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分享)七真史傳(39)玄真七子的故事
 瀏覽140|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丟下孫不二,又說王重陽。

且說重陽先生在馬員外家內,不覺年餘,外面有幾個村老閑談,說馬員外不會享福,白白將一分家財,捨與別人,把一個員外娘子氣瘋了,不知走往何處去了。

內有一個五十餘歲的人,名叫叚安仁,說道:「我昨日到他庄裏去會馬員外,門外無人看守,我對直進去,並不見一個婦女,盡是些男子。我問馬員外在那裏?他們對我說在後面茅菴內,聽重陽先生講道,我便望後走,見修蓋許多茅蓬,馬員外同王重陽在當中一所茅蓬打坐,馬員外看見我,即出來陪我到前廳敘話,我問他孫娘子的下落,馬員外說:『他有他的道!我有我的妙!』我又問怎不見丫鬟使女?員外說:『男使之婚,女使之嫁,各立家世,永無欠掛。』我又問修這些茅蓬做啥?員外說:『召集修行人悟道,養真性。』我又問重陽先生怎不見出來?員外說他最愛清靜,不與俗人交。我問畢,與員外把事情交代了出來,遇著馬興,我又問馬興,你們這庄子先時多熱鬧,如今為何這般冷淡?好像寺院一般。馬興說:『你不知道,我家來的這位重陽先生,是個活神仙,他不喜歡熱鬧,愛的是清靜,自孫娘子走後,他將庄裏丫鬟使女僕婦人等,盡行遣去,只留下我們幾個老好在此看守,故這般冷淡。』我又問馬興,怎見得重陽先生是位活神仙?馬興答我曰:『凡家中的事,與其外前的事,莫得人對他講,他都曉得,這不為奇,還有未來之事,與及某日晴、某日雨,他無不知,豈不是活神仙麼?』」

叚安仁將馬家庄的話說完,眾村老之內,有一個姓潘的老漢曰:「依你這樣講,他能知過去未來之事,我們這裏乾了許久,未曾下過雨,何不同去問他,幾時有雨?」

眾村老齊曰:「好好!」

即同潘老來至馬家庄,先見馬員外,說明來意,馬丹陽即引眾老同到茅菴,問重陽先生幾時有雨?

先生曰:「你們村東頭土地廟,墻壁上註得有雨期,你們去一看便知。」

眾村老聽了這話,即出庄來,回往本村,向東頭走來,到了土地廟跟前,果見粉壁上寫得有將行字,潘老即念與眾人聽曰:「人王面前一對爪,一顆珍珠照王家,二十三天下大雨,和尚口內吐泥巴。」

後面幾行小字,寫著四字破,潘老看罷,笑曰:「這是那些學生娃子在此寫的一首字謎,有甚麼雨期?」

眾村老曰:「是個啥字謎,你猜得着否?」

潘老曰:「我慣懂字謎,怎麼猜不著?」

眾村老曰:「你既猜得着,快猜來我們一聽。」

潘老曰:「人王下加兩點,是個金字。王字旁加一點,是個玉字。二十三下雨,鬥攏來是滿字。和尚去其和字,而留尚字,泥巴土也。尚字加在土上,豈不是個堂字,明明是金玉滿堂四字,那有雨期?」

叚安仁走上前,用手指著二十三天下大雨之句,曰:「這明明是雨期,你們偏說莫有,雖然是幾句啞謎,却有機緣在內,今日十九,隔二十三只有四天,看二十三有雨無雨,便知他靈也不靈。」

眾村老齊曰:「叚哥言之有理!」

於是各回家去。

到了二十三日,黑雲滿天,大雨如注,從早至午,雨方止,眾村人始信重陽先生之神也。

又有北村一人失牛,遍尋不著,來問先生,重陽先生曰:「牛在南村大樹之上,鴉雀窩內。」

那失牛的人,聽了這話,忍不住笑說:「若大的牛,那一點點鴉雀窩,如何裝得下?」

重陽先生曰:「你去自可得牛,不必多言。」

那人只得出了茅菴,來在南村,果見大樹甚高,上有雀巢,鄉裏人原會爬樹,即爬上樹去,探取雀巢,原是一個空窩,用手扯了一下,那枯枝墜來,打在臉上,略一低頭,看見村裏破屋之內,拴著一條牛,過細一看,正是所失之牛。

這牛臥在破屋裏,外面堆柴草,四圍遮掩,若非從高望下,再也看不見,其人忙下樹來,心中明白,這村裏原有一位梁上君子,慣做此事,若非先生指示,他到晚間,便把牛牽到遠方賣與別人,再尋不出,其人到破屋裏,自個兒去把牛牽回。

此話不題,那日西村裏,又有幾個人來問事,內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說他哥哥出門數月,不知幾時回家,因此來問老先生。

重陽先生曰:「回去你問媽的手。」

那娃子聞言笑個不了,少時回得家來,見他媽手內拿著一封書信,說你哥哥在萊州做生意,帶得有書信回來,帶信人將纔走了,你可拆書念與我聽。

那娃子拆書念曰:「不肖男書奉慈母,自父去世,蒙母教育成人,今體父志,出外貿易,頗還順遂,目下帳未收齊,不得速歸,以慰母心,待秋涼之時,九月半間歸家,侍奉甘旨。」

那娃子未曾看完,拍手大笑說:「好靈驗!好靈驗!」

他媽正要問他,只見門前來了五六個人,不知為何?

且看下文分解:不因漁父引 怎得見波濤

(待續)

棧長小語:
叚(音同:甲)、纔(音同:才)
我查了一下,漁父的意思源自,《史記.卷七九.范雎蔡澤傳》:「臣聞昔者呂尚之遇文王也,身為漁父而釣於渭濱耳。」
漁父,指年老的漁夫。
這段典故就是說姜子牙(也叫呂尚、太公望)跟文王的故事。
輕輕舞動歲月痕 漫漫寂寥靜夜生
丰姿千采隨雲過 懶將燈火照平生

(再無須迎合你了, 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 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 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7166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