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等待你的眼眸
 瀏覽343|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等待你的眼眸 水雁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守在這個窗口,看你。看著你背著行囊的背影,一步步的遠離。

直到你的背影消失,我還是站在這裡。
#####################

紛雜的鐘聲,提醒著上課的時間,紛紛亂亂的腳步,是一個個趕著要走進教室的人。

「快點!坐好了!開始上課了。」老師吆喝著安靜的聲音,一直都是沒有改變的高昂,像是永遠不知道什麼是疲倦。

秋顏打開課本,無聊的跟著黑板的筆一塊兒動,上這種她最不拿手的工程數學,對她根本就是鴨子聽雷,永遠聽譕。

三角函數喜歡怎麼變,幾何邏輯高興怎麼代跟她的人生公式是永遠也無法畫上等號的無聊,她永遠也不明白那些三角形和一個又一個算不完的電路模型的安培值和歐姆值和坐在這裡的她會扯上什麼關係。

畢業後,她又不打算往電子工程這條路上走,弄不懂就弄不懂吧!只要考試實際得把這些記在本子上的東西一樣一樣的寫上去就好了。

既然沒興趣,為什麼她還要選擇讀電子工程這一門科系?沒辦法!她的聯考成績就只替她做了這個選擇,剛從國中畢業的她能有什麼雄心壯志,有書唸有家人願意給她飯吃,她就不該多想了。

手上的筆舞動的是永遠也不想去明白的公式和圖形,眼中的視線看的是課堂上所有的情形,不是只有老師在注意課堂上每個人的動靜,觀察同學也是秋顏的興趣。

打瞌睡,已經經常到連老師都可以視而不見的漠視,只要不打擾他上課,這些打瞌睡的同學,他也可以當他們不存在。

竊竊私語,每個人總有聊不完的話,每堂課的下課十分鐘和天天的朝夕相處從來不會讓彼此覺得厭煩,從功課到昨天的電視節目,從剛剛老師的一個噴嚏到等一下的下課時間,都可以讓他們聊。

在課堂上找同學聊天,幾乎已經是每個學生,每個學校都會有的現象了。

只要你不要太囂張到連老師都聽到,你在說隔壁的男生在全力追求班上的班花,那老師也就放任你們去了,反正到時候成績能達到要求就行,老師也不想管你太多。

秋顏也不是喜歡當專心聽課的好學生,而是她不想聽也不行,別人或許有上課不必聽,考試同樣科科沒問題的實力,她可沒有。

再怎麼不喜歡,再怎麼的聽不懂,為了作業和考試能夠交差,也為了讓自己有事做,她只能認份的拿著筆將黑板上的公式一遍的抄過一遍,將老師所說的重點一圈的畫過一圈。

身後的人突然撞在她的肩上,老天!這人是怎麼睡的?課桌那麼大一張他也能睡到她背上來?

才剛剛入學不久,秋顏對班上的同學除了男生以外都已經有了基本的認識,同樣性別的人畢竟還是比較能夠有話聊的,背後這個傢伙叫什麼名字?秋顏正努力的搜索自己的記憶庫。

該喊醒他還是乾脆將身體往前挪的讓他跌下地去算了?手中的筆轉動著,卻再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寫了什麼東西。

轉過頭去,眼角的餘光瞥見了一顆黑色的頭顱,之外什麼也沒有看見,在她左後方的男生看到了她的窘境,竊竊笑了笑又繼續看好戲的等待她下一步的動作。

這可惡的傢伙!秋顏將那個看好戲的傢伙的容貌記下來了。

看著自己的手錶,還有兩分鐘就下課了。

那就算了吧!反正再一下子就可以站起來了。

這兩分鐘卻是那麼難熬!背上的熱氣不斷的一陣又一陣的吹,看不到卻也能知道他的確睡得很熟!

我的背可不是你家裡的床啊!老兄!

終於鐘聲響起,沒有考慮後果的,秋顏立刻在聽到起立時站起來。

嚇人的騷動在她站起後發生,秋顏沒有看到背後的男同學因為她站起來的失去支撐的跌倒,她只聽到有人連人帶椅的跌得驚天動地,之後全班爆起了比下課鐘聲還響亮的爆笑聲。

受到徹底忽視的老師,恨恨的看了過來,抱起自己的教材走出教室。

「哈!哈!偉傑!你太誇張啦!」

偉傑,喔!恭喜你啊!拜你剛剛那一跌所賜,以後你的工程數學課可能沒有好日子過囉!

秋顏看著那依然睡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人,惺忪的睡眼好像也挺疑惑自己怎麼會睡到地上去了一樣。

哈哈!秋顏覺得自己今天的心情一定會很好、很好,因為那張迷糊的不知道自己身邊發生了什麼事的臉而一掃煩惱。
#####################
顧偉傑,一個讓黃秋顏還無法將他定位在自己生命何處的名字。

第一次的印象就是他那張睡昏頭的臉孔,和他總是在課堂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印象,也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那麼累,幾乎早上第一堂課就開始睡,中間還半醒半睡的拿著筆,寫了一些黑板上的東西,沉重的眼皮就像吊了十多公斤的重物一樣的開始下垂。

秋顏發現,上課再也不是無聊的手上運動,在老師發現他打瞌睡的時候把他叫醒,成了秋顏上課的另一件工作。

除此之外,秋顏和他並沒有交集。

對秋顏來說,上課這般的偷懶對她這種守本份的無奈學生來說,偉傑這種態度是讓她無法接受的錯誤!

所以,叫醒他,也讓秋顏有種難言的報復感,憑什麼在她辛苦的守著課本的時候,他可以這樣睡得無拘無束?

漸漸的,秋顏發現這個喜歡打瞌睡的人其實是個很沉默的傢伙,一樣是個上課、下課之外就沒有什麼事做的人。

她倒還好,不上課的時候就把自己往浩瀚的書海中扔,愛情的、童話的、古典的、歷史的,只要是故事的書,秋顏都可以看得津津有味。

比起課本的各國征戰,男女間的戰爭似乎對她是比較有吸引力的。

愛情啊!這個所有女生都曾有過的夢想,秋顏只敢放在心裡想,對她來說,功課上的事已經是太難的習題了,搞不定自己的功課,她哪還敢想真的給自己來一段愛情回憶。

身邊的班對一對接一對的出現,朋友之中的情書也在彼此之間傳說,學校的生活總是希望在枯燥的課本裡再為自己找一些不同的快樂。

那些,都和她這個為功課苦惱的人沒有關係。

「三十六計啊?有這種書啊?」身邊突兀的聲音將秋顏自書海中拉起。

有些莫名的揚揚手上的厚重書本,「當然有啊!」

「寫些什麼?有什麼好看的啊?」

是那個幾乎天天睡翻天的傢伙,頗感興趣的從後面伸過頭來問她。

「寫一些歷史的故事和三十六計被運用在哪些地方的例子,像西施就是很有名的美人計的成功者,還有清朝那時金太極的趁火打劫ˋ周瑜對蔣幹的明知故昧,這些充分運用三十六計的歷史例子。」

說到書本,秋顏興致昂然的滔滔不絕。

最後,秋顏手上的三十六計就這麼易主的借給了顧偉傑。

有了這樣的交集,秋顏對偉傑這個名字又多了一些印象。

原來,這傢伙並不是所謂不學無術一族嘛!

秋顏開始試著去認識這個總喜歡在課堂上睡覺的男生,其實,偉傑這個人只是不愛說話而已,對其他的事情其實都有高度的興趣,只除了國文實在爛到不行。

老師說的重點,他總會聽到不相干的地方去,死背活記的結果還是抱著紅字飲恨。

秋顏恰好相反,喜歡看書的她對國文總是輕易的就能找到重點在哪裡,甚至可以和老師出題的方向纖毫不差,哪些注釋會考哪些國字會考注音,哪些地方有可能會出申論題又有什麼作者的生平必考無疑,輕輕鬆鬆的就得了九字頭的成績。

這樣近的距離,秋顏卻從來沒有注意身後這個叫顧偉傑的人國文是這般的不行!

認為自己的母語是很重要的秋顏,開始雞婆的想幫這個看到考卷的成績就想撞牆的可憐男同學,但是人家沒有開口,秋顏又不敢太主動的自己靠過去說一堆東西。

該說是女孩子的矜持還是秋顏自己的想法有偏頗,秋顏總覺得自己跟男生說話是一件不對的事,也不知道該跟男生說什麼。

但是她又很想告訴那個,正在用紅筆劃著一點都不重要的地方的顧偉傑,真正的重點根本不是在那個地方,照他自己這樣畫下去的地方去唸,下一次的期考他肯定又要欲哭無淚了。

「徐自摩娶了誰和我們沒有關係吧?再別康橋是寫他對康橋的美麗景色和溫暖人情的感覺,也就是讓他想在康橋的柔波裡當一條水草的關係吧!」

突然的言語讓那個努力畫紅線的顧偉傑呆了呆,「對啊!好像是這樣沒錯!」

「什麼叫好像是這樣!是根本就是這樣。」秋顏有趣的遞過自己的本子,自作主張的拿過顧偉傑的,「哇!你的課本還真是岳飛寫的。」

「嗄!什麼岳飛寫的?」顧偉傑還是不懂黃秋顏到底要說什麼,他擔心死了自己的國文成績了,再不用用心多記一些東西,他這一科就當定了。

「滿江紅啊!岳飛不是寫了一首滿江紅嗎?」秋顏笑著拿過自己用來加註記的綠色螢光筆,「給你一點提示!你把這首再別康橋想辦法背下來,我保證你期末考的默書一定沒問題,還有把這個寫桃花源的作者陶淵明的生平和封號記下來,徐自摩的話你只要記得他的老師梁啟超是維新運動的提倡者之一,還有這裡。」

綠色的筆迅速的在一些生字、難詞上畫上小小的星星,「這些背起來,你的國文就沒有問題了,還有把水經江水注那篇的翻譯記一記,你的翻譯題就可以平安了!」

畫完了記號,秋顏拿回自己的本子,「國文是很有趣的!只是看你怎麼去他。」

紅色的記號裡多添上的那點瑩綠光芒,讓顧偉傑的課本更如調色盤一樣的多采了,一片紅流之中透出的那點瑩綠,好像紅綠燈上的綠色信號──平安。

#####################
考卷一發下來,顧偉傑驚異的發現,三十分的默寫題就是那首再別康橋!

而一直以為會出的申論題,這一次竟然沒有出現,而就是以那首再別康橋佔去了申論題的分數,徐自摩的生平一如黃秋顏所說的佔了很少的積分,反而是陶淵明的天下。

從來沒有這麼輕鬆的把題目答完過,還有時間給自己算算能得多少成績,顧偉傑開心的簡直想哭!

他永遠的痛啊!終於不是他的痛了!

交了卷,等待著有機會跟那個還在裡面奮鬥的秋顏道謝,整個教室只剩下她和老師還在僵持,顧偉傑不知道是什麼題目可以讓她還在努力的動筆,他能寫出來的答案也都是她給的提示,那題目對她就不是很困難的事了呀!

「黃秋顏啊!她還在寫啊?」身邊的男生討論的聲音轉成了閒聊。

「有什麼好寫的!六十分算一算之後,其他的就送老師了。」

「沒辦法!她也只有國文比較行而已!其他的不行,只有把自己會的多拿幾分高興、高興了。」

「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滿分啦!白費力氣而已!」

「喂!偉傑,你說呢?」怎麼說到他這邊來了?

「什麼?」

「黃秋顏啊!那個整天抱著書啃的女生啊!不就坐在你前面那一個?你說她是不是在白費力氣?與其在已經會的地方下工夫,不如往不會的地方多用點心,對不對?」

「我看她啊!以後就乾脆嫁給那些書算了!人長得也不怎麼樣,就只會成天看書的一點意思都沒有。」

「誰會看上那女生啊?又不是忘了戴眼鏡,沒看清楚。」

一言一語的說得顧偉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那個坐在教室裡還在寫考卷的身影,就隨著同學嘻笑的起鬨淡了。

#####################

成績發表,顧偉傑的國文頭一次拿到了紅字以外的顏色,八十的高分讓老師也訝異的多看了他兩眼。

一百一十分,國文的最高分成績果然是黃秋顏拿去,她將整張的題目答完後,還加寫完了最後的加分短文寫作題的二十分,那個沒有人要寫的題目,就是她那一次那麼遲交卷的原因。

極端的是數學只有很難想像的十分,這樣的成績列出來簡直像個笑話!

果然是只有國文行!秋顏懊喪的看著自己的成績,為什麼數學不是像國文那麼容易呢?

「別在意!數學這東西本來就不是普通人能懂的東西。」

意外的,顧偉傑探頭這麼說。

「對了!謝謝妳的提示,以後我的國文就拜託妳了!」

「沒什麼!有問題再問我吧!」

秋顏也為他的成績高興,但是她自己的成績呢?

當定了!

這就是無奈了。

#####################

之後呢?秋顏回想著,自己怎麼會喜歡站在這裡的?

是那一次吧!無意間從這裡看到那個身影從這裡走過去,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個遠逸的夢,許多女孩子都有的夢。

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吧?開始會想看到他,想知道他在做什麼,想知道他是不是還會從這裡走過去?

會想寫封信給他,想要將這樣的心事傳遞出去,又害怕被退回的難堪,遲遲不感動筆。

為什麼會喜歡他?說不上來,很莫名、很意外的就總是常常想到他,期待看到他。

這算是喜歡嗎?

一次次的遠眺,都是只看到他的背影,看到他無所覺的走過去,和其他男同學有說有笑的走遠。

「再見!」

是她無聲的話語,說給自己聽的悵然。

這樣等待,這樣眺望的日子終是有結束的時候了,這份心事就該這樣藏在心裡的不該說出去。

哭了!流下的眼淚是為了自己不能圓的夢。

今天,今天過後就是畢業典禮了,以後,就連這樣看著他的背影都是奢望了。

最後的機會了,她還是不敢告訴他,真要讓這份心隨風而去?

等待的人也在人群中走過窗前,依然只看到了背影,依然只是看著他走遠………

咬緊下唇,讓眼淚流淌,這是最後了,就讓她盡情的哭吧!

也許,以後還會有這樣的他出現,但是秋顏知道,不管有過多少,這個叫顧偉傑的男生已經成為她回憶的一部分,不可少的一部分。

有人走上來了,但那已不關她的事了,明天就是這段單戀的結束了!

「真的是這樣!」有些無可奈何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秋顏頓時獃住了!很熟悉很不可能的聲音。

「我等妳說一句話等了五年,妳就真的想讓我帶著失望畢業?」

背後,他就在她的背後了,

「這邊的風景不錯!妳該早點告訴我的。」

轉過身的時刻,一張哭泣的臉對著一張期待的臉,

「我的背影很帥吧?讓妳感動的想哭吧?」

秋顏此時什麼也不能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來跟妳討一句話,就當讓妳免費觀賞的表演費如何?」

顧偉傑張開了雙臂:「畢業後,願意當顧太太嗎?」

奔進那以為不會屬於她的懷抱,「我願意!」

還有,欠他五年的那句話:「我喜歡你!」

不是我愛你啊?

算了!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顧偉傑抱著這個彆扭的女孩子,他一樣也等待了五年的希望。

就是因為她沒人要,所以他也放心的陪她等了五年,沒想到一直到現在都要各奔東西了,這個彆扭的女孩竟還真的打算就這樣算了!

她能算了!他可不能算了!

五年耶!他看了五年的寶貝,怎麼可以讓給別人?

所以,他來逼她說出那句欠了他五年的告白,決定將這個彆扭的女孩緊緊的抱走。

(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8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