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雨,莫停……】
 瀏覽513|回應0推薦0

水憐影===影小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嗯....因為第一篇的續太爛了貼不出來=口=

我貼篇小品文抵抵如何?=口=b

【雨,莫停……】


蒼白的指,緩緩地執起那把名為祭魔的劍……
蜿延流淌的紅色液體暈了一地殘蝕,染了一身白衣……

雨,哀哀地絳殞……

略抬眸,鬱藍色的天淨眸子淡然地望了望無邊無際的蔚藍天際。
須臾,他彷若自嘲似地浮漾起一抹苦澀笑靨……

淒鬱、絕然的笑……在那張揉了哀楚淒憐的臉龐上。

他喜歡雨……
喜愛那細綿淒淒的雨……

能不能……讓雨……抹逝掉這一身的罪……?





「喂!要下大雨了!快跑啊!!」

突地,一陣焦急的聲律自耳邊響起,方回首。隨即被一股催促的力道扯過。

白色身影無端被那抹墨綠連拉帶跑地牽著逃,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問些什麼。他早已被洛子商一把拉過,躲入那無人的亭中。

「呼……躲到這裡就沒事了!」

大喘了幾口氣,洛子商彷若放下心似地,俊顏淡扯了一抹清朗笑靨。他笑得開懷、笑得蔚藍……

而他,仍是不解地睜著一雙藍色眸子……秀麗的臉上寫著錯愕。



我只是個陌生人不是?為何他要如此幫助我?

為什麼……他會笑得如此開懷……?


不過,他竟覺得……
那仍握著他指尖的手掌,是如此地……溫暖……

「啊!對、對不起…我一時忘了!抱歉抱歉!!」

糟了!我怎麼一直握著人家的手不放?!

突然察覺到,他仍緊緊纏住那略顯冰冷的蒼白指尖。
倉促地迅速放開後,洛子商忙道歉著。

白衣也彷若察覺到什麼似地,不覺地收回了手,旋即轉身迴避。
隨即,啟唇淡喃了二字……------『…謝謝…』

淡柔而輕細的軟語,顯約透露出主人衷心的感激與不甚表達的言語……

無論如何,他該道謝的……

望著那背對著自已的雪白身影,洛子商淡扯了一抹笑靨。
他不要求什麼……只是一時反應間罷了。

或許,他是看到那抹雪白身影有些孤寂…………像他。
是不是心靈相契的人會互相吸引?

只是想靠近……想知道那人的寂寞來自哪裡……




一旋身,洛子商不著痕跡地接近。
彷若是看不過去似地,抬起了那人細巧的下頷……逼迫他對視。

「哪!跟人道謝時記得要看著對方!懂嗎?」


輕柔地撥開那人額間細柔的髮,墨瞳直映入那泓錯愕湛藍……
一瞬,他訝然地望著眼前那對他說教的人。

而他,彷若是見到了什麼似地……墨瞳瞪得老大,一張嘴開了闔、闔了又開。

藍的?!

他的瞳色是藍的??好特別的色澤……像海般深濬…像天般蔚藍……卻又像海在嗚咽般淒鬱、像天在悲鳴般愁寂……

「對、對不起……」

「你的眼睛好美……」

幾乎是一致的,一個倉忙地急道歉,一個則是呆楞地望著那人的眸喃語。

啊……??
這人……怎麼一會兒正經八百、一會兒又……

「是天生的嗎??好美的藍……」

一把攬住白衣,他細長的指尖好奇地撫上湛瞳眸畔……

幾乎是整個貼上白衣臉龐,洛子商那雙沉墨均淨的眸此時正大刺刺地瞅著白衣。

對於自已那不合宜的親密貼近,絲毫無所覺……

「呃……是…天生的……」

細暈薄紅悄然地染上白淨耳畔……
對這樣突來的親近,白衣不覺地羞赧了一張秀顏。

該不該推開他?
可是……他是出於好奇罷了……可又…

不善與人太過親近,白衣幾乎是忍著那不甚自在的感覺……
微微推拒著那人的貼近……

頃刻後……
終於察覺到自身的不合宜距離,洛子商連忙放手退離至一旁。

「抱、抱歉……我太失禮了!」

唉呀!他又不小心抱住他了!真是……

望著那退開後空虛的指間,洛子商自嘲地淡扯一笑。
不諱言,自已……實是有些想念那樣的擁抱……

是因為孤單麼?
他有點想念……想念那總是有人陪伴的玉籬園……有人在的……玉籬園。

「沒關係…」

淡應了句,他仍是垂著頸,拭圖讓紛亂的髮絲掩去自已的表情。
不敢抬眸望向那雙流墨……


雨,下得綿密又細急……





「我該走了。」

他該回去了……回到那囚鎖的現實中。殺人……人殺……
這場雨,只是一時罷了。

轉瞬,均淨湛眸染了層層淒鬱、層層虛無……

「等、等一下……你叫什……」

焦急地喚住他,洛子商心底有些希望……希望這場雨……不要停。
他……還想再見到他。見到那與他同樣孤單的人……

不經意地回首,無意中碰觸的唇……令二人頓時呆楞。

瞪大的墨瞳直映入那人錯愕的藍湖底……

憐惜般地,他小心翼翼地探入那人柔膩的唇裡。細細探索…緩緩挑吮……

闔上眸……
他像是獻上了唇任人擷取,而他則是貪戀地留連在那甜蜜裡…

不想放手,也不願放開……至少,這一刻就讓他們沉溺……
沉溺在這片有人擁抱、有人關懷的溫暖裡……

是因為孤寂……?……讓彼此舔吮著早已殘缺不堪的心……


「告訴我……你的名?」

啟唇低喃,他抵著他的唇仍不願離去。
……可不可以……就這樣下著雨,不要停……

「…白衣……」


雨,綿延……絳落著無言的孤寂與愁鬱……
能不能……暫時多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267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