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五章<完>
 瀏覽377|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五章 陳夢

(完)

方禹莫就抱著緊貼在自己胸前的楚蜜圓,走向茶館,走向自己的父母,渾然不知自己已在無意中刺傷了楚蜜圓的心,方禹莫還以為自己胸前那濕涼的感覺是楚蜜圓擦了綠油精的關係。
「爸、媽。」
「這是怎麼了?」方母訝異的指著方禹莫胸前的人問。
難不成兒子對人家小姐動粗不成?
戲,開始了!
方禹莫無可奈何的落坐,「沒辦法!她一直哭、一直跑,我怎麼說她都聽不進去,我只好抓住她,把她抱回來了。」
方母立刻用眼睛和方父打了個暗號。
瞧這樣子,兒子對這女孩是真的動心喔!
方母立刻好言勸著楚蜜圓:「小姐,楚小姐,妳別哭了!先起來和我們把話說清楚好嗎?妳真的誤會禹莫了。」又示意兒子跟著哄哄楚蜜圓。
方禹莫忍住了笑,對懷中的楚蜜圓輕聲細語的說:「蜜,妳別哭了!那真的只是誤會,快把頭抬起來,我爸爸和媽媽等著要仔細看看妳。」
「我不要!我現在一定很醜,怎麼跟人家漂亮的小姐比?」模糊的聲音由方禹莫的懷裡傳出來。
「不會的,我未來的老婆怎麼會醜?就算醜也沒有關係,我就是要定妳了!」
這話在楚蜜圓聽來也許真的只是在作戲,只有高傑知道方禹莫這話是絕對百分百的真實。
而聽在方家二老的耳裡,更加想看看在自己兒子懷中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模樣,又是怎麼讓兒子為她這麼執著了?
「真的嗎?」楚蜜圓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來,看對座的人確實已經不在了,才埋怨的說:「你怎麼那麼笨?那麼漂亮的小姐,為什麼你不要?」
「因為我有妳了呀!」
「我又不漂亮……」
高傑翻翻白眼:「拜託你們也稍微節制一下好嗎?不用急著表現你們有多恩愛、有多深情吧?你們是不是該先把話跟人家說清楚了?」指指對座看戲看得津津有味的方家二老。
楚蜜圓立刻羞得把頭一低:「我去一下洗手間。」
她現在的模樣一定很糟!淚水肯定把她臉上的彩妝給溶得亂七八糟,加上為了作戲刻意抹上的綠油精刺激得她眼淚拼命掉,現在她的臉一定恐怖的像個鬼!
尤其在她又不小心瞄到方禹莫乾淨的西裝上也染上了一塊面積不小的彩妝後,幾乎可以想像自己等一下會在鏡子上看到什麼樣的自己了。
楚蜜圓離開桌子後,方母逮住這機會忙問:「兒子,你是真的喜歡這個楚小姐嗎?」
「媽,如果不是她,我這輩子就不可能結婚了。」方禹莫沒有誇大,他的確是這麼想。
這麼嚴重啊!
方母被自己兒子的話嚇了一跳。
看來,等一下他們兩老真的要好好評估一下這個叫楚蜜圓的女孩子了。
是什麼樣的女人會讓人魂牽夢縈?
其他的先不說,基本條件她的臉蛋一定不會太難看,甚至要很漂亮,漂亮到叫要人一看過她後就很難忘掉她,要不然就要她的個性要很與眾不同,也就是要很有自己的個性,才會叫人一見難忘!
楚蜜圓既不是容貌出眾的美女也不是個很有自己個性的模樣,怎會叫兒子為她非她不娶的那般執著呢?
方父滿肚子疑問的看著由洗手間出來後的楚蜜圓。
因為臉上的粧已經被自己的眼淚弄花,她又沒有把化妝品帶在身邊,只好素著一張臉回到席上,散亂的頭髮也已經重新梳整過,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乾淨、俐落,一如她在工作上給人的感覺。
「看起來不像可以迷死很多人的感覺,怎麼兒子會對她這麼神魂顛倒的?」方父對方母小聲的說。
方母倒不這麼以為,「你以為我們兒子看女人和你一樣都只看外表的啊?」
方母對眼前的女孩子倒有十足的好感,模樣兒就像她的名字一樣,蜜圓一樣的甜美,尤其那有些害羞但又大方自在的模樣,坐在自己兒子身邊一點兒也沒有不協調的樣子。
這樣的女孩子,其實真的挺不錯的!
似乎終於看夠了,方母首先開口就問:「楚小姐,請問一下妳和禹莫交往多久了?」
楚蜜圓依他們先前說好的答案回答:「我們已經認識三年了。」
會選擇這個答案是因為楚蜜圓確實和方禹莫認識了三年,這樣子不但不容易穿幫也算符合事實。
「那麼久了!禹莫,你怎麼從來都沒有跟我們說過呢?害我還拼命幫你找對象相親!原來,你早就有對象了,難怪每次的相親都會失敗。你這孩子也真是的!有女朋友了也不跟我們說,就算帶回來給我們看看也好啊!」方母埋怨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若不是女孩子自己跑來了,她可能再等上個三年也不知道。
還有,想到因為這樣而差點跑掉一個媳婦兒,方母就更忍不住要唸方禹莫:「自己的父母又不是什麼外人,有什麼事情不能說的!」
「我是想等我們感情穩定一點才告訴你們的,其實……其實,媽,我是想等今天相完親就告訴你們的。」
看著身邊的楚蜜圓,手自然的握住她的,「我也沒有想到她會自己下來了,連我都被她嚇了一跳!」
楚蜜圓也含怨的看著方禹莫:「我高高興興的打電話找你去看電影,高傑就告訴我,你回家相親了!我不下來,難道要等你把未婚妻帶來我面前把我甩掉嗎?那不如我先把你甩了!」
「我哪有要把妳甩了!我明明跟高傑說,我這次回來就要把我們的事跟爸媽提下,然後再也不相親了。誰知道妳就突然來了!」
「都是高傑不把話說清楚,不然,我也不會那麼丟臉!」這下子箭頭改指向高傑了。
楚蜜圓偷偷對他扮了個鬼臉,她才不會放他一個人涼涼的在一邊看戲呢!
戲是他說要演的,總是她和方禹莫在忙,放他這個當事者在旁邊逍遙,那怎麼公平?
高傑喝了口眼前的果汁,立刻不慌不忙的接棒:「我只是看你們這麼恩愛,也走了這麼久,想想也該是時候讓你們見面了,才好心的大老遠開車把妳送過來。妳也不想想,是誰一聽到相親兩個字就把電話給掛了?然後再打電話來時只問我知不知道方禹莫的家怎麼走,拜託我一定要帶妳過來。妳有機會讓我說嗎?」
楚蜜圓立刻回嘴:「一路上,你有的是機會可以說,你根本就是要害我出醜嘛!」
「有禹莫幫妳護航,妳擔心什麼?還是妳真的要把禹莫讓給剛剛那個沈小姐?」
高傑還是一副與我無關的喝著果汁。
只有他自己知道,看著方禹莫這樣握著楚蜜圓的手,他看得有多麼礙眼!
楚蜜圓還想再反駁回去,眼睛卻機靈的瞟見一旁正看得興味盎然的方家二老,立刻覺得自己失態的低下頭。
方禹莫則適時的藉這個機會展現二人的恩愛,摟住楚蜜圓對高傑說:
「你不要欺負她!你知道她只是性子急了一點,你還捉弄她!」
「好!好!好!她是你的寶貝,誰都不能欺負她!對不起!是我沒說清楚。這總行了吧?」高傑無可奈何的說著。
然後又對方家二老說:「方伯父、方伯母,你們自己看呢?這個活潑又任性的媳婦還合你們的意吧?」
方父和方母兩人對看了一眼,方父立即表現開明的態度說:
「我們的年紀雖然大了,但是我們不是那種一定要兒子一切聽我們的話做事的那種父母,尤其是結婚這麼大的事情。」
「就是啊!結婚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我們做父母的也只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兒子可以快樂、幸福,我們的意見只是給你們做參考而已!」
方母畢竟是母親,說的話處處都是為自己兒子著想:「如果,你們真的覺得彼此適合,又願意攜手過一生,我們做父母的自然只有祝福。夫妻兩個人要互相體貼一點,各自退一步自然就可以減少爭執.……」
「方伯母,我......我們還沒啦!」楚蜜圓越聽越不妙!
方母這意思是根本認定她和方禹莫是一對即將步上紅毯的夫婦了。
「怎麼還沒?都已經交往了三年了,說認識,你們也認識的差不多了吧!而且,剛剛禹莫也跟我說,他非妳不娶了!怎會沒有?你們該不會是想學人家流行什麼同居、試婚吧?這個我可不贊成喔!」
她等兒子結婚可是等到頭髮都白了,要是兒子還跟她說他們只要同居不要結婚,只要同床不要孩子的,那她可就要大加反對了!
怎麼會這樣?
楚蜜圓忙道:「這是因為我們還不打算那麼早結婚,禹莫有他自己的事業,我也希望自己在工作上能有自己的成績後才嫁人,因為一旦結了婚,很多事就不能像還沒結婚時一樣沒有後顧之憂的去做了。」
開玩笑!她只是個臨時客串的女朋友,要是不趕快找藉口開脫,這一場戲演完,她就會晉升成為未婚妻了!搞不好就這麼把自己賣給方禹莫了,這怎麼行!
「妳這麼說也是沒錯!不過,女人最重要的還是要經營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才是最終的保障。再說,就算妳把工作辭了,禹莫也有能力養妳的。有什麼工作比照顧自己的丈夫、孩子來得重要和幸福?」
方母越看楚蜜圓越覺得投緣,為了早日抱到孫子,方母開始說服楚蜜圓早日過門當他們方家的媳婦兒。
「我和禹莫覺得還早,還是再走一陣子再決定好了!而且我現在的事業心還很重,還不想那麼早結婚。」楚蜜圓偷偷拍著方禹莫的大腿,示意他幫自己說說話。
方禹莫為難的看看自己的母親又看看楚蜜圓,方母也正頻頻向他使眼色要他加入勸說的行列,這叫他幫誰都不是啊!
「還說早呢!禹莫都二十八了,妳呢?妳多大年紀了?」
「我......我二十三了。」
「那哪裡早了?都剛好的很哪!女人呢!太晚婚對以後生養孩子會很辛苦的!二十三結婚,快一點的明年養孩子,五、六年後,妳都三十了,孩子也大了,照顧起來就不會那麼累人了!要是等到妳二十七、八才嫁人,過個幾年孩子大了,正是愛鬧的年紀,妳還有力氣管他們嗎?依我的意思,你們也都走了這麼久了,這婚事遲早要辦,不如就趕緊辦一辦,也好了了我們做父母的心事,也好安我那傻兒子的心哪!」
方母一說起這事,可是沒有人有法子插得上嘴。
楚蜜圓幾次要說話,方母都示意她小孩子有耳無口,要惦惦聽她說。
眼看事情在方母一個人的想像下即將拍案定讞,楚蜜圓再也顧不得禮貌的急急打斷方母的話:「方伯母,對不起!這真的太突然了,我還沒有跟家裡提過,我不能就這麼答應您啊!而且我和禹莫真的還沒有要結婚的打算,這樣子、這樣子未免太突然了!」
方母不但不覺得楚蜜圓失禮,反而覺得這女孩子真是識大體又孝順,的確是最適合兒子的媳婦兒了!
「這樣說就對了!婚姻大事的確要跟父母商量過了才算。雖然說結婚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沒錯,可是這麼大的事的確是應該要讓家裡知道。」
見方母的口氣有鬆動的跡象,楚蜜圓才鬆了一口氣!
繼而,她怕自己再待下去方母又要逼她點頭,答應和方禹莫結婚,忙趁這機會說:
「對不起!方伯父、方伯母,我突然就跑下來也沒有跟家裡的人說一聲,這麼晚了,我該回去了,不然!我父母會擔心的。」
「哎呀!這倒是!讓妳家裡的人擔心可就不好了。妳現在就要走了嗎?」
方母原本還想留她下來,乾脆住一晚再走的,現在聽她這麼說也想給未來的親家一個好印象,忙催著她動身!
從台中到台北可是一段不算短的路啊!
「那就快些送人家回去吧!兒子,快!別坐了,快送人家回去。人家為了你大老遠的下來了,你不把人家平安的送到家,怎麼可以?快!」
方母拉著自己的兒子,也不管兒子願不願意的就把他和楚蜜圓往茶館外推。
「媽,我想......」
「不用想了!再怎麼想也比不過你身邊的女朋友重要。」
方母的意思就是要兒子把自己未來的老婆看緊一點兒,別讓她未來的媳婦兒給跑了,其他的都比不上這件事重要。
「一路上小心啊!開車小心點別和人家搶快,平安才是福!」
方母半推半拖的將三個人送上車,還不忘叮嚀他們一路上要小心,然後揮手送他們離開。
這一整天的事都比不上晚上這件事讓方母開心!
方母依著方父,望著揚起塵煙的兩部轎車,對自己的丈夫說:「我們盼了那麼久,終於盼到兒子長大成人,又盼到他交女朋友也終於快成一個家了。老頭子,我真的好高興啊!」
方父拍拍方母搭在自己手上的手臂:「我們做父母的能替他做的也只有這樣了,其他的就要看他自己了。」
方母笑了笑:「欸!老頭子,你忘了?我們還有一件事要做呢?做完了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等著抱我們的孫子了。」
####################
終於把這場戲給演完了!
楚蜜圓現在才覺得做一個演員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又要哭又要笑的還要小心不能穿梆的仔細斟酌著自己說出口的每一句話。
「呼!終於沒事了!差點就要被你媽媽逼著點頭嫁給你了。下次再有這種事別再找我了,根本不是人做的事嘛!」
想起剛剛被方母逼說得她毫無招架之力的狼狽模樣,楚蜜圓還心有餘悸!
「嫁給我不好嗎?我也許無法盡夫妻的義務,但我可絕對是個體貼的丈夫喔!真的不考慮、考慮嗎?」方禹莫半真半假的問著。
「別打歪主意喔!我們可是說好的,我只幫你們這一次。以後就不能再玩什麼送花、追求的把戲了,再來我就真的要跟你們翻臉了!」
雖然那只是附加條件而已!
即使沒有加上這個條件,光是聽完高傑說的那些事之後,楚蜜圓也會點頭幫忙的。
也許是女人天生的母性作祟,高傑向她說了方禹莫每次相親的原因和結果,加上她上次也親眼看到了情緒失了控的方禹莫,像個任性的孩子一樣要求靠在自己身上撒嬌的樣子。
她多少能體會高傑的心境了。
「我真的沒有想過你的壓力是那麼大,那畢竟是我無法想像的世界。對不起!我的態度真的太差了。」
楚蜜圓覺得和方禹莫那種有話不能找人說又隨時都得提防自己的秘密外洩的心理壓力,她自己的那點心事,和他相比真的是太渺小了!
「那怎麼能說是誰的錯呢!其實,有妳這般不嫌棄我的朋友願意和我交往,我就很滿足了!」
方禹莫一邊操縱著手上的方向盤,一邊說著:「人家都說同性戀是禁忌的戀情,是污穢的,妳怎麼敢讓我抱妳還讓我趴在妳的腿上哭?」這也是方禹莫滿好奇的一點。
這叫她要怎麼說得清呢?她真的沒有想過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只是想到要安慰他、要幫他,直接就做的事情,現在要她去細敘原因,她怎麼說得出來?
可是,這樣說會不會顯得她太沒有大腦了?
楚蜜圓忽然一臉邪氣的說:「嘿!嘿!因為我是個作家呀!有個這麼現成的題材就在我的身邊,我怎麼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你知道嗎?我們玩同人的人中有人就最喜歡看你們之間的床事了,而且還是SM的喔!.........哎呀!你小心車子啊!」
正說得高興的楚蜜圓,驚險萬分的看方禹莫及時閃過和前面的車子玩親親的危險!
「你怎麼.........」楚蜜圓正想問方禹莫為什麼開車不專心點的時候,才發現方禹莫竟不知怎的慘白著臉!
將車子停到路旁後,楚蜜圓忙問:「你哪裡不舒服嗎?」
方禹莫緊抓著楚蜜圓問:「妳要把我寫成故事!妳怎麼可以?還是寫......還是寫那種......不正常的!」
慘白的臉滲著顆顆豆大的汗,方禹莫的突然失控讓楚蜜圓也慌了!
「哎!我是跟你說笑的啦!又不是真的寫。而且......而且我寫的文章裡也沒有這種的!你到底怎麼了?你別嚇我呀!」
楚蜜圓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隨口說的玩笑話竟會引起方禹莫那麼大的反應。
「你們是出了什麼事?莫怎麼了?」
開著車子隨後跟上來的高傑也看到了剛剛的驚險畫面,車子一跟上來後也立刻跟著他們停在路邊。
高傑忙抱過臉色不佳還緊抓著楚蜜圓不放的方禹莫,問她:「妳到底跟他說了什麼?為什麼他會抖得這麼厲害?」
楚蜜圓也嚇壞了!
「我......我只是說在同人的作品中有寫到那種激情的床戲.........」
「妳沒事跟他提那個做什麼?」高傑緊張的安撫懷中的方禹莫:「沒事了!沒事了!相信我!沒事的,我在你旁邊了。該死的!你別一直抖啊!」
「妳......妳說妳沒有寫,......沒有把我寫下去......」
方禹莫抖得就像秋天的落葉,手指仍是指著楚蜜圓問。
楚蜜圓連忙搖頭:「沒有!沒有!我保證我沒有!我只是開玩笑的。我怎麼會把朋友的隱私拿來賺錢?我不會這麼做的啦!」
「真的?......妳沒騙我?」
「沒有!我沒騙你!我也沒寫那種東西啦!」楚蜜圓真的慌了!賭咒罰誓的跟方禹莫保證。
「放開我!.........傑.....放開....」
「不行!我一放手,你非摔死不可!」高傑看方禹莫一直在發抖,怎麼肯放開手讓他摔跌在地上。
「讓蜜圓扶著我就可以了。」
方禹莫的話讓高傑恨恨的一咬牙!對楚蜜圓吼道:「妳過來!」
「抱著他,像我這樣扶著。」
楚蜜圓依高傑的意思,用自己的雙手攬著方禹莫,讓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