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四章<一>
 瀏覽492|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 陳夢

第 四 章
(一)
窄小的廁所全因為他們而顯得更加擁擠也更加熱鬧。
「那是我爸爸藏在舊的書刊和舊報紙堆裡要拿去丟掉時,被我剛好看到的。怎樣?爽不爽?我爸爸還以為他藏得很好呢!其實他放在自己床底下那幾本,我都翻過好多次了,看都看膩了!喂!口水不要亂滴啦!幾百年沒看過女人也不是這樣!」
要不是看在他是這本書的所有者的分上,一群血氣方剛的少年就會當場和他幹起架來了。
看著、看著,不知是誰先喊的:
「你翹起來了!怎麼那麼沒用,這樣就翹起來了!」
年輕的心理對一切刺激都是最敏銳、最直接的反應。
「你不是一樣!」
「你也一樣啊!」
或許是不懂遮掩的年少輕狂,男廁過於熱烈的聲響引來了虎視眈眈的訓導師長。
一聲:「這裡在幹什麼?」的獅子吼。
所有的英雄全成了甕中待補的鱉,輕輕鬆鬆的讓訓導主任擒了個人贓俱獲!
打腫了的手心,蹲到發麻的雙腿怎麼也比不過一紙記過單來得叫人感到疼痛。
記過,只是兩個字,卻是代表著一個汙點和家長隨後會伴隨而來的處罰,成為日後師長的緊密注意對象。
不過這些都抵不過他們現實的苦惱,對這些年輕不成熟的英雄來說,寧可輕鬆的記上一個過也不願意天天勞動服務外加體能訓練,更遠不如自己本就無法自主的經濟大權更為緊縮。
有人哭喪著臉唸著不知又會被扣減多少的零用錢走回教室,有人則煩惱不知要如何面對父母的教鞭而恐懼不已。
只有他方禹莫,他完全忘了自己接下來將面對什麼樣的處罰,他只有滿腦子的疑問。
在場的男生,只有他對那些不著寸縷的金髮美女沒有反應,他竟起不了一點點的反應!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他像上次老師隨口提過的那個名詞一樣有性冷感嗎?
那他該怎麼辦?慌了的少年只能獨嚐恐慌。
他開始到讀書館查閱一些相關的書籍,翻找與此類有詳細說明的讀物,可是他卻找不到有任何一本書有說到這個毛病或是如何醫治這個毛病的書。
當時的自己,方禹莫至今想起來都還會覺得好笑。
性冷感那麼醫學的東西怎會是中學圖書室中會列名其中的讀物?
可是在他當時惶惶的內心裡,他不敢說出口的疑慮中,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從那一架又一架的書堆裡翻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找到他期待的一絲希望。
沒有找到,整座圖書室竟沒有一本能夠給他解答的書本。
不過,年輕健忘的心很快就會被其他的新鮮事吸引,加上伴隨聯考而來的沉重壓力,選擇自己的未來成了他們必須面對的人生課題。
###############################
原來,自己不是性冷感,而是比那更糟糕的……
他是個只愛男人的男人!他不是對女人沒反應而是根本沒興趣!
方禹莫看著若有所思的高傑,「幸好,有你。否則我真的活得很痛苦!若不是為了我的父母,我真的會因此發瘋!」
也許,就因為有過那麼痛的過去,也許,他在潛意識中還是希望自己是個正常的男人,是個可以愛女人的男人吧!
而楚蜜圓,會被她所吸引的原因就是因為她的笑容對他而言等同是救贖天使的微笑。
「晚了,該睡了。」
高傑牽起方禹莫走向二人共用的臥房,這分得之不易的愛他們一直很小心的維持。
對一般男女而言,感情只要雙方你情我願,心許相牽相互扶持就可以輕易贏得所有人的祝福,鰜鰈情深的共築未來。
他(她)們的愛是正當的、應該的,理所當然的結合,是可以攤在陽光下的。
他們呢?他們的愛是不自然、錯誤的,不能見光的禁忌,對他們而言,要尋得一分屬於自己的愛已屬不易,更何況是願意相扶持攜手共度人生的另一半!
「傑,你明天……要跟我一起過去嗎?」方禹莫問著。
倚著高傑的手臂,他想到明天還沒有節目的高傑,他希望高傑能同去。
但高傑想到自己必須一直看著方禹莫和楚蜜圓二個人有說有笑的親熱樣,心裡就升起陣陣的不舒服。
「不了!我在家裡等你回來,對那種人擠人的場合我沒有興趣。」
接著高傑提醒方禹莫:「不過,對你倒是個好機會!趁這個機會好好了解她的喜好,再有意無意的營造你們兩個人是一對的事實,有時候外來的看法和認定比你自己親口說出去的還來得有效。莫,最重要的是要記得適時發揮你的體貼!順利的話,你就可以省下不少工夫,就會有一群人替你說話、助陣、搖旗吶喊了。」
人,是最愛熱鬧的動物!
而高傑懂得讓別人的熱心來幫助他達到目的。
「傑,我們這麼做會不會太奸詐了?蜜圓拿我當朋友看,我卻和你聯手設計她,說真的,我很不安!我有一種背叛朋友的感覺,我在利用她的沒心機和信任來達到我的目的。傑,我會不會下十八層地獄?」
高傑好笑的撐起半身,看著一臉不安的方禹莫:
「你怎麼會這麼想?追女孩子本來就要用些手段,總沒有人是只要和人家說上一句話就可以保證自己一定能得到那個女人的芳心的吧?即便是小說中的風流大少楚留香,不也說真正能為他死的女人一生中他也只有遇到兩個。既然送花、送禮物的一般方法對楚蜜圓起不了作用,那你就只有改用其他的方法去贏得她的心,這怎算是背叛?」
「也許吧!但我的心就是一直覺得不夠踏實。」
「等她嫁過來,成了你的方太太,你的心就會踏實了。」高傑想想也覺得煩躁,想到將要與一個女人共處一室,他就是高興不起來。
「快些睡吧!你不是和她約好十點要去接她嗎?和女孩子約會,男方若遲到可會給女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像是在安慰初識戀愛滋味兒子的父親一樣,高傑的心情是百味雜陳。
兒子娶了媳婦就不再是自己可以擁有的兒子了,方禹莫娶了妻子後,還會是他高傑的方禹莫嗎?高傑覺得在方禹莫的身邊就快要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說不安,其實真正該不安的人是他高傑才對。
############################
和她去了一趟CW之行後,方禹莫不再對她提起求婚的事,連花也不送了,反倒是他只要一有空就拿著在販售會場購得的刊物、週邊拿她當萬事通的問東問西。
一下子問她刊物上的人物是誰,一下子問她故事內容,一下子又拿出一大堆在會場上拍的照片要她一一告訴他上面的人物是誰。
由於這本來就是自己感興趣的事,楚蜜圓也不厭其煩的一一介紹,說到忘我,兩個人更是笑成一團。
對楚蜜圓來說,這只是朋友間的友誼完全不摻任何男女之情。
可是,她渾然不覺自己與方禹莫這般玩鬧的相處情形已引起旁人的多少猜測,粗線條的她依然無拘束的和方禹莫又打又鬧,卻不知總經理正在熱烈追求銷售企劃主任的新版八卦已在公司裡傳得人盡皆知!
安分守己的人只是羨慕她的好運氣竟能得總經理青睞,不服氣又不服輸的人則不平楚蜜圓以平平無奇之姿竟有此鴻運的對她滿懷敵意。
對這些流言完全不知情的楚蜜圓繼續過著自己安靜平穩的生活,完全不知道這兩方流言就像擠在一個罐裡的氣體,不住的加溫脹大直到裝不下的將臨爆發邊緣。
和方禹莫相安無事的過了兩個月(楚蜜圓單純的個人認為),楚蜜圓已幾乎要忘卻方禹莫曾和她提過求婚的那回事了。
「蜜圓,妳的男朋友呢?怎麼今天沒看妳帶他一起來?」
「男朋友?什麼男朋友?」
完全無法意會朋友話裡的意思,楚蜜圓呆呆的看著以怪異眼光看著她的一群好友。
「那個上次和妳一起來的男生啊!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嗎?」
是方禹莫啊!楚蜜圓終於明白她們說的人是誰了。
「他?他不是啦!我們只是很談得來的朋友,不是我的什麼男朋友啦!」
一點也不放在心上的輕鬆解釋著。
本來嘛!她和方禹莫本來就只是朋友而已!
但是,一群朋友們給她的反應卻不是一笑置之那麼簡單,眾人皆是以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她,看得楚蜜圓整個人都不自在起來。
「怎麼了?妳們怎麼那樣看我?」
沒有人回答她,詭異的凝視持續了三分鐘後,才由她們之中的老大社長代表大家對她下了一句評語:「妳也太遲鈍了吧!」
「嗄?怎麼說?」
依舊不懂她們怎麼會突然提到方禹莫,他也不過就來過她們的聚會這麼幾趟而已啊!該不會是他又趁她不注意時跟她的朋友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吧?
「怎麼說?妳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不懂啊?」
「妳不知道他想追妳嗎?那麼明顯的態度妳怎麼會看不出來?」
「對呀!不是男朋友,妳還跟他勾肩搭背的,哪有可能?」
勾肩搭背?有嗎?什麼時候的事?她怎麼自己一點都不知道!
「蜜圓,我看那個男生不錯啦!有哪個男生會陪自己的女朋友從頭玩到尾的還一臉笑容的跟著妳瘋?」
「對啊!妳口渴時連說都不必妳說,他就準備好飲料過來等妳喝了,連我們都賺到免費的飲料可以喝。」
「說他不是妳的男朋友,至少我們都看得出來他在追妳。」
「妳就不知道人家一直跟在妳後面轉嗎?那看到妳的眼睛和看別人時的眼神差了多少啊!」
什麼?連眼神她們都注意到了!這是什麼情形啊?
等、等等!怎麼大家全在說方禹莫的好話啊?
楚蜜圓有些啼笑皆非,他是用什麼方法收買了她這群朋友的啊?真的只用幾罐飲料就可以收買人心了嗎?
「那真的只是妳們的錯覺。我和他……他和我,不可能的啦!就算他真的在追求我,可是他……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啦!」
差一點就將別人的隱私說溜嘴!對朋友的隱私不宣揚這點義氣她楚蜜圓還有。
「真是這樣嗎?」
縱然覺得懷疑,縱然覺得楚蜜圓的話中還有隱瞞,但幸好大家都不是喜歡探人私事的性子,她們彼此聚在一起的原因只是源自眾人的共同興趣。
很快的,她們不再討論方禹莫的事而是沉浸於她們聚會的目的裡。
不過,對楚蜜圓接下來將要面對的,這只不過是小事,只不過是剛開始!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6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