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衣似雪1,2---原作非霞
 瀏覽573|回應0推薦0

cherryq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一個怪人。

他帶著藍色面具,身穿一襲黑色皮衣,就這樣擋在他面前,盯著他看。

「有事?」白衣問。

「一字風翼、刀隼。」那人答,口音十分特殊,應該不是中原人士。

一字風翼?刀隼?這個陌生人的名嗎?

風?他的名字裡也有個風字?

「為何擋住我的去路?」

刀隼不答。

刀隼盯著他看,又像是沒看著他,應該說望著他卻看見另一個人。

那種目光很炙熱,看的白衣很不自在。

刀隼像是要伸手摸白衣的臉,白衣格開他的手,刀隼卻似乎不罷休。

兩人一陣拳腳相向。

刀隼手腳很俐落,制住白衣,繼續盯著他看。

他們的距離很曖昧。

刀隼突然將白衣抱進懷裡,用很細微很溫柔的聲音說:「我很想你,雪……」

雪?誰?

白衣一頭霧水,欲掙脫,卻被鎖在刀隼懷裡無能為力。「你!放開我!」

刀隼無動於衷。

半晌。刀隼鬆手,白衣從他懷裡彈出來,拔出異端劍。

「你長的很像他。」刀隼若無其事的說。

「?」不太明白,不過這是他輕薄他的理由嗎?白衣極怒,揮劍向刀隼。

弔月輕輕架開異端,瞬間已停在白衣的脖子上。

刀隼很強。

「你似乎沒有自保能力。」

「你應該要讓自己變強,不然就會成為你身邊的人的負擔。」

負擔?

包袱。

我是師尊的包袱。白衣神色黯然。

無用之人留命何用?白衣冷冷的望向刀隼,希望他給他一刀痛快。

瞧見白衣那副壯士斷腕的模樣,刀隼難得想笑。

如果是他,他應該也是這個模樣吧!

刀隼心口突然一陣揪心之痛。

他開口:「命很珍貴的。你對不起關心你的人。」

「想變強嗎?我教你。」


「不必。」白衣一口回絕。

「理由?」刀隼覺得眼前這個人很不識好歹,有多少人崇拜他的武藝啊?他剛也見識到了啊!他願意教他,他應該感激涕零的。他居然拒絕他?太不可思議了!

「素昧平生,非親非故。」白衣覺得理由很充分,講的理直氣壯。

「很爛的理由。」刀隼在心裡加了一句:八股、迂腐。

「我已經有師傅了。我不會再拜他人為師。」白衣心中的師尊永遠只有一個人。

「誰說我要當你師父了?我有答應你嗎?」刀隼覺得白衣很自以為是。

當白衣不想回答問題時,他的招牌動作就是:輕輕別過臉去,不作聲。
.
.
.
.
沈默。
.
.
.
.
刀隼突然覺得眼前人很有趣:固執、倔強。

還真的挺像雪狼的…他的雪狼……

「名字。」刀隼終於問白衣姓名。

「白衣。」簡潔有力。

「不像個名字。」刀隼說話也是很簡潔有力,這又讓白衣動了肝火。

我有需要騙你嗎?

白衣怎麼總覺得這個刀隼很欠打,只可惜打不過他。

白衣哼了一聲:「鷲。」

「鷲?好名字。很適合你。」

真是怪人。說實話他不相信,隨便說說他還稱讚你。

哼哼,怪人。

「這裡是哪裡?」白衣問。

「天宇。」

「天宇?沒聽說過。」

「你打哪來?」刀隼問。

「中原。我由中原西行穿過西漠來到這裡…….天宇?」

「中原?西漠?有這種地方存在嗎?」刀隼覺得白衣像在編故事,就像一開始白衣報的假名字,假到不真實,雖然白衣看起來還挺老實的。

看來他們之間充滿不信任。
.
.
.
.
又是一陣沈默。
.
.
.
.
不過這陣沈默持續不了太久,來了一大群人,手持刀劍兵器,沸沸揚揚,包圍刀隼和白衣。

「刀隼,納命來。」帶頭的人說。眾人一擁而上。

在陌生的地方,被包圍狙殺,是件很不愉快的事。

而且還是被個怪人拖下水,又想起剛才發生的事,白衣是一肚子火。

異端出鞘,風之痕劍招首次在天宇亮相,小兵無一倖免。

刀隼對上了頭兒。頭兒武功不弱。


只見弔月刀鋒迴旋,旋出一個極端的戰場。


黑夜中,捲起狂風,白色刀芒宛如一對天使翼。


變幻、究極、華麗的招式------天翼之風。


刀起人頭落。
.
.
.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117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