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惡質顏如玉第十章(三)
 瀏覽270|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惡質顏如玉 水雁

第十章(三)

但柳博源卻像知道對方是誰,笑著說:「是妳嗎?南施,是妳的話就隨便按一個鍵讓我知道。」

「叮~~~」

「真的是妳啊!有事情找我嗎?怎麼突然想打電話給我?妳不是不方便說話嗎?」

電話那一頭還是沉默。

柳博源會這樣自說自話,因為電話裡的人是個啞巴,一個生來就帶有殘疾的女孩。

「我的心情很差!妳肯聽我說嗎?」

柳博源總當她是自己最好的傾聽對象,她也總是靜靜的聽他說。

柳博源心情酸澀的說:「妳肯聽的話就按一下,不肯聽我說就按兩下好嗎?」

「鈴~~~」

「謝謝!記得我說的女鬼嗎?她剛剛離開了……一下子就不見了,我……心好痛!我第一次覺得心會痛的!我不會形容那種感覺,我已經習慣有她在我身邊陪我了,就算她老是不讓我專心唸書,我也習慣了。然後,她現在……說走就走……」

柳博源的聲音越說越低沉,濃濃的傷感在他的聲音裡讓電話那一頭的人都感覺得到他的難過。

「叮叮!叮叮!」

「鈴鈴!鈴鈴!」

同時的,電話和門鈴一起響起。

「妳等一等,我下去開門,有人來了。我的電話是無線的,妳不用掛掉,沒關係!」

柳博源擦著眼淚,拿著話筒走下樓,「來了!」

「妳想安慰我嗎?我知道妳沒辦法說話,不過妳也真厲害,在我正傷心的時候,打電話來。好像,妳知道我正在難過一樣……妳……」

「喀!」

門打開,柳博源面前站著一個同樣拿著行動電話的女孩。

「南施!妳怎麼來了?」

女孩關掉電話,烏溜溜的紅通通眼睛對他看了看,伸手擦去他還殘留的眼淚。

「我……來……陪你……不要哭……南施……陪你……」

沙啞的聲音因久閉而低嗄,粗礪的聲音像砂紙磨過木頭一樣的刺耳。
但,老天!

「妳能說話了?」柳博源驚奇的看著眼前的曲南施。

曲南施什麼話也沒說的,雙手一下子就抱住了柳博源。

「不要哭……南施……來陪你……」

溫暖的感覺讓柳博源更加驚訝了!

比起顏如玉的消逝,眼前的曲南施是比她更突兀的變數,這是為什麼?

如果柳博源有再去開那個木盒的話,如果他沒忘記拿起那一直讓人看不清的布軸,再仔細看一看的話,他就會知道為什麼了。

那塊布軸上不是文字,也不是書本。

是一幅寫著:「給吾一生摯愛的娘子曲南施,夫柳博源繪於秋收。」的千年帛畫。

老天並不是真的不開眼的,千年以前拆散的翰林夫妻,千年以後還是還他們美滿的人生。

柳博源就是柳逸歸,顏如玉本來不叫顏如玉,因為執著要找她心中的期盼,自困在畫中讓自己的人生殘缺,心中的結解開了,今世今生的
曲南施才取回了自己的完整。

輾轉了許久,找尋了千年久遠,其實她還是轉回了原點。

解鈴還須繫鈴人,由哪裡開始就由哪裡結束。

懂得書中趣,識得文中心,還我真面目,翰林又一才。

天是不會虧負人的,端看人怎麼做啊!

(故事終了)

寫於卷末:

每回讀到歷史的文字獄、焚書阬儒這等文人大禍,都讓我慶幸自己出生在這個時代,能自由的看許多不同的書。在人人動輒得疚的年代裡,我們的文化依舊綿遠流長的留了下來,不能不歸功於其中執著於書本的勇者。秦始皇帝是一國之君,為了治國採取鐵血手腕,我不是當時的秦皇無從明白他的立場,無權批評他的作為是對是錯。但無論如何,殘殺人命的暴君行為至今,我仍無法認同,一如二二八的白色恐怖。

寫顏如玉時,其中也是因我被一再退稿否定的感傷所致,出版社有他們的做風看法,我一再的調整仍是無法符合要求,甚至到連自己都對自己的作品生厭的時候,真的有再也不出商業誌的想法。

我只能說,自己不是吃作家這行飯的料,我無法做到完全摒棄自己對作品的看法,全盤接受出版社的意見,當他們把一個範圍圈圈箍在我身上時,我反而有不知該怎麼寫才好的無奈。寫作不該是這樣的,我想寫是因為我喜歡寫,不是讀者喜歡我怎麼寫,我才怎麼寫,這樣憑著別人給我的模子寫,我真的寫不出來。

惡質顏如玉,其實也是對當時心境產生的叛逆作品,愈是想要我怎樣,我就愈是不想要聽你的,這樣的一部抗議作品。

但人生、社會就是這麼樣的無奈現實,我不敢說自己有多會寫、寫多好,甚至從來就沒想過要當寫小說的作家,我從小到大的志願是當老師耶!(可惜!英文和數學學得不好。)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從來沒想過去做的事付出自己的快樂當代價?寫故事是我的興趣,是讓我覺得快樂的一件事,是我的嗜好,因為在其中我是自由的。當快樂變成了痛苦的來源,我覺得真的沒必要讓自己繼續痛苦下去,與其是做苦工,我寧可去做工也不要讓自己的樂趣變成毒藥,毒害自己的心情。
所以,對期待會再有水雁的商業誌出版的各位,我深深感到抱歉!因為我寫得還不夠好,讓你們等不到水雁的書上市。

或許,將來有機會再見,但是那一天,還很遠、很遠………

遠到我自己都不敢期待會有的可能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無須迎合你了,執意留住的.
再無須因為介意,追求夢裡的.
看到另一片天,寧投身虛妄養成真.
留住的,很少...卻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43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