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pili同人)風舞蓮馨第二部(2)
 瀏覽465|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風舞蓮馨第二部 楓天雨霜

(二)

再看那持劍的身姿,攻、守都是上佳的身形,那握劍的手勢、劃出的招式看似不起眼的攻擊路數,卻叫他無法可躲、無路可退!

「你?」

是那個人的報告書說他不通劍藝的?ㄟ!好像就是他自己耶!

『雜亂無章、胡揮亂砍,有氣無力、一招落敗!』這可是他自己寫上的評語吶!

判斷錯誤了嗎?好!那………心神電轉,大鴻臚決定當方才是他自己不留神的失誤。

這一回,大鴻臚不但運足了掌勁也集中了自己的注意力,收起了輕忽的態度,決定先打落風手上的兵器。

記得風不精掌法,只要奪走他手上的劍,他就沒有勝算了,終究他也只是一頭黔驢而已!

但,大鴻臚又再一次的估算錯誤了。

別說是打到他手上的劍了,就他那行雲流風的身法,讓大鴻臚連靠近他身邊一尺都辦不到。

在他身邊總有陣風助長他移動的速度,包圍在他身邊的風巧妙的保護著主攻一方的風,風勢形成的阻力和障壁讓大鴻臚的行動備感吃力。

怎麼沒有一份考察書上提過他的輕功和防禦是這麼棘手啊?大鴻臚接連被風手上那把不被他看在眼裡的破銅爛鐵所傷,不由為過去那些錯誤的考察書所提供的錯誤報告而冷汗涔涔。

「一柄劍能不能傷人不是在劍的本身,而是在使劍的人有沒有心要傷人。你明白這道理了嗎?」

輕鴻一樣的素白身影,究竟是何時高坐在上方的屋樑的?

大鴻臚與風抬頭上望,看到那素白衣裾飄動自己頭頂上,同時都是一愣!

「怎麼,不打了?」又自問自答的,「也對,勝敗已分了,再打下去是沒什麼意義。喂!你叫人放了他的師父吧!被自己樓裡最末等的殺手殺的一身傷,你這大鴻臚的名譽傳出去了,可不好聽啊!」

「只要殺了你們兩人,哪來第四張口?」這面子、這名譽,他大鴻臚丟不起。

只有兩個人……大鴻臚眼中殺機陡現。

這白影來得突然,大鴻臚一時間被風展露的本領打亂了心神,竟忘了可以以勾結外人擾亂樓務的罪名再給風安個活不了的重罪。

就是過了許多年過去,大鴻臚只知道自己曾因判斷出錯吃了個大虧,卻從未想過那個白影子的身份,也許就是他自己認識的人。

「呵!想殺人滅口了?那也要你有那個本事才行,你確信贏得了眼前的人,可有把握尚有餘力將在下一併滅了口?」

屋樑上的白衣人悠然怡得的撂下這話,位處上方的沒讓人看到他是何種神情。

「你是誰?」大鴻臚到此時才想到要問明白上面這人的身份,同時一股迫人的壓力源源的充斥在這議事堂裡,讓大鴻臚愈感此人的身份必然驚人。

「不行喔!遊戲規則是一關一關來的,你這樣是越級挑戰,還沒付出就想收穫,莫怪你的人做事也同你一般的不開眼。」素還真想起風對他的相授一再的拒絕就不自覺的遷怒。

勝不了!就是他打殺了眼前的風,他也再沒有把握能殺得了上面的白衣陌生人!

大鴻臚的氣勢明顯的降下,此時就是要他再動手,也只有失敗的結果。

「我廢令已下了,只等風伏令,常默衣自然會釋放。命令已下了,沒有收回的可能性!」

大鴻臚權勢在握,此時他就是用一頂名為規範的大帽子緊緊的扣在風頭上,壓在他自己最後的一注籌碼上。

是規定,是易水樓的規定,風是易水樓的人就要守他易水樓的法,遵他大鴻臚所制定執行的令。

風手腕的劍略有動作,屋樑上的白衣人洞悉他意圖的出聲:「事情總有兩全的作法,別急著做決定。有我呢!你急什麼?」

大鴻臚猜著敢這麼說話的人選,想來想去在易水樓也只有一個人有資格,但是他的聲音並不像那個人。

「若因他一人朝令夕改、出爾反爾,那今後我要如何服眾?要再如何掌理易水樓?」肯定屋樑上的人不是那個人後,大鴻臚又擺出了高姿態。

優勢,在理、法上,他佔住了所有的優勢!大鴻臚自信滿滿的等風棄劍成擒。

「那,廢令由吾收回如何?」溫煦如初陽一樣的聲音,加入這個空間的是一圈金光護身罩。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23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