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五章<一>
 瀏覽407|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五章 陳夢

(一)
對這突來的好消息,方父、方母急著想多了解一下自己兒子和那個叫楚蜜圓的女孩子的情況,一人一句的抓著高傑問,高傑則是一律以等方禹莫兩個人回來自行說明比較清楚的一一推掉回答,只是有意無意的強調他們兩人的感情有多好、有多難分難捨。
對高傑這樣吊人胃口的儘挑著非重點說,兩個老人家簡直恨不得能將兒子抓來面前問個清楚!
還有那個叫楚蜜圓的女孩子,做父母的也有責任要評估、評估一下是不是適合當兒子未來的另一半,自己的兒媳婦呀!要是那個女孩子只是看上兒子的錢,那就說什麼也要反對到底,他們的兒子可是方家的驕傲啊!
只是,方母焦急的望向茶館大門口,那兩個孩子怎麼還不回來呀?
###################
完全不曉得茶館裡此刻的情形,方禹莫與楚蜜圓不知不覺的已走了許多條街。
「就因為傑告訴妳,我需要一個女朋友幫我解危,妳就來了?」方禹莫訝異的看著一臉理所當然的楚蜜圓。
他從來沒有想過楚蜜圓會過來幫他,而且還是和一直嚷嚷著和她不和的高傑。
「當然不是只有這樣,高傑還告訴了我一些事,他把你的無奈告訴我,也說了一些你會想結婚的原因。那個一直和我相看兩相厭、不如不看見的高傑都已經主動開口,先放下身段來找我幫忙了,我這和你朋友相稱認識了三年的"女"朋友不幫你,也太說不過去了。」
楚蜜圓有些不自在的逃避方禹莫的眼光,那種眼光令她臉紅。
「不過,你不用太感激我,我也只幫你這一次。假扮你的女朋友還可以,要我假扮你的新娘,你就要另請高明了。」
由高傑打來的電話裡,楚蜜圓知道了一些她從來不知道也不曾想過的事情。
方禹莫不希望讓父母知道自己是個同志,所以一直想辦法逃避父母為他安排的每一場相親,一次又一次的相親給方禹莫帶來了莫大的壓力,還有最終能不能瞞過父母的恐懼,即使方禹莫讓每一次的相親都失敗。
「但,誰也不能保證不會有不在意莫的冒失的女人出現,若是她又正好符合方家父母的媳婦標準,那莫的秘密還能隱瞞多久?我甚至可以猜到莫的做法是依自己父母的意思娶了那女人,然後和我分手,最後把他自己逼瘋、逼死!我不希望看他走到這一步。可是,我幫不了他,只能拜託妳了!」高傑在電話裡就是這麼跟她說的。
當時,楚蜜圓不是沒有想過這一幫可能就再也牽扯不清,不是沒想到未來還要一再的以此欺騙方家兩老,不過,她也無法多想自己的決定是對或錯。
只是,對朋友,楚蜜圓無法真的看方禹莫走到這一步,何況方禹莫的確是她的好朋友,很好、很好的好朋友。
「謝謝妳!蜜圓,謝謝妳來,謝謝妳明白,明白我的苦……」方禹莫的眼淚說來就來的直往下掉。
看到高傑和楚蜜圓出現在這裡,他真的嚇了一跳!然後,更教他意外的是楚蜜圓竟然還是以他的女朋友的身分出現。
現在,又知道一切都是為了他而做,叫他怎麼不喜極而泣?
「喂!喂!你別哭嘛!」楚蜜圓有些不知所措。
女孩子哭她看得多了,但她從來沒看過一個大男人說哭就哭的在她面前哭得淅哩嘩啦地。
胡亂從自己的牛仔褲口袋掏出她隨身攜帶的面紙遞過去,「你這樣好難看耶!哭得眼淚和鼻涕一起流,很噁心耶!」
抽出一張面紙擦著方禹莫的眼淚:「說真的,你不會覺得剛剛很丟臉嗎?」
楚蜜圓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勇氣,衝過去指著人家的鼻子就罵,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實她整個手心裡都是汗,聲音也在顫抖。
會選擇跑開雖然是事先就和高傑說好要就此把方禹莫引開到別的地方說明事實,但是若是叫她繼續再留下來,她鐵定會因為過度緊張而讓整件事情穿幫!
「不會!我很高興妳來幫我。」
其實,楚蜜圓剛剛一衝過去就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速度快得跟打機關槍沒有兩樣,他壓根兒就沒聽清楚她到底說了什麼話。
「真的嗎?」楚蜜圓懷疑的回想自己剛才的表現:「我覺得我的話好像說得太快了,不知道他們聽清楚了沒有?要是沒有聽清楚那我和你就這樣跑出來了,不會很奇怪嗎?」楚蜜圓煩惱的想著。
「放心吧!我相信傑一定會應付得很好的。」方禹莫的淚來得快去得也快,他相信高傑一定有辦法可以將事情處理好的,但是他必須先明白高傑和楚蜜圓是怎麼計劃的。
「你們是怎麼說的?」
「就是由我假扮你的女朋友,因為看到你和別的女人相親,醋勁大發的衝進去鬧場後再故作大方的退讓,然後高傑會要你出來追我,我就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等你。再來就由高傑負責編一套我們其實已經交往了很久的故事,反正就是他得負責想辦法將今天的女主角擺平,讓她主動離開,結束今天這場相親宴。這樣至少可以免去他們再拼命為你安排下一場相親。」
楚蜜圓接著又說:「但是要怎麼讓他們相信呢,就要看你怎麼做了。」
她要做的只是配合他們演一齣戲,如果這樣可以給他們一點幫助又不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困擾,那麼她為什麼不同意?
不過,現在即使告訴她這將是所有麻煩的開始,即使讓她知道這將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許多的困擾,那她也認了!
「那好!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方禹莫看看楚蜜圓,愉快的揚起嘴角:「現在我們是不是該去把剩下的戲給演完了,我親愛的蜜圓?」
楚蜜圓不甚習慣的抿抿嘴:「真難聽!你還是叫我蜜圓就好了,前面那些字可以省略。別忘了!我只是你暫時的女朋友唷!」
嘴上這麼說的同時,手已經被方禹莫牽起,向水香茶館走回去。
楚蜜圓忽然問方禹莫:「牽著女孩子的手,你會不會覺得噁心啊?」
方禹莫失笑的反問:「你們女孩子自己手牽手會覺得噁心嗎?其實我們對妳們就像妳們對自己的同性一樣的感覺,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在我們之中像妳說的對女人反感也是有,但不包括我。反而是對我們有其他想法的女人才會讓我們感到噁心!」
楚蜜圓有些了解的又問:「你和高傑住在一起,有沒有想過會被人家懷疑你們其實根本就是一對同性戀人啊?」
方禹莫告訴她:「我很怕被別人看出這一點,所以我和傑一直很小心。我們上班時是上司和下屬,除了公事以外我們就和一般的男性友誼沒有兩樣。大樓的人也知道他是我的房客和我住同一間房子,除此之外,他們什麼也不知道。我不就成功的瞞過妳了?」
說的也沒錯!如果不是方禹莫自己說出來,她的確看不出來,說不定全公司也一樣沒有人看出來。
「那以後你要怎麼辦?我不可能一直幫下去,你的父母也不可能一直等下去,那時候你們要怎麼辦?」
說來,這並不關她的事,她也插不上手;只是基於對朋友的關心和她的雞婆個性,楚蜜圓真的替方禹莫感到擔心。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也不知道還可以瞞他們多久。說真的,我連想都不敢去想。」方禹莫對自己的未來也感到茫然。
「這麼沮喪可不行啊!」楚蜜圓忽然在方禹莫的背上用力拍了一下!
方禹莫被她這一拍拍得整個人往前傾了一傾,
「高傑為你那麼認真的在想辦法,連我都找來為你兩肋插刀了,你自己不打起精神怎麼行?怎麼對得起大老遠趕來幫你的我們?」
「對啊!我是該打起精神來才對!」方禹莫點點頭對她這個好朋友的心意只有感謝。
他若不打起精神來,怎對得起這般為他奔波地高傑和楚蜜圓。
楚蜜圓立刻給了方禹莫一個鼓勵的笑容。
現在,她已經可以漸漸接受方禹莫是個同志的事實了,但也只對方禹莫,要她主動去認識更多的同志的話,說真的,她沒有那麼大的勇氣!
##########################
在走進茶館之前,楚蜜圓忽然叫住方禹莫,先在自己的眼皮上抹了一點點的綠油精,然後趴在方禹莫的胸前,問他:「你可以抱得起我嗎?」
方禹莫試了試,「可以,妳想做什麼?」
楚蜜圓輕輕對他笑了笑:「你別忘了!我現在可是演一個脾氣倔強的女生,而且是個覺得自己被男朋友背叛的女生,就這樣跟你走進去,你不覺得太整齊了嗎?而且,一個對自己男朋友生氣的女孩子會乖乖的跟你走回來嗎?你不強硬一點,我會那麼乖嗎?」
方禹莫這才了解的笑了:「果然還是妳厲害!我只想到怎麼解釋我們兩個人的關係才合理,倒沒有想過要怎麼讓他們不起疑!女人想的就是和男人想的不一樣,妳到底交過幾個男朋友了?怎麼會這麼清楚?」
聞言,楚蜜圓的神色立刻一黯。
但是由於她趴在方禹莫胸前,方禹莫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失言。
「快進去吧!等一下要是綠油精的刺激過了,戲演不成,我們都要完了!」
交過幾個了?楚蜜圓的心裡竄過一陣酸楚,答案是她根本沒有和任何男人交往過。她會知道這些小事只是因為她看過很多小說,因為她曾為自己筆下的主角們營造過許許多多的愛情夢。
但是,實際體驗只有零。
要是早知道方禹莫會說這句話讓她勾起自己的傷心事,她連綠油精都不必抹了,自己此時的眼淚就比擦綠油精流得還兇了。
活受罪啊!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