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七章(二)
 瀏覽314|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七章 陳夢

(二)
時間才過了一週,楚蜜圓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只是出了一趟門,怎麼一回到家就被家裡的父母給賣了呢?
只是一時的好心才答應假扮方禹莫的女朋友,竟讓方家兩老看得合了心中了意的找上門來提親下定了!
更嘔人的是,她完全不知情也沒有抗議的機會,一回到家才知道自己已經被自己的爸媽給賣了!
「媽媽也知道的確是趕了點,可是妳要想想對方的年紀真的不小了。而且,你們自己也悄悄的走了三年了,對方的父母一來就對妳誇個不停,看那樣子也是對很好的公婆,媽媽想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才對。」
沒什麼問題?錯了!這問題才大哩!
楚蜜圓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真的以為自己只是幫方禹莫解決了一個問題,怎知道現在倒給自己找來一個更難解的大問題了。
壞就壞在,她能說出真相嗎?
那也許可以解決她的問題卻無法解決他的問題啊!
她到底該怎麼辦啊?真的要嫁給方禹莫嗎?
不行!她得找方禹莫問個清楚,跟他商量.........
楚蜜圓忽然更頹喪的想起,方禹莫不就是千方百計的要她嫁給他嗎?她跟他商量、跟他說會有用嗎?
那她到底該怎麼辦?楚蜜圓這時候才覺得自己被方禹莫給設計了!
如果,這是她編織的故事,她會讓女主角嫁嗎?
楚蜜圓此時真的是無語問天了!
有很多事不是像寫小說一樣,可以要喜就喜、要悲就悲的樣樣隨心,當故事中的主角是自己的時候,她要怎麼選擇?
會有這樣的結果,她實在也不該感到意外的,高傑曾明白的告訴過她,方禹莫得父母有多麼急於替方禹莫成家。
她這個交往中的假女友的出現,怎不讓方禹莫的父母著急著替兒子拴住她?
或許,人生有時候真的需要加點瘋狂............
有起伏和意外的降臨,才叫人生吧!
##########################
接受方禹莫意料中的邀約,卻沒有她意料中的話題出現。
楚蜜圓從一接到方禹莫的電話就一直在等他開口,她心裡清楚方禹莫的邀請絕對不是真的只想帶她出來看看海、吹吹風,坐坐電影院、唱唱歌、看看夜景而已!
但是,
「傑,夠了!你別再灌我酒了。」
「怕什麼!反正開車的人不是你,你擔心什麼?」
那兩個在草地上打滾的兩個人是玩瘋了嗎?
楚蜜圓覺得自己成了他們兩個人中間的電燈泡了,還是盞不得置身其外的閃閃霓虹燈。
「蜜圓,過來坐啊!找妳出來玩,不是找妳出來罰站哪!」兩個拿著啤酒罐的男人頻頻向她招手。
楚蜜圓終於按捺不住的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我不知道你找我是不是真的只是找我出來玩,可是我跟你出來是想知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不會是真的要我們兩個舉行婚禮了吧?」
方禹莫先詭異的一笑,出其不意的拉過楚蜜圓:「妳等著當新娘吧!不介意讓妳自己多兩個哥哥吧?」
新娘?哥哥?楚蜜圓不解了。
「我不明白,我只聽懂了一件事,就是我非嫁你不可了,對吧?」
高傑對她竖起大拇指,
「聰明!難怪方伯父和方伯母會這麼急著要把妳定下來給莫,只能說妳那天表現得太好了。」
天空中月亮的光芒是那麼樣的美麗,明亮的光芒灑亮了這整座山頭,這裡是個最適合賞夜景的地點。
若是這裡出了兇殺案是不是會破壞了這樣美好的景點?
楚蜜圓很想伸個手推下這個所有肇因的設計者下這個山頭,抹去他臉上的得意笑容,也許還可以讓她的心情好過些。
戲,是他要她這麼演的。話,也是他要她這麼說的。
她,不過是個聽話盡職的演員而已!
「這該說是你的戲導得好,可能的話你才是最適合禹莫的新娘。」
「錯!莫才是新娘,我是他的新郎,妳可不能這麼胡亂配對影響我的權益。」
佔有的勾過方禹莫的腰,拉下方禹莫的後腦勺,當著楚蜜圓的面就宣示自己對方禹莫的佔有權。
當妳看到兩個大男人就在妳面前火辣辣的的接吻,妳會有什麼反應?又該有什麼反應?
楚蜜圓的答案是一片空白和發紅的雙頰。
「妳要早點習慣,這只是我和莫表示感情好的方式之一而已!」
楚蜜圓還沒回答,方禹莫已先給了他一拳,
「你忘記自己答應過我什麼了嗎?有外人在的時候,你可以碰我嗎?可以對我做這麼親密的事情嗎?」
高傑抱著被狠敲了一記的頭,不滿的抱怨:「楚蜜圓又不是外人。是你自己說要把她當自己的妹妹看的嘛!」
「你還有意見?」方禹莫恐嚇的對高傑揮舞著自己手上的啤酒罐。
只要高傑敢再多說一句,那罐未開封的啤酒就要往他身上任何一個地方招呼過去了。
高傑只好不情不願的噤了聲。
「我想,我明白你們想說什麼了。」
妹妹、新娘的講了一堆,就是要她嫁過去後,當他們是自己的哥哥看,而他們也打算拿她當自己的妹妹看。
今天這場邀約的目的就是想讓她提早明白以後他們的相處模式而設的吧?
「那妳呢?可以接受自己有一對同性戀情侶的哥哥嗎?」
方禹莫面對楚蜜圓時,完全沒有面對高傑時的自信,只有著緊張和不確定。
這就是所謂的一物剋一物了吧?
楚蜜圓看著也笑了,算了!一切由天吧!
她一直堅持的是什麼?不就是想為自己找個真心相待的伴侶共度一生嗎?
既然她到現在還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另一半,而眼前的人卻需要一個不必付出真心的新娘,那她何妨暫時瘋狂一次?
話再想回頭,也許她這一生永遠也找不到屬於自己的真心伴侶,那她的一生至少有人願意陪她共渡。
女人,總是要嫁人的,自己一個人過雖然自由卻還是不免孤獨。楚蜜圓也想過若自己終其一生都遇不到自己的所愛,她就要抱定獨身主義孤單過完一生。
現在,有人願意給她一個可以繼續她的自由生活又不愁孤寂的機會,只要她同意握住眼前這對她伸來的手,她的生活立刻會有不同。
許是上天對她的未來預先做下了這般的安排,就.........
楚蜜圓伸出了手,「作為你的妹妹需要什麼條件,你會告訴我吧?」
方禹莫開心的握住楚蜜圓的手,忘形的擁住楚蜜圓:「什麼都不用,不用什麼條件!」
高傑則吃味的說:「在我面前這麼親熱,這樣對嗎?」
楚蜜圓好笑的轉向高傑:「放心啦!我不會搶走你的莫的。還是你也想給我個擁抱,以示公平?」
高傑立刻不屑的撇過臉:「我不抱陌生的女人!我愛的是男人。」
楚蜜圓不懷好意的扭曲他話裡的意思:「喔!那就是說如果我是男的,你就會立刻向我撲過來囉?那你這人還真沒節操!」
「胡說!我對莫是真心真意的,我只對莫有興趣。」高傑立刻辯駁。
為證明自己所言不虛的又想將方禹莫攬過來。
誰知,方禹莫竟瞪著他說:「你剛剛說什麼?楚蜜圓是外人!你說我的妹妹,我未來的老婆是外人,那你也是我認定的外人,那就不許碰我!」
高傑立刻垮下了臉!
不會吧?方禹莫這麼快就站到她那邊去了,那他以後不就要慘了!
「我開始覺得快樂在對我揮手告別了。莫,你不會真這麼喜新厭舊,有了妹妹就忘了老公吧?」
「我不會這麼做。」方禹莫的話讓高傑開心的笑了,但他緊接著說的話又叫他苦下了臉,「可是,我也不容許有人欺負我的妹妹!胳臂是往內彎不是向外彎的。既然有人當我的妹妹是外人,那我自然也把那人當成外人看。外人與自己人,你說我該幫誰?」
「看來,我如果不表現自己的友善,我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了!」
高傑故作無奈的伸手,「形勢既然比人強,我也只好低頭了。歡迎妳加入......不對!是成為......也不是,是......哎!反正歡迎妳就是了!」
一個大男人鬧起彆扭,真的很可笑!
楚蜜圓就很不給面子的笑給高傑看了。
「喂!妳是不是女的啊?笑這麼誇張!」高傑對楚蜜圓這笑容,真是覺得刺眼極了!
「沒有規定女人就不能這麼笑吧?」楚蜜圓隨手拿起一罐啤酒,「也沒說女人就不能喝酒吧?」仰頭,啤酒一下子就乾了一罐。
這般飲酒,連方禹莫和高傑也沒試過,即使男人也很少有人一口氣就是一罐啤酒的往自己肚子裡灌吧?
酗酒也不是這樣的。
「妳都這麼喝酒的麼?」方禹莫皺起不贊同的眉頭。
酒,這般喝很容易嗆到的,而且易醉又傷身,更何況!他從不曾見楚蜜圓喝過酒,她會喝嗎?
「有嚇到你們嗎?」將已空的酒罐一手捏扁,楚蜜圓臉上的笑容不減。
「我是少飲,不是不能飲。因為酒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如果可以選擇,我絕不會選擇酒來喝。比起酒,果汁和茶的滋味就讓人舒服多了。」
「那就別喝,沒有人勉強妳喝。看到妳這麼喝法,喝酒還有什麼樂趣?我以後不會找妳喝酒了,和妳一起喝酒,我會覺得自己喝的只是水不是酒。」
高傑說著,將剩下的啤酒都往自己身邊收,他不想讓楚蜜圓再碰任何一罐啤酒。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坦承是我們日後共處的第一步。我想了解你們,對我而言,了解彼此才不會在無意中傷害了任何一個人,因為我們會過得比別人辛苦,別告訴我沒這回事,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事實。既然我決定與你們一同面對,至少別讓我什麼都不知道,那會叫我不知所措!而這......」搖搖自己手上的啤酒罐,「是我的第一步,你們還可以接受吧?」
方禹莫終於明白楚蜜圓的意思了!楚蜜圓是真正想同他們交心,她讓自己的事一見一件的攤出來,就是要告訴他,她是把他們當自己人看了。
不只是朋友而是家人,要一起面對未來的家人。
「當然可以!對妳,不需要隱瞞,對吧?蜜圓,妳是這意思對吧?」
「沒錯!你對我說了一件大事,而我,給了一件小秘密。我沒說,你們永遠也不知道其實我會喝酒,而且我的酒量可能比你們兩個人都要好也要大。只是,我不喜歡酒嗆人的味道和讓人迷醉的力量,人已經活得夠迷糊了,何苦讓自己更迷惘?」
「反正,妳以後別想在我面前碰酒就是了。我會記得給妳多買幾瓶礦泉水給妳灌個夠的!」
高傑像保護寶物的抱緊了塑膠袋裡的啤酒。
「你好小氣啊!就只肯給我礦泉水,那麼多種飲料你至少也挑個有滋味的,汽水也不錯啊!」
「反正都是要喝下去,水和汽水有什麼不同?」
「當然不同!水......」
方禹莫就在一旁看高傑和楚蜜圓鬥著嘴。
這樣的開始,也挺好的啊!
夜色更深,月色卻明,在郊區的賞夜地點,熱鬧的開啟了一段不可能的故事。
三個人,三段不可能碰在一起的人生,從此刻起將要共譜未來,是好、是壞,誰也不能下結論。
或許,天可以!
只是,天從來就不語。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