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破影
 瀏覽509|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破 影 楓天雨霜

在他眼前有個熟悉的色彩飄動,在他的面前輕悠悠的一閃而去,對那抹色彩輕輕的露出笑容,不加理睬。

有個素綠的小小身影晃過他的面前,朝他調皮的推落他手上溫度未退的杯盞,責備的拋去譴責的目光,穩穩的握緊杯子,不讓暈黃的液體灑出半點。

未達目的不罷休的,小手伺機而動,閃過他面前往他背後用力撞去,卻只撲向一個等待他的懷抱。

小小的心思怎麼瞞得過他?早放下杯子等待他的動作囉!

「這次不算!」不服氣的扠手嘟嘴,對他橫眉豎目。

不算?放開手,微笑的等待他下一次攻擊。

「現在不跟你玩!」一溜煙的跑開,有種耍了他之後的快感的笑聲傳蕩過來。
是嗎?挑挑眉,轉身坐正,拿起茶杯,繼續品嘗他的幸福。

「哇啊!」驚叫由他身後再傳來。

小小的身影在一抹紅色中掙扎,四肢無所憑恃的在空中揮舞。

「娘沒教過你背後偷襲是錯誤的嗎?」那抹艷紅拎住不住掙扎的小不點,指責。

遠遠的,就看他赤著腳往這不加防備的人身後撞,那個悠閒的身影,看那動作也明白他手上正在做什麼。

「要是那水淋到你頭上,有你好受!娘可不要個長不出頭髮來的兒子啊!」

「可是那個他太狡猾了!我做什麼他都知道,我不服氣嘛!」

「咚!」的細腕成拳,捶在小傢伙的頭頂。

「什麼叫那個他!叫爹!」

「不要!除非他讓我贏一次!」小傢伙猶固執的不肯認輸。

「讓你贏,然後說他不夠資格當你爹嗎?頑皮的小鬼!」了解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性子的紅,捏捏兒子圓潤的小臉。

「是妳說的,我可沒說!」老氣橫秋的態度,又贏來一記娘親愛的粉拳。

「哎喲!這麼兇!我看妳一定會嫁不出去!」抗議的態度完全忘記自己正掌握在敵人的手上。

「你!小鬼!」氣憤憤的又要再加一拳。

「欸!采鈴,別把我兒子打笨了,男孩子活潑點好。」袖子揚起捲過頭頂又將遭殃的小傢伙,瞬間移轉了位子,將小傢伙安在自己的腿上。

「你就會寵他!寵得他無法無天!寵得他連爹都不叫了!以後大了,有你頭痛的!」不滿的抗議,又惹來他的笑。

「誰說我不叫?爹爹!」小傢伙見風轉舵,偎向那雖嫌不厚實卻讓人心安的胸膛,甜甜蜜蜜的喊著。

「誰叫我們生了個穴中龍呢!不寵怎成?」理所當然的溢滿笑容,拿起杯子餵向那努力討好他的小傢伙嘴裡。

「這是什麼茶?」小傢伙嗅著杯子,嗅不出花樣,上回才被餵了杯清心降火的苦茶,這次他有了警戒。

「不是苦茶就是了。」不說明的等待他自己選擇,「你不要?」

不勉強的拿起茶杯,自己喝掉。

「等、等!」小傢伙湊上唇,扯過他飲剩的半盞茶,一飲而盡。

「噁!這什麼啊?」好苦哇!小傢伙皺緊了一張臉,整個五官全揪在了一塊兒。

「黃連。」微笑的看著上當的兒子,他只說寵兒子可沒說他不教兒子啊!

「噁!你有病啊?連這都喝?」苦得他好想吞一碗蜂蜜啊!

「因為我知道有人要陪我喝啊!」呵呵的笑容,一點兒也不為那盞黃連所苦。

「大騙子!」就是看他喝了沒有事,他才跟著喝的,誰知道那個鬼狐狸爹,為了要他上當,竟自己也喝!

「這是教你!要想別人上你的當之前,你要先有點付出。」拍拍兒子的頭,從袖子裡拿出一包小紙包,剝開蠟紙,「張嘴!」

「不要!那又是什麼東西?」上過他一次當了,這次他說什麼也不上當!

「好東西!傻瓜。」取笑的掰開兒子的嘴,丟進他嘴裡。

「唔!」想吐出來,嘴被人緊緊握住,吐不出來的讓那圓綠的球兒在嘴裡滾了兩滾。

「咦?」苦皺的小臉鬆了開,好涼、好甜啊!

「知道爹疼你了吧!」揉揉兒子的頭,「還想吐出來呢!再跟我要,看我給不給?」

「這是什麼?」甜蜜蜜的溢滿口腔,涼涼的氣直透胸臆,方才那苦到肚裡去的苦味全一掃而空。

「爹還沒給它取名兒呢!你說它該叫什麼才好?」述說著自己的傲然成果:「爹拿了點薄荷葉加了蜜再添了些爽喉的藥材,包上月桂葉子,緊緊封他三個月的蜜糖,缺點是會胖!」瞧著那一直竊笑的紅影,揚手也丟了一顆過去,「別掃我的興喔!」

「你們說說,該取什麼名兒好?」

骨碌碌的眼兒轉了轉,「才一顆,怎麼吃得出什麼滋味?不知道!」

「哈!哈!哈!你拐不了爹的,別想!有也不給你了。」誰要他剛剛還想把它吐出來還他呢!

「娘!」轉而向娘親求救,他剛剛明明見到爹也丟了一顆過去,娘一定還沒吃。

「采鈴!妳不會那麼不信任我吧?我親手做的東西,妳不會不捧場吧?」

瞧瞧!這一大一小的為難她來了!就知道他們不放她在一旁看戲,非要她參一腳的心態。

「緣兒!你說娘該怎麼做?」拿著手上的月桂葉兒包,風采鈴問。

「給我!」

「不行!」

「娘是問我,不是問你!」

「我是你爹,我說不行!」

禁不住的,風采鈴笑出了聲音:「呵呵!」

「采鈴!」

「娘親!」

一大一小的抗議她的優柔寡斷。唉!娘親、老婆難為啊!

「好啦!」打開月桂葉兒包,拿出那顆晶瑩的綠球兒,放進自己嘴裡。

「娘!」不滿的叫喚和得意的笑容,「別喊了!你娘是愛你爹的,你輸了!續緣。」

風采鈴啣著笑容走近兩人,抱起兒子,將蜜糖球兒迅速送進兒子嘴裡。

「采鈴!」贏家頓時變輸家,素還真整張臉都綠了!

「乖!緣兒到那邊去玩去。」抱開兒子,風采鈴親了親兒子嫩嫩的小臉。

揚著得意的笑容,素續緣朝他親親老爹扮了個鬼臉,一溜煙跑了!

「還真。」輕拍那氣怒的人,臉上依然是笑。

「哼!」別開臉,不滿的:「妳就疼兒子,要老公做什麼?」

「怎麼跟小孩子一樣!喲!就准你寵兒子,不准我寵啊?」坐上素還真的腿,風采鈴指責的扠腰。

「我在教他嘛!」這聲咕噥相當的無力。

「教兒子騙人還是教他找我的麻煩?」扳過那張賭氣的臉,「跟我說吃了會胖的人是
哪個?」

氣悶的看著老婆,還是不發一言!偏心!他老婆偏心哪!疼兒子不疼他!

「素還真!」風采鈴喊著,素還真不甘不願的開口:「幹嘛啦?妳又不疼我!」

「嘻!」風采鈴噗叱一笑!她嫁了個什麼樣的丈夫啊?

「我哪裡不疼你了?」輕輕的觸過他的唇,摟過他的頸子,送上甜蜜蜜的一個吻。
素還真頓時紅了臉。

「甜不甜?」輕刮著他紅潮乍現的玉顏,風采鈴輕問。

胡亂的點點頭,素還真什麼話也不敢說。

「還敢說我不疼你嗎?」

搖搖頭,連看都不敢再看他親親老婆一眼。

「來!告訴我,怎麼會想做這個蜜糖球的?」

素還真吶吶的說:「我看緣緣喜歡吃糖,天氣又熱,他又愛喝些冰冰的水,又常咳得
傷了喉嚨,薄荷可以潤潤他的喉嚨也可以保護他的肺舒爽些。」

「就說你寵兒子!還說我呢!」戳戳素還真的頭,風采鈴糗著他,「緣緣就是這樣被你寵得飛上天去了!」

「我只有緣緣一個兒子嘛!」

(淚腺發達者,請就此打住!)


「唉!素還真,你孤單了!原諒我們不能陪著你太久。」

「我知道。」素還真心酸的看著逐漸淡去的紅影,「我會下次再來的!」

「我和緣緣都歡迎你再來!」輕盈的紅漸成了薄霧,飄忽的聲音漸遠,「你一直堅強的活著,我們就會再見面。睡吧!」

「我想多看看妳!」即使是朦朧的她也是他最愛的她。

「何苦?」淺淺的,低吟著傷痛,「總會再見的,回去吧!」

#####################

「采鈴!」素還真支撐著頭的手肘放了開來,伸手只摸到清晨的清冷空氣。

他為自己織了個幻境,一個他想躲進去後就再也不願醒來的夢境,卻總是不能久留。

趁著不管武林事,趁著不理紅塵時,他躲進自己織就的夢,夢見他最不捨的愛。

擁抱他最難忘的情,案桌上的冷冷螢光,安放在金黃腳座的盈綠夢幻珠。

他的希望只能用這珠幫他實現,珍藏的記憶只能靠它為他保存,用他的記憶讓它為他織出他希望的夢,夢裡,只有他和珍愛的翩紅身影,還有那調皮的身影。

「下一回,該看看你還有什麼花樣挑戰我?」撫著盈著綠光的夢幻珠光,輕輕呢喃。
說是夢,他口裡還留著那薄荷的涼涼清香,手上還留著那淡淡的夢香。

(完)
破影=破碎夢影
^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5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