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試閱版)顛倒夢想從頭來(三)
 瀏覽431|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顛倒夢想從頭來 水雁
(原真龍噬素接龍文)

終於都走了!屈世途暗地吐了口氣!

『別動!』一隻手掌捂住他的嘴之後,正待一掌將他打暈。

「拜託咧!要打人也先確定一下好人壞人再下手好嗎?」

鰻魚似的滑開葉小釵的掌握,屈世途好整以暇的指指床上的素還真:「你若要救人就要快,等他血流乾了,你就算請天仙來也沒辦法救!」

一點也不訝異的屈世途讓葉小釵遲疑的思考他這番話的用意。

「哎喲!要想事情你不會等一下再慢慢去想嗎?你沒看到那位老不死的真的快要回去報到了嗎?」

看他這模樣,屈世途好像比葉小釵還著急素還真的情況。

不再多想的葉小釵由懷裡取出慈郎要他帶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的玉駐鎮脈丸,就要餵素還真服下,但是……

「你不會看嗎?他連眼睛都閉上了,能吞得下去你餵的藥丸才怪!」屈世途緊張兮兮的趨近前觀看,「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你還不快?老灰仔對那事情不會介意的啦!」轉過身,「我不看就是了,你快救人啦!」

他,真的很熟悉,很像是一直為床上那將近氣絕的他鋪設計局的那個人。

沒時間讓葉小釵多探究屈世途的身分,將金黃色的藥丸放進自己口中,推送到素還真的喉嚨,以手指輸過一股輕微的氣勁將藥丸順利滑進素還真幾近氣絕的身體中,手上運動一股火熱的真力,他想快些讓藥的效果在素還真身上出現。

「好了沒有?」不願久候的屈世途轉過身就看見素還真的血流已漸漸緩了下來,葉小釵正凝神運氣,根本就忘了有他屈世途的存在。

血是止住了,但毒呢?

葉小釵皺起眉頭看著不再有回應的素還真,眼窩泛著青紫,印堂上被一股黑氣佔據,這毒,連不懂醫的他都看得出來是多麼凶狠、要命!

他若醒著就可自救吧?但此刻他無能為力!

惱恨的望向屈世途。

「你快走吧!天策真龍很快就會發現你這聲東擊西的技倆,連素還真都栽在他的手頭了,可見此人不容你輕忽!快離開吧!藥已經給他吃了,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你若不走,等天策真龍回頭就真的他還沒死,你就要先死給他看!」

屈世途見素還真已不再血流不止,無視葉小釵怒火熊熊的雙眼,忙著驅趕他離開。

算算時間,天策真龍也該回頭了。

還來不及動手拉葉小釵離開,漸近的腳步聲……

「原來是你!」房門由兩邊一開,天策真龍領著一群人馬走進,低啞威嚴的嗓音卻威脅不了堅定守在素還真身邊的葉小釵。

屈世途呢?不知何時那人已迅速就定位,倒地不起了。

「本主正愁你們一個一個躲得不見蹤影的難捕捉,你倒是自投羅網來了!」

葉小釵眼中只有依然昏厥的素還真,對天策真龍連一眼都懶得瞧上一瞧。

這般態度激怒了高高在上的人!「很好!有身價的獵物才能提高狩獵的樂趣!既然來了,就留下來吧!」

寬大的披風一揚,天策真龍如睥睨天下的王者高居青空俯瞰這場激鬥。

刀劍相激的火花,只是葉小釵慣看的過程,耳邊一聲一聲的哀鳴代表又一條生命結束在他刀狂劍癡的手上。

刀,使得穩重,一刀揮灑過帶起如雨的血瀑;劍,用得凌利,劍芒映過處俱見碎體橫陳四圍。

不願那血再污染已浴血的他,葉小釵主動將戰場移轉至房外,沒有了顧慮有了足夠的伸展空間,葉小釵的刀劍更見鋒芒。

即便是敵手,天策真龍也不由得叫了聲:「好!」

天策真龍這一呼喊讓步雙極、竹醜等人心生不忿,掌氣、兵器加足勁道,攻勢也加快。

縱是葉小釵刀來劍往閃躲伶俐也漸感左支右絀,一條烏亮的長鞭破空而至,捲纏住葉小釵持劍的手腕。

光華乍現,葉小釵被一股柔勁推離戰場,耳邊傳來慈郎的吩咐:「哪裡來就往哪裡去,不可回頭!素還真會沒事的。」

光芒散去,天策真龍身形被阻於慈郎身前:「網開一面,後益無窮,你何必趕盡殺絕?」

「有膽量!素還真的人馬都這般有勇無謀嗎?」盯視眼前白衣修行者:「救人然後自己身陷牢籠,本主真是替你們感到悲哀!」

照世明燈朗朗一笑:「吾若要走,任誰也留不住。素還真的戰友能為素還真做的、付出的遠超過你的所知、所想像。」

天策真龍更是無顧忌的大笑:「好!就讓本主看看你們能為素還真做到什麼地步!」

「來人!將照世明燈格殺,將首級送予本主的白蓮養傷!」格殺令一下,又是一波殺機湧起。

「住……手……!」一個微弱的聲音在天策真龍耳中卻分外清晰。

「你起來做什麼?」暴暍著抱起匍匐門邊染著血的纖弱病體。

全身骨斷筋折、毒傷失血的素還真被抓抱在天策真龍懷中,連掙扎也是費力的消耗。

「慈……郎……能解……毒……」說完這不成句的話後,素還真再度脫力昏迷。

他拖著自己病、毒、傷重的身體就是為了告訴他這句話嗎?

不!他是要救照世明燈!

天策真龍怒目注視懷中的人,抬頭:「你能解他的毒嗎?」

「慈郎願意一試。」看到那樣的素還真,不必天策真龍問他,照世明燈也已經著急的將圍攻的人逼退,趨前觀視。

再度的妥協,因為你!

天策真龍示意眾人退下,抱著素還真與照世明燈進入房裡。

「請你迴避,慈郎救治患者不喜歡有外人在場。」照世明燈坐於床頭,手握素還真的腕脈凝神聽診。

「你……好大的架子!」不悅的擰眉,天策真龍不肯離開兀自站立一旁。

「有外人在,慈郎易分心造成誤診,救人不成反害人,若閣下不介意慈郎判斷錯誤害死素還真,那閣下儘管留下不妨。」

由方才天策真龍的表現,照世明燈判斷素還真在他心中也許佔有某些份量,故膽子也放大了。

「你!」不再多說一句話語,天策真龍怒騰騰的將門用力闔上。

慈郎猶可聽見他怒聲吩咐著:「看好裡面的人,有何差錯,本主就摘了你們的腦袋!」

輕輕一嘆:這般暴虐之君,怎不叫人心惶!

手撫上素還真的額:「眼睛睜開吧!這裡只剩你我了,再裝昏你就真的沒救了。」

「劣者就知道慈郎你明白吾的意思。」雖然依舊有氣無力,但素還針對慈郎笑了笑。

「怎會搞到這個模樣呢?」慈郎細觀素還真額上的黑氣,「這毒來的兇猛,但被人以真氣制下,如今你的頭很痛吧?」

「我全身都在痛,究竟是哪裡痛為什麼痛,我也分不清了!」輕輕呻吟了一下:「是我一時口無遮攔惹來的禍,趁此時沒什麼人,慈郎,你快由吾身後的秘道離開吧!記得通知眾人避開天策真龍的人馬,他此時只要是吾的朋友都不會放過。」

側過身,素還真尋著一個活動機括,正要開啟秘道。

「你的毒怎麼辦?我不能放著你不管,我若就這樣離開我無法面對葉小釵。」
照世明燈擔憂的看著素還真額上的黑氣。

「傻慈郎!」素還真忍著痛苦輕笑了笑:「保住性命才有希望,我的情況我自己清楚,暫時我還死不了的。倒是你若不走,又對此毒束手無策的你才會死,記得看好葉小釵不要讓他再這樣偷溜來了,很危險的!」

「你……唉!你能回答慈郎一個問題嗎?」確實瞧不出素還真所中的毒是什麼,照世明燈無力的嘆著。

「你說吧!」

「天欲奪蓮,葉只隨蓮,蓮心若知,蓮從何去?」

素還真臉色一沉:「蓮心歸葉,天若強奪,得身不得心,殘蓮遇劫,此身……隨塵!」

「你不該這樣做!」照世明燈不贊同的搖頭:「蓮心既歸葉,你就要顧慮葉的心情,即便是殘蓮,吾相信葉也是全力相護,你不能輕踐葉的決心。」

「快離開吧!慈郎,我需要你幫蓮照顧葉及蓮的所有戰友。」手中機括啟動,素還真只輕輕一推便將慈郎推入祕道,不再聽慈郎的呼喚。

毒,正在蔓延……

###############################

等的心急的天策真龍再也不顧一切的衝進房。

依然是染血的白蓮,斜倚床頭閉目休憩的白蓮。

「人呢?」不見照世明燈,天策真龍暴怒不已!

「當然是走了!」輕蔑的抬眼望向怒火騰胸的天策真龍:「不走,留著等你取他的命嗎?」

「你的毒未解!」

「命是素某的,素某不願活不需要向你遞絕命狀吧?」淡然、輕鬆,他說得好像是日昇日落那般自然。

「可惡!」天策真龍一掌拍碎屋內唯一一張紫檀木桌:「你欺騙我!我就知道你是為了救他才這麼說,沒想到你不但騙我還將人放走!說!他從哪裡走?」

「哼!」素還真冷冷一哼!

冷不防整個人被天策真龍由床上曳起:「既然落在本主手上,你的一切就是本主的,本龍主沒准你死,你若敢死,本主就將你的人馬誅盡、除滅!血洗武林!而你!」

手掌撫過素還真痛苦擰皺的臉:「本主會不惜一切讓你的身體活著,供本主盡情欣賞、歡樂!讓你連死也不能安寧,沒幾個人有機會欣賞你姣好的身段吧?本龍主會滿足他們的想像,想想看會有多少人對你清香白蓮素還真的身體有興趣呢?」

素還真刷白了的臉抹上青霧!這……這個人正常嗎?為什麼他感覺到死亡對他來說並不是解脫而是更痛苦的開始?

「也許,不必等到你死,本主現在就可以示範本主將如何愛惜你。」

不顧被緊扣著的雙臂已骨損筋折,素還真硬是使力推開天策真龍逼近的身體。

繼而哀嚎連連的摔倒在床,這一用力的結果是廢了他的雙手!

沉黑的眼眸因怒而染成了紅,素還真這般不愛惜自己的行為令天策真龍大大發怒!

「很好!你讓本主見識了你是怎麼的寧死不屈,為了向你的愚蠢表示敬意……」天策真龍手一揮,身旁的人立刻會意的將一個人推進房裡。

啊!葉小釵!他不是走了嗎?照世明燈不是將他送離開了?

痛苦、驚訝的表情交錯在素還真扭曲的面容上。

「本主就用此人來血祭你失去的雙臂吧!」冷冷的刀架上葉小釵的頸項,那刀閃爍的光芒刺著素還真的眼、扎著素還真的心。

「哈哈哈!」素還真驀然大笑。

「嗯?」刀停下,疑問的目光移向狂笑的素還真。

「要殺就殺吧!他不是葉小釵!你這樣就想威脅我?你太小看清香白蓮了!」

淚,不知是痛苦的淚還是心傷的淚,淌著。

「嗯?他不是嗎?」抬起焦急錯愕的刀疤劍客的面容,天策真龍疑惑的說。

「他當然不是!」堅定無悔的眼看向被擒的人:「刀狂劍癡葉小釵不是這般輕易就被擒的人,更不會傻的被人擒來我的面前威脅我!素還真認識的葉小釵不是這般不濟!更不是只顧私情不明大局之輩!」

抬起已經無作用的手臂,素還真抖顫著聲音說:「他若是真正的葉小釵,你這條粗繩根本捆不住他、困不了他!」

聲聲句句的話語是素還真撕心的痛,是葉小釵無言的愧!

素還真沉聲一暍:「你若是葉小釵怎不震開繩索離開?真要讓我以身代辱救你的命嗎?那條繩索只需要你運起般若懺的氣勁就可以震開了。」

「給我證明!證明你是與吾心意相通的葉小釵!」

隨著素還真的喊暍,無形神聖的氣勁當真由葉小釵身上爆開,震開了捆縛的繩索,逼退了天策真龍,劈碎了威脅的鋼刀。

葉小釵,葉小釵凜凜而立!不怒而威的威武身形散發旺盛的戰意。

冷!素還真欣慰的一笑:「快……走……不可無謂犧牲!」

鬆懈的閉上眼,釵沒事了!

「啊!」氣、怒、憤慨激昂的情緒化為銳利的劍,揮過所有逼近的人的頸項,天策真龍的衣袍上染著戰士的血。

「原來又是為了救人!」天策真龍怒憤的使開天龍怒招向葉小釵逼命而襲!

葉小釵週身劍氣旋閃,天策真龍的攻擊全然起不了作用!

「離開!不然……你永遠見不到白蓮!」終於低語出此刻他唯一的心願,素還真含淚將身偎近離自己最近的一簇銀芒。

是被他劈碎的鋼刀碎片之一。

「啊!」不甘心的吼出自己的不情願,葉小釵終於縱身離開。

「可惡!給本主追!」

揪起床上的人,不顧他頸間的鋼刀劃破他的皮膚:「你會為今天付出代價!本主要的永遠不可能失手!現在,」手指運勁觸上素還真的百會穴:「給本主忘了你的過去!」

火熱的火焰燃燒他的全身,素還真只來得及哀叫一聲,墜入無邊無際的黑暗。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4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