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六章<一>
 瀏覽365|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六章 陳夢

(一)
第 六 章
說真的,即使方禹莫再怎麼修長瘦削,他終究是個堂堂男兒,對楚蜜圓還是個不算輕的負荷。
高傑看楚蜜圓自己都要站不住腳的模樣,當下決定的將方禹莫和楚蜜圓趕進後車座,讓方禹莫靠在楚蜜圓的身上,他開車。
「啊!那你的車呢?」
楚蜜圓看高傑就那樣把車子丟在路邊,好心的問他,卻又換來高傑的怒吼!
「妳只要把莫照顧好就行了,其他的妳別管!要是妳敢再給我多提一個字讓他出事,我就宰了妳!去你的!什麼話不好說,妳說那些有的沒的做什麼?一群惟恐天下不亂的女人!瘋女人!」高傑邊開車邊詛咒。
楚蜜圓雖然很想反駁高傑的指控,但是確實是因為她說了那些話才讓方禹莫失控變成這樣,她只好忍著淚緊緊抱著方禹莫,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不知道是因為楚蜜圓的懷抱太溫暖還是高傑安撫的話起了作用,方禹莫的身體狀況漸漸趨向穩定,不再抖得像剛剛那麼厲害了。
平復下自己的恐懼和心情後,方禹莫才抬起頭來。
發現緊抱著自己的楚蜜圓已經睡著了,臉上還掛著淚。
滿是歉意的擦去楚蜜圓臉上的淚,是他反應過度了!楚蜜圓寫的文章他也看過了幾次,裡面確實沒有她說的那些情節。
她一定嚇壞了吧?
小心的挪動自己的身體,把睡著的她移到自己懷裡讓她靠在自己身上,讓她睡得舒服些,看看時間都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你好了嗎?」高傑雖然在開車,但他還是將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方禹莫身上。
「我們一定把她嚇到了。」方禹莫答非所問。
「你沒事就好了!」高傑恨恨的看著闖了禍還能安然被抱著睡在方禹莫懷裡的楚蜜圓:「嚇她算客氣了!她沒事提那事情嚇你,我就不能嚇她嗎?要不是知道你一定不會同意,我卸了她都有可能!」
方禹莫不解的皺起眉頭:「你好像對她有很多的不滿!傑,你不能試著接受她嗎?蜜圓是很好相處的人,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一看到她就充滿敵意,難道你還一直再為她把冰塊淋在你頭上那件事在生氣嗎?」
方禹莫很難相信高傑會是那麼小心眼的人。
「廢話!誰會對一個肖想自己老婆的情敵好?我又不是瘋了!」高傑咕噥的說。
音量不大,但是已經夠讓方禹莫聽見他的不滿了。
原來!方禹莫了然的笑了。
要不是此刻他懷裡還抱著熟睡的楚蜜圓,方禹莫真想放聲大笑!
高傑的敵意就是他在吃醋,還是吃楚蜜圓的醋!
方禹莫輕輕拍著楚蜜圓,對高傑說:「傑,你知道我對蜜圓是什麼感情嗎?」
高傑專心的抓著方向盤,但高豎的耳朵可不打算漏聽了任何一句。
「我當蜜圓是妹妹、是姊姊,是我的親人。一個了解我、懂我,我可以在她面前坦言一切的親人。傑,你記得我說過的嗎?我想要一個知道我的秘密卻又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人當我的知己,她可以聽我的心事、可以陪我聊心裡的秘密。可是,她卻絕對不是可以陪我走過一生的愛人。傑,你們誰也無法取代彼此,你們在我心中都是重要的、不可缺少的存在。傑,看你這樣對她,我會難過,你知道嗎?」
高傑有些無奈的嘆口氣:「你為什麼不早說這些讓我知道呢?你知道我喝了多少冤枉醋嗎?」
「而她就受了你的冤枉氣了。傑,你為什麼不問我呢?你不愛我了嗎?還是你以為我的愛那麼廉價,隨便什麼人都可以讓我愛的嗎?」
方禹莫要是早知道高傑是為了這個原因才對楚蜜圓一直充滿敵意,他早就把這話跟他說清楚了。
「唉!希望我現在告訴你還不會太晚!」方禹莫這句話似乎還有其他涵義。
高傑問:「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怕我的老婆保不住了。」
剛剛還把她給嚇哭了,明天起,不知道她會拿什麼態度來面對他?
方禹莫只覺得自己的頭一陣陣的疼。
好不容易才讓她放下了防備和他們更進一步接觸了,而眼看計劃就差臨門一腳的時刻,就這樣被推倒、推散的必須一切重頭再來過。
萬一來不及!那他可能就不只失去一個老婆更會失去一個知己好友了。
「傑,我怕依我媽的急性子,可能最慢在下個禮拜就會從台中上來向楚家提親,我這邊沒有問題了,可是蜜圓那邊呢?我甚至連她的父母長什麼樣子,她的家裡到底贊不贊同這婚事都不知道。萬一,蜜圓不能配合或是反對,那我們今天晚上做的這一切不但白做了,還可能就會穿梆了。」
方禹莫擔心的說著,眼睛看著在自己懷裡睡著的楚蜜圓。
可以的話,他不想失去她!
在他現在需要她幫忙的時候,他不想,在以後,他也不想。
可是,楚家對他的印象是完全的零,而楚蜜圓接下來的反應也是他所擔心的。
楚蜜圓也許做不來對誰深惡痛絕的恨還是極度忿怒的怨,可是避不見面和拒絕妥協,她就可能徹底實行了。
方禹莫記得以前楚蜜圓曾和另一個人冷戰,因為楚蜜圓認為他欺騙了她,她什麼也沒做更沒有拆穿他的謊言,只是對她的邀請一概婉言推拒。
只要是他的拜託,楚蜜圓一律找藉口拒絕給予協助,連解釋的機會也不給他。
方禹莫現在就擔心一旦楚蜜圓也對他這麼做,那他就連挽回的餘地都沒有了。
「放心!有我哩!你沒聽過射將先射馬嗎?」高傑的腦筋一轉,立刻又是一個主意:「現在,已經這麼晚了,她又正好睡著了。等會兒到了她家,你就抱著她下車別喊醒她,我幫你按門鈴。如果,來開門的是她的父母,那你的機會就來了。」
###################
三更半夜的,自家的女兒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抱回家來,那代表什麼意思?
楚家兩老此刻的表情就像看到火山在自己眼前爆發那樣的,對自己看到的事實感到萬分疑問。
一向規規矩矩的女兒竟在外面待到那麼晚才回來,還睡在一個陌生男人的懷禮讓人家抱回家來!
「這......先生是......蜜圓她......」楚母張口結舌的看著方禹莫一副小心翼翼的抱著楚蜜圓走進來。
「可以讓我先把她帶到房間去休息嗎?她累壞了!」
「可以,可以!這邊走,你小心點。」楚母領著方禹莫到楚蜜圓的房間。
房裡的書桌上還散亂的擺著筆和筆記本,看樣子是匆忙出門才來不及整理,床上還丟著兩件居家上衣。
楚母抱歉的將衣服拿起來,「不好意思!她這孩子野慣了,連自己的衣服都到處亂丟。」
方禹莫微笑著將楚蜜圓放到床上,小聲對楚母說:「我們出去說吧!楚媽媽。」
他知道那一團混亂是為了什麼,楚蜜圓可能一掛了電話就匆匆忙忙的換了衣服和高傑一起南下了,所以才會來不及收拾這一團混亂。
方禹莫沒有說什麼的再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就跟楚母走到了客廳。
方禹莫大致說明了楚蜜圓今天的行蹤後,立刻向楚家父母表明自己的身分。
「對不起!這麼晚才讓蜜圓回來,實在是因為我的父母太喜歡蜜圓了,一直想讓她多待一會兒,才會到這麼晚才送她回來。」方禹莫滿是歉意的說。
這個消息來得太過於突然,因此楚父和楚母聽得也一時愕然!
自己的女兒竟然已經交了男朋友了!
而且兩個人已經交往了三年,而且已經和人家的父母見了面到了將要論及婚嫁的地步了!
「這...這ㄚ頭的保密功夫還真是到家啊!我們兩個做父母的還一直被她埋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楚父無奈的想,孩子大了都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有些事他們如果不想說,你就是沒有辦法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這孩子真是的!這麼大的事也不跟家裡商量,把自己的父母當外人嗎?家裡都沒有可以商量的人嗎?」楚母對楚蜜圓不說一聲就出門的事已經不是很高興了,加上這事,不禁對自己的女兒這般處事態度感到氣憤。
「楚伯母,您先別生氣!說實話,我的父母也是直到剛剛才知道這件事的,我和蜜圓其實也不是故意要隱瞞你們的,時再是我們彼此都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可以一起攜手走過我們的後半生,在我們都無法給自己一個答案前,我們並不打算讓自己的父母知道。直到今天,我和蜜圓才確定了我們是最適合共度一生的伴侶。」
「原來是這樣!只是你們兩個孩子也太胡鬧了!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有什麼好神秘兮兮的?」聽完方禹莫的解釋,楚母這才稍斂了怒容。
方禹莫見告知的目的已達,也不想多作打擾,立即向楚家兩老告辭後,和高傑回自己的住所。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