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惡質顏如玉番外篇[惠秀南施](二)
 瀏覽278|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惡質顏如玉 水雁

番外小品:【惠秀南施】
(二)
「我說了,妳可能也不會相信,我第一回看見妳時會嚇了一大跳,就是因為妳和我家裡的顏如玉長得就像同一個模子裡印出來的一樣。」

柳博源什麼事都告訴她,連他暗戀著一個女鬼的事都說給她聽。

或許跟她說也不用擔心她會把他的秘密說出去吧?柳博源跟她說起話來是暢所欲言無所顧忌。

她當柳博源在取笑她,把她比成了個死不瞑目的女鬼,但柳博源說得認真,繪聲繪影的天天都有他和顏如玉抗爭的事可以說,就是編故事也編得太真了。

柳博源說她長得像一個女鬼,她應該要生氣的!

「怪的是,我們全家都怕她。我不覺得顏如玉她有啥可怕!頂多就是她真的是煩透了,做鬼會這麼煩人,我在想她生前一定也很煩。」

柳博源每次對她提起顏如玉的故事,神情顯得那麼無奈又相當愉快,嘴上說她煩人又說沒有她很無聊,他苦惱他怎麼跟顏如玉表達他對她的越級愛戀,更煩惱他這根本是無花果之戀。

「我想,只要她一直陪著我也就夠了!只要我一天不聽她的話放棄讀書,她也就一天不放鬆對我提醒唸書不是好事。很可笑吧?」

可笑嗎?

不會的!

柳博源對顏如玉的痴,讓她甚至不想當曲南施,有個像他這麼掛懷又不離口的…摯友,她寧願當他柳博源的顏如玉。

他說她像他的顏如玉,她會不會……有沒有可能成為他的顏如玉?

只是---她的缺陷……有誰想要個啞巴當女友呢?

她怎麼敢冀望……冀望柳博源和別人是不同的呢?

他只是當她是顏如玉的替身,圓滿他現實中不可能完滿的夢,把他無法對顏如玉說的話對她曲南施說罷了!

「欸!南施,這是我的電話,妳如果找不到別人陪妳聊天,就可以打電話給我。」

柳博源搔著頭說謝謝她每次都肯聽他說這些無聊事,對她拍胸膛保證她如果有心事也可以找他吐苦水,他一定會當個最佳聽眾。

接過那張寫有一串號碼的紙條,曲南施意外的看著他。

但她的高興沒維持太久,她想起她是個啞巴,就算有電話號碼也沒有辦法跟人家講電話啊!

曲南施沮喪的捏著紙條。

「放心啦!只要妳打來,我就有辦法跟妳說話,憑我的聰明和過人的智慧,妳安啦!」

是嗎?她在電話這一頭指手畫腳,他在那一頭有千里眼可以看到她想表達的意思嗎?

想來,柳博源也只是在安慰她而已!

收下紙條,也謝謝他有這番心意了。

但是,他是第一個給她電話號碼,也是唯一說要她打電話給他的男生……

曲南施一顆小小的情心因此雀躍許久。

柳博源,柳博源讓她一泓平靜的心湖激發起波波難平的漣漪,再難歸回冷清平靜。

如果可以,我想成為他現實裡陪伴他的顏如玉。

###############

這是怎麼了?

曲南施覺得她被一股強烈的激痛直接衝擊入身體裡,一種壓抑不住的極度悲傷悽痛得讓她不由自主的拼命掉眼淚。

才抹去又立刻湧上的,無法遏抑的源源滾落,像是積壓了許久的沉痛在此時都齊齊迸發,針刺的痛楚扎進腦心,帶進縷縷不該是屬於她自身的悲憤。

她從沒有過這麼無助這麼絕望的心理感受,究竟是為什麼?她為何會有這種感覺,痛苦得像被剝奪了生存的空間、失去她再活下去的力量。

通紅,忽然的---觸目所及的都只剩下了紅色,都是燙人的紅色火芒……急欲穿透層層封鎖來喚醒她心底角落,被她此生遺忘的銳痛,強迫她看清……

看清某個該是從久遠前就佔據心頭,說不清為何人、何物的模糊身影---

想見他、想見他!好想快些見到他!就是為了他……她就是為了他啊!

來得太突然的壓力,迫得她痛苦的呻吟。

逸歸……

心底那種悲痛的呼喚清晰了。

閉緊自己的喉嗓,除了我最想呼喚的名字外,我的聲音再也不願為其他人出聲。

是啊!她怎麼會忘了她再也不願意說話的原因?

她免不了輪迴再世的天定安排,她就選擇發誓鎖禁自己的喉音,除非是她再遇見他!

遇見她來不及話別的夫君,那扯碎她心肝的丈夫柳逸歸呵!

他來了、然後……她也回來了。

用她微微發抖的手指按著他給她的號碼,才剛剛說再見的他……順循她記憶的方向走上再見這一段路。

「喂!你是誰?我是柳博源。」他的聲音沒有什麼精神的沙啞。

曲南施忍不住的再垂淚,她來了!她這就來了!

別難過啊!我就來了!

「記得我說的女鬼嗎?她剛剛離開了……一下子就不見了,我……心好痛!我第一次覺得心會痛的!我不會形容那種感覺,我已經習慣有她在我身邊陪我了,就算她老是不讓我專心唸書,我也習慣了。然後,她現在……說走就走……」

柳博源的聲音越說越低沉,濃濃的傷感在他的聲音裡讓電話那一頭的人都感覺得到他的難過。

聽著他在那一頭哀傷的哭音,曲南施不斷的趕快前進的腳步。

來了!我就快到你身邊了!逸歸……逸歸……博源……

門開,「我……來……陪你……不要哭……南施……陪你……」

沙啞的聲音因久閉而低嗄,粗礪的聲音像砂紙磨過木頭一樣的刺耳。

「不要哭……南施……來陪你……」

終於她能用她的雙手擁住她千年前心碎的記憶。

她的夫君、他的娘子,千年前不完全的夢,千年後再合成的圓滿再續。
(終了)

故事到此,結束了!
謝謝你一直看到了最後!
寫結尾和火焚那一段,記得我是流著淚寫完的,
看到後來是不是也跟著柳博源這小小子一塊兒恍然大悟了?
討厭書的顏如玉一點也不恨書,一直認為戀情走向無花果結局的小小子,
其實他的愛早就來到了他的身邊!
解鈴還須繫鈴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無須迎合你了,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留住的,很少...卻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43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