫暖的一瞬間。

 

           

 

黃沙飛揚,戰鼓狂囂,只見兩方霸主──天策真龍及誅天,各領千軍萬馬,凜凜對立。

 

而在誅天身後,一抹皓白勝雪的身影冷然而立,雪白的長羽飛揚,象徵的是一方大將的氣度;寒酷的冷顏令人望之生懼,而沉靜犀利的蔚藍雙眸,迸射出冷冽寒光。

 

「喝啊!殺啊~~殺啊~~~!!」隨兩方吶喊乎喝,兩方戰爭瞬間爆發!

 

而白衣率領大軍,以迅捷之速攻向了天策真龍人馬,卻在前方遇到天策真龍另一路大軍──

 

『嗯……?!是是她……』

 

眉一挑,白衣雙眼直勾勾對上了那雙和自己相似的水藍眸子……

 

眼前這名女子,總讓他感到莫名熟悉,也莫名疑惑。

 

那相似的輪廓,總帶著令人無法見清的愁;

那一樣的眸子,總泛著令人難以摸透的痛;

 

而在望著自己時……那眼眶隱隱泛紅的心疼……又為什麼?

 

兩兩相望,卻是眼前敵人……

 

「唰──!」再度冷下眼,長劍一抽,已是一分生死之役!

 

『白衣……吾兒……』

 

雙眸含著一泓清淚不言,她怎敢喚他的名?就算……是她的骨肉啊……

 

從來就只希望他能夠平安度過此生,從來就只盼望他能平凡不涉江湖,即使……此生再不與之相見……

但,又怎奈何命運殘絕?

 

再相見,他已成冷酷之人;

再相見,他已變無情之魔;

 

再相見,他們已是刀劍相向的敵人啊……

 

一招一式,皆是猶豫;一掌一劍,盡是留情;一來一往,卻是無奈。

 

白衣不解她為何只守不攻,但卻更不解自己為何落劍盡是猶豫不決、出招全是手下留情!這種情形……

不該在他身上發生的啊,還是……

 

他竟被那雙眸中的濃濃不捨惑了心……

 

──而在另一雙藍眸裡,卻澄澄清清的映出了白衣的猶豫,在那一瞬也因感動而浮上濛濛水霧──

 

你……當真是為了我留情……?

 

眼望他的猶豫,眼見他的為難,只在心念一閃,她已下定決心。

 

你可知,我不願你不知所措;

你豈知,我寧可你不知真相;

 

真的,只要你快樂就好……

 

『這該是……我唯一能替你做的了……』

 

明明那一劍只是近在她身畔咫尺,但就在血雨噴灑的剎那,白衣愣住了。

 

怵目驚心的嫣紅,染上她向來柔美溫和的橘衣;

源源不絕的鮮血,流出她已是傷痕累累的身軀;

 

殘酷嫣紅的鮮血,濺上了他一身潔淨如雪、灑上了他滿面難以置信……

 

她為何要將劍刺進自己身體?!她為何要這樣做?!而自己的心……又為何不停抽痛……

 

而她則是深深的望進眼前滿面錯愕驚疑的藍色瞳眸,靜默無語。

她多不想閉上眼,她好想好想再多望自己的親生愛子一眼……

 

但她不行,她也沒有資格了吧……

 

她也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他說啊……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白衣……原諒娘親,娘真的好想看你快快樂樂的長大,但卻沒辦法……來世好嗎?來世……我們再作一對平平凡凡的母子,好嗎……』

 

「不可啊───」

 

響徹雲霄的吶喊,痛心疾首的悲憤,接下她已是渾身浴血的身子,孤跡蒼狼只恨終究晚了一步。

而那隻悵然收回的手,也因晚了一步緩緩緊握成拳。

 

她凝望他的不捨目光、她突如其來的犧牲、和自己莫名心痛……在在都讓他不顧一切想抓住她羸弱的身軀───

 

他忽然好害怕,失去她……

 

「你……」顫抖的回頭望向白衣,孤跡蒼狼看回懷中已然無生命的鷲默心,雙手緊握成拳。

 

他該如何面對這同父異母的弟弟?!他該如何面對這個弒母的弟弟?!他該如何面對這個……殺了自己最愛之人的弟弟……

 

『月靈……我知道我答應過妳不會講的,但這次……我得違背諾言了……』

 

對懷中嬌軀微微一笑默語,孤跡蒼狼緩緩走向滿面痛苦迷惘的白衣,只是說了一句話:「她,是你的親生母親。」語畢,孤跡蒼狼抱著她,頭也不回的便行。

 

而他留下的一字字,卻化為椎心的痛苦,緩緩侵蝕著白衣的心,撕的鮮血淋漓。

 

她對自己特別的關心、她和自己相似的容顏……其實早在心中便有了那隱約模糊的猜測,但卻令他害怕的不敢去認清……

 

這一刻揭曉的答案,怎不令他心痛如绞……

 

「我……親手殺了我的……娘親……」

 

明明是如此殘酷的事實,他竟是面無表情;

明明是這般刺骨的痛心,他竟流不出淚水;

 

他竟然忘了……怎麼流淚,怎麼傷心……

 

           

 

好像是太長的緣故,硬被截掉了XD

只好把原本只有一篇的文切成兩半Q___Q也就是下篇會比較短〈死〉

希望各位見諒><|||


-清露微塵。
http://ynizzz.blog.fc2.com/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547278
 回應文章
回回^\\\\^
推薦0


質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秋雨大大安^^

其實這篇想表現出來的正是愁呀~~><|||

我還是覺得白衣不是真的想要為魔劍道賣命=_=所以才這樣寫的~

陑我會覺得洛白配的原因就是因為我覺得只有幽默的洛哥才能解救如此憂愁的白衣哪>\\\<〈我說出來了....〉

感謝秋雨大大抽空看文囉〈笑〉希望下篇也能讓你滿意^^

憶雪安^0^

月靈自殺這段的確會讓人超級心疼的Q____Q

甚至現在聽到不捨那一首一播還是會很心酸的說〈淚〉而白衣的確也是成了殺人兇手,但我想月靈早知如此也不願白衣受苦吧Q\\\Q

>>畢竟白白是個感情內斂的人,我想是因為太震驚太心痛,才會反而什麼表情都沒有.....

這句話真的是說重我的心聲呀><我也是這麼覺得,也相信大家能了解白衣的心情吧!這也我想詮釋的呢^^

如同上述我也覺得洛兄是唯一能勝任這工作的人^皿^其他功能嗎.....還是問白白囉=\\\=a〈等一下....你到底在說什麼=口=〉

也感謝憶雪的讚美^\\\\\^我也是對這段特有感觸><


-清露微塵。
http://ynizzz.blog.fc2.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563161
心疼......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老實說呀.....每當看到月靈自殺的這段都很心酸.....﹝泣

又很心疼白衣的無奈和痛苦,莫名奇妙成了弒母罪人,當孤跡指責他時,我真是很想大喊叫他住口呀﹝激動

畢竟白白是個感情內斂的人,我想是因為太震驚太心痛,才會反而什麼表情都沒有.....畢竟這樣突然的真相,有誰能承受?

白白雖然堅強,但也是希望有人能在此時好好陪伴他的吧!

這大概就是洛哥唯一有用的地方﹝洛:喂喂

湘雨描寫的這段真是動人咧~~讓我不禁又為當初的劇情感概了......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551439
嗚~~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淡淡的濃愁,白衣的無奈...小洛阿~~快去解救小白白的心吧~~~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548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