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六章<二>
 瀏覽410|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六章 陳夢

(二)
終於回到自己可以放鬆心情,熟悉的地方。
方禹莫立即為疲倦的自己和高傑準備了換洗的衣物和熱水。
「傑,先洗個澡好好休息,有什麼事都明天再說吧!」
高傑看著方禹莫,一言不發的接過衣物也不忙著沐浴,手上一用力將方禹莫拉倒在床上。
「你今天抱著楚蜜圓,你有經過我的同意嗎?你忘了自己是我的老婆嗎?」
對高傑這般怪里怪氣又莫名的質問,方禹莫只是笑。
「別玩了!你在想什麼我會不知道嗎?你就一定要跟蜜圓比一比誰在我心裡的份量重嗎?」
想也知道高傑是因為在車上被他指責他對楚蜜圓太兇,現在他就想找事情來向他無事生事的討個公道了。
「放開我,我現在很累!你不想休息,我想。」
高傑真的很想將嚴肅的臉色繼續擺下去嚇人,可是有人就是不肯配合他擺出恐懼的表情,他一個人怎麼玩得下去?
「莫,你沒有給我獎勵還一直怪我,你傷了我的心了。好痛、好痛喔!」
既然用暗示的不成,那他就直接明講好了。
方禹莫無奈的把手放在高傑的身上:「你真要跟我算的話,你就想想以後若是蜜圓開始對我避不見面時,你可以解決這事的話,我就跟你算算。」
高傑傻愣愣的問:「為什麼她要對你避不見面?」
方禹莫狠瞪了高傑一眼:「你還問我!你知不知道你把人家都嚇哭了?何況錯又不在她,你不覺得你的態度太傷人了嗎?」
高傑莫名的因此發怒了!
緊抓著方禹莫的雙手,「為什麼在你眼裡,錯的永遠是我?對的永遠是她?她到底用了什麼東西收買你?她到底有哪一點好?你只要看到她就笑,沒看到她時才會想到我。你當我是什麼?代替品還是你寂寞時的玩具?她不管做什麼都是好的!連她罵你、笑你,你也都無所謂!她就是無心的,我就是存心、故意的!她真的那麼好的話,你為什麼不去找她陪你上床?她可是個真正的女人啊!」
「啪!」
方禹莫憤怒的給了高傑一拳!
「混蛋!你說的是什麼話?」
那一拳將高傑由床上摔到了地上。
高傑忍著肚子上的痛,繼續向方禹莫控訴:「說什麼當煙幕彈遮掩什麼的全是他媽的藉口!你根本就只是想把那個女人弄上手對吧?」
「去你的!傑,你是吃錯什麼藥了?我在車上對你說的還不夠清楚嗎?蜜圓對我而言只是妹妹,有誰會對自己的妹妹做那種事?你當我是禽獸嗎?」
方禹莫氣忿忿的又對高傑補上一腳。
高傑這一次不再讓方禹莫得手,手一抓將方禹莫的腳拖住,用力一拖讓方禹莫也跟著摔下地。
「妹妹?誰會相信!光看你對她那麼寶兮兮不准誰欺負到她的親熱樣,誰不以為你們是最適合的一對?那不是正好嗎?你不是一直希望自己是個正常的男人嗎?她..........」
「去死啦你!你是真的瘋了是不是?我要說幾遍你才懂?我愛的人是你!只有你!笨蛋傑!你......啊!」
方禹莫又被高傑摔倒,這一次他摔在堅硬的石板上,手臂關節上青了一大片。
「只用嘴巴說說的誰不會!嘴上說愛的人是我,手上抱的是你的親親蜜圓,你才是下流無恥!」
「我不跟你吵,你瘋了!」而且不可理諭!方禹莫從地上爬起來,就要走。
「我知道你是心虛.......」但是高傑不肯罷手,出手就是一記重拳。
「去你的王八蛋!........」方禹莫的火氣也上來了。
要打架是不是?誰怕誰?
該是安靜的夜晚,寧靜的深夜最適合的就是靜靜的休息。
但在這個小小的房間裡,方禹莫和高傑兩個人正你一拳、我一拳的打得汗水淋漓,叫罵不止!
兩個人的身上都掛了彩。
方禹莫的身上還擦破了皮,血正一滴滴的滴在地板上,高傑的臉上也青了一大片,身上也都淤青腫脹,看得到的地方沒有一處完整。
「呼!呼!」
「呼!呼!」
兩個人都不是常運動的人,久坐辦公室的人運動都很有限,沒有多久就互相坐在地上喘氣,互相瞪著對方。
許久、許久,
「你覺不覺得我們兩個為這種事大打出手真的很幼稚!」高傑好像到這個時候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是你先開始的!」方禹莫的怒意未褪,仍是忿忿的喘著氣。
「如果我們兩個這個樣兒,給姓楚的那女人看到,她會怎麼說?」
「你的說法太不尊重她了!」方禹莫恨恨的扶著牆壁起身,「你如果不能相信我也不能接受蜜圓,那我很遺憾!我們的感情就只能到此為止!」
「莫,你能告訴我,她到底哪一點好?我又是哪一點比不上她?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你是你,她是她,如果你不能弄清楚這一點,那我們永遠沒辦法談下去!好痛!」
高傑下手已經有所保留,方禹莫知道,但是還是讓他渾身痛得想尖叫!
「不過,在那之前,我覺得我們是不是先洗個澡將我們自己一身的傷處理一下,再坐下來談會比較好?」
雖然方禹莫的力道不如他來得大,但是打在他身上還是叫他痛得齜牙咧嘴!
再怎麼樣說,他也只是肉做的人不是銅澆鐵鑄的金屬。
「我懶得理你了!」
方禹莫自顧自的走進浴室,將高傑一個人留在外面。
說打就打,說發瘋就發瘋,一會兒又和顏悅色的!他才沒時間陪他一起發神經!
高傑則將兩人破壞後的現場大致整理了一下,將二人爭執下不幸捐軀的鬧鐘、茶杯、電視遙控器、擺飾整個丟進一個塑膠袋裡後,也跟著走進浴室。
「捨得進來洗澡啦!」方禹莫沒好氣的看著高傑,拿著溫熱的毛巾輕敷自己淤血的下巴。
「真不知道你是在發哪門子神經?好好的找我打架,吃飽太閒了沒事幹也不是這樣子的!」因為傷口的痛楚,方禹莫對高傑更是不滿!
「這下好了!星期一上班要怎麼解釋?不小心摔下樓梯,還是兩個人一起摔嗎?」兩個同樣光溜溜的身體上都同樣滿佈著大小不一的青紫。
「我氣不過你總是護著那個女人,好像她才是你的情人一樣。」高傑接過蓮蓬頭,往自己身上灑著水,「我嫉妒她!憑什麼她就能夠佔據你全部的注意力,卻什麼也不必做,你對她做了那麼多,她還一直拒絕你!憑什麼她可以什麼也不在乎的.........」
「夠了!傑。」方禹莫受不了再繼續聽高傑發牢騷,他只是要一個理由,一個可以讓他心服的理由,那他就給他一個理由、一個事實。
方禹莫嘆了口氣:「我告訴你好了!你知道我是獨子吧?我一直很羨幕別人有兄弟、有姊妹可以玩在一起。在我周圍的人很多卻沒有一個人像蜜圓一樣把我當自己的兄弟看。你別不相信,她真的就是這樣的女人!」
「她的個性就是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陌生的人就算了,和她混熟了,她的關心就會氾濫到你身上來了,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她的手就是會在你需要的時候深過來拉你一把。」
高傑邊抹著肥皂,邊凝神聽方禹莫敘說。
「我印象最深的那一次,是我發了高燒那一天,全公司的人沒有一個人知道,連我最貼身的秘書也沒有發現到我的不對勁。你知道的,我是非要到自己真的撐不住才會說出來的人,那一回你也知道的。可是,當她端著一杯溫熱的開水出現在我的辦公室,對我說:『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可以告訴我嗎?』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就掉下來了!而她會注意到我的不適,只是因為我們是朋友。」
「天曉得!我只是剛好在她進公司前曾經在學校的社團中和她認識過,在一起說過話,玩過幾次活動而已!我當時甚至連她叫什麼名字,在我的公司上班都不知道。而她不但認出了我,還注意到連和我相處最久的秘書都沒注意到的事。傑!你知道我有多驚訝嗎?」
高傑想了一下,「你說的就是那次你發燒到48∘C被人緊急送到送到醫院急救,而我當時正好南下洽公那一回嗎?」
想想,楚蜜圓這個名字好像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出現在他們之間,被方禹莫視為知己好友的。
「沒有錯!就是那一次。」
方禹莫永遠記得那個還是銷售部組長的楚蜜圓,一頭清湯長髮端著溫開水,有些不確定又有些膽怯的模樣。
也難怪她會膽怯!兩個人從畢業後就不再有任何交集不說,即使在公司裡,他們的關係不但是老闆和下屬,還是低層員工和最高層的上司。
有這層層的阻隔和顧慮,楚蜜圓去找他可真是要鼓起十二萬分的勇氣啊!
「就因為她的發現,我才被人送到醫院就醫,在病床上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她到底是誰?本來,我以為在我出院後回到工作崗位上,她就會再來找我。傑,你知道嗎?我在那時候只當她是個別有用心,想找我幫她升遷什麼的女人而已!雖然,她的確看出了我的不適。」
方禹莫拿起乾淨的浴巾將身上的水珠拭乾,繫上。
「但是,我等了許久就是等不到那個女人再來找我。等到我實在等不下去了,直接找上她為止。」
方禹莫在離開浴室前,對高傑說:「找到她後,我才明白對她而言,她只是發現了我的臉色很不對勁,基於朋友的道義來關心一下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意思。而我則是根本就忘了在我自己的學生生涯中曾有她這麼一號人物的存在。傑,請你明白我是真的珍惜她的存在。」
要不是高傑表現出這般明顯的不滿,方禹莫只希望這事是永遠的放在他心裡。
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夠了,他永遠也不會說出來!
楚蜜圓啊!不久後,他就可以真正擁有她了。
一個妹妹、一個掛名的妻子,他的願望。
只是過程可能會曲曲折折的,沒有辦法很順利吧!
高傑將澡洗好後,也在自己腰上繫了一條浴巾走出來。
房間的床上擺了一堆藥瓶、藥水和紗布,方禹莫正在為自己的傷口上藥。
「我幫你。」高傑接過方禹莫手上的藥水,塗抹上方禹莫背後的傷口。
「莫,對不起!是我太小心眼了。」
高傑想了很久,方禹莫對他和對楚蜜圓的態度有差別,是因為楚蜜圓終究不是他們這個圈子的人,要她卸除所有的心防確實需要功夫,尤其方禹莫最終的希望是要她接受一個身為同性戀的丈夫,這一點更是需要大費周章。
再繞回來想,任何人面對朋友不是在態度上都會比較寬容一些嗎?因為畢竟是外人,面對自己人時通常是有話直說,因為相信對方會明白,自然也就忘了需要掩飾些什麼,說起來,方禹莫對他的態度才是把他當自己人的態度。
「想明白了?」方禹莫沒好氣的看著一臉歉疚的高傑。
「對不起!我只是怕你有了她之後就不要我了。」
大笨蛋!方禹莫翻翻白眼,
「要我原諒你嗎?那你就要記得對她好一點,把她當自己的妹妹看,還有,想想辦法讓她點頭嫁過來。」
藉機敲詐也不過如此了!
高傑苦笑,「你不需要說,我也知道該這麼做。其實,光從我找她去台中幫你眼這齣戲,她想也不想的就跟著我過去的時候,我就已經對她有了一點改觀了。」
「那你還在車上對她那麼兇!你也知道我的毛病出在哪裡不是嗎?一急起來你就什麼都不管了,也沒看她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了,你還那麼大聲吼她!傑,我真的擔心她會從此再也不理我了。」
「放心吧!她如果不理你,我把她抓來給你。」
方禹莫苦惱的搖搖頭,「你又來了!我到底能不能相信你啊?」
互相給一身傷的情人上好藥後,兩個忙了一天、累了一天又打了一架的夫妻才真正的上床休息了。
雖然,時鐘已經指著凌晨三點了。
高傑躺在床上,突發奇想。
「等你們的婚禮舉行時,你可不可以穿一次新娘禮服給我看啊?我也想當當新郎,好嗎?」
方禹莫的回答是給了他一拳,又加一聲憤怒的低吼!
「睡覺!我沒有變裝癖的嗜好!」
高傑只好失望的抱著方禹莫沉沉睡去。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