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分享)七真史傳(59)玄真七子的故事
 瀏覽179|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顧裕豐大喜,即命家僕在後面打掃一間房子,即請譚長真入內,打坐參玄,每日齋茶齋飯,供養不缺,又使了丫鬟喜紅,常與譚長真端湯遞水,真乃道真德貴,妙理無窮。

光陰迅速,一混大半年,不見顧裕豐來求道問理,端他心意是好道,並不是學道,欲使人受他供養,替他造福,替他修行,他卻受享現成福德。

譚長真識破這個機關,便不願在他家受這供養,屢次告辭欲行。

顧裕豐苦苦相留,那裏肯放他走,反吩咐家中人等小心看守。

故此譚長真連走幾回,都被他們擋轉來。

譚長真因為走不脫,便想出一條妙計。

必須如此,方能走也。

少時,喜紅送茶來,譚長真故意將她手腕捏了一把,說:「妳這手兒好白淨呵!令人愛煞。」

喜紅臉上發赤,勉強答曰:「白得如漆一樣,師傅休得取笑。」

說畢,便往外走,竟到上房,說與顧家娘子得知,這娘子即對丈夫曰:「譚師傅調戲我們的丫鬟,也非正經修行人,可使之去。」

顧裕豐聞言不信,說:「這是喜紅不耐煩服侍他,故造成這些浮言。」

娘子見丈夫如此說,反將喜紅罵了幾句,喜紅不敢再言。

過了兩日,顧裕豐見喜紅與譚長真送茶去,他卻跟在後頭,窺其動靜,果見譚長真挪住喜紅的手,笑容可掬,說道:「妳這手兒如玉之白,似綿之軟,真愛人也。」

裕豐在外,一聞此言,心中大怒,便要趕他出去。

又想,他曾屢次欲走,是我再三相留,今又逐他,顯我不仁,不如寫幾句話兒貼在壁上,等他看見,定然自去,我只吩咐手下的人,不必攔擋他,便是好主意。

不表顧裕豐暗裡鋪擺,又說譚長真,次日坐到早飯後,不見喜紅送茶送水,知是計已用靈,即走出來一望,見門上貼著一張紙帖兒,上寫著四句詩曰:

西風盡夜飛雪花,冷坐蒲團形影斜,休羨今朝手似玉,迴思曩昔身如蛙。

譚長真看罷,笑了一笑,走進房內,見桌上有筆墨,取筆在手,復出外來,向他紙帖上,也寫了四句話。

寫畢,入內收拾單行,一直跑出堂前,連叫了兩聲謝,無人答應,竟出莊門向南而去,遊了兩年,始往北還。

此是後話不表。

又說顧家那些奴僕,因主人曾吩咐譚道長出來,不須擋他,儘他自去,因此見譚長真出來,都各迴避,待他走後,方報與主人得知。

顧裕豐聞言,來在後面,見他原紙帖上,添了四句話在尾後。

你道,哪四句?

休言雪月與風花,心正豈愁形影斜,不說喜紅手如玉,此身定作井中蛙。

卻說顧裕豐見了這四句話,方知譚長真調戲喜紅,是脫身之計也,嗟嘆不已。

(待續)
輕輕舞動歲月痕 漫漫寂寥靜夜生
丰姿千采隨雲過 懶將燈火照平生

(再無須迎合你了, 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 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 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7184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