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端午賀文(二)
 瀏覽716|回應0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那上個禮拜珠婆婆說,你曾和一個女孩肩併肩走,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徒地一陣邪笑,各位有聽過巫婆的笑吧是滴﹒﹒風采鈴儼然成了那化身﹒﹒﹒

女孩?!這件事他還不敢做啊!!沒這件事﹒﹒這次真是無辜的緊!!

續緣望著父母的奇怪表情,停下了包粽子的手,坐到了素還真的附近

他還說那女孩身穿日式藍袍﹒﹒還聽見﹒﹒你說什麼﹒﹒〝盼霜我等你好久你為何要躲我呢〞』

﹒﹒﹒﹒那是﹒﹒﹒』﹒﹒﹒那是召奴最近接了部新戲,他是個女主配角,我只是陪他排演哪

思忖,又想起召奴不想讓大家知道,他男扮女裝的戲﹒﹒〝四弟說是一點也不光榮,怕指魔又大嘴巴的說話﹒﹒﹒﹒﹒﹒素某的生殺大權哪?!天阿﹒﹒﹒你怎能助妻欺夫啊!!!!!!!

夫君﹒﹒喝酒﹒﹒﹒』嬌步緩前,素還真只得搖頭邊退,沒想到竟被小兒的可愛腳腳絆倒,給了他一個前所未有的恥辱就在那一瞬,風采鈴順勢灌下了酒,臨昏前還聽見要找珠婆婆來討教罰夫的方法我苦我不要像舒佬一樣跪算盤擰耳朵,也不要被續緣畫臉讓采鈴帶出去遊街這樣會顏面無存啊!!!

等等﹒﹒如果有新招式咧?!

﹒﹒讓劣者死了吧!!!

/ / / / / / / / / / / /

茶坊中,輕煽煽點風,吃了一堆堆的甜粽

哈哈那素賢人不是聞酒色變?』

難怪之前有人說,他看見素還真被綁的像肉粽,臉上還塗上小紅頰,

上面還加一隻烏龜,下巴畫了特製黃金,剛開始我聽這還不信喲!』

村人激動的討論,讓秦假仙非常的滿意

誰叫他老秦太無聊了﹒﹒﹒他的花仔跑去跟祖父敘舊﹒﹒端午節不找樂趣那會悶死!!

!』輕咳幾聲,秦假仙很滿意大家轉過來一副莫宰羊的蠢樣

想知道上上年蜜蜂不再和駱駝一塊兒了嗎?』

眾人又搖頭

沒法嘛,誰叫他們是平凡老百姓呢

於是﹒﹒﹒大家又開始屏氣凝神﹒﹒﹒﹒

/ / / / / / / / / / / /

草青青﹑池清清;馬又壯﹑魚又肥﹒﹒﹒﹒阿﹒﹒﹒說太遠了,鏡頭給我回來!!

在關外苗飛飛和洛子商共騎一匹馬,甜甜蜜蜜地自不在話下。

『端午要到了,你要說什麼話送我?』低著頭,撫摸著自個的髮絲。

『喔!端午不是情人節,沒啥話吧!』

『你───』討厭,他一定要那麼沒情調嗎!

看她為之氣結的模樣,心中不禁竊笑許久。

洛子商輕啄一下苗飛飛『滿意嗎?』

嘟起嘴推開了他的懷抱,翻身下馬。『誰希罕!哼!!』粉袖一揮,像是準備走人般,洛子商笑意不住叫道。『女孩子像個潑婦不好哪。』

『哼,關你啥事!』臭駱駝!!!!

『當然有事。』莞爾。『因為妳會嫁不出去喔!』

『洛‧子‧商————』

漲紅的臉相當清楚,這點不禁讓他笑意更深,右手也緩伸出去。『叫我的聲音真激烈,可見得很想早點和我落地生根嚕!』

『你———』羞紅的雙頰,心裡是又氣也無法奈何,頭輕低﹒﹒這才發現地上有個香包,順手撿了起來。『你的嗎?』

洛子商看一眼,望向了遠方『喔,是好友白衣送的。』

,哪有可能!白衣劍少那麼地高傲﹒﹒﹒不行!我一定得問問他。誰叫這駱駝奸詐!難保他不會騙我。

洛子商下了馬,偏了偏頭,一副〝我很無辜〞的問『懷疑嗎?』

『哼,誰要懷疑,反正又不會有人愛你﹒﹒﹒!』

/ / / / / / / / / / / /

『皇兄是本太子的,任何人都不准佔他!』黑衣劍少拿起刀準備剁人。

『誰要佔他,他又沒多好看﹒﹒﹒』

『不准說我皇兄壞話!』

苗飛飛斜睨了他一眼『粗魯人。』

『俗氣女!!』他也不甘示弱。

雙方對峙許久,一種特殊感不知從何說出。

『哼!』雙方揮袖,背對著。

驀地﹒﹒屋內傳出聲音,黑衣劍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行。

一腳踏進,她發現這屋內雖樸素﹑簡單,但又覺得相當雅緻。兩方的融合,卻不覺突兀,這讓她覺得奇特﹒﹒﹒

走入更深處,一個身影讓她驚訝。

『你﹒﹒﹒﹒你是女的?!』可是﹒﹒剛剛明明有人喚他﹒﹒皇兄啊﹒﹒﹒?

『呃﹒﹒我其實﹒﹒﹒』不是。他是很想解釋,可要她知道的話,會不會說他神經有問題?都怪他拗不過皇弟的要求,妖后的第二十八次逼婚﹒﹒弄得皇弟要我當他的〝暫時未婚妻〞

卸下自身的妝,在額上畫了朵粉蓮,微粉的眼影使他有點嬌魅,兩頰抹了些腮紅,好似羞滴滴的大家閨秀。一身的粉白,滾著淡綠的邊兒的衣裳,好似他能招來一群蝴蝶一般﹒﹒﹒﹒。

最近妖后又會常來巡視此地,害得他不得不以這裝扮留著,辛苦學著女子的小步嬌走。

唉﹒﹒﹒當皇兄能當得像他這般命苦嗎??

幸好他本身就不愛出門,所以偶爾看看書,還請玉界尺教他彈出一手好琴,真是欲哭無淚喔~~~~

『你是白衣吧?』她疑惑。

白衣偏偏頭。這該如何回答?突見窗外落下一根羽毛回道。『嗯﹒﹒﹒是白羽衣,可習慣喚白衣。』洛子商說﹒﹒我一但說謊就會結巴﹑臉紅,這應該不算謊話吧﹒﹒﹒﹒?

『那這香包是你給的!』一了解她是個女人,她便不客氣地問。

『嗯。』那是多的香包,他還給了劍理和劍辰﹒﹒﹒﹒﹒。

『你和他是不是暗通款曲!』

『啊?』跟這什麼關係?!

見他蹙眉,想是一定,又問。『你是不是愛他!』

『啊?』他?

『嘖,白衣我來找你啦,外頭那隻黑黑喵,丟出幾條魚就棄你而跑,你還真可憐阿﹒﹒哈!』洛子商大方地走入,卻在見到苗飛飛的瞬間定格。

‧想‧溜‧‧‧‧‧這是他心底的話。

苗飛飛看著洛子商的衣服,驚訝程度也不亞於洛子商。

一身淡綠素色的衣裳,黑色的髮絲只綁簡便的髮飾,臉上擦了淡粉,眼影淺黃淡綠地,整個感覺就是個大戶人家的婢女。

塞回暴凸的雙眼,很慶幸地找回自個聲音來大聲咆哮。『洛‧子‧商‧你‧究‧竟在做什麼?!』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有這興趣﹒﹒﹒﹒﹒?!

他方才心底唸著〝妳不認識我,妳不認識我,妳不認識我〞最後仍是破功呀!

他只是當一下白衣的婢女,怎地那麼倒楣。

『妳看錯了,奴婢名喚筱青。』喔,難受,女人的聲音真難學﹒﹒﹒

瞧他從容不迫,白衣只覺得這傢伙一定是個資深騙將﹒﹒﹒。

『死駱駝,我不理你了,去死啦。』末了,跑的跟飛似地,弄得洛子商追不上還拌了個跤,痛罵做這衣裳的人祖宗十八代&##﹠﹒﹒﹒﹒

再來垂頭﹒﹒﹒

他﹔洛子商嚐到了第一次失戀的滋味,而且是被女人拋棄的滋味﹒﹒﹒。

/ / / / / / / / / / / /

秦假仙喝了口茶,漱一下口,停一下那說得很快的嘴巴

然後?不會吧﹒﹒就這樣???

看著眾人眼中的疑問,笑的跟賊窩人沒啥兩樣

,夜深露重,老秦下次再說。」哈哈又可以多拿錢了,﹒﹒還有寶物

隔日,耶~~不用我說,自然是客迎、福滿、錢多多,秦假仙笑的開懷。「我老秦跟你們說,那隻蜜蜂其實是看不下洛子商比她還漂亮,所以﹒﹒﹒﹒」

「所以?!」

「嘿嘿,那隻蜜蜂為了駱駝花了三年的時間和鉅資﹒﹒﹒喔!像是憶秋年的私房錢苗蜜和白城輿的蜜月基金都被拿去急用!哈,這隻蜜蜂很狠吧!!」挑一挑那粗粗的眉毛,壞心的嘴又要開始說了﹒﹒﹒﹒﹒

/ / / / / / / / / / / /

『噓~~~~~~』

苗飛飛撩一撩柔髮,走在大街上顯得注目,對於第二十九次的口哨聲,再滿意也不過啦。

瞧她〝腰束,奶豐,屁股硬控控〞的魔鬼身材,整容後集美麗於一身的她,自信極了,今日她就是能配上洛子商的人。

走進玉籬園敞開了喉嚨大喊『洛子商——————』

他一派輕鬆的走來,見這名女子好像不是他所認識的喔﹒﹒﹒但那聲音是很熟悉?『妳是?飛飛?』

『那個三年前﹒﹒﹒我﹒﹒﹒我﹒﹒﹒我﹒﹒﹒』

洛子商攤攤手『喔,那個啊,我已經忘了。』望著苗飛飛傻愣的表情,他笑了,笑得像浸在幸福的男人一般。

『子商,皇弟吵著要和你比試,能不能答應———』尾音未過,才剛踏出房門的白衣就被摟的滿懷,還偷親了一下『飛飛,謝謝妳幫我找到了真愛。』

徒地身體一緊『你不是只愛我嗎?』

『有嗎?自從踏出了妳的世界,我才清楚我的真愛是白。』

『不關性別?』這次真搞不懂白衣是男是女了,只因這次是男人裝扮。

『嗯。』

一句回答,如天雷降下般——

————為什麼————

(music放下去)

阮的情,阮的愛,阮的眼淚親像海﹒﹒﹒﹒﹒

『她﹒﹒她不要緊吧?』瞄了一眼石化的她,敲一敲還定格倒下。

洛子商咧笑,側抱起白衣。『好啦,先管我們的洞房要緊。』

/ / / / / / / / / / / /

一日又過秦假仙正想再逍遙的時候﹒﹒﹒﹒

「大仔,代誌大條了!!!!」

「呸,呸,呸,剛到端午你就來觸我老秦楣。」一記大暴栗,打中蔭屍人

,令他撫頭痛哭。「大仔,燕飛虹來了!」阿呦~~~痛死啦~~~~

「啥?!」完了﹒﹒﹒﹒溜~~~~

「你想到哪去?」燕飛虹擋在他眼前,白馬縱橫一副〝兄弟我幫不了你〞的表情

「都是你害的,害我和縱橫走到哪,都被問一些夫妻親親密的事,……

﹒﹒﹒。秦假仙即向左跑,卻撞到人牆。

?!白蓮味兒?!

「多謝你的美意宣傳,劣者收下了!!!」

,哪裡,包在老秦身上,﹒﹒﹒沒問題啦﹒﹒」

,,百分百奸笑的素還真,這下不死也半條命

秦假仙步步退後尷尬的笑

!誰要你多嘴!」苗飛飛氣羞了臉,手指上的四根針閃亮亮晃呀晃

~~~我的命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27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