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衣似雪4---原作非霞+娃娃
 瀏覽494|回應0推薦0

cherryq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這天他們吃咖哩麵。
自從白衣來這座孤峰隱居之後,都是白衣在做飯。刀隼很喜歡白衣做的料理,尤其是咖哩,刀隼愛咖哩成痴。

他要白衣做咖哩炒飯、咖哩雞、咖哩牛腩。有一次居然抓了一條蘆魚,要白衣做咖哩燉魚。

「咖哩燉魚?光想像就很噁心。我絕對不煮那種鬼東西!」白衣斬釘截鐵的說。

刀隼自然是很失望了。白衣則露出勝利的笑容。

白衣每日還是練劍,因為他想回中原武林。
可是他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夠強,不會是風之痕的負擔,能回風之痕身邊。

白衣皺眉想的出神。

「鷲!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刀隼吃著咖哩麵發問,打斷正在神遊白衣的思緒。

「什麼事?」

「你是用右手拿筷子用右手拿筆,為什麼你用左手拿劍?」

「……??……為什麼喔……」白衣被著天外飛來的問題給問住了,想不出答案。

「是不是你師父的劍是拿在左手,所以你學的時候就是學左手?」

「恩。」

「你的右手比左手好,居然不拿劍,只拿來吃飯,不覺得可惜?」刀隼說話總是一針見血。

「劍招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懂得變通,不是只是模仿,你的劍法才能有較大的進展。」

「………別發呆啊!鷲!我說的話你有沒有在聽啊?」這隻小白鷲又恍神了。

「恩,我知道了。」白衣有了新的領悟。
.
.
.
白衣開使用右手練劍。

刀隼明白,白衣那麼固執,是不可能棄劍學刀的。

可是刀隼知道以白衣的資質和聰慧,一定可以迴旋刀法中領悟出自己特有的劍招。

白衣沒有忘記那天刀隼所使出來的天翼之風。
如何讓劍也旋出狂風?他沒有問刀隼,只是在刀隼跟他過招時,去體會。

白衣很聰明也努力,他花了兩個月練成雙手劍。左手劍是很純粹的風之痕;右手劍則是加入迴旋的風之痕。

所以他也在這座孤峰住了兩個月。

習慣了白衣的存在後,刀隼也就不戴面具了。

其實刀隼長得很好看,他有一雙銳利的鷹眼,配上英挺的鼻,薄薄好看的唇形,就不曉得為什麼他要戴面具。

其實刀隼對他很好,除了他驕傲的個性不太可愛之外,他算的上是個好人,也是白衣難得的朋友。

如果要白衣一個人生活,那一定會很寂寞的。

雖然刀隼的嘴總是很毒,可是白衣知道,刀隼其實是個很深情的人。

住了兩個月,白衣除了看過雪狼的斷劍之外,沒見過其他雪狼的物件,全都給刀隼收好好的。
刀隼現在睡的應該就是雪狼的房間,白衣沒進去過。

他永遠記得那天刀隼不讓他碰雪狼的劍,刀隼的表情。


刀隼偶而會把他當作雪狼。
每次刀隼把白衣當作雪狼時,都會溫柔到無以復加。

就像有一次,白衣和刀隼兩個人提著酒,在草地上看星星。
喝著喝著,刀隼就把白衣摟進懷裡,喊他雪。
白衣明白刀隼對雪狼的思念。
就由他抱著吧!
白衣的頭靠著刀隼的胸膛,看著天上的星星,想著:
在天的另一端,師尊!你也看著一樣的星星嗎?
吹來一陣晚風,纏住了白衣的思念。


************************************************************

又過了一個月。白衣還是一樣練劍,和刀隼過招;刀隼還是一樣常把白衣當作雪狼抱進懷裡,白衣也習慣滿足一下刀隼對雪狼的思念;刀隼還是想嘗試咖哩燉魚,兩個人還是偶爾鬥鬥嘴......


天氣轉冷,入了冬,下雪了!
白衣起床做早飯,看見刀隼早已經起來,在屋外看雪。
「這麼早…」白衣走向他打招呼,氣溫低,白衣微微縮著身子。

「冷嗎?」刀隼解下自己的披風給白衣披上,搓搓白衣冰冷的手,幫他取暖。

很溫柔。刀隼的眼神。白衣幾乎就要醉倒在這種目光裡。

可是,他看見誰?

他又望著自己看見雪狼了?

他想問,可是他沒問。因為他應該已經知道答案。

白衣抽回自己的手「我去做早飯,你把披風給了我,別在屋外太久。」轉身離開。

「鷲!別走……」刀隼抓住他的手,把白衣扯進懷裡,低下頭吻他。


四片嘴唇相觸、摩擦、吸吮,貪婪的擷取對方特有的味道。刀隼試探性的將舌頭輕輕伸入白衣口內,舌尖與舌尖互相碰觸,兩人身上累積的電流形成通路,酥麻微辣的感覺貫穿全身。


白衣感覺自己頭腦一片空白,四肢發軟,只能無力的依靠在刀隼身上。


刀隼的擁抱更緊了,如同要把白衣揉進自己體內,像是佔有,又像 是呵護。


良久,纏綿長吻結束。

感覺快溺斃的白衣還是只能攀住刀隼,略略喘息,任刀隼輕輕吻過他的眉心、鼻尖和眼睛。

白衣突然張開眼,看著凝視他的刀隼「你是不是從頭到尾都沒閉眼睛?都這樣看著我?」

白衣奮力掙脫刀隼的懷抱,紅著臉氣呼呼的跑開。

亂了。
關係亂了。情緒亂了。
白衣想起剛才在刀隼懷裡,呼吸著刀隼的氣息。
感覺很熟悉、很安心。
自己什麼時候開始習慣刀隼的?
是因為睡著他的床?還是因為總是縱容刀隼把自己當作雪狼的後遺症?
亂了。

白衣心裡明白。
他從刀隼身上得到最多的不是武功。
而是刀隼的暖暖關懷。
那本應該是給雪狼的。
佔據別人幸福的他,有深深的罪惡感。


他該回中原武林了。
他對刀隼說。


刀隼突然明白。
白衣和雪狼其實不太像。
他纏著白衣的真正理由。
是該死又荒唐的一見鍾情。
背叛了雪狼的他,有深深的罪惡感。

所以刀隼沒有留他。

小白鷲回故鄉了,留下失伴的隼在孤峰上。
.
.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11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