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 雨殘花(三)
 瀏覽493|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雨殘花 水雁

(三)

「抓著!」手被引到一條布條之下,依著吩咐用雙手握緊,失了察覺的被綁住了雙手。

「你想做什麼?」

連雙眼也被綁上了布,半花容驚慌的要掙開束縛。

「給你不一樣的感覺。」陰惻的笑聲中,逼著半花容坐上了自己的身體。

半花容猝不及防的被撕開,慘呼地雙手下意識就用力將自己往上提,但暴風君立刻扣住他的雙腿,再將他往下拉。

半花容吃痛的再用力上提,

「你………為什麼?」要這般凌折他的身體?

「想要享受是要付出代價的!」

吻上發顫的身軀,撫過他無法反抗的所有,從他的痛苦中得到滿足。

一拉一扯中,蒙眼的布濕了,嘶喊的聲音啞了,雙手也麻木了,痛苦卻還在持續。

是不是可以就這麼死去?那就不會再有疼痛,也不會有痛苦得想殺人的情緒。

殺人,那是種奇妙的感覺。

終有一天,凌折了天、磨虐了雨的你,暴風君,你會知道被殺的感覺!

費力的再用麻木的手重複想逃避的白費奢求,半花容知道自己的身體正在淌流鮮血。

「天吶!暴……風君,你……你……在……」

突然而來的驚詫和愕然聲音,讓半花容更急著要逃。

是佾雲,怎麼會讓佾雲撞見他和暴風君在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

半花容緊張的要逃開暴風君的身體,被禁綁的雙手卻依舊緊緊的掙不脫,只有徒然扭動的加深暴風君的慾望。

「我說,佾雲,非禮勿視這四個字,你該懂得吧?」

被暴風君這麼一說,佾雲就算原本還想說什麼,看到這個景況再聽到這麼說話,立刻紅著臉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的離開。

「現在你可跑不掉了!佾雲雖然不是會把話四處去說的人,可,他會認定我們就是這種關係了。哈!哈!就不知道這會不會對他造成不良的後果?那純情的傢伙!這對他來說是太刺激了!」

洋洋自得的話語,告訴了半花容這一切是出自他的設計。

「是你叫佾雲來的?」

是被人設計的憤怒質問,是被人牽制受縛的不由自主。

「我從沒叫他不敲門就闖進來啊!是他自己莽莽撞撞就跑進來的。」

暴風君開懷的盡情掌握半花容的身體取樂。

他頂多只是要人告訴佾雲,半花容因為淋了雨受了嚴重風寒,現在臥病在床而已!

他也只是算準了佾雲聽到這消息會有的行動而已!

「原來,你是這樣卑鄙啊!那我還真是小看了暴風君了!」忍著痛苦,半花容又是:「喔!呵呵呵!」的笑。

只是,笑中多摻了些憤怒和無奈。

他該早想到的,他不該認為暴風君只是想圖一時的新鮮和刺激而已,他該想到掌控人心才是他最大的樂趣。

「你真是我不可忽視的對手啊!不過,你要知道,除草是從最先冒出頭來的先斬除!」

暴風君對半花容的威脅,只覺萬分有趣!

舌輕劃過半花容的戰慄點,無畏無懼的接下挑戰:
「暴風君歡迎你隨時動手來拔草!不過,代價就是你再也不能拒絕我來無夢樓找你,親熱!」

壓制下半花容的意圖閃避,暴風君知道自己又抓握了一個人,繼傾天紅之後的挑戰,半花容!

有趣的戰利品,最有意思的挑戰。

「我一定會殺了你!」

「但你卻再也離不開我,你永遠是暴風君的,你是逃不掉的!」

逃不掉,是他沒想過要逃,何必逃呢?要逃那兒去呢?

他的心只容得下那終年風雨不斷雨風飄搖的之中的瀟瀟,離了這兒,他就再見不到他,他怎會走?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5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