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繫夢
 瀏覽1,309|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繫夢

 
那天,失去一切的他一無所有。


失去的是信念、自我……

這是他一直一直奉為圭臬之本理……

一剎那傾毀敗圮。

離開待了半生的天地,消失得無影無蹤,無跡可尋。

他是如此認為的。

卻有個他從未想過的人出現在他面前。

『一個人不嫌無趣嗎?』

來人痞痞笑著,他無言。

既然能找著他一次,便能找著第二次。

於是在那人第三度找上門後,他不無不可地默許那人不請自來之舉。
洛子商。

一個,特別的人。


陪著那縷白看天望地,尋山覓水,常常會被沉默壓得無力。

幸好,他什麼優點都有,而最引以為傲的即是他說話的藝術。

儘管纏他說話回不到三句,但總算還是有所回應,不單單只自個兒說得口沫橫飛,口乾舌燥。

白衣。

名特別,人也特別。

正巧也是擱在心上的特別之人。


『如果我說我愛上你了,你相信嗎?』

夜雪紛飛,片片淨白疑成了朵朵玄黑。

白衣手裡依舊捧著蒸騰熱氣的香茶,十分平靜地回道:『我相信。』

『就這樣?』

洛子商驚異之情顯而易見。

難能他掙扎了許久才出口的告白,白衣竟是如許淡然地回應……而且,他相信?

『我相信。』白衣神情未變,彷彿說著不變的天地常理一般。『因為你不會騙我。』

他是該感動白衣的信任。『那麼……你的回答?』

『我不懂那種感情。』

洛子商居然很是興奮。『我教你。』

白衣不禁呀然失笑,很輕很柔……很幽。『這怎能教了便會?』

『你沒試過怎知不能?』

『呵……』


經過那晚,他們之間沒有絲毫改變……至多洛子商對白衣更好些……

他很喜歡有洛子商陪伴的日子,雖是與從前寧靜不同的熱鬧……十分溫暖的熱鬧。

洛子商會適時還他平靜,議會偶爾強迫他自無聲中脫出,在他尚未察覺到悲傷前擠入快樂,讓他遠離哀愁。

某天,白衣才驚覺:他有好久好久,沒再回思起過往了……


一日,白衣遭人下三濫地用迷藥迷昏了過去。

白衣從未想過他會有中此暗算的這天,事實證明與洛子商的長期相處使他失了原有的警覺性。(洛:我是無辜的Q___Q)

環顧週遭,竟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環境!

他在……少子殿!

『白衣!』

來人喜喚,一道墨影以狂風之勢衝了進來。

『黑衣?』白衣一怔,他真的在魔劍道!

已是魔皇的黑衣矢口否認迷藥之事是他命人所為,更在白衣提出要離開時一口拒絕。

『魔劍道當真不值得你留戀?你真狠心拋棄我們多年的情誼?』

黑衣誇大其詞,搞得白衣離開也不是、留下又不情不願。

三年……整整三年他明查暗訪就是沒有白衣的消息,好不容易才將白衣帶回魔劍道說什麼他也不讓白衣再離他而去!


留下之後,黑衣對他很好,可他卻時時想起洛子商對他的好……

白衣是極少讓人見著他的,這天不知怎地晃出了平日行動的範圍,看見一個許久以前見過幾次面的將領。

那名將領見到白衣一楞,像是驚訝白衣怎會出現在這兒,好一會兒才驚醒,趕忙跪下喊了聲:『少子。』

白衣一擺手,不等那將領起身便轉身離去。

那一聲少子……讓他一震!黑衣已是魔皇,那他……算是什麼身分?『少子』之名是不必要了吧……待在這兒也是尷尬,他脫離魔劍道了不是嗎?也難怪那將領會吃驚成那樣……

白衣不知道,那將領是沒聽到任何有關白衣回來的消息,一時見著忘了反應,在白衣走後還奇怪:為何少子回魔劍道卻沒有消息傳出?


思考了幾日,白衣還是決定要向黑衣告辭。

他不屬於這裡。

在微雪的花園中,白衣同黑衣辭行。

豈知才聽幾個字的黑衣猛然起身向他撲去,毫無防備的白衣背部撞上欄杆,疼痛地皺起眉。

『為什麼要走?!為什麼?!你當真不明白我對你的心意?!』

……現在知道了……白衣當然沒把這句話說出口。

他相信這世上只有三個人不會騙他:一個是師尊,一人是洛子商……就是黑衣了。

就在黑衣焦急瘋狂訴說他對白衣的愛意時,白衣腦中卻浮現出洛子商的身影。

黑衣說一句,腦中的洛子商也說一句,然後……

他發現他偏向洛子商。

白衣打從心底笑了出來,洛子商……還真『教』會了他呵……

『白衣?』

『對不起……』掙開黑衣的懷抱,白衣很快便離他遠遠的。

『白衣!』明曉白衣的黑衣仍試著留下白衣。

『對不起……你知道,若我想走沒人留得住我……』


在發現白衣失蹤後,洛子商找遍了之前二人遊玩過、計劃去但尚未成行的地方,卻是連個蛛絲馬跡也無。

等洛子商終於想到:白衣或許是給『請』到魔劍道去,風塵僕僕地一路打進去後,豈知白衣已然離開,還順便被黑衣罵得很難聽……

走投無路(?)的洛子商只好不上一直不想去的地方──孤獨峰。

倒說孤獨峰如今可一點也不孤獨……


『吾亦不曉得白衣的去處。』風之痕漠著一張臉,萬年冰山不融地回道。

死老頭,你不知道有鬼!

洛子商陪著笑臉,用盡方法只得風之痕一句話:『吾真不曉白衣所在之地。』

靠!老子我就知道你知道白衣在哪,只是那裡沒有『專有名詞』,你以為我聽不出來啊?!(ㄟ……洛哥……你的形象、修養啊……
=|||b)

洛子商真火了,在心裡狂咒風之痕,深吸一口氣,決定使出絕招──

『佾雲──我有事……』

洛子商才大喊了五個字,冰冰冷冷的魔流劍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風之痕更是滿身殺氣地怒瞪著他。

嘿嘿,他可不怕風之痕拿他練劍,那個金髮白衫之人不正朝這兒來了……


從佾雲那獲得了很有用的提示──白衣戀舊。

本來洛子商不以為什麼,直到佾雲提醒他:白衣拒絕了黑衣離開魔劍道,那麼他在乎誰?

很明白的暗示,洛子商欣喜得要衝上去抱住佾雲,但才一動,巨劍瞬間又橫在頸上。

知道自己差點犯忌的洛子商識時務地立即告辭下山,慶幸這一趟沒有來錯。

早知白衣和佾雲一直有聯絡,果然佾雲知曉白衣的去處。

洛子商拼命轉腦筋,終於恍然大悟──莫非,白衣在他二人『初次見面』的地方、白衣的第一個隱居所?!


雪紛,愈是接近,洛子商愈是裹足不前,深怕自己猜錯了……是近鄉情怯嗎?

木屋就在眼前,卻不見他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在洛子商失望之際,一抹淨白自屋後轉出,兜著滿懷的白梅瓣。

相對於洛子商的喜極欲淚,白衣只是笑了一笑,很輕很柔……但不幽了,多天的是一份嬌羞。

飄飄然迎上前去的洛子商,耳中聽得鍾愛的低悅柔音輕道:『你回來了……』

-----------------------------------------------------------

這是殘雪的第一篇洛白.....

已是去年的事了^^b

某友人指定的生日賀文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038583
 回應文章
^^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呀~~~~
偶不會昏倒
倒是會撲上去啦~~~~~~~
真是溫馨甜蜜型的....
偶只生過這篇^^b
世紀難寫的!

我很愛小佾
我的白文裡要是出現小佾
很住小心就會偏到小佾那邊去哈(汗)

嘿嘿
偶是風白本命的喔!
但只要白受文都看啦~~~~
同樣也是佾受文就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041546
>///<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白白好溫柔喔......(陶醉)

尤其是最後那句-你回來了......
好像妻子對丈夫說話.....
好棒喔~~>///<
要是白白這樣對陵說......
我一定會高興到昏倒.....XD.


風哥好可怖喔~~ = =
還是只有小佾制得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04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