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風舞蓮馨第二部(3)
 瀏覽532|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舞蓮馨第二部 楓天雨霜

(三)

金光中,是大鴻臚再熟悉不過的人影,易水樓主---權力在任何人之上,整個易水樓裡唯一真正握有生殺大權的易水樓主。

「樓主!」

「起來吧!大鴻臚。吾說這紙廢令就由吾親自向樓員公佈收回如何?你也不必煩惱今後無以服眾,吾自會仔細說明這其中只是一樁的誤會。」

連一向少問樓務的樓主都驚動了,大鴻臚不點頭也不行了。

「屬下遵命。」

大鴻臚心下疑惑會是誰走露了消息?不應該會有人有機會向樓主洩露他做的這個決定的。

「還不快叫他把人放了?」出聲的還是樑上的白衣人。

他連在易水樓主的面前也依然故我的口氣不遜。

到底誰才是樓主啊?

###################

「當然你才是樓主了,只是個很不像樓主的樓主。」

讓正牌的樓主好好訓誡了已經快忘了自己只是個代理樓務的大鴻臚之後,素還真已早一步回到無忌的樓屋裡等他了。

「師兄,你動作也太快了吧?」難怪他一處理完事情就不見了樑上君子的素還真,風還以為他先回去風來居了,誰知他素老大師兄是跑到他的禪室拿他禪靜的禪床當睡床,躺在上面等他了。

「有些事要找你談談。不過,你剛才來的速度怎那麼剛好?我還想著是不是要我先出手擋一陣子,才是你出場的時候呢!」

他雖教了風優越的劍法,傳了他更快速的對敵步法也傳輸了一部份的內力助他,但兩人的修為畢竟有著極大的差異,說得明白些,大鴻臚九層皮可是他們日、月、星三才子的師叔一流的長輩,風連他素還真都敵不過,怎麼要他在素還真的師叔手下走過三十招?

風終究也只能在大鴻臚的身上留下一道接一道的浮面血痕而已!這還是因為素還真料定了他大鴻臚的想法,看準了他會輕敵大意的心理作用下的欺敵設計。

以大鴻臚手邊對風武功記載的資料,大鴻臚一定不認為風有任何的能為可以傷他,但素還真就是要他對風掉以輕心的又故意給了風一把開了暗刃的鏽劍。

只要大鴻臚對風掉以輕心,那他教授風的劍法、步法就必定讓大鴻臚大大的吃上一驚!

這一吃驚下就是風的大好機會了,就是大鴻臚在一開始就覺悟自己的輕心是錯的,就算大鴻臚要專心對敵了,但風的劍會一次又一次的讓他更吃驚,然後在思考風如何會與自己所知道的不同的時候,就是他要反擊也會因這驚訝而分了心,失手時又是風的機會了。

但這偷來的僥倖時機有限,他就在屋樑上看著、注意著,在這個時機消失前開口終止這兩人的打鬥,如果大鴻臚還要繼續動手的話,在無忌這個樓主還未來之前,他也有勢必要與大鴻臚動手的準備了,就算是師叔也不能阻礙他要做的事情。

豈知,一向慢得已經可以說是遲到又與他最沒默契的無忌,這一回竟這麼配合又這麼剛好的在快要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時候出現。
真是讓他覺得好意外啊!

「是華武訓,她瑤光堂的女徒在無意中知道了這件事,告訴了她。她來,正好給了我一個為什麼那麼巧來到的理由。」

原來是另一個有心人的緣故啊!

素還真一點兒也不隱瞞自己失望的,用恍然大悟的口氣高高的拖長了音:「啊~~~原來是你的手下與我有默契,不是你與我有默契。我還以為你終於開竅了!害我白白高興了一下。」

素還真長長長長的一嘆後,「算了!我對你本來就不抱太多的希望。」

無忌對他師兄這麼說他,倒是真的不覺得生氣,他本來就沒有素還真與談無慾腦筋動得那麼快,大師兄還會這樣偶爾唸唸他,看能不能刺激他多少上進一點,二師兄則是當他根本沒救了,連講也懶得講他了。

「風在找你呢!師兄不快些回去嗎?」

「不說了我有事要問你嗎?」懶懶散散的從側躺的禪床上坐起來,素還真也不再多廢話了。

「你說過風就是他,那你打算怎麼辦?讓他一直在這裡受訓到可以當論件計酬的貨品給賣出去嗎?」

素還真轉動痠澀的脖子,近來缺乏運動,找一天、找個對象,他想動動筋骨了。

無忌輕輕的搖頭,「我會讓他選擇自己的未來。將他交待給常武訓,果然是正確的,他將他教得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好吧?」

一開始,無忌就沒有打算要給風什麼樣的期待,只是囑咐常默衣讓他走正路,做個正直的男子漢。

「哦!難怪他的考察成績從沒有一次及格,也還活得那麼理所當然。在你這裡,以勝敗定生存的世界,他能活得這麼異類又自在隨性,就是因為有你這座大靠山可以讓他靠啊!」

但也太過縱容了吧?連一個人最基本的儀表也隨著他去,害他初次見面時還以為遇到了從哪座原始洞穴來的野人呢!

「那他決定了自己的未來了嗎?」素還真問著。

「師兄,你不打算帶著他嗎?」無忌還以為素還真要找他談事情,是要談把風帶走。

「什麼理由?以他的能力還辦不到跟著我的,無忌。」素還真想了想,對好似相當失望的無忌,笑著:「怎麼了?你這表情很失望喔!」

「因為,我還以為師兄……」

無忌覺得失望的原因,除了是替風感到可惜之外,更是因為覺得素還真不肯定他對風所做的一切培育,等於是否定了他這座易水樓的未來。

「無忌,」素還真忽然叫他。

「什麼事呢?師兄。」

「你不是曾說過要送我一名我中意的殺手為我助你指教那幾位武訓的酬勞嗎?」

當時,素還真保留了這個權利。

「是!無忌是這麼說過,師兄有看中意的人選了嗎?」

作這承諾,自然是因為無忌私心上的考量。

素還真看似最無情的作風,其實藏著最真情的真心,有個易水樓的人在他旁邊,等同幫他時時提醒師兄,有個無忌師弟的易水樓需要他的分神照看。

誰說他最老實呢?他也不過看的地方總與人不同而已!

素還真把玩自己披得長長的一頭銀絲華髮,「是有一個。你們這邊的契約要如何辦理才能生效?」

無忌很快的從自己抽屜取來一張契約書,「這就是了,只要買主所填的理由能通過我的認可,殺手自身也有這個意願,雙方在這上面簽上名字由我發下許可令,買方就可以持著許可令向武訓領走他買的殺手。但師兄你要多寫一張保書,因為吾不希望自己手下栽培的人被人任意遺棄。尤其你有不良的記錄!」

「哈!哈!你說得好似要素某簽下的不是買殺手的契約,而是一紙要對人家負責終生的婚書了。莫忘了,素某身上披的可是玄服,不是一般吶!這若是婚書,素某這一生說什麼也不能簽啊!」素還真拿過契約書和保書,狀似苦惱的對上面的文字仔細閱讀。

「無忌,吾要再加上一條但書,因為此時吾絕不可能馬上就帶他離開,他也還不行離開這裡的學習栽培。所以,吾要等他藝成出樓才履行契約,並由他決定是否簽下這紙契約。如此,可以嗎?」

「可以,師兄你究竟是屬意何人啊?」

無忌好奇的看素還真在契約書和保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後,又加上了他方才提的那條但書,並言明十年後去留皆隨那名殺手的意願決定,十年中他也必不相棄。

以師兄向來的處事方針,無忌並不意外素還真會寫下這話。

但是,素還真填在契約書上,購買的殺手對象的名字:「風隨行?吾的易水樓裡有這名殺手嗎?是哪一堂的?」

素還真掛好了筆,又是對無忌天機不可洩漏的玄妙回答:「現在還沒有,以後你就知道了。記住了,讓他自己選擇。至多,吾與他也只是那回山坡結下的緣,那回我沒有自己照顧他並教育他的能力,現在我仍然沒有任何約束他的資格。成就他的、教養他的,甚至給他生命和生存目標的,並不是我素還真。至多,勉強要算的話,也只是因為我從一棵樹上,抱下了搖搖欲墜的他而已!」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3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