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狩獵__補.心 【二】
 瀏覽554|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狩獵__補.心 【二】

「軒轅躒,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這個是怎麼一回事?」一聲微冷的語調,向漫不經心的看著文字檔案的軒轅躒丟下一句要求解釋的同時,軒轅躒的電腦畫面同時跳成一封e-mail內容。

知道諸葛霰如果直呼他的全名就表示對他非常有意見,軒轅躒唸著e-mail的內容,「嗯?什麼啊?……Grim Reaper最新行動宣告,行動日為10月12日,目標所在地點:台灣,目標對象:洛風。」

早在見到兄長神色不對的走進總裁室時就隨後跟了進來的諸葛霽月,在聽到軒轅躒所唸出的內容時,腦腦海裡便湧上了有關Grim Reaper的資料……

Grim Reaper……「死神」,屬英國最有名的殺手組織─「Alastor」(註:死刑執行人)中的最高級殺手專屬代號,其身份是整個組織中的最高機密。

且Grim Reaper更是享有其組織中排名第二的Demon(註:惡魔)護衛的特權,除Demon執行任務外,扯上Grim Reaper便等同同時招惹上Alastor最頂尖的兩大殺手。

Alastor成立後的數十年來,Grim Reaper是其組織中行動最少之成員,一年只有一次行動,且行動前皆會發出執行宣告,成功率高達百分之百,手法也從不為外人所知,他所指定之人,每到指定日之,皆都是像從人間蒸發一般消失無蹤。

而諸葛霰在剛收到佈於英國的人手傳回來此消息時,就覺得心中充滿著不安,隨著思考方向一多,他想到很重要的一點……

洛風行事一向小心,不至於留下什麼破綻讓人查覺才對,除非……「軒轅躒,我警告過你很多次,我路線都幫你查好了,你該不會又都沒看的就直接行動吧?」該不會是他在哪次行動中出了什麼差錯卻一直沒說吧?

「我懶得記嘛,依我的身手,有哪裡難得倒我?放心啦,我一直都很小心的啊!」有本錢才有的自信,軒轅躒很能掌握此中道理。

諸葛霽月此時想到另一種可能,「也有可能……是Alastor的情報能力超出我們的想像,既然能查出洛風風身處台灣,想必已經知道洛風的身份。」

既成事實,研究難解的原因實在沒什麼意義,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或許事情沒那麼嚴重。「算了,現在想這個也沒什麼用了,我自己會注意的,沒事的話你們就先出去吧,我今天想早點下班。」雖然是自我安慰,但軒轅躒在目前也只能這麼想。

「……好吧。」見他似乎不甚在意,諸葛兄妹也不再多說什麼。

在他們出去後一陣子,軒轅躒才突然停下手邊的工作站到玻璃窗前看著底下流動的車潮,「Grim Reaper嗎……」

************************

闇夜深沉,寒風中的夜港邊,有著一人獨自佇立於此。

靜默的藍眸中看不出一絲情緒的波動,單薄的身影彷若不堪風襲,略顯蒼白的纖弱的容顏卻是籠罩在冰漠之中,輕風中雪銀長髮微微飄起,若有所思的男子緩緩的邁開了步伐。

前方突然傳來一陣嘻笑聲,似乎是有一群青年嘻笑經過,為數五人的青年們經過他身旁時似乎躁動了起來,經過一陣子的接頭交耳後,開始緩緩的尾隨於其後。

周圍並無人跡,入夜的港邊只有少許幾盞微弱的燈光,樹影搖曳,五名青年卻突然在同一瞬間倒地不起。

聽聞重物落地聲,銀髮男子轉身看向身後已全無生息的青年們,眼中雖是有著些微情緒浮動,卻是看向一旁暗黑不見其物的樹影旁……

無語的繼續前行,回到下榻的民宿房間後,坐於佈置齊全的吧台旁,突然以著英語開口,「Demon更換了嗎?」

隨著唯希話語方出,他的身旁突然傳來接話聲,隨即一名看似活潑好動的金髮少年出現在他身旁,「是的,Grim Reaper,我是此代的Demon。」

Demon,是Alastor的首領H.Y所指定給Grim Reaper的特殊護衛,Grim Reaper很少對任務外之人出手,而Demon對唯希而言,是還有另一項特殊理由的存在……

唯希看著身旁笑易滿臉的少年,對其和殺手不符合殺手的氣質並不在意,只是淡淡的交待,「以後沒我的指示,不要隨意出手。」

「抱歉,我看他們動機不純,又是初繼承Demon,所以有點太過心急了。」似乎是想起被交待過Grim Reaper不喜無端的殺戮,金髮少年像是知錯般的頑皮的吐了吐舌頭,雖然五條人命對他而言似乎形同路邊的螞蟻。

沒有對他的態度做出任何回應,唯希只是淡淡的開口,「沒事就下去吧。」喚他出來只是為了要交待事情,該說的已經說完,他就不希望再被打擾。

(某狼亂入:下面這一部份,是應劇情所需,千萬千萬別模彷喔= =|||||)

「您忘了『宣誓』嗎?」金髮少年拿著吧台上的高腳酒杯,突然取刀往手腕輕劃一刀,待流出的血集了約酒杯半滿之時,迅速的由外衣中取出繃帶包紮好傷口。

將裝有著自己血液的酒杯端至唯希面前,金髮少年收起笑意,換上唯希初見的沉穩嚴謹表情,「第47代Demon,保羅.伯萊安,僅以赤誠鮮血為敬,宣誓向Grim Reaper忠誠。」

在保羅期待的目光中,唯希緩緩飲下酒杯中之血,給予了回應,「以後就拜託你了。」

「是。」似是得到無比的榮耀,保羅揚起燦爛的笑臉朗聲回應,隨即依唯希先前的要求退了下去。

嘴裡仍留著方才的血腥之味,唯希緩緩的走身走向落地窗旁看著外頭的明月,靜默了許久,似乎有聽到唯希輕不可聞的說了一句話,「人類,脆弱的生物……」

************************

烈日當空,時間是下午一點半,軒轅躒剛結束和一家客戶的應酬飯局,也不急著回公司的在路上悠閒的晃著。

就在路過一家精品店時,他突然停下了步伐,「那不是……」

精品店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精緻的西洋人偶,彷若真人般的美麗,令軒轅躒停下步伐的當然不是這些精品人偶,而是店裡的一名比人偶還美的客人,也就是唯希。

推門入內,他走至似乎看得入迷的唯希身旁,在站了一下後發現唯希似乎沒有發現他,於是出聲,「唯希,又見面啦!想不到你會喜歡這種人偶啊?」

早在軒轅躒進來後就知道他故意站在自己身旁,唯希本來是不想搭理他,不過軒轅躒不了解有的人不喜歡被打擾,「人偶不會像人一般聒噪。」

看到唯希丟下那句明顯是指自己太吵的話後便走人的身影,軒轅躒快步追了上去,「唯希啊,你的態度真是傷人啊,我只不過是很訝異越到你,跟你打聲招呼,問句常人都會發問的疑問,這樣而已,你怎麼就突然走人了呢?好像我是什麼需要遠離的東西似的。」

「沒人喜歡蒼蠅。」並不是不明白軒轅躒為何喜歡纏著他,只是,唯希在指定時間之前並不喜歡和目標有什麼接觸,接連兩次相遇,都只是單純的巧合,但軒轅躒卻是一直試圖接近他,另他有點反感。

聽到自己被唯希形容成蒼蠅,軒轅躒有點不滿的抗議出聲,「蒼蠅?蒼蠅有我這麼帥嗎?」

並不想理會身後之人的無聊言語,唯希只想快點遠離這如同蒼蠅般煩人的軒轅躒。

雖是盛日當空,但是市中心的往來的人潮仍是不少,人群中,此時突然傳出一聲驚叫,「搶劫啊~~」

驚叫和哭喊聲就是從唯希他們所處的前方不遠處傳來,不過,並不認為與自己有何關聯,一向淡漠的唯希並不以為然,只是,由身後突然衝出的軒轅躒卻是令他訝異。

只見軒轅躒快步追了上去,撥開眾多只是看熱鬧而不伸出緩手的路人,逐漸追上已跑有一段距離的中年搶匪,俐落的一拳即將那人掠倒在地,將裝有鉅款的紙袋還給被搶的婦人。

世態炎涼,已經極少人願意為了助人而惹上麻煩,軒轅躒卻正是那極少中之一,低頭向充滿感激的婦人交待小心之後,軒轅躒已在人群中見不著唯希的身影了。

向著已被警察保護著送走的婦人點頭示意,軒轅躒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嘆了口氣,「唉,希望他有看到。」也是明白唯希對他印象似乎不佳,軒轅躒在衝動行事後失去了唯希的蹤影,只好換個心情試想唯希若有看到,或許對他的看法能有一點小改觀。

想想他還真是閒吶……都已經被告知他成為了國際上最頂尖之殺手Grim Reaper的目標,且時間僅不到一個月,他竟然還有心思上班、追美人,但就算是知道他也無可奈何啊,Grim Reaper的身份似乎是史上最大的謎團,除了人家找上門之前他也無計可施,只能期望船到穚頭自然直囉……

在那之前,日子要過,美人當然還是要追,才是他軒轅躒的人生哲學,他軒轅躒就是那種就算被告知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仍是和往日一般生活的人。

而早就離開世區的唯希.雪艾拉斯正緩步走回下榻的民宿,就在不久前之事他是有全程觀看到,不過仍是趁起機會隱沒於人群中,遠離軒轅躒。

當時只是路過的他會想看人偶,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和人偶沒什麼不同,同樣失去了心,沒有心的他和人偶之間,只差別在他仍能活動罷了,沒想到卻又因此遇上了軒轅躒。

而對於軒轅躒的行為,不可否認的,唯希至少覺得這是見到他的這二次中他唯一算是可取的一事,當時婦人那真心感激的笑容,他仍有點印象,多少年了,他很久沒見到可謂之為真誠的笑意,不管出發點為何……

才剛踏入房間,未關上的房門外傳來保爾的詢問聲,「覺得煩人,怎麼不提早解決掉他?」

「時間未到。」僅是丟下冷淡的回應,唯希關上了房門。

9月16號,兩人第二次見面,Grim Reaper行動截止日倒數26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072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