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六章<完>
 瀏覽329|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六章 陳夢

(完)
又是門鈴!
在摸遍床頭卻始終抓不到那吵人的聲響後,方禹莫才弄清楚那吵醒他的不是早已在凌晨就壯烈犧牲的鬧鐘,而是刺耳的門鈴。
會是誰?
方禹莫一面在心中過濾著可能的人選,一面將門打了開來。
「哇!」方禹莫和門外的人同時受到驚嚇。
一聲大喊後,方禹莫忙又把門關上了。
是楚蜜圓!怎麼會是楚蜜圓?
方禹莫先喘了口氣後,將門再打開一條縫,對門外同樣也被他嚇了一跳的楚蜜圓說:「妳別走!先等我一下!」
方禹莫匆匆跑進房間,簡單又快速的套上一件休閒服,胡亂再抓了件長褲套上後,才又將大門打開,讓和他一樣一臉紅通的楚蜜圓進來。
兩個人臉上的紅色都一般的醒目,同樣的羞赧。
「妳怎麼來了?」方禹莫抑不住心頭的喜悅和興奮,忙進忙出的端來果汁和餅乾。
「你別忙了!我坐一會兒就走。」楚蜜圓還是很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老天爺!她還是頭一回在近距離下看到一個大男人的裸體,雖然方禹莫的重要部位已經穿上了一件貼身的內褲。
喔!天哪!她的臉一定著火了!
方禹莫自己也感到不甚自在。
他也是頭一回被自己母親以外的女生看到自己只穿了一件內褲的樣子。
天啊!好丟臉喔!
「妳......妳坐一下!看個電視,我洗個臉就出來。」方禹莫緊張的想起自己還沒有梳洗,連忙又走回浴室。
簡單的刷牙、洗臉後,深呼吸了好幾回才走向房間。
高傑還在睡,一點也不知道有客人來訪,方禹莫也不想吵他。
拿了刮鬍刀,趁著刮鬍子的時候,方禹莫將心情努力緩和下來,告訴自己楚蜜圓可是自己未來的妻子,給她看到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要在意!
如此說了數次後,方禹莫才鼓起勇氣,再次走出房間。
楚蜜圓一看到方禹莫走出來,立刻遞出自己一直拿在手邊的提袋,「我媽媽說昨天麻煩你了,這是我們自己醃的酸梅和我們今天包的水餃,謝謝你昨天送我回家。」
「楚媽媽真是太客氣了!妳要幫我謝謝她喔!」接過提袋,方禹莫立刻將酸梅和水餃分別放進冰箱。
「謝謝你!我要回去了。」東西送到了,楚蜜圓立刻就要告辭。
「要走了?妳不多坐一下嗎?」方禹莫失望的看著楚蜜圓。
「不用了,你還是多睡一下吧!你看起來很累!」
「不會!我不累!妳不能多留一下嗎?我.........我泡咖啡給妳喝,妳喝完咖啡再回去好不好?」
「我......我還有事。」楚蜜圓推辭的說,她不想給人家添麻煩,尤其方禹莫似乎是被她吵醒的,她正過意不去呢!
「一杯咖啡就好,只要陪我喝一杯咖啡就好了,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
方禹莫一再的保證,只要她喝完一杯咖啡就好,楚蜜圓只好再坐下來,等他泡咖啡。
方禹莫立刻喜咨咨的拿出一套咖啡研磨機,仔細的一步一步慢慢做著煮咖啡的動作。
楚蜜圓不是笨蛋,這種咖啡研磨機從選豆開始到煮成一杯咖啡需要的時間大約就要20~~30分鐘。
而方禹莫這個存心要拖延時間的小人還故意慢慢的選咖啡豆、溫機.........
這一拖不就要被他拖上一個小時才能走了!
楚蜜圓哀怨的怪自己沒事先跟他聲明只要即溶咖啡就好的等他煮咖啡。
詭計得逞的笑意一直掛在方禹莫的臉上,久久不褪。
「樓下的警衛怎麼肯讓妳上來?」
「我上次跟高傑來過,他對我還有一點印象。」
「這樣呀!」方禹莫應著。
奇怪了!幾時警衛們的記憶力變得這麼好了?
楚蜜圓沒有說的部分是,高傑上次帶她來時,把她介紹為方禹莫的未婚妻,才讓人家對她印象深刻的。
兩個人就這麼沉默下來,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沉默著,只有盡職的咖啡機正依自己的工作,「呼隆隆!」的煮著咖啡。
「你身上有很多黑青,是撞到什麼了嗎?」這話,楚蜜圓問得猶豫。
剛剛驚鴻一瞥,她看見在方禹莫那白色的皮膚上有著許多斑斑的青紫,她當方禹莫是在床上被高傑烙出來的印。
可是,仔細一瞧才發現方禹莫的下巴、眼際、臉頰上也都是淤血的青紫,她才敢判斷他是摔倒、跌跤或是根本就是被人給海K了一頓。
「撞到?沒錯!我的確是去撞到一隻只知道抱醋狂飲又不肯有話直說的凶暴灰熊了!」
想到高傑莫名又突然的宣戰,方禹莫是又氣惱又是好笑。
「他打你?他不是很愛你、很疼你的嗎?還是你們是用這種方法來表示自己有多愛對方?」
相愛的人會對自己的情人揮拳相向嗎?楚蜜圓難以理解的看著方禹莫自嘲又無奈的撫著自己淤血未褪的傷口。
「平常當然不會,但是遇到心裡真的很不舒服、很火的時候,我們就會打一場。妳相信嗎?沒有這麼先打上一架,我們誰也不會聽誰說。」
「我很難想像你話裡的意思!你是說你們昨天回來後打了一場架嗎?」
「正確說,應該是今天早上了。一點的時候,他就像隻失去理智的野獸一樣,我不揍揍他,他壓根兒就忘了自己是個人也不知道什麼叫做理智、清醒和文明了。」
方禹莫吃著原本要用來招待楚蜜圓的餅乾,都已經下午了,他的肚子裡已經空空的在提醒他該吃飯了。
「你們常常這樣嗎?」楚蜜圓看著方禹莫邊吃餅乾邊小心的不牽動自己嘴邊的傷口。相愛的人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的,一定得用拳頭才能表達嗎?
「還好,只有在我們鬧意見時才會。」
不然,兩個人三不五時的拿對方練練自己的拳頭夠不夠硬,誰受得了啊?
楚蜜圓神色複雜的問方禹莫:「你們起爭執的原因是我嗎?」
方禹莫才要搖頭說與她無關,
楚蜜圓又說:「不要為我爭執什麼,他並沒有錯。他很關心你也很保護你。」
深吸了一口氣後,「你們的感情得之不易,不該這麼輕忽的!」
瞧方禹莫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又黑一片的傷痕,楚蜜圓問:「我可以幫你上藥嗎?臉上和手上就好。反正,咖啡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喝,可以嗎?」
「當然可以!妳不知道傑的拳頭有多重,也不想想我可是瘦弱的公子哥,一出手就是重拳,我真的好可憐哪!」拿來了藥膏,方禹莫就要藉機賴在楚蜜圓的懷裡撒嬌。
楚蜜圓卻機伶的往旁邊閃了開去,方禹莫只好失望的放棄。
方禹莫臉上的淤青,楚蜜圓不敢太用力揉,僅是敷上藥膏輕揉幾下就算,但是手上的淤血,楚蜜圓就打算要將它揉開了。
「我要把你手上的淤血推開,會很疼!你要忍一忍。淤血推開,傷就會好得快了。」
方禹莫不置可否,只顧用沒事的那隻手拿著餅乾往自己嘴裡放。
他真的餓了!
楚蜜圓在方禹莫手上抹了藥膏後,緩緩揉著淤血然後慢慢加重力道。
方禹莫沒有想到楚蜜圓的手勁比他料想中的要來得大,一聲痛呼就連他嘴裡的餅乾一起噴了出來!
「唔!......好痛啊!」
楚蜜圓連忙鬆了手:「對不起!我太用力了嗎?」
方禹莫先嚥下嘴裡的餅乾,拿起原本要給楚蜜圓的果汁先喝了一口後,才說:「我現在才知道妳的手勁這麼大!」
「對不起!」
「沒事!一時沒有準備才會......哈!真是丟臉啊!」
看著地上的餅乾屑,方禹莫尷尬的笑著。
「等我一下。」拿起掃把,方禹莫大略整理了一下自己造成的髒亂。
不知不覺中,一杯原味道地的咖啡已經噴著誘人的咖啡香等待人一嚐其中滋味了。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