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風中舞花之[誰說一定要愛你] (79)(全文完)
 瀏覽159|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尾 聲

當翡翠堡的女主人房裡開始響起懺悔和挽留不回的遺憾哭聲,May獨自步出了城堡,後面跟著雷敏。

「妳還有恨嗎?」

雷敏遞上了自己的手帕。

May沒有接受來自於他的好意,以自己的雙手抹去一臉濕潤的淚水。

「我還能恨嗎?最該恨也最有資格恨的人,用了一輩子的時間在付出,她都沒有一句恨了,真正該說恨的人不是我,是蘿妮亞阿姨。」

而她,她也不該恨的,她是被善待的一方,她還懷疑養她的人就是殺她雙親的兇手,她是多可怕又不懂得恩情的人啊!

「誰都沒有錯,是不是?錯只錯在他們都太執著自己的所愛了。」

一個愛字,讓布魯沒有機會回頭看自己身邊,有個等他愛也最值得他愛的女人,一個愛字,讓蘿妮亞用一生來追求,最後只得到了眼淚相送。

一個愛字,讓她和妹妹分隔天涯兩地,一個愛字,讓丹丹、佳佳兩兄妹沒有幸福的家庭。

這個愛字,是怎麼樣的可怕啊!

May不由不對這個叫愛情的名詞,感到恐懼。

雷敏也是深深一嘆,情字是太擾人心亂,然而得不到所要的愛情的人卻是更可悲啊!

「布魯叔叔只看一張相似的臉,就當我是和母親一樣的性子了,他可能作夢也沒想到,真正承襲了母親的本質和才華的就是他當初恨不得快快遠離的曉晨!他追著我母親的影子一輩子,卻看不透臉皮底下的真面目,這是多大的諷刺啊!」

哈哈哈哈!

May笑出了痛苦的眼淚,誰才是傻子?

誰才是真正得到了愛情的眷顧?

她的父母得到了想要的愛情,連走了也不忘要走在一起,卻把她們姊妹拋下啊!

「柔……May?」

雷敏覺得面前的May神態有異,一時間也不敢有任何舉動,就看她背對著自己走著。

眼前,就是風霧之森,May撫著這樹木,「風中舞花,花舞風中,這裡寫下的也是則名為愛情的傳說,在這裡留下的也是因為愛情………」

真是可怕啊!不圓滿的期待才叫做浪漫。

走進森林中,雷敏只覺得心情跟著起了不尋常的波動,像有什麼在呼喚他。

這裡有過去的回憶留著!

四周吹來了陣陣怡人的山風,眼前是淙淙的流水,綠油草皮上立著兩個人。

「忘了我吧!去做你想做、該做的事吧!我和你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她要斬斷情愛,她不要像蘿妮亞那樣為了情痛苦,她要做自己,不受愛情所困的自己。

為了不讓她的心再痛一次!

恍如由山谷緩緩吹來的山風,May的聲音顯得相當縹緲淒涼。

「不可能的!我永遠也忘不了妳!不說以前,我告訴妳,在我還沒想起過去的妳我時,有個才十二歲的小男孩,從第一眼看到了一個叫Lily的女嬰她的滿月照片時,就已經為她所俘擄。今天,這個女嬰已經長大成人,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了,妳認為他會放開她嗎?」

註定他自始至終所追尋的就只有她,不管是魔女、是幼兒抑或是現在眼前的翩翩玉立佳人。

他的心就只有她了!

「我不怕妳笑我有戀童癖,Lily、白雅蓮。」

「為什麼你不放了她?她……並無心於你啊!強求一份不情願的感情,真是那麼引你感興趣的遊戲嗎?」

「不情願的感情?」

雷敏不覺好笑,他的柔兒幾時如此會遣詞用字了?

看來,她的這一生也進步了不少啊!

或許……

雷敏不禁有些黯然,她也許不再是他那迷糊又可愛的天真寶貝柔兒了。

「感情當然不能強求,如果妳真的不願,我也沒有話說。只是,小傻瓜!妳真的要這麼捨下我了嗎?」

屬於雷敏的冷然端重口氣蕩然無存,光焰已摘下了那素來冷靜自持、像凡事盡握於手的雷敏•耶雷爾男爵的面具。

金黃色的頭髮似火燄暈黃的高溫火圈,熊熊!

絲絲飛揚的散發煬熱火花的紅色烈烈火光,以火為生命、在火中誕生的火之子---光焰。

「妳希望為夫的我再追尋妳多久?還當我是百來年前世紀被妳以風霧之林阻隔於外的……亞倫斯嗎?綠柔!」

「如果妳真要我忘了妳,妳轉過身來,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說給我聽!對著和妳共度數百年時光、共許不離分誓言的我說!說妳要背誓了!」

光焰那狂肆又霸氣的聲音,說的話一句句的敲下來,敲得May心頭一陣又一陣的疼。

恍惚間,May又看見了那夢中的黑衣女人---螢!

和那一身綠色青春的少女---綠柔!

立在她面前,一雙美得黑珍珠一樣的眼眸漾染上深沉的子夜星光,一對亮得青金石一樣的眼眸浸釀著闃幽的山間湖光,同樣含嗔帶淚的望著她……

「妳當真絕情若此?妳當真要如此絕情?」

不是的!

May猛然的回頭想逃離那兩個女子心碎神傷的哀怨指控,卻被眼前的火人兒駭了一大跳!

火紅賁張的怒髮、燃燒著熱烈情燄的紅玉火瞳、血紅血紅刺辣眼睛潑血一樣的紅火衣著,全身上下都向她噴發熱力火焰,像由火中走出的身影。

渾身都是危險又溫暖火苗的他,喚起了May一直一直將之深藏在心底,不願去正視面對的亙古久遠情殤兩度的記憶!

那是她最戀慕、渴想、等待的人呵!不知有多少個的日子裡,她是這樣一直在希冀這個人的出現。

而如今,他真的出現了!

而她呢?

她----「我……忘…忘了…我……吧!……希望……你…從…此……忘……了……我……吧!」

請你忘了吧!

求你忘了吧!

我們都不要再讓愛情所傷害了!

再也不要了!

她記得了!

她記得了!

記得綠柔心碎的呼喚他回來、記得螢心碎的看著倒下來再也不動的他、記得蘿妮亞為愛付出了她的命得到了什麼結果!

不要愛了!

不要愛了!

她不要為了愛再受傷了!

May忽然在光焰的面前流下淚來,喃喃著:對不起!對不起!後,跑開去!


跑開在她身後,

「妳忘了你是我的柔兒,忘了妳是為了什麼才與我一同轉世今生?妳還記得嗎?還記得我們說過絕不再輕易拋棄彼此,即使遇到了再難解、再無奈的事也一定要兩個人一起去共同面對的!妳當真就這麼忘了麼?」

這樣呼喚她回去的聲音。

就是沒有忘,所以更痛苦!所以更不敢停下她的腳步,就怕她又要陷落在他的愛裡,又要為他而苦,又要承受失去他的痛苦還是獨守寂寞的淒涼。

只要沒有得到過,就不會痛了,因為沒有得到就不會失去了……

她不要痛了!

在May力竭倒下前,她心中只有這個想法。

在她不知道自己喃喃對不起時,接著她的還是她最想逃開的溫暖臂彎。

################

蘿妮亞的喪禮過後,雷敏因為組織面臨的問題不得不暫時離開May身邊,到組織繼續策劃執行他的工作。

正在討論熱烈的當口,迅雷忙忙將一個訊息傳給了正坐在主席位子的雷敏。

「什麼?她不見了?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不知道?你只知道她的目的地是T•W!」

夠了!這樣就夠多了!

「我不會放妳走的,等著吧!我一定會讓妳再回到我的身邊的!」

雷敏抓起椅背上的藍呢外套,匆匆忙忙的就往外面衝。

「等等!雷公,會議呢?還沒有結果啊!」

室內的眾人響起了大小不一的呼喊。

去他的會議!

他現在要去追老婆啦!

組織沒有他還有別人會去忙,老婆跑了,他只有自己去追了!

「死雷公!你有了異性沒同性,回來啊!你還沒把事情做完,你跑哪裡去?」

喬多罵著要追出去。

「放開我!我要去海扁那個不負責任的傢伙一頓!」

喬多卻被一群人給七手八腳的架住了。

「那可不成!你要再跑掉,那我們還開什麼會啊?」

大家有志一同的箝制住喬多死命掙扎的手腳。

「該死的!你們幹啥不這樣把雷公抓住,死巴住我做什麼?」

喬多其實是想跟在雷公後面去看場好戲,但是----

「那怎麼可以呢?妨礙人家談戀愛的話是會被路上的馬踢死的!」

芳絲格格嬌笑的說明原因。

「嗯。所以你就認命吧!」

連寡有情緒的J也認同。

因此,大家押著喬多,繼續開會去也!

***************

「曉晨,姊姊就要回來與妳履行我們的約定了。」

一身雪白的May,戴著頂白色圓帽,正搭著前往臺灣的班機,歸心似箭的往台北而去。

【完】
輕輕舞動歲月痕 漫漫寂寥靜夜生
丰姿千采隨雲過 懶將燈火照平生

(再無須迎合你了, 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 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 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717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