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衣似雪6
 瀏覽522|回應0推薦0

cherryq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
西漠。
白衣還是往西行。
他不知道該不該去天宇,可是他不知道他能去哪裡?
其實在天宇,他也只認識一個人。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很從容的面對他。
所他走的很慢,一直考慮要不要換個方向。

在沙漠中。
白衣看見他最想看見也是最不想看見的人。刀隼。
兩個人都很鎮定,很有默契的忘記白衣離開天宇那天發生過什麼,當那只是個意外。
關係回到那天以前。

「這裡是中原嗎?」刀隼問。
「是西漠。」
「你要去哪?」
「……不知道。」白衣覺得前途茫茫。
「?……你師尊呢?」刀隼又問。

白衣搖搖頭,有些無奈對著刀隼扯出一個笑:
「我還是不夠強…….不能跟在他身邊……」說完,低下臉,沈默。

他在難過。

看不見低頭白衣的眼神,只能看見他抿著唇死緊。

他哭了嗎?

這樣的白衣讓他措手不及,讓他心疼。

刀隼想抱緊他,驅走他的憂傷。

開口的卻是:「晚餐吃什麼?咖哩燉魚!」

聞言,白衣楞了一下,抬頭瞪著他:「我說過絕對不煮那種東西!」何況沙漠裡哪有魚?去哪
裡生咖哩?笨蛋!

「人生本來就是不斷嘗試新事物。」刀隼覺得自己說的很有道理。

「我絕對不嘗試那種新事物。」白衣十分不以為然。

就這樣,白衣又回天宇。
白衣並不是很確定回天宇是正確的決定。
他和刀隼的關係太詭異。
因為自己長的像雪狼,刀隼才收留自己;換言之,自己的存在,對刀隼而言就是雪狼的替身。
闖蕩江湖數年,也有些歷練了,白衣覺得自己根本就不必寄人籬下。
那麼為什麼留在孤峰,只因為環境像孤獨峰嗎?

是白衣想留在刀隼身邊,就像從前他只想留在風之痕身邊一樣。
白衣知道,他對刀隼有了感情,而且越來越強烈。
.
.
.
.
自從明白雪狼和白衣其實不像,刀隼就再沒膽子隨隨便便抱白衣。
再用「白衣似雪」這種爛理由吃白衣豆腐的話,刀隼會覺得自己很卑鄙。
因為愛,所以尊重。

白衣不明白刀隼的轉變。
或許刀隼突然覺得抱著自己對不起雪狼吧?
這樣也讓白衣心中對雪狼的罪惡感降低很多。
可是他也很不習慣,這樣的刀隼。
感覺距離遠了。
白衣會想念刀隼的擁抱。
那總是充滿暖暖呵護的。令人眷戀。
.
.
.
.
.
轉眼間已是氣候宜人的初春時節,白衣卻莫名其妙得了風寒。
很少生病的人,一病起來總是特別嚴重。白衣只能躺在床上,忙著頭痛、咳嗽。
刀隼端來了一碗藥:「喝。」

白衣皺了皺眉,不為所動。「我想…我躺一躺就會好了。」

「喝。」刀隼的氣勢不容拒絕。

不明白為什麼要接收威脅,白衣還是很認命捧起藥喝,希望不會太苦….

不苦!這藥一點都不苦,還甜甜的。調了糖水?。

「苦嗎?」聽得出刀隼聲音在笑,笑自己像個小孩子怕吃藥。

白衣不答他話,默默喝著藥。刀隼看著他,白衣覺得彆扭,想快點喝完,卻燙了嘴,濺了藥。

「這藥不苦,可是燙,喝慢點。」刀隼囑咐著,遞給他一條手絹。

很溫柔。可是……
他是在照顧自己?還是……他又望著自己看見雪狼了?
雪狼生病時,他是不是也是替他熬不苦的藥,溫柔的看著他喝。

他想問,可是他沒問。
但是白衣心裡知道,他嫉妒。
.
.
.
.
.
兩人的相處如同從前,就是好朋友。
很遲鈍的兩個人,一直沒發現情感的圍氛在改變。

白衣和刀隼兩個人又提著酒,在草原上看星星。
難得白衣話多了起來,他談起他在中原的生活,大部分說的都是風之痕:
風之痕是怎樣一個傲笑風間的人,他有多崇拜風之痕,他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永遠跟在風之痕身邊……等等之類的。

刀隼一聽就知道:白衣喜歡他的師尊風之痕。

可是白衣沒說起他回中原時,大部分時間都是用來想刀隼,弄得自己心神不寧,還被風之痕罰念靜心訣。
.
.
.
晚風輕吹,好友、醇酒、美景,好不愜意。
類似的情景。
白衣想起剛到天宇孤峰居住,兩人也一起看星星。
他突然很想念刀隼的懷抱。
喝著喝著,白衣悄悄偎進刀隼懷裡。


刀隼輕輕摟著白衣,看著天上繁星,想著:

雪狼愛上了他的師傅,紀子焉。
白衣也愛上了他的師尊,風之痕。
上天就這樣跟刀隼開了一個大玩笑!

不過,能這樣守著自己心愛的人,上天總算他不薄。
偷偷在白衣額上烙下一吻。


白衣乖順的倚著刀隼的胸膛,看著天上的繁星,想著:

如果不是「白衣似雪」……
隼,你還會對鷲這麼好嗎?

如果沒有雪狼……
隼,你會不會有可能愛上鷲呢?

他很想問,可是他不敢問。
.
.
.
.
.
一覺醒來,白衣覺得怪怪的。
哪裡怪?白衣發現腰際間多了一雙手。回頭一看,是刀隼。
昨天晚上他們兩個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中刀隼扶他進房裡,可能刀隼醉的太厲害,就直接睡在他旁邊。
什麼事都沒有,他們的衣服都還整整齊齊在身上。

感覺到懷裡的物體微微扭動,刀隼下意識地摟緊白衣。

白衣推推他「刀隼,醒醒,我很難呼吸。」

張開眼發現自己正緊緊抱著白衣,刀隼嚇了一跳。

「放開我先,我需要一點新鮮空氣。」白衣提醒著,他們之間的距離太近。

男人在清晨總是有些特殊反應。刀隼並沒有鬆手,反而對白衣索吻。
這個吻是帶著情慾的,狂野的。

「我要你。」刀隼啞聲說道,有些粗暴的褪去白衣身上的衣物。

白衣明白刀隼說的「要」是什麼意思。他有些慌張,抗拒,刀隼的侵略愈盛。
兩人幾近赤裸,刀隼撫摸著白衣的肌膚,啃咬著白衣的頸項、背脊,一陣陣微微痛楚的刺激引出白衣體內原始的慾念,白衣似乎要失去理智,抗拒的力量越來越弱。


接受? 拒絕?


他仍是有能力反抗的。
雖然刀隼目前像隻野獸,卻也全身都是破綻,白衣是有辦法全身而退的。


要抵抗嗎?
白衣是喜歡刀隼的。
他喜歡刀隼身上的味道,喜歡刀隼的擁抱、親吻和愛撫。


要接受嗎?
白衣不願意被當成雪狼的代替品。
如果刀隼愛的不是他,那刀隼沒資格要他。


白衣把決定權留給刀隼。
他放鬆身體,停止抵抗,用平靜的口吻對刀隼說:
「不要,刀隼。」
「求你,停止。」


冷靜的請求像桶冰水瞬間澆熄刀隼的慾望。


他後悔。後悔有強要白衣的念頭。
白衣愛的不是自己,怎麼能勉強他!
他的行為十分卑劣,而且還是對自己最愛的人。


很內疚的扶白衣坐起身。「對不起。」懊悔的刀隼慢慢地替白衣把被脫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

白衣靜靜地看著刀隼很小心地替他穿褻衣、繫衣帶。在刀隼仔細地替他扣衣扣時,白衣掉下淚來。

刀隼的溫柔讓他想哭。
.
.
.
.
.
.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11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