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惡質顏如玉第二章(一)
 瀏覽244|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惡質顏如玉 水雁

第二章 鬼嚇人?人嚇鬼?
(一)

晚餐後,柳博源將碗筷迅速收拾乾淨,回到房間。

柳博源老氣橫秋的抱著胸,對昨天半夜裡絆了他一腳的罪魁禍首,仔細審視再打量一番。

他有絕對的理由相信這個木頭盒子裡面一定有什麼花樣在,而且是會叫他向他們投降的花樣……

會是什麼花樣?

是一本寫著什麼樣內容的書,才會叫人看了後不想唸書呢?

柳博源敲著盒子,喃喃對著盒子說:「你昨天才絆了我一跤,我膝蓋頭還很痛!你不要想再得寸進尺喔!告訴你,我已經對那些數字遊戲受不了了,你別想要我改變主意!」

一把撕下盒子外面貼著的黃色封印一樣的符紙,柳博源告訴自己:「沒什麼好怕的!只是一本書而已!」

再一次的說服自己,再一次的提醒自己要小心任何突發狀況後,打開了盒子。

「哇!這書好破、好舊啊!」

盒子裡放著一段讓人想拿都會擔心弄破它的---破書?

說它是書也不像是書,該說……柳博源小心的拿起那塊”書”,
「唉!明明是塊綢子,卻能說是書!我的祖先們也太混了吧?」

不愧是主張子孫不必飽讀詩書的商人門第,一塊被火燒了一半的布軸也說成是一本書。

「身為你們的子孫……你們也太丟臉了吧?」

拿出綢子,怎麼也看不清綢子上那糊成一片烏黑的東西,是圖還是文?

倒是有幾行字,字跡還算清楚,柳博源瞇起眼睛,試著唸出那些字:「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車馬多如簇,書中自有顏如玉。」

柳博源一唸完,還沒來得及想明白是什麼意思,手上古舊破碎的布軸昇起紅光,一張白慘慘沒有半點人該有血色的女人面孔浮了出來。

女人厲聲的說:「不許唸書!世上百無一用是書生,讀書何用?」

淒冷的聲音似哭非哭、若泣若怒,再配上那張像是沒有色彩的黑白相片的臉部輪廓---柳博源看得呆了!

「唸那麼多書,你可以得到什麼?到頭來,你還要賠上一條命,不值得!」

那張臉由平面漸漸浮起來,由綢子裡上昇成了立體,由一張臉變成了一顆頭,漸漸的整個上半身、手腳都有了,竟是個---女鬼!

這樣子憑空出現的人,不是鬼還有什麼呢?會從本破得不能再破的古本卷軸上出現…….

「哇!」柳博源驚聲叫起來:「這個立體投影片做得還真是好啊!」

是柳博源看到這女鬼的頭一句話,一句讓那女鬼將自己彎月般的雙眉鬥攏來的話。

「你傻了麼?我是鬼啊!不是什麼影片!」

「欸!這個厲害耶!」

柳博源讚賞的站起來,繞著女鬼仔細看了又看,「我爸爸還真是用心良苦!做這個來嚇我,肯定花了不少錢才做得出這種效果吧?」

伸出手去會透過她的身體,也不會有霧光照在手上,爸爸和媽媽算是下了重本了!

為了要他棄筆從商。

「什麼效果?你看不出來我是鬼嗎?你這個小孩子不知道什麼是鬼嗎?鬼呀!就是你看到我後,要拼命尖叫著跑掉的鬼呀!」

女鬼一張臉因為柳博源出人意料的反應,顯得更白了。

她揮舞雙手努力表明自自己的身份,但是柳博源怎麼也不吃她那一套。

「喔!看到妳就要尖叫著跑掉呀?誰規定的?」

再仔細觀察這個叫做女鬼的立體影像,說:「妳很不敬業耶!化個大白粉妝、穿件白色衣服、披頭散髮就想跟人家演鬼嚇人?好歹妳也在眼睛下畫兩條血絲,要不然嘴裡也該加兩顆尖牙嘛!只要裝怪聲音就想嚇人了,我•也•會~~~~~」柳博源怪腔怪調的取笑面前這個叫女鬼的立體影像。

搞什麼嘛!害他還小小的緊張了一下,以為盒子裡會藏什麼法寶,結果只是個一點都不可怕的女鬼立體影像。

就說爸媽他們全被社會的現實利益給徹底洗腦了,要找人扮鬼至少也找個像樣一點的,不然也要求一下化妝技術啊!

就是不看電影也看看電視影片嘛!

現在的鬼片想嚇人,至少也要把頭髮全部往前梳嘛!

而且---柳博源瞟著那個還會被他的怪聲嚇得向後退的女鬼,搖搖頭。

「哎呀!被人家騙錢了都還不知道,這麼膽小的叫鬼?那大家都可以演鬼了,還要做什麼特效?」

不過,柳博源又對她下了個評語,「但妳長得不錯!也許妳可以演倩女幽魂,就會跟王祖賢一樣的紅了,總而言之,妳挑錯劇本了!」

女鬼沉默的聽他說完,表情萬分驚訝的:「你不怕我?我真的是鬼啊!你摸摸看,摸不到對不對?」

「立體投影的畫面,我當然摸不到啊!」

柳博源覺得很無聊,他爸媽以為這樣就會讓他改變主意了嗎?

他們真的比他這個小孩子還要天真耶!

裝神弄鬼,虧他們想得到!真是不夠了解他的父母會做的事情。

「那……你是不相信我是鬼嗎?」女鬼著急的問。

「當然不相信啦!除非妳會帶著我飛、除非妳會變成蝙蝠,或許妳要是可以表演一下斷頭還是把手從這裡伸到樓下,我才會相信妳是真的鬼吧?」

怎麼?在這時代裡,鬼還要會做特技表演才叫鬼嗎?

「這個時代,當鬼要這麼辛苦啊?」

女鬼苦皺了一張姣好的臉,隨即再恢復先前的嚴厲口氣,「我不管你相不相信了!總之,不許你唸書!你不可以唸書!」

「哈!哈!我就知道!就是為了這樣,我爸媽才會雇妳來扮鬼嚇我吧?咧!想都別想!」

柳博源朝她扮了個鬼臉,「我偏要唸書,我就是要唸好多、好多的書,只要別叫我再和那些報表打交道,我寧願被埋在書裡死掉!」再不馴的對她出口挑釁。

「唸書有什麼好?它什麼也不能給你!」女鬼似乎被他惹火了,口氣也更陰森森的。

「唸書有什麼不好?我從來也沒期待它給我什麼。我就是喜歡它,妳管我!」

柳博源也不客氣的頂回去,他從書裡知道的樂趣才不跟不懂書的她說呢!

「我當然要管!我在救你啊!你懂不懂?唸書是全天下最費力又不討好的事,你以為你能從上面得到你要的東西嗎?笨!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會寫幾個字就想人家把你捧上天去,沒有花勞力去端碗,你有飯吃嗎?讀那麼一堆書又有什麼用?能當飯吃還是當水喝?你不知道有句話叫笑貧不笑娼嗎?人家看你一個窮酸書生還不到眼裡,不如你一身腰圍萬貫的胸無點墨……」

「啪!啪!」

柳博源助興的為她的演說拍拍手,「說得真好!難怪我爸媽會選妳這個不像鬼的女鬼來嚇我!不過呀!沒有用的。我已經決定了將來要當一個作家,妳就這麼告訴我爸媽吧!別再打要我跟他們學作生意的算盤了,我對打算盤那種事不感興趣!」

叫人家不要唸書,自己一段話說下來古理連篇,還有成語和俗話,她自己就沒有唸過書嗎?

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柳博源關上那個木盒,把那木盒上下翻看,想找出關掉這個立體影像的開關。

「從商才好!為什麼你不從商去?至少不會短衣少食的饑寒交迫,比你捧著書本裝清高還勝過十倍!唸書的人難道就不用吃飯了?
你……」

女鬼再接再勵的勸說,讓摸不到開關的柳博源煩不勝煩的一拍桌子!

「閉嘴!我現在找不到開關把妳關掉,妳別吵我!」

女鬼怎麼也想不到他敢罵她,嚇得立刻靜了音,抿著唇不甘心的瞪著這個明明還是個不懂事年紀的小男孩,哀怨的想到她是不是在盒子裡住久了,所以她說的話他才會都聽不懂,他也才會一點也不怕她?

從前,她有時連話都不必說,只要看到她出現,小孩子就會自己哭著跑掉,還會如她所願的喊著:「我不要唸書了!」的呀!

怎麼會她這一次全身都出現了,也說了那麼多的話了,他卻一點兒都不怕,還回頭來罵她太吵!

她---「嗚!嗚!……」

找不到?難道這個盒子是最新的發明,開關是隱藏式的?

柳博源納悶的時候,耳朵裡聽到女人難過的委屈哭泣聲,轉頭看過去---剛剛義正嚴辭叫他不能唸書的女人,現在飄起來縮在角落流眼淚,好像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在自己面前哭的柳博源,心裡有種好像自己做錯了事的感覺。

他不應該兇她的,她也是為了要賺錢才扮鬼嚇人啊!

想想,柳博源走了過去。

「喂!大姐姐,對不起啦!妳別哭了好不好?我不應該罵妳,妳也是為了想賺錢嘛!錯的人是拿錢要妳裝成鬼的人。妳不要哭了嘛!我會告訴我爸爸該給妳多少就給妳多少,不會因為妳沒有嚇到我就扣妳的工錢的,好不好?」

柳博源以為她是在難過會被人扣工錢,對她拍胸脯保證的想著,等一下定要跟他爸爸說一聲。

「哇!嗚……嗚……」女鬼被他這一說,哭得更大聲了。

這小孩子……這小孩子根本就不相信她是鬼嘛!

可是,她真的是鬼啊!雖然她不會他說的那些特技。

「我是鬼……我沒有騙你,我真的是鬼嘛!……你為什麼不相信?……還罵我……嗚……」

這情況看來是既詭異又不協調,一個哭得肝腸寸斷的女人不是為了別的,就為了要小男孩承認她是鬼!

「欸!大姐姐,妳這麼漂亮的人不做人,幹嘛去當鬼?當鬼比當人還好玩嗎?」

柳博源不明白的歪著頭看她。

「嗚……嗚……不是……」不是她想當鬼,而是她本來就是鬼啊!

女鬼哀怨的瞅著這個不知道是天真過頭還是存心裝傻的男孩子,伸出手,「如果我是人,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好好打你這個不聽話的小孩子一頓!」

啥?

柳博源忽的站起來,手指著她,「喂!妳很過份喔!我是老闆的兒子,妳被雇來要嚇的人耶!妳敢說妳要打我?」

「不聽話的小孩子本來就要打,你的爹……父母沒有這麼教你嗎?」

難怪這小鬼一副無法無天的樣子!

吸吸鼻子,女鬼覺得她是愈來愈不懂得這個時代是什麼樣子了。

「哈!妳不看新聞的嗎?隨便打小孩,社會局會控告妳虐待兒童,妳想坐牢嗎?」

坐牢?

女鬼很害怕的發抖:「我不知道……這裡……我不知道……」

柳博源覺得這樣的大姐姐真的有些可憐,雖然說時代進步得很快,生活水準一直在提昇,但是還是有人是三餐不繼甚至居無定所,難怪會連新聞都沒看過。

「大姐姐,我……」

柳博源想安慰她,但是話還沒說出來,門外就叩叩叩的敲著。

「小源!小源心肝哪!你怎麼了嗎?房間裡出了什麼事了?」

關靄紅在樓下聽到小兒子房間裡,傳來她心肝寶貝又吼又叫的聲音,擔心的上樓來敲著門。

柳博源也沒有多想的就開了門,「媽媽,我沒事!」

「沒事啊?那你一個人在房間裡喊什麼?……啊!啊!」

關靄紅在兒子書桌上看到那個木盒,不自在的全身發抖,「兒、兒子,小源……你打開來看過了嗎?」

「看過了,爛布一塊!媽媽,我們家的太祖太阿公真的很沒有知識哩!一塊布軸子也可以說成是一本書。」

丟臉喔!還拿來當成傳家之寶!說出去會被人笑到掉了下巴。

關靄紅沒有聽進兒子再來說的話了,因為她在兒子的後面看到了……

「咕咚!」

「媽!妳怎麼了?媽!」

柳博源看關靄紅說著、說著就暈倒了,著急的喊著家裡每個人:「爸爸、姊姊、大哥……快來啊!媽媽突然昏倒了!你們快來啊!」

砰砰磅磅的腳踩著樓梯一路跑上來的忙亂聲響後,一家人七手八腳的把昏倒的關靄紅送到醫院去了。

柳博源也忘了房裡還有個大姐姐了……

女鬼滿意的看著慌亂的一家人,方才重重受挫的自信心,因關靄紅這一倒,終於重拾了完整。

對嘛!看到鬼就是要這種反應才叫正常人嘛!

女鬼嘴唇上漾著笑容,消失在柳博源的房裡。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4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