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 素信(二)
 瀏覽352|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素信 楓天雨霜

(二)
「你到底是誰?來天筆峰做什麼?」憤怒他對自己的不加注意,尤其憤怒他到現在還緊握著她的手腕不放。

「唉!靜一點,劣者還想跟他多玩玩,被他發現劣者躲在這裡,劣者就沒得玩了。姑娘您就當幫劣者一個忙,讓劣者先贏了這個人再說。」

玩?她懷疑自己的耳朵,細細看這人的打扮是個道家裝束,瑩白的頭髮卻是紅顏赤子的面孔,身是男兒卻頂著一頂豔紅的蓮花玉冠?尤其他說什麼?玩?

玩什麼?看他的身材和他的年紀打扮,都不該是這樣說的人,這年紀的人會說玩?而且是拉著她一塊兒!

「你在玩什麼?」隨口問去,也不冀望他的答案。

「一會兒妳就知道了!還有一盞茶的功夫,劣者就贏了。」興奮、興奮的語氣,眼光依然專注在那不斷盤旋來回的灰色大鳥。

憑什麼她得陪著他等?素不識面的又是男女授受不親。

一股傲氣和不服輸的心理升起,才正要開口斥責他放開她,他橫過一手捂住她打算大聲斥責的紅唇。

「噓!劣者就快贏了,妳不要掃劣者的興。」

這可惡的傢伙!她開始掙扎。

從來沒有人可以這樣欺到她身上來,這個陌生又古怪的人竟然連名字都不知道就對她做出所有不合禮教的動作!

「唔!」放手!你這個………

還來不及多做反抗,身邊的他忽然鎖抱著她腰,騰空!

「哈!哈!哈!老道友一線生,三刻已過,劣者贏了!」

凌空踏枝,朗朗的聲音驚動林間飛鳥群起。

「你這老狐狸!還不快放我下來?」被綁在飛鳶上的一線生對這個朋友是又氣又怒。

要他發明一隻可以飛翔空中操縱自如的飛鳶,還要他親自試驗,試驗是絕對要的,他一線生對自己做的東西是百分之百的自信,但他素還真真的太過分了!

說要玩捉迷藏,要他駕著飛鳶來找他躲在哪裡,這也算了,說三刻定輸贏,他一線生絕對找不到他!

這也算了,遊戲規則嘛!可那個傢伙說要維持公平性,竟把他整個人綁在飛鳶上!也就是說他一線生如果沒有緊追著他素還真,那他就只有在空中一直飛到那架飛鳶毀壞了為止!

所以,他現在對素還真真的是咬牙切齒的恨啊!

「哈哈!證明道友你老當益壯,藉機會讓你瞧瞧這除了翠環山以外的優美風景,排解你鎮日悶在石洞的無聊,素某是用心良苦啊!」

「你快放我下來吧!我知道你用心良苦了,我這一身老骨頭都快散了,你可以發發慈悲放我老人家下來喘口氣,踩踩這土地了沒有?」

「哈哈!素還真你好興致,來此造訪還不忘讓老夫一開眼界!」夫子不知何時來到他們身邊,笑哈哈的打趣。

「一時遊戲,讓夫子見笑了!」素還真躬身為禮,沒忘記自己手上有個”東西” 。

「遊戲固好,調節身心。但是,素還真啊!是不是可以將老夫最疼惜的女徒放下來了?再讓她這樣對我們瞪下去,老夫就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好理由可以說服她對你的不滿了。」

夫子瞧他那個一項自詡過人的女徒,正張開森森白牙要一報素還真對她這般特別”禮遇”,儒教夫子忙提醒素還真,也制止女徒此時的害人又害己。

「哎呀!這一說,吾倒忘了!」素還真忙飛掠下樹,也不忘以拂塵捲住那架還在叫嚷著他千狐狸萬狐狸的飛鳶。

下了地,將手上的人放下,卻將拂塵上的飛鳶滑了出去,「老道友一線生,記得煞住腳步,不要衝下海裡去了啊!」

「素還真!你這樣玩我!哇啊!」

飛鳶下的暴怒吼罵,只惹來素還真更開懷的笑容。

「啊!姑娘,在下失禮了!」素還真對那忿忿的女子深深一揖。

道家的打扮,卻行儒家的禮數!不倫不類!

「哼!」礙於夫子在旁,她不敢多加造次,還有,她得先藏好袖子裡那本話本。

怒哼了那個從此刻被她列入登徒子一類的人一聲,頭也不回的走回自己的書閣。

「哎!完了!劣者似乎惹上了一頭高傲的鳳凰了!」

這時候才覺得自己似乎闖了麻煩,素還真求救的看向正扶著從飛鳶下爬出來的一線生的儒夫子。

「你這個沒有朋友道義的人,休想我會幫你!」一線生太明白素還真這種眼光的意思了。

每當他有所要求的時候,他就會用這種比白兔更純潔、比小鹿更無辜的眼睛直瞅著你看,看得你覺得如果不答應他是種滔天的大罪過。

但一線生不肯還有一個儒門夫子啊!

而且,素還真看的人也不是他一線生。

「哈!那鳳凰可是老夫這天筆峰獨有的特產,可不容意易討好喲!就是老夫我也曾被這鳳凰的喙嘴啄得體無完膚。素還真哪!惹上這鳳凰,老夫就真真愛莫能助了。」

領著兩人走向早飄著水煙的茗茶亭,夫子對這女徒也是束手。

「再高傲也是個性,夫子能收納這鳳凰棲息身邊,必有妙法,容素某請益一、二如何?」素還真此時玩心已斂,也後悔自己剛才太過孟浪。

現在只有盡快尋求補救,以求人家姑娘的怒火能平息了。

其實,他也可以不理會她的,他會上來天筆峰的機會不大,會與她碰上面的機會更是少。不過,凡人畏果,他素還真卻想杜絕這交惡之因哪!

世情的變化難料,哪天會有一顆最不起眼的石子會絆聖人一腳?慎防!慎防哪!

「哈!哈!鳳凰愛才,擁有其他鳳凰所沒有的凌雲壯志,老夫不過是鳳凰暫棲的梧木,是鳳凰擇木而棲非是梧木選擇鳳凰。」夫子笑語提點素還真,手中碧螺春香盈茶亭。

鳳凰愛才,所以選擇儒門以充實自身不足,那麼要使鳳凰斂起高張的怒羽,惟有以才識來折服這鳳凰了?但這又何其不易!要知道才識一詞可是包羅多少知識的代名詞,她欣賞的是哪一種才識?這猜心之深沉,真正是說得容易啊!

唉!為什麼他事前不仔細思考這個結果呢?當時,一心貪著有趣要與一線生賭出個勝敗,以飛鳶之能為賭賽。

他素還真說若此飛鳶可在空中追蹤他素還真,並在三刻裡掌握住他正確的位置,那他素還真就自願為他一線生泡三天的茶,如果不能………。

素還真轉向打算置身事外的一線生,「道友,吾好似還沒與你說定你若輸了,要如何處罰吧?」

一線生一口茶因素還真這一問給哽在喉嚨裡,上不來又下不去的對素還真苦著一張老臉。

「吞下去吧!劣者可不想被人用這碧螺好茶噴濺到,順便洗臉哪!」

看著一線生的苦狀,素還真好心情的打趣他。

「嗯!好茶、好水,好山、好景。夫子,你真的清心清閒了。」

儒門夫子雖是斯文一派,因久躋身武林與佛、道論交江湖並進,生性本就豁達的夫子在素還真面前更不拘束,以茶為酒、清修山林,更顯閒逸。

「清心不敢,清閒倒是事實。不過,再如何清閒總閒不過你避居紅塵之外的素還真那哪!」

「哈!素還真是山林散仙,怎比夫子是為武林和平勞心勞力的責任時時在肩。」

一線生在一旁嘀咕:「真的嗎?山林散仙會總是要我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會要我天天說一些武林的新聞給他聽嗎?這是哪一門的山林散仙?」

素還真聽到了,笑臉盈盈,伸手搭上一線生的肩膀,「道友,吾有沒有聽錯哇?你好像說你那架飛鳶要當賭輸的代價是嗎?」

一線生被素還真那突來的一拍,差點拍飛了魂兒!

「沒那回事………呃!我是說東西本來就是你的,你作主就好,你作主就好!」

根據他過去的經驗,素還真想要的東西,尤其是對他一線生的東西,沒有他拿不到手的,如果他不乖乖在素還真開口的時候雙手奉上,那麼以後將會是麻煩不斷。

幾次屢試不爽下來,他一線生已經學會在什麼時候對素還真要捨,以後才不會有自己不想要的得。

「道友這麼說就太客氣了!要是素某早知道道友下的賭注這麼重,劣者可是不敢接受這場賭賽啊!」

素還真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笑著再對夫子繼續未竟的話題。

看看!一達到目的,立刻就把他丟到旁邊去涼著了。

說什麼不敢,我看是嘴上說的不敢!一線生滿腹怨懟無處訴的對著桌子底下的一株小野草眨動他委屈的眼睛,他的苦只有跟這根因緣相會的小草說了。

「草啊草!你以後可要記得這個名叫素還真的的人,只有別人的東西不敢給他,沒有他不敢要的東西,只有東西不入他的眼的份,沒有東西貴重到他不敢收的份。記得啊!愈是怪奇的東西,他就愈是有破壞的興致………嗚!我苦心製造設計的飛鳶哪!」

一線生的暗自埋怨和一旁熱絡的,

「夫子果然不愧為一教之首,素某敬佩!」

「素還真你太謙了!老夫不過是人老心不認老,喜歡看年輕人為求學問的認真模樣,滿足一下自己不是老廢物的心理而已!」

「夫子真是客氣了!」

一句句恭維笑語明顯的區隔了開。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44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