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四章<四>
 瀏覽462|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四章 陳夢

(四)
中午過後,方禹莫突然說要回去休息。
沒有老闆在的公司,每個人的工作情緒顯得特別輕鬆。
男主角不在公司,女主角依然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這幾日的桃色傳言已經出現了誤傳的裂縫,漸漸有不攻自破的趨勢。
也有人依然堅持己見,認為兩個人是在做戲給他們看的。
楚蜜圓雖然對方禹莫的突然退席感到擔心,但也僅止於對朋友的關心而已!
所以她依然繼續做她自己的工作,一點也沒有坐立難安的直到下班。
拎著自己上班用的皮包,楚蜜圓拿著車鑰匙正要打開車門,一條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她身旁,低啞的問著:「可以請妳去看看他嗎?」
楚蜜圓立刻認出了那人是高傑。
「他還好嗎?是感冒還是發燒?」
高傑的臉色也沒好到哪裡去,一臉的疲憊和憂愁的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才是生病的人。
「都不是,妳能跟我來吧?」
楚蜜圓隱隱覺得事情好像並不是生病那麼簡單,那會是怎麼了?明明白天還好好的呀!
「上車吧!你帶路!」
有些麻煩就是這樣不是你說不管就可以的,有種麻煩就是你不能不管的,而楚蜜圓就認為眼前這個麻煩就是她不能不管的那一種。
「他一回來就是這個樣子,把自己關在房裡,我怎麼叫他,他都不出聲。吃飯叫他也不出來,我硬是開了門進去,就變這樣了。」
高傑指指自己下巴的淤青對楚蜜圓說。
「他一回來你就跟著他回來了嗎?」楚蜜圓踩在高級的大理石地板上,問高傑。
她還是第一次來方禹莫的家,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兩個男人同住的地方,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簡單、乾淨是她對這地方的第一印象。
「我比他晚了一點回來,我到三點時才知道他不在公司,我擔心他會出事才隨後跟著回來。不瞞妳說,他從昨天就不太對勁了。」
踩著冰涼的地板,楚蜜圓的心情其實是有些緊張的。
「我只能說我盡力試試看,他如果不肯說出來還是要選擇往牛角尖裡鑽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將醜話先說在前面,她只是個人可不是神仙,更不是心理醫生,要她沒頭沒腦的去探索一個人的心裡在想什麼,她可沒有這種本事!
再深吸了口氣,楚蜜圓站在緊閉的房門前,試探的敲了敲,裡面確實沒有人回答。
「禹莫,我來探病的,你是生病了吧?開門哪!你不開門我怎麼探病哪?還是你不歡迎我來關心你?」
可能沒想到她會過來,寂靜無聲的房間傳出了一些不明聲響,好像是有人跌倒還是東西掉下來的聲音。
楚蜜圓又敲,「你不開門,我就回去囉!人家不歡迎我,我留下來也沒有意思。」
緊閉的房門立刻像怕她真的離開一樣的打開了。
門後的人…………
楚蜜圓在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個做錯事的小男生呢!
開了門後,方禹莫就又走回床邊坐著了。
楚蜜圓只在門外站了一秒,確定方禹莫沒有趕人的意思,就跟了進去。
第一次進入男生的房間,楚蜜圓還真覺得有些不太自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看著把自己當鴕鳥一樣藏在棉被裡的方禹莫。
最後,楚蜜圓嘆口氣,走近床邊問:「我可以坐下來嗎?」
方禹莫無聲的動了動。
楚蜜圓忍住笑意說:「我只看到棉被在動,我看不到你在表示什麼意思。出來啦!又不是沒看過你是長什麼樣子,再難看我也看習慣了。」
棉被裡的人沒有動靜。
楚蜜圓又不敢亂動,因為她知道有些人並不喜歡別人碰他的東西,尤其是像床、棉被………這些私人的用品,而方禹莫這隻鴕鳥又不給她一個明顯的回答,讓她覺得自己不管怎麼做都不對。
「出來啦!你以為學鴕鳥就可以解決事情了嗎?你知不知道這樣會讓人很擔心耶!」
這樣和他僵持下去真的不是辦法,楚蜜圓牙一咬,算了!不管了!管他們高不高興,反正要洗被子的人不是她,這被子也不是她家的!
她不管了!
手用力一拉,就和棉被裡的方禹莫搶起棉被來了。
「你丟不丟臉啊!堂堂公司的總經理躲在棉被裡跟人家學當鴕鳥!那我這公司的主任不就要鑽進土裡當蚯蚓了?出來!你給我出來!」
站在門口的高傑,聽的是哭笑不得!
又是駝鳥又是蚯蚓的,那會是家什麼樣的公司啊?既然總經理都當了鴕鳥,企劃主任當了蚯蚓,那他就委屈點當隻土撥鼠吧!至少,可以在土裡和方禹莫見面。
楚蜜圓終究是女人,力氣比不過男人的方禹莫,儘管好幾次她都快要成功的把棉被拉下來了,那個奸詐的男人就把身體往旁邊一滾,連人帶被子的捲起來讓她又要再使一次力。
渾身汗的楚蜜圓不禁氣憤的拍打那團被子球:「哪有人像你這麼奸詐的!搶不過我就用捲的。你還算是男人嗎?跟我這女生搶什麼?快點把被子給我!」
氣不過的楚蜜圓,完全忘了自己是站在誰的地盤上了,雙足一蹬踩上床去,由上面掀不開,她由下面掀總成吧!
「你給我等著!我就不相信你有多會捲!」
下面的被子很快就被她掀了個洞,那雙曝了光的腳ㄚ子正拼命往裡面縮。
「哈!哈!想跑嗎?來不及了!」
楚蜜圓這回不跟他搶被子了,伸出一根手指就往方禹莫的腳底搔,被子裡傳出了悶笑。
楚蜜圓邊搔就邊把方禹莫來不及拉緊的被子往下拉,她就緊追著那雙腳不放,一點兒也不費力就將整條被子自方禹莫身上拉開了。
方禹莫一方面要躲開楚蜜圓的手指來搔他的癢,一方面又要小心自己不敢踢到楚蜜圓,無法顧及身上的被子,手忙腳亂中整條大棉被就已經從他的身上被剝離。
迎面就對上頭髮散開,一臉洋溢著勝利笑容的楚蜜圓。
「晚安哪!鴕鳥先生,棉被外的空氣有沒有比裡面新鮮啊?」
「蜜……」
「蜜什麼?」楚蜜圓有些氣喘的拍著方禹莫的頭:「都二十多歲快三十歲的老人家了,還學人家打什麼棉被仗?搞得我一身的汗。還不快些說對不起?」
「對不起……」話才出口,方禹莫立刻捂住了嘴。
他根本沒經過思考就說出口了!
「乖!快起來告訴我,你是怎麼了?幹嘛一回來就躲在房間裡,藏在棉被中當鸵鳥?」
楚蜜圓的手一伸,輕輕拍了拍方禹莫茫然的臉:「你這樣會讓人擔心的,到底是怎麼了?有什麼事就說出來不要藏在心裡,不然我們要怎麼幫你?」
高傑已悄悄將房門闔上了。
高傑的心苦澀的問著,為什麼楚蜜圓可以的他卻不行?他不是沒試過安慰方禹莫,也想盡辦法逗他笑,但是方禹莫不理他,甚至還給了他一拳後將他趕出房間去。明明他和他才是最親密的,也該是最了解彼此的,為什麼方禹莫還要在一個女人懷裡尋求安慰?他想要的安慰,他高傑給不了嗎?
頹喪的低下頭,他不明白啊!他們之所以被稱為同性戀就是因為他們同樣都是只愛男人不愛女人的關係,可是方禹莫對楚蜜圓的這種感情叫什麼?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這樣魂不守舍的模樣叫什麼?方禹莫到底把他高傑當什麼了?可是,他愛方禹莫呀!只要方禹莫也愛他,他什麼都可以不計較,只希望方禹莫高興,他什麼都願意幫他拿到。
為什麼他只對楚蜜圓另眼相看?楚蜜圓有什麼地方比別人特別嗎?在他高傑的的眼中,楚蜜圓不過就是個女人而已!與其他引不起他興趣的女人沒有什麼兩樣,就算她說話比其他女人來得有趣,那又怎麼樣?還是女人不是嗎?
高傑越想越心煩,越想心越亂。
最後,還是決定先替自己和裡面的兩個人煮飯再說,反正,他想再多也想不出答案,只是讓自己徒招心煩!
########################
在房間裡,楚蜜圓就像個大姊姊似的安撫著方禹莫。
方禹莫就趴在楚蜜圓的腿上,安靜溫馴的像隻小貓咪。
楚蜜圓再怎麼想也想不到方禹莫心情不好、陰陽怪氣的理由是他找不到人可以撒嬌?
這也可以成為一個男人鬧情緒、讓自己情緒不穩的理由嗎?
楚蜜圓若不是自己親眼看到一個煩躁、暴動的男人在自己面前逐漸冷靜、鬆懈下來,楚蜜圓也不會相信。
「可以了嗎?是不是好過多了?」楚蜜圓輕輕拍撫著方禹莫靠趴在自己腿上的頭。
想想當個男人也真辛苦!
在人前必須做個男子漢,頂天立地的什麼都不怕、不畏懼的模樣,其實在他們遇上難題,心裡難過的時候也是需要別人給他們支持和鼓勵,可是礙於自己的性別和自小就被賦予的期待和教育的緣故,他們只能將心事往自己的心裡放。
有的個性比較大而化之,可以藉著時間慢慢紓解,但是像方禹莫這樣心思比較細膩,說好聽些是敏感,說難聽些是龜毛的男生就只能自己生悶氣了!
不過,楚蜜圓很懷疑!
高傑不是方禹莫的情人嗎?怎麼方禹莫不找高傑撒嬌就好了呢?他們兩個人的感情看起來很好啊!
「嗯。」方禹莫起身,臉色已明顯好了許多。
比起剛剛憂愁的像是天就快要坍下來壓死人的樣子,已經好看多了。
「你的壓力很大吧?做為一個…呃……同志,一定有很多事情不方便喔?」楚蜜圓輕輕動著自己已經麻痺的雙腿。
剛剛被子才掀開,她才問了幾句,方禹莫就對著她直對眼淚,她還以為自己剛剛的粗魯動作傷了他哪裡了。
結果,他只是要求她像個姊姊一樣讓他抱著她、賴在她懷裡撒嬌就好。
楚蜜圓對他的要求雖然覺得奇怪,一個男人賴在女人身上撒嬌除非兩人是情侶,不然就是對那女人懷有不良的企圖。
而方禹莫是個同志,對她自然不會有什麼不良企圖,所以楚蜜圓考慮了一下就讓方禹莫靠在自己腿上低低飲泣。
那樣子就像一個小孩子在自己的母親身上尋求安慰和溫暖,好像是個在外面受盡了委屈的孩子一樣。
「為什麼不找高傑安慰你?」楚蜜圓問出自己心裡的疑問。
方禹莫沒有回答,看著楚蜜圓散亂的頭髮,做了他一生中從來就沒有做過的事。
「不用了,你不用替我整理頭髮,等一下我自己用手抓一抓就可以了。」
楚蜜圓訝異的看著方禹莫拿著男用的扁梳替她梳頭。
見方禹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楚蜜圓伸手按住方禹莫的手,向他搖頭:「真的不用了,禹莫,我該回去了。已經晚了,我再不回去我家裡的人會擔心的。」
方禹莫失望的停下手,握在手掌中的頭髮柔軟得像是絲綢織就,這就是女人的頭髮,他這一生不可能擁有的女人。
「不能再多留一會兒嗎?」
「很晚了。」腿上的麻痺已退,楚蜜圓已可以行走自如。
看著呆坐的方禹莫,楚蜜圓由衷的叮囑:「你下次心情再不好,再不舒服儘管來找我陪你,就是別再這樣使性子耍脾氣。高傑很擔心你,你自己不知道嗎?我是不明白你們彼此是用什麼方式表達感情的,不過,像你這樣不高興就給人一拳的,換成是誰都會受不了的!我也許多事了點,可是我不希望一對好好的情侶因為一點點不必要的小事就鬧分手,好嗎?」
「蜜圓,謝謝妳!」方禹莫喊住走出房間的楚蜜圓。
這樣的女人也許真是他不能奢求的吧?
楚蜜圓向他一笑:「都是朋友,你跟我客氣什麼?」
####################
「妳要回去了?莫沒事了嗎?」高傑很意外方禹莫竟沒有跟楚蜜圓一塊兒走出來。
「對呀!都這麼晚了,我再不回去家裡就要以為我失蹤了。他沒事了,不過是鬧情緒而已!你別太擔心!等會兒給他個抱抱、親一親就沒事了。」
楚蜜圓跟高傑開玩笑的說著,走向大門。
「不吃過飯再走?」高傑不是禮貌性的邀請,他是真的準備了楚蜜圓那一份。
「不用了,我不想當電燈泡。謝謝你!我也要回去享受我的晚餐了,你和禹莫慢慢吃吧!」
臨踏出門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對高傑說:「他的情緒還是很不穩定,你應該知道真正的原因吧?有些事不是我這個外人可以明白的,你好好安撫他吧!我不希望我每次都得當你們的調解委員。」
「不會有那一天的!」高傑向楚蜜圓拍胸脯保證。
「呵!但願喔!」帶著笑容,楚蜜圓離開了。
高傑走進房間,看方禹莫正對著梳子發呆。
「莫,吃飯了好嗎?」
方禹莫抬頭對高傑笑了笑,伸手招他在自己身邊坐下。
高傑不知道方禹莫要做什麼,只是依著他的意思坐下。
「對不起!很痛吧?」
拿著跌打用的紅花油敷在高傑的下巴上,輕輕替高傑揉散那淤血。
「還好,比不上被你拒於門外的時候心痛。」
方禹莫滿臉歉意的看著高傑:「是我的錯!對不起!我那時候真的只想一個人躲起來,誰也不想見。」
「可是,你就見了楚蜜圓。」高傑有些不滿的看著方禹莫。
豈知!方禹莫竟一臉的笑。
「她真的很特別!我一聽到她的聲音,整個人的精神就像從絕望的黑暗中看到了一束希望的光明射了過來一樣,我很難不去在意她。」
「那我呢?莫,我對你而言像什麼?」高傑有些緊張的問。
「你,你是我不可缺少的未來啊!傑,你在生氣嗎?」
方禹莫看出了高傑的不悅,想想自己今天是太過分了點,立刻討好的說:「對不起!下一回我一定不會這麼任性了,你原諒我好嗎?」
高傑能說什麼?
愛有時不是一昧佔有,包容他也是一種愛。
抱過方禹莫的腰,高傑對方禹莫露出寵溺的笑容:「吃飯了,我都準備好了。」
這樣的夜晚,是個多事的夜晚,對他們也是個疲倦的夜晚。
「傑,我未來老婆的房間要再加一點東西上去,我發現她的另一個喜好了!」
方禹莫神秘的拿出一個捲軸,「把這張圖裱個框後掛在她房裡。」
高傑接過捲軸,打開看了看,看不出上面的圖樣是什麼東西。
「這上面是什麼?不是明星也不是漫畫,說是娃娃又不太像,這真的會是她喜歡的東西嗎?」
「相信我,她最喜歡這個了。我保證她看到後會高興的跳起來!還有房間的東西也要換一下。」
方禹莫說得信心十足,高傑也沒有辦法懷疑。
「將這個捲軸裱框是沒什麼問題,只是你不要弄錯了東西,弄巧成拙就好了!」
其實,高傑再怎麼看,也看不出來捲軸上的人物有什麼魅力能夠吸引女孩子喜歡,不是Hello Kitty也不是米奇老鼠更不是偶像明星,怎麼會有女生喜歡?
「放心吧!我可以肯定蜜圓一定會喜歡的,你別不相信啊!傑,你沒有走進去她們的圈子,所以你不明白。你要是走進去過,你就會相信我的話了。別小看這捲軸,你如果跟我一樣走進去過,你就會知道有多少女生為上面的人瘋狂了。」
這上面的人物真有這麼大的魅力嗎?高傑再仔細看了看,就是看不出上面的人物有什麼特別?現在的女生都儘是喜歡一些奇怪的東西,也許真如方禹莫所說的一樣,楚蜜圓真的很喜歡這東西吧!
不過,還是讓他覺得很奇怪就是了。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