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龍心懷情】番外 之子于歸‧上﹝贈凌秋雨﹞
 瀏覽916|回應2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總之~就是正文沒生......番外先偷跑......


小秋秋~這是贈你滴劍龍文.....[雖然看不出來]


希望你會喜歡喔~~啾~~~[飛吻飛吻]


===================================


           【龍心懷情】番外 之子于歸‧上


在經那一重重的繁複冠禮後,他順利的擺脫了ㄧ群明掛著關心他的招牌,實則是毫不掩飾的妄想著攀他的權貴,好令自個兒能在龍族站上一席之地,那令人反胃的血親。


 呵!他都要誤以為那些人曾經對父母親的批評都不存在似的。


虛偽的很,他不禁笑著,如果他們知道了他接下來的行動,還會這般不知廉恥的說著連他們自己都不認同的讚美嗎?


藉口身體不適退出了大廳後,那人兒沒有踏上回房的方向,反倒是以著迅速輕巧的腳步走向了那平日稀有人煙的方外之境。


「龍宿…大人…」身後,那追上的人,急急喚道。


入耳的是那人不曾喚著自己的陌生名稱,微怒。


「流川,吾不喜歡汝這樣喚吾。」回首,對上依舊不變的眸,卻多了一些,距離。


 「……大人已經行過冠禮,合該這麼稱呼,臣下不敢僭越。」微欠身,他首次的做出了以往從未有過的多餘。


「臣下?呵呵……流川,汝與他們是一掛的嗎?」看著回避著自己目光的人,他的笑莫名變得有些淒涼。


「嗯?說呀,怎麼汝不乾脆的告知吾汝想要什麼位子,就憑吾們那麼多年交情,這是絕對可以安排的,汝要知道,比起他們,疏樓龍宿更信任汝呀!」踱至他身邊,硬是抬起他的臉,不容那人忽略自己聽到他的回答時受傷的痕跡,直視。


 「……是臣冒犯了…」斂下長睫,他選擇了閃避,在那澄金的眸裏,被言語利刃劃傷的血紅。


「呵呵呵…… 流川,汝的冒犯,是在於汝叫住吾,是在於汝阻擋吾,是在於汝即將出口的那番話。」鬆手,水漾的眸恢復往日的神采。

 可是那笑卻刺的讓人心疼。


「身為內臣,既然知道此事,便不能坐視不管。」


 「好一隻忠犬,呵!該說是龍族洗腦的教育成功嗎?」


「大人,希望您顧及整個龍族……打消此念。」


「何必白費唇舌呢?流川。」


「龍族上下待我之恩,僅能以綿薄之力回報……」


「喔…對,吾差點忘了,汝是在龍族的〝呵護〞之下成長的呢!」華扇半掩,紫髮人兒意有所指的笑語。


呵護? 哈哈!那可是他猶然天真時殷殷期盼的兩個字呀……


「若大人真要……」


 「打昏吾?汝做不到。還是叫人來?吾會在汝出聲前先下手。那麼,汝想怎麼阻止吾?」調笑著分析,他頗喜歡見到流川手足無措的樣子,從小玩到大,總是不會膩。


「流川,汝的責任已盡,汝無法做到的事,沒人會怪汝,這就是龍族最〝明理〞的地方呵!」


然而聽聞這話的那人,終是自發的抬眸深深望了他。


「我不希望你走。」這是真心話,他從不想和這陪伴自己許久的人兒分開。


 他知道他不會回來了,這一別,是永遠。


「除非吾死,汝才可以把吾留在龍族,否則嘛……腳長在吾身上,吾愛去哪兒,無人可阻得了。」


 除非吾死 ──第一次人兒這樣無謂的對他說了重話。


似乎是給他語中絕對的堅持給驚了,他微愣。


撲面而來的熟悉香氣,清楚的知會他,人兒正抱住自己,螓首埋靠在他胸前。


 展臂迎入他嬌瘦的身子,他細細的品嘗著許久不曾的溫存,心頭卻是清楚著。


 這是他最後一次擁抱他了。


「流川……莫要負了龍宿對汝的情意…」那些過往的點點滴滴,是無論如何都抹滅不去的甜美回憶。


那是他走前,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


「呀阿~許久未呼吸地面的空氣,真是令人懷念呀~」舒展四肢,人兒盡情的感受著人世間的美麗景色。


 呵呵……族裏的那些老頑固,會如何對外宣佈堂堂龍首繼承者失蹤的事呢?生了見不得光的怪病?還是臨時出訪其他海域巡查?無須用到他聰明絕頂的腦袋就能猜出的爛敷衍呵!


為了計畫在今日防備寬鬆時逃出,他可是費無數心思打點,更是聽盡了、說盡了那些令人做噁的場面話,都快把他悶死了。


「不知吾離去恁久,言歆可有好好看顧疏樓西風?不知他過的如何呀…」算算也有半年餘了……唉…自從選定繼承者後,每天都要應付那些掌老前輩們,一閒下來又被包圍的無處可逃,讓他無暇溜到地面。


 華扇在豔陽下反射著銀亮,襯得人兒更是飄渺脫俗,紫衫隨風戲舞,散出一陣陣誘人勾魂的香氣。


「唔哇!」腳下一顛,卻是被絆到無故放置在小徑的物事。


「是誰把……欸?!」 血豔沾汙了女孩的臉,一身狼狽,氣息奄奄,就躺倒在龍宿方才經過的地方。


「看這傷口……該是被野生猛獸攻擊……小姑娘、小姑娘?」走近,扶起那孱弱的小小身軀。


「娘…娘…」軟軟輕柔的呢喃溢出小口。


 「……罷了…先將人帶回再做打算。」


 ==================================


 「言歆!!快去準備熱水和傷藥!!!」用著最快速度沖進疏樓西風,朝著在門口打掃的墨色人影喊道。


 一秒…… -__-


兩秒……… =__=


三秒………… ◎__◎


赫!!◎□◎


那不是出去後就莫名奇妙的失蹤的美麗主子嗎?!


啥時回來的?!怎麼回來的?!


「言歆!叫汝去做事還發呆!!」從房中又傳來聲音,讓默言歆更確定真的是那位一走半年的主人。


「喔…是!!!」拋下掃把,墨衣男子趕著準備主人要用的物品。


 =========吾是經過手忙腳亂包紮喝藥後的分隔線========


「主人……」他其實很想問主人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不過也想問主人到底為什麼去那麼久,還有主人到底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但這些都不是他真正的疑問。


「嗯?」執著木梳替女孩整著一頭亂髮,龍宿只是應了一聲。


「主人你……」看著龍宿這般柔情似水的罕見模樣,他是真的想問呀!


為什麼才不過半年就帶了那麼大的女兒回來呀~~????>□<


「言歆,怎麼?有話便說。」總算覺得身後的人沉默異常,他不得不放下手邊動作,回頭望他。


「那個……她…她是……?」雖然很想直接問,但他可沒勇氣挑戰主人的怒氣呀~還是含蓄點好……說不定主人會看在他跟了他那麼久的份上,把這件秘密告訴他。


「喔……吾來這的路上救起的,看來是與親人失散,又遭到猛獸襲擊。」重新將眼神移回女孩身上。


 「………嗯…」主人呀~~你就老實承認你是她娘…呃…爹…,言歆絕對不會跟別人說的~~你就這麼不信任我嗎~?>“<


思即自己盡心盡力竟然得不到主子的信任,默言歆不禁自顧的哀怨起來~


沒注意到默言歆的異狀,紫髮人兒專注的守著女孩,不捨的撫平她額間的皺折。


可憐的孩子呀……


「言歆,夜了,汝先下去休息吧。」


「……是…」


 「另外…這段日子辛苦汝了,看到汝平安無事,吾非常高興。」勾起淡淡的笑,他如同以往一般說著安定人心的話語。


「…讓…讓主人掛心了…」主人的笑容依舊那麼美呀……>///<


「沒什麼,去吧。」 房門闔上後,室內只剩燭光點點閃爍,映照床邊佳人嬌軀。


「……沒想到…吾人都來到地面了,還是跟海殿牽扯不清。」


「人魚…汝原來有著和吾一樣的身分……」


 背上的記號是不會騙人的……那樣無奈的刻痕是永遠跟隨著,永遠無法磨滅的……


「唔…娘…娘……」突然的輕呼喚回龍宿的心思。 握住她在半空中揮舞的小手,憐惜的放在心口。


「汝的母親是人類嗎?……」


「娘!……」抽開那被人握著的手,就是配合著另一隻手,牢牢圈住龍宿的頸項,身子也貼入他懷中。


「娘…娘…別離開鳳兒……」伴隨著驚恐的啜泣聲從懷裏發出,一雙手不知哪生出的力量將紫影抱得緊緊。


 「………吾不走,鳳兒乖,好好睡一覺,好嗎?」輕撫著女孩的頭,手伸到後頭欲解開她緊扣著的小手。


 「……好…」意外的聽話,任由龍宿將她重新放回床榻,似乎是融化在那一片柔膩的話語裏。


娘好像變得漂亮許多……?雖然感覺還是沒變~


閉上眼,鳳兒乖乖的迎接夢境。


「好孩子。」在鳳兒額上輕輕一吻,帶著滿滿寵愛。

 要離去時,才發現紫杉早已被床上顯然已進入酣睡的可愛孩子揪住,一時無法抽身。


「哎呀……真是的…」本要在她手下解救衣擺的人,停了動作。


 呵呵……汝跟吾真像…真的很像呀……


泛著苦笑的唇是想起那遙遠的過往,某個給他纏住而被迫天天與他同床共枕的好友,那一臉不甘卻又不捨放下的表情。

 自從他奉召成為天界護法後,已是別逾十年……


相思無盡淚已乾,


魚雁返往君不還。


 「佛劍……汝知道龍宿念著汝嗎…?」


卸下一頭墜飾,銀紫長髮流洩一身美豔。


跟著躺上了床,將女孩的身軀摟著,嘆息卻是在心上擴大。


─────────────────────────────────


『人魚……佛劍,吾不懂…這樣美麗的生物,為何有人忍心傷他們?』指尖輕撫過那已然冰冷的屍身,他說著,和著淡淡的哀愁。


『……宿兒,你別管。』


『為何要吾別問?……佛劍,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汝面前,汝怎能不怒?』


 『天涼了,回房去吧。』


『佛劍!!』


『吾說,回房去歇著。』語氣霎時變得強硬。


『吾不累。』扭過頭,擺明不肯聽話。


『但吾累了!』


 『佛劍……!!』金眸又望了地上的女屍,才直直追上那偉岸的背影,卻是,愁腸百轉。


─────────────────────────────────


『汝要離開,去天界麼?』


 『……』


 『吾不會強留你……吾知道,汝的能力受肯定……吾知道……』


 『對不起。』


 『別說道歉,汝從來不欠吾什麼,走也應當。』


 『流川飄渺會照顧你。』


 『嗯……』


『注意身子,天涼要加衣,多吃別挑食。』


 『……好。』


 『宿兒,哭起來很醜,別哭。』


他突然覺得身前的佛劍變得好模糊好模糊,熱淚便是一顆顆不爭氣的下落。


─────────────────────────────────


『汝說,吾是不是跟人魚很像?』


『宿兒,你怎麼突然提到……?』


『地位、身分,呵呵……流川,若不是汝和佛劍,吾和他們是同等下場。』


 『不一樣,宿兒,你是龍!是龍族的後裔!』握住人兒略嫌纖細的肩膀,他是這樣答著。


『龍?…哈!是呀,吾是龍,汝不提吾還忘了呢……』


 『宿兒,抱歉,說好不提的。』放下那擱在人兒肩上的手,他懊悔著自己著急地口不擇言。


 『不要緊,吾不在意。』


『宿兒……』


『哪、不知佛劍在天界過得好不好?』


 『你好他就好。』


 『怎麼?嫌吾現在還不夠聽話嗎?』


『答應我以後別再想這些,佛劍會過得很好的。』


『…吾知道啦……汝就會拿佛劍壓吾。』癟癟嘴,他有些不滿的靠上流川的肩。


 


 --佛劍會永遠記得你的,好不?


──所以,別哭。


龍宿也會永遠記著汝的。


這樣,汝會回來嗎?  


 


                -待續-


 ===================================


是的......這是劍龍、劍龍、劍龍......(顯然正在說服自己...)←絕不是佛龍!

別問我為何沒劍子,哈!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想讓他出來呀~~(毆飛)

沒啦~因為這本來就不是講他們的事......都說是番外了咩~

也許我...可能啦~最後會讓劍子露臉一下下~ 看完就和我講講感想唄~

至於正文嘛......以後再說好了~(喂)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420795
 回應文章
>O<不是不是不是不是!這不是劍...呃...佛龍...
    回應給: 孤夜獨行‧凌秋雨(s32628)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就跟你說不是佛龍了~你為啥不相信我~?>"<(誰信呀....?)

我也是劍龍王道呀~(雖然佛龍真的不錯~)

總....總之......這篇就是劍龍啦~(我是指正文)

反正這只是番外篇咩~

讓佛劍佔ㄧ點點便宜也沒關係嘛~^Q^

畢竟還是有向佛龍發展的可能.......呃......沒有啦~只是可能嘛~(笑)


嗯嗯.....這篇打算讓小言歆走可愛路線~(灑小花)

因為本來想把文搞的很黑暗但是不成功~只好變換方向囉!(正文再搞黑暗好了^^)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421764
這是...佛龍...吧~吧~吧~吧~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阿~~~~這這這......言歆真是可愛呀...

>0<說!!為什麼沒有我的親親劍子!!我滴劍子勒?o~=~o'''

阿~~不管拉~~佛劍搶別人滴老婆...我要.劍.子.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42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