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 雨殘花(二)
 瀏覽362|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雨殘花 水雁

(二)

笑謔之中,一股吸力由雙掌發出,吸來不存一絲的的涼濕身軀。

可以躲得過、可以避得開的,沒有躲沒有避是因為不想躲也不想避。

「冷得跟屍體沒有兩樣了,你還想繼續站著冷到死,我可不想我們風雲雨電裡少了你一個雨。」

熱水,早為他備下了。

脫下一樣滿沾泥濘、濕污的鞋襪,讓冷寒的身體慢慢從熱水中取回該有的溫度。

滿意的看到雪白蒼冷的皮膚回復該有的顏色和溫度。

「我等你,在床上。」

吻了沾了水的手背,大步走出氤氳的水室,揚著自信的神采,一點也不認為他的話會得到拒絕。

一次,就決定自己可以掌握那需要安慰的雨,只因為在愛情上,他是絕對的失敗,不可能得到回應的絕望者。

而他,生性不羈的風,他不介意當個安慰者,擒獲人心的成就也是他自傲的功績。

越是難取的心,越是有意思的挑戰,太容易取得的心意就如同易得的空氣,必要卻無法吸引重視。

王霸的背影,從不考慮拒絕這個結果,對自己的未婚妻、對自己的兄弟甚至對待所愛亦然。

撥開阻礙視線的髮,恢復血色洗去胭脂的桃唇溢著一絲冷笑。

「風流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接受拒絕的王者啊!與天謀求快樂的代價是你付得起的嗎?自以為可以掌握人心的你,可明白天心難測?」

想以天的弱點要脅天的風,你可知道天是最不可信任的嗎?太過自信天的屈服就只有被天所滅的命運。

暴風君哪!不可埋怨天的無情哪!是風不自量力想凌駕天的結果呵!

###################

水氣帶著濃冽的野性香味飄送到粉色的羅帳,香味的主人還沒來到,逗人期盼的香已先一步通報。

不是第一次了,這香,一直這般濃,濃得教人暈眩!

在他最脆弱的時刻侵入他的心防,暴風君如願享受了不同的風情,不是女人的柔軟易折,是男兒的身體有了一顆女人的心。

新鮮!他暴風君最喜歡的味道。

他不在乎自己是替代品,儘管呼喚的人是別人又何妨,掠奪、擁有的人是他,反正他也不要那個真心。

貪圖的是欣賞那張花容痛苦的哀傷,掌握他不得不屈就的絕苦傷情。

「是你自己放棄的!瀟瀟,你永遠也不知道你自己錯過了什麼。身為兄長,暴風君就替盡兄弟之義吧!這個被你放在眼外、棄於心下的半花之雨就由我替你關照吧!」

緩慢步來的人,只披著一條長大的秋香色軟綢,木然的神情看不出來他此刻的心情,適才的白經過熱水的洗禮已染出了溫暖的薄紅,髮絲帶著半乾的水光,一步步的踩過地上的花毯。

到床前,停住。

「遲疑嗎?還是害怕了?」

束髮的王者冠戴已經除下,半帶墨綠的髮絲披下已除去遮蔽的上身,依然自傲、自信的揚高笑容:

「你去看瀟瀟不是希望他張開雙手迎接你嗎?你所想要的不是倚靠在瀟瀟身上,冀求他給你溫情嗎?來呀!我可以代替他。閉上眼睛,你就可以當成是你最愛的瀟瀟在疼愛你。」

不在乎的耐心等待,暴風君相信眼前的花朵必將褪下花苞,綻放。

不知是無奈還是悲傷的輕嘆,半花容放開握著軟綢的雙手,任秋香色綢緞滑下他的身軀,慢慢失去支持的落地,疊出柔軟的山形。

走進床,落下等待的風中。

風中舞花,花泣殘淚,雷雨瀟瀟,花零飄飛,泣淚無悲。

吐著破碎的低吟,緊緊閉起雙眼不看究竟是誰擁抱他,只要不看,他就可以當是在那人的懷裡,他最愛的孤雷身邊。

「瀟瀟………」

他愛上和他一樣的雷,就註定了是絕望的愛,不可能的愛。

不能說也不敢說,不怕自己的驚世駭俗只怕他的怪異遠離,投注的心有幾分是自己才知道的重,恐懼的心是來自被他察知的遮掩。

有多愛他?有多重視他?不足為外人道啊!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5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