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分享)七真史傳(60)玄真七子的故事
 瀏覽154|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此話不講,又表王玉陽,自大魏村與眾道友分離之後,遊到房州地方,這房州北路有位官人姓姚名崇高,曾做過新安遊府,因看淡世情,樂享田園,生平最是好道,見了出家人,就如遇見親人一般,管他有修行無修行,都要談敘一談敘。

他側近有個遇仙觀,觀內住持也是道家,凡去來僧道,常在觀裏留宿。

他曾預先囑咐觀主,凡有修行學好之人,必通知於我,觀主應允過了。

一天來了一位不僧不道的修行人,自稱有道之士,常在人前賣弄精神,說他有九十六歲,曾遇着張三丰數次,又曾遇呂洞賓幾回,達摩是他師傅,濟顛是他良朋,也會坐工。

一兩天不到,單那日來在遇仙觀,說了些度人無量的話,觀主聽入了耳,問他姓名,他言:「號叫渾然子。」

觀主即引他去見姚老爺。

一見面,他就說和尚是色中餓鬼,道士是氣中魔王,也不了仙作不了佛,要像我這個樣兒,能把萬事看破,一塵不染,方算當真修行。

習吾道者,要活幾百歲。

姚崇高聞聽此言,心中大悅,便拜他為師,留在家中供養。

那老兒說話全無避諱,句句鄙薄僧道。

其時,遇仙觀的道人在側,聽見他談論僧道,心中不服,暗想:這老兒好不懂事,我好意薦他來供養,他全不顧人臉面,當着我就謗毀僧道,不知:但揭房上瓦,且看簷下人。他只圖姚老爺尊敬他,卻把我們來輕賤,必要另尋一個會打坐的人來,把這老兒鄙薄一番,方遂我心。

想罷,即辭了姚老爺,回到觀內。過了幾日,恰好王玉陽來投宿,觀主見他氣宇瀟灑,必是有道之人,又見他終日打坐,精神爽快,要駁倒那老兒,離不得此人。

欲與他說明,恐他不去,心生一計,即對玉陽說:「姚老爺家內來了一位大修行人,能坐十餘日不倒樁,我欲同道友一路,去訪他一訪,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王玉陽聞言甚喜,遂與觀主同到姚府,門公即進內通傳,姚崇高親自出來迎接,同到客廳待茶,未及言談,忽見一個白頭老人走將進來。

王玉陽將他一看,這老人生得粗眉細眼,鼻仰顴高,唇齒掀露,面方耳長,略拖幾根鬍鬚,頭披幾根白毛,像個老婆子形,走進來,在上面椅子上坐下。

觀主即與王玉陽講:「這位老先生,便是我對你說的那位大修行人。」

王玉陽聞言,即上前與他見禮,那老兒昂然不動,把王玉陽全不放在眼裏,說:「你這道友,或是栽花?或是插柳?」

王玉陽茫然不解,未及回答,那老兒又問:「你可有了妻室麼?」

玉陽只說問他在俗的話,便隨口答曰:「妻室倒有,如今拋別在家內。」

渾然子呵呵大笑曰:「枉自你出家一場,連這幾句話都不知。我與你講,栽花是少年出家,插柳是中年出家;問你有妻室,是言可得了真陰消息麼?你答我以世俗之語,是不知道也,若再問你懷胎之事,你更不懂。」

這渾然子當面搶白人,王玉陽倒不介意,怎經得觀主面上早已失色。

(待續)
輕輕舞動歲月痕 漫漫寂寥靜夜生
丰姿千采隨雲過 懶將燈火照平生

(再無須迎合你了, 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 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 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718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