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禍惹紅顏(2)
 瀏覽293|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禍惹紅顏(續)---紫蘿曲 水雁

雲門,氣氛異常浮躁……

聽完遊雲的報告,韶雲暴躁的火氣又起:「又是紫羅雲!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真的將那個嬰兒當成他自己的兒子嗎?」

「韶雲,你的話說得過火了,收斂一下你的脾氣好嗎?」

不是錯覺,遊雲真的覺得韶雲每次一遇上紫羅雲的問題總會反應過度,也許是因為紫羅雲曾對同門的流雲下過殺手的關係吧!

「火?我現在的確滿肚子火!他在哪裡?」

韶雲話語方落,一陣冷雨傾盆而下!

伴著那獨特的笑語:「為你韶雲滅火來了。」

紫色雲影在韶雲的頭頂飄懸,「涼嗎?那可是最清冽的山泉水喔!」

「哈啾!」很給面子的,韶雲打了個噴嚏。

一旁的遊雲忙別過臉竊笑。

若說在雲門能令韶雲頭痛的是曲雲,令韶雲呵護備至的是佾雲,那能讓韶雲吃憋的就是紫羅雲了。

因為紫羅雲誰的帳都不買,是雲門中最不肯受約束的雲,也是最令眾雲好奇的雲。

「來得好!我問你,紫羅雲,素還真呢?為什麼不照我的交代去做?」不顧自己渾身溼透的衣著讓自己有多難受,韶雲責問的口氣依然火星四濺。

「唉!」紫羅雲這聲嘆息來得詭異,「何必一定執意為難一名襁褓的嬰兒呢?就算他是名動武林的素還真又如何?你韶雲的心何時變得這麼殘忍了?」

紫色雲影長嘆的逐漸飄遠:「若如此,雲門也立足不久了!」

「你說什麼?你別走!紫羅雲……」

紫羅雲再一次成功的激怒了韶雲,然後一如往常的將後果留給別人收拾。

「算了!韶雲,兄弟一起這麼久了,你不會不了解紫羅雲說一是一的個性吧?就算真的事關雲門的存亡,紫羅雲既說出口的承諾就不會更改。我想,韶雲你若堅持要對嬰兒動手,那紫羅雲為承諾勢必反出雲門!這是弊非利呀!」

而遊雲就是那個總是在為紫羅雲善後,安撫韶雲怒氣的和事佬。

「而且,我相信紫羅雲會這麼做可能是對某人的承諾,而這個某人極有可能是失蹤的佾雲。韶雲,若紫羅雲這麼做事出自對佾雲的承諾,那你想想看,佾雲為什麼會這麼做?」

一說到佾雲,韶雲的脾氣立刻消了大半,理智也逐漸回籠。

「不外是念及他和素還真的交情吧!」韶雲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只想得到這一點。

「我也不明白,但我相信佾雲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用意。」看著韶雲一身水淋淋的衣服,遊雲還是相當的疑惑:「韶雲,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一向對兄弟總是一再寬容、包納的你,每每對紫羅雲就是忘了發揮你這項特質呢?」

韶雲指著自己一身的濕黏寒意,猶是火氣未消的說:「換成是你被人莫名的潑了一身濕,你還有什麼風度?還有什麼心情和他談包容?」

氣忿忿的對遊雲丟下一句:「我不會容許他再任性下去!他既敢置雲門的處境於不顧就不配以雲為名,不夠資格留在雲門!」

旋即,雲彩幻飛的離開了。

對此,遊雲無奈的搖搖頭。

奇怪!紫羅雲怎會莫名的突然潑了韶雲一身的水?

「記得韶雲並沒有說到什麼呀!除了那句……咦!難道紫羅雲是在報復韶雲那句將素還真當自己的兒子這句話嗎?所以才會用水潑他……」

遊雲愈想愈覺得有這個可能,因為紫羅雲不是會無緣無故就向人挑釁的。

「唉!韶雲,莫怪人家會潑你一身的水,真正是禍從口出啊!」

※※※※※※※※※※※※※※※※※

紫色的雲影漫無目的的在雲門中飄蕩,沒有一個方向的紫色雲朵在天際漫行顯得形單影隻。

雲門,是不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紫羅雲有些失神的想起自己對佾雲的承諾。

完成這個承諾之後,紫羅雲又該飄向何處?還是該讓紫羅雲就此飛散天地,成為過去……

天上,紫色雲影飄蕩倏忽。

地上,有一對帶著審視的目光始終緊鎖著那抹飄搖的雲影。

一直不明白自己對待紫羅雲的態度,總是莫名的想去關心他,忖度他的心思。

雲門中最令韶雲頭痛的雲,他曲雲與紫羅雲絕對棑得上最前面。

對紫羅雲並不是特別親近,對他的做法也不加以反對的支持而已!

尤其是看到韶雲因為紫羅雲而怒火勃發的模樣,竟會為紫羅雲的安危感到擔心,如此而已!

不過,現在他明白了……

驀地,又是一抹紫影,一瞬間追上了天上的那抹紫。

「願意與我一談嗎?紫羅雲。」

「是你,你竟會不召自回,真真令我意外啊!」紫羅雲對那抹緊追而來的相同色彩並不感到陌生。

若說他紫羅雲是雲門的頭痛來源,那他就是雲門的問題人物,韶雲連碰也不願碰的問題人物!

「比不上你紫羅雲的的自動返回來得令人意外。」淡眼輕瞟那依然飄悠的雲朵,紫羅雲可是雲門上下公認自掃門前雪的最佳奉行者,他的自動回歸確實會令雲門上下一驚。

「為什麼不聽韶雲的?浮雲風行之法可為雲門再造一名有力的幫手,何必拒絕?」

「紫羅雲視承諾重於一切!曲雲,你若真為雲門著想就不要打嬰兒的主意!」

尖銳的警告如冰雪所凝嚴利的刺人。

「是嗎?不是你對素還真有了……」帶著曖昧的語氣,曲雲的言行與往日大有不同。

「曲雲!」紫羅雲的雲影漸生強烈的紫芒:「你是存心挑戰紫羅雲來了?」

曲雲又像什麼事都沒有的雲淡風輕的一笑:「我終於也將你激怒一次了!原來,激怒一個人並不難嘛!而且感覺不錯,難怪你一直在激怒韶雲,想必是你的樂趣來源之一吧?」

紫羅雲怒斥:「無聊至極!出了雲門一陣子,你曲雲就轉性了嗎?吾沒興趣奉陪!」

「等一下!你願意與我一談嗎?曲雲保證絕不再玩笑!」

紫羅雲這才停下飄動,
「談什麼?你我一向沒交集,除了你我同是令韶雲頭大的問題人物之外。」

曲雲散去週身的淡紫雲影,面對紫羅雲:「對待任何人,曲雲的態度一向如此。此次離開雲門,我重回舊地也查明當初滅了我曲家莊的兇手及原因。」

「所以你特地找我聽你說故事嗎?」紫羅雲不甚感興趣的說。

對紫羅雲的反應,曲雲依然不以為忤,「只是想聽聽你紫羅雲的看法,是不是與你的人一樣與眾不同?」

「哈!哈!哈!有趣的理由。吾頭一次見你對人這麼和氣,衝著你這點!紫羅雲就聽你說這個故事。」

紫羅雲狂放又囂肆的笑聲,聽得曲雲眉頭皺了個死緊。

「故事的本身沒什麼特別,只是一個有權勢又有錢財的浮浪子弟看上了曲莊的大小姐,求親被拒後憤而轉頭滅了曲莊上下八十口,而我是曲莊的遺孤,不幸之下的僥倖者。」

「很老套的故事卻一再發生的歷史。如果你是要我對這個故事下註解的話。」

紫羅雲依然是往常的淡漠口吻,聽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曲雲揚了揚眉:「不!我要說的是,那位惹來曲莊滅莊之禍的美麗大小姐,她也逃過了這場災劫。她不但沒有葬身火窟,而且在二年後孤身單劍化身為復仇使者斬殺了那浮浪子弟一族,有牽連者上至京師的王爺府,皆無一倖免!其後,她如來時一般又消失無蹤。通緝令、海捕文書貼遍中原海外,就是沒人找得到她。她就像空氣一般消失了!」

紫羅雲的雲影微微飄逸,打趣道:「恐怕人早就不知躲到哪裡去了,有人會笨得做了這麼大的是還在路上晃的嗎?也算她夠本事能躲這麼久。不過,這女人也真是恐怖的令人毛骨悚然啊!」

「會嗎?我可是思念她思念得緊。」曲雲說。

「喔!我倒忘了她是你在是上唯一的親人了。怎麼?你找我談他,是想替自己找一個姐夫嗎?」紫羅雲的口氣曖昧的令人生怒。

「莫怪韶雲的火氣這麼大!遇上你,冰山都會變成火山。」曲雲微闔雙眸,不禁有些同情每每被紫羅雲惹怒的韶雲。

「我該感謝你的恭維嗎?沒想到我紫羅雲竟有這麼大的本事啊!」
不理會紫羅雲的譏誚言語,曲雲問:「如果你是那位大小姐,你會去哪裡?」

「你這個假設不能成立。你問我,我該問誰?」

曲雲別有意味的悠悠道:「就當曲雲是病急亂投醫吧!我只想知道她的境況,希望聽聽別人是不是有不同的看法。」

「若依我說,你還是別浪費時間去找人了。有這麼多人在找她又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她若不是存心要避不見面就是不知死在哪裡了。反正,有她沒她對你曲雲也無礙,不是嗎?」

曲雲只是露出難得的笑意:「只是掛念,不知道她現在好嗎?」

「那你就繼續慢慢的找吧!看你尋人的功夫有沒有比別人高上一等?」

曲雲對那紫影說:「我是找到人了,只是她不承認,我也不想逼她承認。不過,我也還沒見過她。」

「矛盾!沒見到人,你怎麼肯定自己找到人了?」紫羅雲似乎挺為此感到開懷的在語氣中露著笑意:「我要回去看素還真了,你自己繼續加油找人吧!哈!哈!沒想到才出去一趟武林,就讓一向機睿的曲雲變笨了!」

紫色的雲影笑語連連的飄離。

曲雲以自己隨身的笛子敲著自己的掌心:「妳真的以為自己的小弟會有這麼呆嗎?為什麼會找到人卻尚未見過面,妳還需要感到疑問嗎?逃吧!躲吧!我會等妳,等真正可以見到妳,曲紫蘿,那一天來臨!」
(完)

作者小語:
這篇會有續,是應朋友的要求而生,後面的續還欠著呢!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3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