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星沙
 瀏覽326|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星沙 水雁


在只有一個人的時候,連電視也找不到喜歡的節目時,扭開收音機,找尋一個你想聽的頻道,靜靜的聽著遠在那一端的聲音………

「拾起一把海裡來的沙,就是擁有海裡來的偶然………」
這首歌?好突兀又好懷念的音調。

許佩淳詫異的在許多流行、搖滾的音樂中聽到了這首老歌。
對別人而言,這只是一首優美的老歌而已!對她,卻是一個不願開啟又不能忘記的痛!
#####################
忘了是幾年前的時候,也可能是她根本不敢去數那日子了。

夏天的陽光,冰涼的海水,歡樂的笑語………

「佩淳,妳看!海星耶!」

一群好友圍著一個不知怎麼被海浪打上來的紅色海星,稀奇又有趣的指指點點。

「好漂亮耶!」許佩淳幾乎是一眼就愛上了那個閃動若紅寶石光芒,的紅色五芒星狀的海星。

「小心點,誰曉得牠有沒有毒啊!」美麗的東西一向帶著危險。

「被海浪給打上來,這個東西八成沒命了!」

是這樣嗎?許佩淳蹲下身,小心的碰碰那個軟綿綿的紅色。

沒有動!真的死了嗎?「牠不會動了!真的死了!」

這話一說,立刻引來周圍的哄然大笑!

「海星都在海裡靠海水移動,現在只有濕沙子,牠當然不會動!」

笑歸笑還是能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沒有任何的容器也沒有可以提水的塑膠袋,許佩淳還花了比一般高昂的價錢跟一個玩沙的小朋友買下他手上的玩具水桶。

舀了海水,小心的抓起海星,將這個意外的收穫帶回她的小窩。

許佩淳還記得那個寶石紅的海星,在那個小水桶裡竟然生命旺盛的活了下來!連她自己也不敢相信,以她貧瘠的知識竟也把那小傢伙養得活活潑潑的。

#####################
在一個只有她自己的晚上,一樣是這首:化成雲彩卻變成真,讓我心拾起這一片真……的海裡來的沙,卻是她到如今都不敢相信的奇妙意象。

隨著歌曲的結束,裝著海星的小水桶綻出不可思議的紅光,紅光之中慢慢的走出一個紅髮、碧眼的少年,就像來自渺遠的海洋上吹奏的海音:

「謝謝妳!」

渺渺茫茫的就像是她自己的幻覺的聲音。

轉瞬之間,紅光散去,紅髮少年也跟著消失。寂靜的空間只有她,只有收音機正繼續播著下一首歌曲,只有水桶裡的海星靜靜的貼著桶底。

什麼也沒有!平靜得像是她的幻覺,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幻覺。

但那聲謝謝就像句最美的歌,聽一次就不會忘,真是她的幻覺嗎?

那天晚上,許佩淳做了個讓人臉紅的春夢。

夢中,她又聽到了那紅髮少年的聲音,柔柔的就像最涼爽的海風,軟軟的浮過她的耳朵,沒有辦法抗拒那聲音的所有要求的敞開自己。

「你是誰?」看著他,就像看到了不真實的夢。

輕輕的笑開了臉,吻上她之前,回答她的疑問:「星沙,我的名字。」

盪漾在他的溫柔裡,舒服的只想永遠就這麼和他在一起,再也不要醒。

「記著!當海裡來的沙響起,星沙就會出現。」夢寐之中,這話不住在她的耳邊提醒著。

「記著!一定要記著!」的直到夢醒,還不住在許佩淳的耳邊迴繞。

真實得不像只是個夢,尤其她一覺醒來時,身上滿佈青紫的赤裸就像在告訴她,昨晚絕不只是個夢。

星沙,一個來自海裡的意外。

從來不告訴她,他從哪裡來,不告訴她,他總有一天要離開她。

這首優美的老歌就像開啟秘密的鎖鑰,給她帶來了從海裡來的神秘星沙。

倘佯在那旋律裡,醉在他給她的美好中,許佩淳從不敢想以後的隱藏起自己的不安。

#####################

夢,沒有什麼夢不會醒,再不願意也是要面對───那痛!

「謝謝妳!給了我最美的時光。」從不多說一句話的他,一反往日的抱她在懷,訴說別離。

「我不該在海以外的地方逗留太久,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會愛上妳。一回去我就可能再也看不到妳!說來好笑!我竟為了看妳差點沒了命的擱在沙岸上。」

原來,不是意外!

「可是,沒辦法了!時間到了。」

「什麼意思?你要回去了嗎?」

預期會來到的分別,並沒有讓許佩淳覺得意外,只是依然難掩心傷。

「很可惜!妳猜錯了!我也回不去了,因為我離開海太久,我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病變了。」

許佩淳從他身上坐了起來,「回去!我送你回去!現在!」

她沒看過這麼笨的人───星沙!為了短暫的相處,值得賠上一條命嗎?

「活著,才有機會再見面,死亡,就什麼也沒有希望了!」

「來不及了!我們深海一族的族民,只要離開海面就會死,我已經到了極限了。」

而他竟然還笑得出來!為什麼?

「我不要你死!」抓起外套,拖過他的手,當然更不能忘了那水桶,「我帶你回去,讓你回屬於你的地方,讓你,讓你………」離開我,離開這個不屬於你的世界。

這話,她怎麼也說不出口。

星沙拉過她,悲傷的淚早已滿佈,為他的傻!

「不要!我不要你死!為什麼你不回去?還來得及的!一定還來得及的!我帶你回去,你回去啊!」

舉起手,握成拳,卻怎麼也搥不下那那自己倚靠的胸膛。

「在你們眼裡的海水,我的家,永遠都是那麼冰冰涼涼的沒有一點溫暖,一離開了母親的身邊,面對的就是生存的強者凌弱,保命已經是我們的天賦!」

緊抓著許佩淳的手,星沙緩緩訴說她所不知道也不曾想過的世界。

「連睡眠也不得安心,時時刻刻都有追殺的恐怖在你的身邊,為了活下去,誰都沒有權利說不!」

「我只能仰望從上面射下來的陽光,希冀從那不知道的地方得到和我所生活的環境不一樣的溫暖,每天,那溫暖的光線照下來的時候,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上面的世界也和我們一樣嗎?也是這樣飄蕩蕩的不知該往哪裡去嗎?我常常這麼想!」

「但你終歸要回去!你回去啊!我會等你,等你來找我,一直等你,永遠都等你,求你回去好不好?」

星沙的手好冷!星沙的臉好白!許佩淳卻掙不開他的手,撼不動他求死的心。

「我倦了!要我回去那種只有等死的世界,只有躲藏著不被大魚吃掉的世界,我真的寧願死!所以,我浮上來,忍著即使會死的決心浮上來,我想,即使要死也不要成為別人肚子裡的食物。」

幽幽的,他拭去許佩淳的淚,「我想,如果能死在那溫暖的光線下,對我就是最大的恩賜了!可是,我看到了妳,看到了跟陽光一樣燦爛的妳,我又不想死了!」

「那你就回去啊!」許佩淳又急又悲,他的命就在流逝,他卻依然固執不肯走!

淚,越落越兇。

「可是,我更不想回去!妳是那麼溫暖!」壓下她的身體,落下唇印,「好軟!」

「我可以求求你嗎?我不想你死!真的不想!我送你回去,只要十五分鐘的車程,以後,我們一定會再見面。」

她不想要只是短暫的相處,既然他將心托付,那她必定跟隨,那她就更渴求永遠。

「回去之後,也許我也一樣要死,已經沒有活力的瀕死食物,更是容易入口的佳餚,我不要!」固執,怎麼也說不通的固執!

「那你就忍心把我丟著!捨得讓別人這麼對我?你希望我讓別人這麼對我嗎?你要嗎?」

身心的結合,只願一生一個真心人相擁,許佩淳的話讓星沙頓住所有的動作,碧綠的眼眸也盈盈與她的淚眼相對。

「我很自私,我希望我這一輩子能綁住一個最好的男人,我也只希望一輩子只對一個男人好,我從來沒有想過你竟會這麼……這麼對我!」泣不成聲的是心碎的心傷。

「你好自私!你比我更自私!我本來只是想跟你一塊兒走,不讓你離開我,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用死來逃避我?」

身體裡的記憶,再也是無法抹去的溫柔,卻留給她的無限的痛。

「妳不能去!那種地方不是妳該去的!以後,我沒有權利綁住妳永遠,我只希望你記得曾經有我這個朋友。」

朋友?「我許佩淳從不跟人家做這種朋友!能對我這麼做的人只有我的丈夫!只有我的情人!你如果只想當我的朋友,那你現在就放開我!」

朋友?他可真不貪心啊!掠奪了她的身心,然後告訴她,希望她當他是朋友。

「來不及了!我來不及了!」

急速掠奪的旋律,讓許佩淳再也無法多做抗辯的沉淪,再也無法多說的流著痛心的眼淚。

像是要將她每一分模樣都深印記憶的,努力的挑勾她所有最自然的反應,一次一次的深入,一次一次的吻去她的淚。

他的體溫越來越低,越來越冷,冷到讓她以為在她身上的是一個由冰凝結的人,不是真正的存在。

「你好自私!你好自私啊!」存心留下她,存心留下她回憶這痛。

無力反抗他的掠奪,無法拒絕他的挑動,任自己被他耗費出最後的力氣,軟乏在他身邊。

然後他給她最後的吻,帶走她的夢,留下傷心、留下這回憶。

留下這首依舊流放的旋律!

她多想讓自己的心拾起這一片真!卻終究只是幻,終究只是夢,終究只是她的痛!

卻不肯實現她的星沙。
#####################
提著水桶,走在海邊,將她最後的夢讓海帶走。

「拾起一把海浬來的沙,就是擁有海裡來的偶然………你是否願意……是否回答……是否回答……」

是否願意回答?回答她痴望的心,安撫她的痛?

「傻瓜!不值得……不值得的……」唱再多的海裡來的沙,也喚不回她逝去的星沙,挽不回她那最痴傻的愛。

她再也看不到那紅髮碧眼的美少年,再也不曾聽過那柔柔的海音…………

多久了?失去他的日子,海裡來的他,海裡來的星沙。

拭去自己的淚,塵封的記憶又因這歌掀起傷悲。

趁天還亮,趁這夜未來,許佩淳來到記憶的海濱。

不算遠也不算近的距離,卻是她最畏怯接近的距離。

星沙………

「再拾起這一把沙,我會不會再看到你?」

迎著海,順著風,吟唱我們兩人的情曲,流著淚,啞著聲,卻是千萬遍的悲傷回憶。

「我願意當那海裡的沙,陪你、伴你!你聽得見嗎?星沙!我愛你!」

「我也愛妳!」

在許佩淳的聲音後,接著的是那再也聽不到的柔柔海音。

是海的聲音吧?

但,那一端飄揚而來的火紅………

「星沙!」

這一次,該是永不分離了!

化成雲彩的真,終於不再只是那海裡握不住的沙。

(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5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