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分享)濟公活佛正傳(41)
 瀏覽157|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一時,濟顛同筍到了,長老叫人收了筍,取出五百文錢,酬勞了送筍的五個人,一面即命煑筍,與合寺僧人同吃了,眾僧俱各歡喜,散了不題。

過了幾日,濟顛在寺,忽想起,靈隱寺昌長老已死,又聞得是印鐵牛做了長老,不知規矩如何?

遂定了主意,要去望望,遂一逕走到靈隱寺,煩侍者通報了。

長老想道:「他是個瘋子,一向被昌長老逐出外地,今日又來做甚麼?莫非想著舊事,要來纏擾?只不睬他便了。」

遂吩咐侍者回報不在。

侍者回復了濟顛,濟顛冷笑了一聲,又走到西堂來見小西堂,那小西堂也回不在;濟顛遂問行童,借了筆硯,去冷泉亭下做詩一律,罵長老道:

幾百年來靈隱寺,如何却被鐵牛閑;蹄中有漏難耕種,鼻上無穴不受穿。
道眼豈如驢眼瞎,寺門常似獄門關;冷泉有水無鵷鷺,空自留名在世間。

又做一絕,譏誚西堂道:

小小庵兒小小窗,小小房兒小小床;出入小童幷小行,小心服侍小西堂。

題完將二詩付與行童,逕自回寺,這行童不敢隱瞞,將詩呈與長老。

長老大怒道:「這濟顛自恃做得兩首詩,認得幾個朝官,怎敢就如此無禮,將我輕薄,難道我就罷了不成!」

恨恨的想了一會,想出一計,那臨安府趙知府是我最相好的,待我寫書去,求他將淨慈寺兩傍松樹,俱行砍去,破了他寺裡的風水,他長老曉得是濟顛起的禍根,必然驅逐,方洩得我這口惡氣。

算計定了,遂寫書去求趙太守不題。

且說德輝長老這一日正與濟顛同坐,說些閒話,忽門公來報道:「不好了!寺中禍事到了,臨安府趙太爺,親自帶了百十餘人,要砍去寺門兩旁松樹!」

長老著忙道:「這些松樹,乃一寺風水所關,若砍去,又眼見得這寺就要敗了,如何是好?」
濟顛道:「長老休慌,待弟子去見他。」

長老道:「我聞得官人十分利害,你須要小心,切不可觸他之怒,否則,便無法解救了。」

濟顛道:「我師寬心,萬萬無妨。」

遂從從容容走出山門,向著趙太守施禮道:「淨慈寺書記僧道濟參見相公。」

太守道:「你就是濟顛麼?」

濟顛道:「正是!」

趙太守道:「聞你善作詩詞,譏誚罵人,我今來伐你寺前的松樹,你也敢做詩譏誚罵我麼?」

(待續)
輕輕舞動歲月痕 漫漫寂寥靜夜生
丰姿千采隨雲過 懶將燈火照平生

(再無須迎合你了, 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 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 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717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