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衣似雪5
 瀏覽551|回應0推薦0

cherryq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
.
每年冬天,刀隼總是會期盼下雪。
在雪中,他似乎可以看見雪狼舞劍的模樣,他會看著雪景想雪狼。
雪是他和雪狼之間的聯繫。

今年冬天,他依然期待下雪。
可是雪下了,他卻失望了。
在白雪紛飛裡,他想到的是另一個白衣飄飄似雪的人。
鷲。

他很吃驚。
努力要想雪狼,腦子裡卻全是白衣。
突然發現雪狼和白衣不像,明明他能分的清。
那麼為什麼在第一次見到白衣時,他會那麼強烈的衝動把他擁入懷中?
他愛的是雪狼啊!

突然白衣叫住他。
看他微微縮住身子,知道他冷。反射性地解下裘衣替他圍上。
不能理解。
如果他不像雪狼,那麼為什麼自己要對他好?
刀隼很認真的看著白衣,白衣冰藍的眼睛像有法力似的,勾住他的魂魄。
所以白衣轉身要離開之時,刀隼便失控吻了他。
白衣的唇,很甜。抱著白衣的感覺,很美好。
因為他愛他。
莫名其妙愛上他。

原來自己也是個薄情寡倖的人。
當初信誓旦旦會守著孤峰想念雪狼一輩子,遇到個陌生人就全變了。

雖然雪狼最愛的人不是自己,是他的師傅紀子焉。
當紀子焉狠狠傷了雪狼的心,雪狼來找他,兩個人很開心的過了一段日子。

雪狼是愛刀隼的,只是雪狼更愛紀子焉。
刀隼知道。
因為雪狼死的時候,希望刀隼把他葬在風月齋附近,可以鄰近紀子焉的住所。
刀隼不覺得雪狼對不起他,一切是他心甘情願。
他願意愛他一生一世。

因為一個陌生人而忘卻和雪狼多年的感情,刀隼覺得自己像個混蛋。
沒留白衣,因為自責。

但是沒有白衣,刀隼從不曉得日子可以這麼難過。
失去雪狼的時候,雖然孤單,可是他可以靠著想念支持下去。
失去白衣,滿屋子充滿白衣的回憶,他卻不敢想,又無法不想。
逃離孤峰,心還是不能自由,已綁在一隻來自中原的白鷲身上。
刀隼很辛苦。
.
.
.
.
.
白衣終於回到中原,直奔竹林小屋,找他的師尊風之痕。
「師尊……白衣回來找您。」白衣雙膝落地「徒兒很想念師尊。」
風之痕扶起白衣。
白衣問起黑衣,風之痕嘆口氣,搖搖頭:「黑衣與妖后已出鬼樓,只是依然是沈淪在權欲之中。」

「我去勸皇弟!」

「不必。江湖路險是他自己的抉擇。」

「師尊……」

「我們過自己的生活吧。」風之痕又嘆了口氣。

白衣也想嘆氣,中原武林總是有無止盡的恩怨 權欲 爭奪。
連師尊都無能為力,自己自然是幫不上忙。

白衣終究重回風之痕身邊,重新兩人的隱居生活。
白衣以為他和風之痕會過的很平靜,跟從前一樣。

風之痕問起白衣這段時間作了什麼去了哪裡,白衣答去了西漠以西開始用右手練劍。
身為老師的風之痕自然想要驗收一下。

白衣的右手劍在天宇很靈光,在霹靂中原卻是一塌糊塗。白衣一迴旋右手劍,便想起刀隼,無法摒除雜思,劍法根本不能快意順暢,空有力道,無巧勁。

風之痕自然是很失望,白衣又得去念靜心訣了。
怎麼自己這麼不爭氣!

白衣很懊惱。他一邊喃喃靜心訣,一邊想:如果被刀隼知道,自己一回中原就被師尊罰念靜心訣,刀隼不知道要什麼風涼話了。
又是他!刀隼!白衣就是無法把這隻討厭的鷹隼從腦子裡驅除。
不行!要努力!好不容易回師尊身邊,說什麼都不可以因為刀隼而破壞。
白衣繼續一邊喃喃唸著靜心訣,一邊在心中咒罵刀隼。
.
.
.
*************************************************
.
.
.
一個多月下來,白衣在竹林小屋過的不好。
他很掛念刀隼。
想知道他睡了沒,作些什麼?一個人會不會無聊?
他會想起刀隼吻他的情景。
逃避是最笨的。
他以為回中原後就能再以風之痕為中心重新生活。
他錯了。他抹不去刀隼。
他明明知道刀隼愛的是雪狼,他還是對刀隼不能釋懷。

刀隼破壞了白衣對風之痕的一心一意。

當白衣內心正在努力抗拒對刀隼的感覺時,表現於外的就是渾渾噩噩,做什麼事都不專心。
看到這樣的白衣,風之痕自然是很憂心。
應該是白衣去退隱時發生什麼事,白衣沒說,風之痕也問不出什麼。
風之痕不希望白衣面對問題,只會困住自己,選擇逃避。
這也不像白衣。

終於,風之痕把白衣叫來。

「你有你的人生路,陪吾到此地便是終點。」

「徒兒會一直奉侍師尊的膝前,絕不會是終點。」

「我明白你的孝心,但是我有我的路,你也有你的路該走。人生路或許很孤獨,但未來也可能會遇上到情若手足的人,惺惺相惜的朋友,以及想要陪伴終生的知音……去吧……」

風之痕又不要他了,又要他離開。
.
.
.
.
.
刀隼喝了一堆酒,終於如願夢見雪狼。

在夢裡。刀隼追著雪狼飄渺的身影:「別走,我需要你,雪。」

雪狼搖搖頭:「隼,人要往前看。你不能沈溺於過去,看到你這樣,我過意不去。」

「隼,一直都是我欠你,你沒有對不起我什麼。」

「我……」

「去找他好嗎?把鷲找回來。」

「他不屬於天宇……」

雪狼笑了「看見眼前的幸福,就要用手抓住。隼,我希望你快樂……把找他回來。」

把他找回來。
.
.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117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