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四章<三>
 瀏覽440|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第四章 陳夢

(三)

走出公司的一路上,方禹莫和楚蜜圓都無語。
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後,楚蜜圓首先打破兩人中的沉默:
「丟下高傑一個人好嗎?」
「傑不在那些人裡,他可能早就先回去等著了。」
方禹莫沒有忽略高傑,他看過了,在那群等著看熱鬧的人裡沒有他。
「你有個體貼又很好的………伴。」楚蜜圓意有所指。
而她相信方禹莫懂她的意思。
「妳………」方禹莫想問她,問她的心情,問她的想法。
「什麼都不要問我,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回答你。我很累!所以我什麼也不想說。」
楚蜜圓輕揮著手,在所有問題都沒有釐清之前她沒有答案可以給他。
「可是,蜜圓,我不希望妳因此不開心或是感到困擾,我……」
方禹莫的話終止於楚蜜圓深思的回眸。
「禹莫,這是因為你蓄意造成的嗎?我不知道你這麼會把事情往你自己身上攬!我不覺得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只是誤會而已!他們並不知道我們只是朋友,真要說對不起的話,你該對高傑說。」
楚蜜圓的想法是完全的往另一個方向行走。
方禹莫對她的回答是一陣愕然!
「蜜……」
方禹莫還想問個詳細,楚蜜圓已走向另一個方向:「下回再聊吧!我今天加班加得太晚了。」
她竟忘了自己的車了!竟呆呆的跟方禹莫走了那麼久才想起自己是開車來上班的,不快些趁還沒七點大家都還在公司時去取車,等一下她想安全脫身就難了!
方禹莫茫然的望著楚蜜圓離開的方向呆立了一會兒,才緩緩舉步走回家。
他與她相比真是太污穢了!
########################
高傑開門迎進一身疲憊的彷彿上了一輩子班的方禹莫,擔心的問著:
「你沒事吧?公司的人說了什麼傷人的話嗎?」
他也看到了銷售企劃部被一群人團團包圍的情形,他相信方禹莫有能力應付這情形才先行回來,但是看方禹莫這樣子,他好像做了錯誤的決定。
「沒有………」將整個人的重量全交給高傑,方禹莫疲倦的搖頭:「沒有人傷害我,是我傷了人,是我的自私傷了我最好的朋友!她竟然還安慰我,她安慰我!傑,你知道那種滋味嗎?就像是你倒了一杯毒藥要人家的命,人家還當你給了他一杯救命聖水的拼命向你道謝。」
頭向後一仰:「傑,我的心情糟透了!」
高傑了解的拍拍方禹莫的背,帶著他到柔軟的沙發椅上坐下。
「你現在可不能說你要放棄了!不然,你就真的要失去楚蜜圓這個朋友了。你沒有退路了,你明白嗎?」
虛弱的朝高傑一笑。
「我就是因為明白才會覺得痛苦!傑,我好累!」方禹莫就窩在高傑身上一動也不想動,「傑,答應我,如果我成功了,好好對她別再對她懷著敵意好嗎?」
高傑立刻皺起雙眉,「你要叫冰不要化成水,可能嗎?」
「傑!」方禹莫有些無力的喚著,在高傑的懷裡仰起頭:「你知道蜜圓她今天對我說什麼嗎?」
「說什麼?說我很惡劣、很討厭、很惹她不高興還是我很礙她的眼?」
高傑不甚在意的搭著話。
楚蜜圓那女人說什麼都不及他此刻懷中的人來得重要,對他來說,方禹莫的話才是話。
方禹莫搖著頭。
「都不是,她說造成今天這種情形,我最應該道歉的人是你。」
「我?我為什麼要你道歉?」
「你想呢?你是我的老公,而我和她鬧了緋聞。你說,我為什麼要向你道歉?」
方禹莫疲累的雙眼閃爍著不確定和誓在必得的複雜光芒。
「那女人到底是太笨還是太會作戲了?莫,我說過她不簡單,你不要被她這種一無所知的態度給騙了。莫,先說說你今天又做了什麼了?」
對方禹莫的話高傑採不信任的看法,在公關部待了那麼久沒道理他會把母獅子當成貓咪。
方禹莫什麼話也不說的繼續靠在高傑的身上,看起來就像在思考什麼事一樣。
突然的沉默讓整個空間沉靜,只有電視的聲音依然故我的持續放送。
「莫,莫?………莫?」
未免也太久了,就算是方禹莫想在他懷裡尋求依靠也未免沉默的過久了。
高傑繼續試圖的喚著,方禹莫卻依然沒有動靜,再仔細看了看。
方禹莫竟在他懷裡睡著了!
高傑有些錯愕的啞然失笑。
西裝沒換,澡也沒洗的就趴在他身上睡了,真的那麼累嗎?
高傑藉機在方禹莫熟睡的唇上偷了個吻,無防備的睡臉顯示出極度的誘惑。
可以在這邊就這麼掠奪他的,客廳的沙發柔軟得不輸房裡的床,高傑輕輕解去方禹莫的西裝衣扣,俯身印上一個吻。
為了給自己找一個新娘,方禹莫忙得沒什麼時間與他溫存,躺在床上的時間就是只有純睡覺。
現在,好像就是他們溫存的時候。
整齊的西裝上衣已經敞開的散出誘惑的皮膚,均勻起伏的胸膛一上一下的像個催眠的邀請。
手滑過那片平坦的胸膛,唇觸過那完全純男性的結實骨架,留下斑斑的色彩。
熟睡的人一無所覺的任他抽去自己腰間束縛的皮帶,渾然不知自己將陷入危險的繼續沉睡。
現在要叫停的話,是不可能了。
可是,方禹莫突然睜開了眼睛:「我很累!傑。」
手掌已經放在方禹莫的褲頭上的高傑只好宣告侵略失敗的收手。
拍拍方禹莫又已經閉上眼睛的睡容,依舊渴睡的臉,抱起他往房間走。
原本該是兩個人的晚餐,現在是只有高傑一個人的晚餐,少了已經習慣的人陪在身邊,夜晚似乎變得相當寂寞。
也許因為這樣的夜太靜。
收拾好所有的東西,高傑看了一會兒電視後還是決定到臥室去看熟睡的方禹莫。
方禹莫依然沉沉的睡著,,好像經歷了一場戰爭後那麼樣疲倦。
看著這樣的方禹莫,高傑忽然生起楚蜜圓的氣來了。
為了她,方禹莫竟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她還不肯點頭!
不知道她究竟在拿什麼喬,高傑就是想不通。
方禹莫只是要她掛個名,替他瞞過家裡催他結婚的雙親而已,又不是真要她嫁!
就算她肯,他高傑也不同意!
更別說方禹莫還願意提供她任何的物質所需,更應下她日後若是有了情投意合的對象,絕對無條件的離婚和給予祝福的承諾。
這樣天掉下來的好事,哪個人不忙著趕快往自己的身上攬?偏就是有楚蜜圓這種硬是把到手的好運往外推的笨蛋!
方禹莫都已經開出這麼優渥的條件了,而她說什麼就是不肯點頭。
而竟還有一種人就是固執的非要她不可!
更頭疼的是這兩種人都叫他碰上了,而且他還不能不當回事的必須管到底。
「唉!為什麼你們兩個人都這麼麻煩呢?」
要是依他,成就成,不成就拉倒的不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
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高傑怕吵到睡著的方禹莫,趕在電話聲響第二聲之前將電話接起。
一聽到電話那一頭的人是誰後,高傑的臉立刻罩上一層憂色。
掛掉電話,高傑正暗自決定要將這通電話的事隱瞞下來,身後已有人朝他的背上貼近,未卜先知的問他:
「是我媽媽,還是我爸爸?」話中的睡意未褪,語中的疲憊未減。
高傑直接就叫方禹莫再躺下去睡一會兒,也藉此打算將這個問題延後回答,也許,永遠延後。
「傑,你不說我也猜得到答案,又要相親了,對吧?」方禹莫感激情人的體貼,但是逃避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
方禹莫拉開蓋在自己身上的棉被,坐起身子,用力抹著臉讓自己更加清醒。
「你不該瞞我的!傑,我如果因此缺席,我的父母會很難堪的。而且,對我的催婚只會更加著急不會減少。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不過,只要我一天不結婚,對我父母就會覺得始終是一件遺憾。」
高傑沉默的擰來一條浸過溫水的毛巾給方禹莫擦臉。
方禹莫道了聲謝謝,接過毛巾擦過臉後問高傑:「什麼時候?」
「這個週末晚上六點,水香茶館,說是你知道的。對象說是個留學回來的女碩士,氣質高尚、性情溫良,是個………」
「夠了!這些不必對我複誦了,再好的條件對我來說都是一樣,我對她們都不會感興趣的。你最清楚不過了!」
起身下床,方禹莫滿是歉意的對高傑說:「對不起!傑,這樣子我這個星期又不能陪你了,這一趟我非回去不可。」
高傑立刻回答:「沒關係!反正我們天天見面也不差這麼一、二天的,倒是你…」
擔心的看著方禹莫蒼白的臉色:「你還可以吧?你的樣子好像很累,近來你真的是忙壞了,你這樣可以嗎?」
方禹莫微微的給了高傑一個苦笑:「工作再怎麼忙也比不過壓力來得累人,我會學著去適應它的。」
方禹莫慢慢的走向浴室,不一會兒就聽見水聲自浴室響起。
高傑向後一仰讓自己整個人也躺上床,方禹莫剛剛離開的位子上還有著屬於方禹莫的溫暖體溫,觸著這溫度,高傑心情苦悶的思考著該怎麼幫助自己的老婆。
一次又一次的相親,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先不管莫的父母會不會因此生疑,每一次的相親,莫無不是戰戰兢兢的給自己一再施加壓力。
他怕自己說錯話、怕自己表現的不夠好會讓父母失望,也怕自己做得太好會讓人家看上他,還要自己適時找機會表現一下他的上不了檯面。
不是失手打翻了果汁弄髒人家小姐的衣裳就是弄得自己一身湯湯水水的狼狽不堪,還有一回還故作失腳撞翻了雙方用餐的桌子,不但砸掉了相親宴也讓自己當了一個星期的獨腳漢。
方家二老也對兒子這種一面對女人就荒里慌張的毛病頭疼的不得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乖巧又優秀的兒子竟會在面對女人時就完全失常,甚至緊張過度到鬧急性的假性胃疼的地步!
但是基於父母對每個子女的一種責任感使然,在自己閉上眼睛之前沒看到自己的兒女成家有了自己的家庭歸宿以前,都覺得自己的責任未了。所以對兒子這種毛病,方家二老更是積極的幫兒子尋找合適的結婚對象,怕就怕若自己這一閉上眼睛,依兒子這般毛病要找對象將會更加困難,若兒子因此必須獨身一輩子,那他們有什麼臉去見方家的祖先?
高傑想,以方禹莫的一貫手法,這次他肯定又是打著要將相親搞砸的主意了。
原本,這並不是什麼值得擔心的事,可是會弄到方禹莫會把自己也給弄傷,這就叫高傑不得不擔心了!
要叫方禹莫停止破壞相親,不可能!要叫方禹莫不再去相親更加不可能!那要他出手時小心一點,方禹莫也只能答應他,自己會小心卻避不了不在他料想中的意外。
方禹莫的腳會受傷就是因為他沒料到桌子不是固定好的一張桌子,而是方便拆卸組合的餐桌,桌子一倒,桌面和桌腳一分開就剛好砸中方禹莫的小腿,讓他足足休養了一個星期才恢復。
要終止這一切,除非像方禹莫所說的結婚或是乾脆向方家二老坦白,不過這兩個方法現在都有困難。
第二個方法不用說,方禹莫一定不會同意,第一個方法則需要時間,總不能真的到街上去隨便拉個女人就要人家嫁過來吧?更麻煩的是,方禹莫還堅持要楚蜜圓才是真正麻煩!
浴室的門打開,一股沐浴乳的味道混雜著水氣飄了出來。
浴後的方禹莫已披上一件柔軟的睡袍,赤著雙腳走過來床邊。
「你也累了?」方禹莫俯瞰著仰躺的高傑。
乾淨清爽的味道直向高傑的鼻子裡鑽,那味道就像最高級的醇酒,醺得他不飲也醉。
高傑拉過方禹莫的手腕,嘆氣似的說:「本來是,但是現在我有精神得很,你呢?」
高傑的手宛如最滑溜的蛇一樣,溜進方禹莫的寬鬆的衣袖裡,輕撫著他還含著水氣的皮膚,挑逗的輕輕點著、劃著,那手上的反應立刻傳到方禹莫的身體,讓他感受高傑的願望。
方禹莫了解的輕輕一笑,閉了閉仍有些酸澀的眼睛:「我也還好,我想如果我能夠現在再躺下去睡到明天早上的話,我的狀況會更好。」
高傑一個使力將方禹莫拉下來靠在自己的胸前,手不安分的撥弄他的衣襟,狀似無意的問他:「如果,我要你陪我運動一下再睡呢?」
方禹莫看看高傑,再看看自己,談條件的說:「你如果能保證我明天可以準時上班的話,我就奉陪!你做得到嗎?我可不想一整天都坐立難安喔!」
「這樣啊!」高傑已經伸手拉開方禹莫的睡袍,將他整個人壓在自己的身下,調皮的舔過他的唇:「這是技術問題囉!我想,我做得到,你就乖乖的陪我運動、運動吧!」
柔軟的鵝黃色睡袍落下地面,陽剛的房間裡瀰漫曖昧的聲音,寬大的床上有兩個不著寸絲的身體正努力交纏出兩個人的媚惑樂章。
這個夜晚,他們不寂寞!
###############################
經過一夜的充分休息,身體上的疲累消失了,好奇心就會跟著增加,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楚蜜圓先深呼吸了一下,給自己做好心理準備後,才走進公司大門。
也許,是因為剛上班的關係有人還在努力解決自己手上的早餐,閒聊說笑的人就更不用說了,反正距離九點上班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楚蜜圓習慣的走向自己的座位,先給自己倒了杯水,看一下自己今天的工作排程,整理一下桌上堆疊的公文。
「主任。」
「有事嗎?」
一個有些膽怯的聲音在她身邊呼喚著。
「昨天……昨天您跟總經理……」
楚蜜圓已經看到許多人已經將耳朵豎起來準備接聽最新消息了,眼前這個把話說得結結巴巴又掩不住好奇的女同仁,就是她們推派出來探聽消息的代表嗎?
楚蜜圓好笑的想著。
人呀!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時間去管別人的閑事呢?不是每天都在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嗎?怎麼對別人這般與己無關的事顯得這麼興致勃勃的?
楚蜜圓並不想讓自己成為注目的焦點,可是照這情形看起來,她不滿足她們的好奇心,自己就將失去安寧。
「妳們想知道嗎?」楚蜜圓無奈的說:「昨天離開公司後,我們兩個人就開始散步直到六點半,然後,他回家,我回公司拿車子,回家。」
「就這樣?」眾人頓時傻了眼。
「對,就這樣。什麼事情也沒有,沒有你們想像中的花前月下,沒有燭光晚餐更沒有午夜場電影加宵夜。事實上,我跟總經理的關係只是好朋友而已!這樣,各位還有疑問嗎?」
楚蜜圓認為自己的說明已經夠清楚也夠詳盡了,信或不信就只能隨便他們了。
「那我們昨天不就白加兩個鐘頭的班,還什麼都沒有?」不知道是誰先發出這樣的哀嚎。
眾人也頓感心有戚戚焉的點頭。
楚蜜圓促狹的宣布:「有啊!你們怎麼會什麼都沒有呢?至少,那兩個鐘頭的薪公司不會賴你們的,這個月你們不就多賺了二個鐘頭的薪了嗎?」
四周的哀嚎聲再起!
「為了那兩個鐘頭,我還要拼命跟女朋友解釋為什麼我約會會遲到。」
「我還要請我老公一頓大餐賠罪呢!哪有賺到?根本是蝕本!」
八卦!即使為了八卦已經付出了代價,可是人們依舊樂此不疲的努力八卦。人啊!有時真的挺無聊的!
楚蜜圓好笑的看著一群後悔不已的同事,低下頭繼續她自己的工作。
########################
因為昨天的事,方禹莫一直不敢面對楚蜜圓,反倒是楚蜜圓大大方方的一如她平常所做的,捧起卷宗就走進總經理室。
方禹莫以滿懷歉疚的眼光看著楚蜜圓,楚蜜圓則大方的拍了方禹莫的肩膀順便給他打氣:「放心!事情說開了就沒事了。」
她的豁達大方顯得方禹莫過分膽怯了。
「蜜圓,妳還好吧?」
「我很好!你別拉長著臉,活像我欺負了你一樣。」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我還是望妳能答應……」
所有的事都是因此而起,只要將這事情解決後,類似的事情就不會再發生了。
所以,只要她同意……
楚蜜圓一副饒了我吧的揮揮手:「別提不可能的事好嗎?禹莫,我們一直當朋友不好嗎?為什麼一定要有所改變呢?那樣對你我真的會比較好嗎?」
方禹莫只能無語的看著楚蜜圓走出他的辦公室,他突然覺得自己好累、好累!
不容再議!楚蜜圓的態度就是這麼告訴他的。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8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