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試閱版)顛倒夢想從頭來(二)
 瀏覽428|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顛倒夢想從頭來 水雁
(原真龍噬素接龍文)
不!他再不願等下去了!

秦假仙連素還真的靈堂都佈置好了,素還真依然沒有任何音訊,是他真的殞命了嗎?

在還未看到素還真之前,他還能相信素還真還活在世上,但……

望著那莊嚴的佈置,他心裡閃過一絲不確定,他,素還真,還活著嗎?

幾經思索,他趁夜避開了眾人的注意,悄悄由一條密道潛進琉璃仙境。

雖是夜晚,但一向飄盪隱隱蓮香的琉璃仙境竟瀰漫著俗艷的牡丹香,這代表什麼?

玉波池已不復見水中蓮渠,月,依然是那夜夜與他共賞的新月。

只是,你在嗎?

手中緊握的是焦急,心中所掛意的是想念,你在這裡嗎?

如果你在,就叫我一聲!以往我們不需言語便可知心,不必相見也可相知,你若在,就給我一個方向尋你吧!

小心翼翼依著記憶中的位置來到一處似乎是議事廳的模樣,其中並沒有任何人,只有巡夜的士兵來來回回的走著。

「啊………!」一聲淒厲的嚎叫劃破夜空!

素還真!葉小釵精神一振,神情緊張的依著聲音的方向施展上乘輕功飛躍而去。

「啊!啊!」淒厲的哀嚎依舊。

「一群沒用的庸醫!都給本主拖下去斬了!」

天策真龍怒聲下達奪命令,手忙向床上哀嚎不止的人額上按下,再次以真氣壓制下那直竄到頂門的一道毒氣。

一群所謂的名醫,竟連毒性也看不出反而下藥加速毒氣蔓延!

本就虛弱瀕死的素還真被這藥一帶,不但將毒氣引發至心窩,連帶早前被他重創的傷口又再度出血不止!

白色的床單上是痛苦掙扎的素還真,素還真身下所躺是又黑又紅被自己奔流的血液所染色的床單。

「啊!刀……求你賜素某一刀吧!……咳!」素還真低吟著咳出更多的血。

「夠了!你的血再流一滴,本主就用你那名刀狂劍癡的同伴替你補血!」

那血,流得連天策真龍也慌了!

止不住!那血像急著脫離母親懷抱的孩子,一道快如一道的流出素還真的身體,大量失血的素還真面白如紙,體溫也一直不斷下降,冰冷的猶如所有沒有溫度的無生命體。

「該死!沒人可以先替他止血嗎?鳳棲梧!快想辦法讓這該死的血別再流了!」
暴吼著將一群跪在地上的大夫以掌風削去頭顱,整個居屋因這一殘忍的一掌而讓空氣變的腥臭、血腥。

「龍主何必這麼為他著急?素還真死,就沒有人可與龍主相抗了,依屬下之見就如他的願,一刀砍下他的首級吧!」

「住口!本主做事需要你來教嗎?」惶急的瞥見漸入暈迷的白蓮,天策真龍失去理智的大吼:「不准你閉上眼睛!你給我睜開來!」

虛浮的揚起嘲弄:「劣者……不……介意……睜著眼……睛……昏厥!……」

再也不必看見這張噁心的臉,真好!

微笑著將神智丟向無邊的黑暗,睜著眼睛昏倒,他素還真是死不瞑目吧!

『你經過我的同意了嗎?給我撐下去!我不要我第一次當樑上君子是來送你走黃泉路!』

一道近乎咆哮的心識竄進他的心流。

怎會是他?

#################################

葉小釵心膽俱碎的看著底下的人,被包圍在人群之中的細白人影顯得那麼纖弱、那麼無助,汩汩的紅襯著他的白像是昭示他即將遠去。

才多久?才和他分開了多久?為什麼他會是這個模樣的躺在敵人的陣營裡?

顧不得是否能傳達到他的心裡,一聲巨吼衝向看似將要放棄所有希望的雪地紅蓮。

『你聽到了沒有?給我撐下去!回答我!你說過你的命是屬於我的,我不答應你就這麼放棄!』

一聲雷似的震得素還真清醒了三分,痛苦的集中視線焦點。

神識迷糊的將餘光拋向一處陰暗的橫樑,隱約真的是他熟悉的人影。

『你怎麼來了?我不是交代你要你聽慈郎的嗎?慈郎呢?他知道你來這裡嗎?』

心徨的擠出超出自身負荷的意識交流,他就怕他會來才交代慈郎看好他,誰知連慈郎也管不住他。

『我若不來當壁虎,我還看得到你嗎?』憤怒的咆哮以心識傳達。

『呵!你就算是壁虎也是最引人注意的壁虎,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

『把那該死的血給我停起來!你的血太多了嗎?』

『呵!我沒辦法啊!我連說話都沒有力氣,你知道此時的白蓮只是一朵凡蓮嗎?釵,我的武功被廢了!』

『什麼?』太過驚訝的結果是差些摔落屋樑的梁上君子。

『哎呀!抓緊呀!要是掉下來,你壁虎當不成就要成為作繭自縛的春蠶了。』

『我想辦法引開他們,我的身上有慈郎的玉駐鎮脈丸,也許可以止你那該死的血!』

呵!他忘了自己身在敵營嗎?打草驚蛇不異自尋死路!

『太危險了!你還是回去吧!看到你沒事,我就安心了。放心!素還真的命不是這麼好拿的。』

『…………』

一陣沉默之後,

「有人闖進琉璃仙境!龍主請與屬下同行。」屈世途匆匆奔入。

「一群鼠輩!可知來者是誰?」在這種時候來,正好給他出出氣!

只是,

床上的人………

天策真龍手一伸就要將素還真一併帶走。

「龍主不可!」鳳棲梧忙阻止:「對方的目標絕對在此人身上,龍主將目標帶出不啻將危機集中在龍主身上,還是讓屬下指派人手看守吧!」

「他的傷……」仍然猶疑。

「在下略知一些粗方,讓屬下一試吧!請龍主快些離開此地吧!」屈世途毛遂自薦的道。

「龍主請放心!若人質有任何閃失,屈世途定以性命向龍主賠罪」

「住口!你以為你的命抵得過本主的白蓮嗎?」天策真龍仍然堅持的要帶素還真一同出戰。

「龍主,你若真的重視此人,那你看看他此刻又是毒又是傷又全身染血的情況,適合移動嗎?」屈世途冷靜的分析道:「龍主若執意要他同行,可能在未到敵人面前他就已經將血流盡一命嗚呼了!若龍主肯讓屬下一試,或許他還有活命的希望!」

思考再三後,「好!就讓你一試。」

轉過身,「傳吾之命,在吾確定素還真沒事之前,不可讓屈世途離開琉璃仙境半步!」

【幕後哈啦版】
超破壞文章印象的即興想法,作者是任性的水雁.

「素還真,等一下你要演吐血的鏡頭,來!蕃茄汁多喝一點!」

「我喝不下去了!」苦著臉的是一身白衣的素還真,擺著晚娘臉孔的是不斷開著蕃茄汁的水雁。

「就是要你喝不下去,等一下才像真的吐血咩!快喝!再喝十罐就好。」

十罐!素還真瞬間刷白了臉!

「很好!」水雁滿意的拍拍素還真的臉,「這樣再上一層粉就會有臉色像白紙的效果了。」

「再來呢!」提過一台錄音機,「你要用哀嚎聲吸引葉小釵過來,所以,來!先叫兩聲來聽聽。」

有些為難的,「哀嚎啊?讓劣者想像一下。」

「真是麻煩!不過就是要你叫兩聲嘛!還要想像什麼?」水雁不耐煩的靠近素還真:「我幫你一下好了!」

「妳!妳要做什麼?」素還真恐懼的看著向他步步進逼的水雁。

「讓你哀嚎啊!做什麼?」快速往素還真身上一坐:「天策真龍!我准許你現在進來先把素素吃了。」

「真的嗎?我想好久了!」天策真龍色色的逼近素還真。

素還真因被水雁超重的體重壓住加上剛剛喝了太多蕃茄汁,正難過的忍耐著就怕自己在戲還沒開演前就先吐得自己一身紅,而不敢輕舉妄動!

「不要!不要!………啊!」

水雁快速按下錄音鍵:「好了!O.K!」

「你去化妝吧!想吃等到戲開拍再吃!」抬起胖胖的象腿,將飲恨的天策真龍踹出素還真的休息室。

翻翻素還真衣服裡的透明水管,「等一下就可以看到你全身浴血的模樣了,呵呵呵!你知道我好興奮嗎?」

「我明白妳有虐待狂的傾向!」素還真驚魂甫定的說:「只是我不明白妳為什麼不讓小釵在戲開拍前和我見面?」

「廢話!要是他看到你身上的血是水管擠出來的,他憤怒得起來嗎?那我還要不要演下去啊?我是要他憤怒,不是要他爆笑耶!」

素還真無奈的點頭:「是!妳說了算!」

「當然!」水雁鼻孔翻了老高:「蕃茄汁喝完了沒有?」

晃晃手上的空罐子:「我灌完了。」

「好!開拍了!把素還真抬出去!」水雁開心的將棉被往被綁住雙腳的素還真身上蓋。
沒辦法!素素太會跑了,只好把他綁起來,反正,

「你只要乖乖躺著吐血就可以了,其他的對你都不是困難。」

「天策真龍,記得等一下要不小心又很注意的壓壓素還真的肚子讓他吐血,不然我就讓你流鼻血。」
水雁最後威脅的說。

「好了!燈光、打版、佈景、音效、攝影……就位!」水雁拿過劇本,往椅上一坐。

正式開拍!

【這就是吐血的真相啦!^()^||||】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47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