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惡質顏如玉第一章(一)
 瀏覽356|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惡質顏如玉 水雁


第一章 棄筆投商,轉商從文

(一)
但到了一九九零年的今天,柳家的品種管制不良,不知道是哪一代裡沒有做好的良好胎教,竟出了這麼一個異類------!!!

「我不要!我受不了了!」

「我為什麼要去猜得付出多少倍成本,要回收他N百倍利益才叫穩賺不賠這種無聊的數字遊戲?很煩!你知不知道?」

揮舞著拳頭,激動的從坐著的姿勢改成站立的十歲小男孩,就是讓柳家今天晚上召開緊急家庭會議的主角。

「小源,這可是我們先先先先先……祖太阿公的祖訓啊!我們家有今天就是玩這個數字遊戲的結果,你怎麼可以說你不玩了?你不跟你哥哥、姊姊一起學心算功文數學,那就只有讓你先唸商業理念。你才十歲,不聽我們的安排,你未來要做什麼?」

擔心兒子未來的柳家媽媽關靄紅,正努力擠著自己懂得的詞彙,盡力勸說她最小的兒子聽話。

「我要唸書!我要去上學,我要和別人一樣去學校坐著上課。還有,」

小小子翹起右手大拇指,挺跩的往鼻子一撇而過,「我將來要當個作家!我要學李白寫清平調、學蒲松齡寫聊齋、像海明威寫老人與海、和大仲馬寫三劍客、俠隱記。」

「我要寫他們沒有寫的東西,寫三劍客他們的兒子……你不知道吧?他們都生了一對雙胞胎喔!那就有六個人了,就是六劍客了!嘿嘿!你們想不到吧!我要寫他們通通都去學劍術,有的學西洋劍、有的學東洋劍、有的要他學中國劍喔!然後通通把壞人殺光光!我很厲害對不對?」

「什麼?!」柳家父母不約而同的一起拍下桌子,同時睜大了眼睛,指著他們的小兒子。

「小源寶貝心肝!你怎麼可以有這種可怕的想法?老天!爺爺啊!我們夫妻對不起你!是我們教子無方……」

柳家媽媽倒進沙發裡,兩眼睛裡都是不可思議,「我的心肝小源源,你不但要跟外面的孩子去上那種沒有用的平民學校,還要給我去當那種得等死了以後人家才會知道你是誰的作家……太可怕了!這真是太可怕了!」

「我平時不是都叫你們拿算盤當玩具,把計算機當電動按著玩,要你們都拿公司報表數據找出錯誤當消遣的嗎?你怎麼會去看那種當不得飯吃也做不得衣穿的書呢?」

同樣懊惱的柳家爸爸柳長虹自我反省過後,拿出他當父親的威嚴,
「不行!說什麼我也不能看著自己的兒子墮落到那種地方去。」

「我們柳家代代的商名相傳,說好要以金傳家,不可以有這種不知道上進的子孫。博源,你不知道你說的那些書,也是要寫出來讓人家用錢去買的嗎?沒有錢,你光抓著一枝筆、捧著再高的紙也沒有用,你難道餓了可以拿筆當蔥、拿紙當成餅,包一包、捲一捲吃下你肚子裡去?」

才十歲的柳家小小子柳博源,人小聲不小,個子雖矮,志氣在這時候可一點兒不矮!

「爸爸!人家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不是喊假的,你不知道嗎?以前到現在,文學的名人孔夫子、孟夫子、蘇大東坡學士、王安石公……知道他們名字有多少人?你數不完,你知道不知道?」

「你再算算,當個商人出名流傳的有幾個?呂不韋、范蠡、諾貝爾……說錯了!重來,鋼鐵大王卡耐基,就是發明大王愛迪生,他們有誰說過唸書不好?如果讀書明理不好,那幹嘛要學校一家家的成立?要我們都唸書、識字?根本是你們不愛唸書在找理由嘛!」

看準父母沒有太多詞藻和他辯論,十歲的小男孩抓住優勢,快言快語的攻得柳家爸爸暈頭轉向。

「王….王永慶就沒唸過多少書,他還不是照樣當了臺灣首富?你沒事跟人家唸那麼多書做什麼?以投資報酬率來算,你用了十二年去讀那寫在紙上看不到的道理,還不如跟爸爸到股票號子裡多看看,學學人家怎麼買低賣高、逢高賣出,看準了趨勢出手要怎樣才會一路長紅……」

柳長虹開口沒有兩句正常的父子對話,幾句教訓後就是他一大篇的股市生意經。

「我聽不懂啦!我受夠了紅盤、黑盤的紅綠數字了!閃得我頭痛、眼睛痛、全身都在痛!什麼X+Y的公式,我說我不要玩了!借貸、平方、借方、期貨、匯率,那些我通通沒興趣!」

「爸爸、媽媽,我唸得很痛苦啊!才背完九九乘法還要背三角函數,三角函數後還要推演反函數,你們還要我算盈虧利損多少的數目字一個一個去核對校演,我真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啊!我背古詩十九首全本也比背你們公司的損益表快!」

柳博源一雙手把一茶几上的杯盤拍得咚咚、鏗鏘的上下直跳,小小的手拍得紅通通的也不會覺得痛。

他才十歲就覺得有想自殺的衝動了,因為那些數字太煩人。

還連那點000001都要計較!

「可是,兒子啊!我們家是沒有人做這種事的啊!你真的太離經叛道了,你這是墮落啊!」

「小源,你這是不長進!」

「對!還是不孝!」

「柳家從來沒有這種子孫!」

『碰!』

足夠搥壞一張玻璃茶几的力道,震散了面前四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愈說還愈帶勁的指責。

小小子的一雙拳頭握得死緊,被割破的手掌邊緣流著血,咬牙切齒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再、要、我、看、數、字、我、就、去、死!」

「碰!鏘啷!」

小拳頭再使勁的敲下,大片的玻璃茶几終於碎裂成片,上面的茶壺、杯子、煙灰缸摔得霹靂啪啦!

柳博源就握著一雙被玻璃割破流血的拳頭,在大家目瞪口呆下,上樓甩上房門。

「啊!啊!親愛的…小源哪,小源!你手流血了啦!快給媽媽看看啊!」

關靄紅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拿著醫藥箱追到樓上去。

「怎麼……這樣?」柳家三父女面面相覷的看著碎了一地的玻璃桌子。

「弟弟是認真的耶!爸爸……」柳家長女金苗動手收拾著殘局。

這個弟弟平日總是笑咪咪的,沒想到脾氣這麼大,她真的嚇到心跳差點停止。

「博源那樣子就跟我們說一定要贏時同樣認真。爸爸,博源……很堅持喔!」

一大塊厚厚的茶几都被他打破了,這決心不是能教人可以忽視的呀!
對這看來一臉呆呆笨笨的小弟,柳家長子財正有了新的評價。

「我會想辦法!我會想辦法!真是,怎麼這孩子會對我兇呢?我有說錯話嗎?金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是沒有了錢,你就是的的確確的萬萬不能啊!」

拍拍額頭,最小的兒子竟然大著膽子正面挑戰他這做爸爸的認知觀念,柳長虹長這麼大了,還真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啊!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4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