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惡質顏如玉第一章(完)
 瀏覽278|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惡質顏如玉 水雁

第一章
(二)
「這是什麼?」柳博源兩手上貼著OK繃,不懂爸媽這時候,為什麼一臉戒慎的捧著個用紅布蓋著的四方盒子來找他,說要跟他再談談。

「這個啊!就是讓我們家有今天的寶貝啊!是傳家之寶呦!」

傳家之寶?

柳博源很難相信他重視金錢遊戲的祖宗爺爺們,會把這麼個如此古董味到看來就沒什麼價值的的古拙盒子,當柳家的傳家寶貝。

「裡面不會是塊寫著克勤克儉的珍珠玉佩,還是刻有為富最樂的千足黃金錠吧?我沒興趣!」

「嘻嘻!那你就錯了喲!兒子唄!」

柳長虹手放在嘴邊,神秘兮兮的指著盒子賊笑:「裡面可是一本書喔!想不到吧?」

書?

「什麼書?」柳博源伸手就要去開盒子,看看那是本什麼稀罕的書。

一拉掉紅布,就被盒子上的黃色封條吸引,「急急如律令?」柳博源臉色怪異的看向比他更不自在的爸爸。

柳長虹和妻子同時心虛的笑了笑,將盒子先拿到三個人中間擺著。

「咳咳!嗯!兒子啊!在你打開這個盒子前,爸爸有個故事要告訴你。」

「這盒子會成為我們柳家代代以來的傳家寶是有它的緣故的,過去在科舉時代,人人搶破頭的要去爭那頂烏紗帽來戴,爭得頭破血流、血流破頭的擠啊擠的,擠啊擠的要去擠那個缺啊!就努力的擠呀擠的…..」

關靄紅一拍丈夫手腕,暗示面前呵欠連連的小兒子再讓他這樣擠呀擠下去,就要擠睡著了。

「你那聰明的曾曾曾曾曾……四十二代祖太阿公啊!就是因為盒子裡這寶書才決定要棄文從商,讓咱們柳家代代的男兒,都不必去跟人家搶那個擠破頭都不一定能搶得到的官帽子,也不必跟人家趕科舉、做十年寒窗坐到長痔瘡都不知道的苦呆子書生,讓柳家飽食暖衣的一代又一代以經商而傳家百千世。」

「你說,這個傳家之寶對柳家是不是很重要啊?」

柳長虹一本正經的交代完面前這盒傳家寶物的不朽歷史,期待他的兒子能對他精闢的描述報以最熱烈掌聲。

不是嗎?如果沒有這樣寶貝,他們柳家一門就沒有今天的快活日子過,也許還會貧窮潦倒的餓死街頭啊!

歷史上有和他們同姓的柳宗元、柳青兒,就是沒他們家的幸運,有個這樣勇於挑戰時代的好先祖啊!

難道不該為此感激涕零、不知所云一下嗎?

但---安靜。

靜悄悄的,沒有他以為的掌聲,也沒有來自他小兒子博源的一聲:「好棒!」

倒是耳朵邊………

怎麼?好像有人在打呼啊!

睜開了眼,他老婆靄紅親親就是他耳邊呼嚕聲音的製造者,把他的肩頭當枕頭的睡著了!

他那兒子正不以為然的敲著那個木盒,「爸爸,你說故事的功力真的好差喔!沒有起承轉折,中間又沒有吸引人的高潮,最差的是沒有把重點交代清楚!」

「你還沒有說這本書到底拿出來做什麼的?而且,我也還沒看到這本書。」

其實,柳博源對那會是本什麼樣的書,期待一點也不高。

你怎麼去期待一棵桑樹會結出梨山的蜜蘋果嘛!

一個以賺錢作買賣傳家的商人家族,根本是摒斯文其外的柳家,會把本書當世代傳家的寶貝,這鐵定不會是什麼失傳許久無地可尋的真本好書,只是---
「不會裡頭是一本用金片打成的書,表面四周就鑲著鑽石,裡面書頁還貼著翡翠葉子還是用各種寶石貼成花的圖吧?」

想想,這才比較有可能被柳家人拿來當傳家寶書的基本具備資格--高貴又貴得俗到沒人買得起,也沒有人會去買!

「有這種書嗎?在哪裡?我想要一本……啊啊!不對啦!咳嗯!」

深具柳家人愛財本色的柳長虹,收起他一時忘形的貪婪眼光,重新擺回他父親的本位權威。

「反正,你如果通過了看到了這本書後,還能堅持你要握筆學文,不從商的決定的話,那我和你媽媽就不再干涉你了。」

「真的?」柳博源喜出望外不到一秒,又立刻懷疑的,「不對!無奸不成商,我不相信你們。」

任由柳家爸爸、柳家媽媽再來怎麼保證和發誓都一律以不可信的駁回後,最後還是用柳家每回的絕對有效保證書---簽立契約,後定案。

白紙黑字寫明白,一方一份的以保日後無所糾紛,還是對方反悔、抵賴、不認帳時,只要亮出手上這張簽了名、蓋過章的契約書,就不怕了。

尤其對以商立家的柳家來說,若無信要如何在商場上立足?

尤其是已簽下契約的一定履行保證書。

「好了!我要休息、睡覺了,等我有新的決定再告訴你們了。晚安!」

收好了自己那一份契約書,柳博源就呵欠連連的說。

「嗄!你不馬上打開盒子來看看那書嗎?小源。」

他等著讓他尖叫、哭嚷的跟他這做爸爸的說:「我不唸書了!我要跟你們學做生意!」啊!

柳長虹自認已經沒有把心懷不軌這四個大字,在臉上寫得太明顯了呀!

「不要!我的手現在好痛!等我要看的時候,我再自己一個人去開來看。」

柳博源一滾就滾進被窩裡,想要睡了的態度明確。

「心肝寶貝!小源哪!別這樣,你現在打開一定會比你半夜一個人偷偷打開來看好,相信爸爸!」

柳長虹一點兒都不想在他好夢正酣的時候,被兒子的慘叫聲嚇起床。

「盒子裡有古怪?」

「沒有!怎麼會有呢?一本書而已!就是一本書嘛!書會有什麼古怪可以玩喏?」

唉!可憐他的父母只知道賺錢,只知道看股票、金融,從來不看連續劇,所以不知道他們現在這個樣子和那些想設計主角上當的壞人真的是一模一樣啊!

唉!他們八成不曉得自己臉上清清楚楚的寫著欲蓋瀰張吧?

「好!」被子一掀,柳博源走下床來,捧起盒子,決定要不負眾望,
「我現在開!」

「不要啊!」關靄紅幾乎是跳起來的阻止。

「兒子,等等啊!」柳長虹嘿嘿的按著柳博源的手,與妻子配合無間的一塊兒阻止他掀開盒子。

「我、我們先到外面去,你再慢慢開啊!」

「兒子,媽的好源源,這個寶貝啊!你一個人看就夠了!」

「我、我們到外面等你看完哪!」

很沒用的!

柳家爸爸和柳家媽媽立刻同時奪門而出!

這樣子,柳博源連問都不必問了,這麼明顯的逃之夭夭……

白癡都看得出來,這個盒子裡面肯定是有問題的!

柳博源再拿起盒子,並沒有像他剛剛說的打開來,而是放在耳朵旁邊上下晃了晃。

盒子發出了輕微的喀喀聲響,裡面沒有很多雜物的樣子,他放下盒子,伸伸懶腰。

「才不要如你們的意呢!等我想看的時候再說。」又爬回床上,睡覺。

就等在門外,做好了心理準備,要等著聽他們兒子大哭大叫衝出門求救的柳家夫婦,得要等上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擔心兒子是不是被嚇昏過去的再打開門,也才會看到早就睡得翻天的兒子,嘴邊還掛著一條口水線。

##########

半夜裡,柳博源內急,爬起床上廁所,睡眼惺忪的被他自己擺在床下的木盒絆了一腳。

「哎喲!什麼東西啦?」

被絆了這一跤,柳博源的尿意更急了,一腳踹開了擋路的障礙物,直奔廁所馬桶的懷抱。

解放了生理的需要,柳博源又睡意迷糊的往床上倒,棉被往身上一捲又去找周公爺爺廝殺。

被忽略在角落的盒子,淡淡的逸出一圈不明的紅光……詭異的閃閃爍爍。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4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