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三章
 瀏覽454|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 陳夢

第三章
「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高傑將百葉窗微微拉開,看著外面個個努力埋首工作的企劃員,果然是在老闆眼皮底下的人,個個都是勤奮的好員工。
看著那個讓方禹莫頭疼的女主角也在忙碌的工作著,就像方禹莫說的好得不能再好了。
高傑不由得對那個只知埋首工作的楚蜜圓一笑:「我說過她很難纏吧?」
方禹莫看來則是已完全的一籌莫展!
「能請你發表一下你的看法嗎?我的高大心理醫師?」
聳聳肩膀,高傑說:「我也不知道,要我怎麼跟你說起?」
揚著萬分有趣的笑容看著方禹莫:
「我們只能說她今天的心情特別快樂了。其他的,我們不是她肚裡的蟲也不是她,怎麼會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
「 那我們還要繼續嗎?」
方禹莫已經沒有了主意,他面對這事情時總是會慌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高傑理所當然的點頭,
「當然要繼續呀!沒有理由放棄的,不是嗎?你不會因為她的笑容太過燦爛而亂了方寸吧?」
方禹莫苦笑的輕叩著桌面:
「我的確亂了!我以為我會看到一個怒火高張、對我滿含敵意的企劃銷售部主任,所有的心理準備完全被她這不在我預料中的表現打散了。傑,我簡直想認輸了。」
藉著百葉窗的遮掩和篤定不會有人闖進來的自信,高傑出奇不意的抱過方禹莫,讓他坐在偌大的辦公桌上與他面對面。
「這樣就想投降了,這可不像我認識的你了。你自從決定要做這件事後就整個人都變了,你自己知道嗎?你在怕什麼?有什麼事情讓你感到害怕嗎? 」
在怕什麼?方禹莫也說不上來,他只是覺得不知所措!覺得害怕!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做?我怎麼做才是對的?」
直覺的偎入高傑的胸膛尋求溫暖。
「別怕!別怕!有我在,我會一直一直陪著你的。」
唇齒相觸,互相傳遞著兩個人才知道的情,他有他卻擁有的不真實,他抱著他卻總害怕著失去,因為他們的感情是那麼不可能,那麼不被社會所認同。
鬆開彼此的唇,方禹莫才知道自己早已滿臉的淚。
高傑溫柔的替方禹莫拭去那淚,
「你在不安些什麼,我可以知道嗎?你這樣總是將壓力往心裡放,把自己逼得太緊,你會受不了的!說出來,讓我幫你,即使我真的幫不了你,你說出來也可以讓自己好過一點。」
方禹莫溫順的點頭,這時候的他一點也沒有商場上叱吒風雲的巨人模樣,只是他高傑的最愛。
「把眼淚擦一擦,別紅著眼睛。等一下叫別人看了還以為我這公關經理欺負了你這總經理了。別人怎麼看都還可以找個藉口推搪,可是對楚蜜圓,我可是沒有一點辦法!」
抱著努力拭淚的方禹莫,高傑說:
「現在,你就依我們昨天說好的繼續做你想要做的,先看看她的反應再說。」
什麼都不必做,只要一個燦爛的笑容就叫方禹莫心神大亂的哭泣不止,對此,高傑只能說楚蜜圓在方禹莫心目中的分量確實不輕!
竟能讓一向冷靜的方禹莫為她心慌意亂甚至在他面前哭泣不安。
算她夠本事!
照方禹莫這樣不安又難定下心的模樣,想要他恢復以前的樣子,重拾他自信又優雅的翩翩風采,只有如他所願的幫他將楚蜜圓娶過來才有可能了。
############################
同樣的時間,同樣又是一束大得嚇死人的花束。
楚蜜圓的笑容只僵了一秒,就將花束放在手上,
「要花的自己來拿,有人錢多到沒地方花的想幫我們銷售企劃部添點門面,我們還客氣什麼呢?」
花,很快就又剩下十枝在楚蜜圓的桌上。
花,依舊落入桌上寫著雪碧的鋁罐裡。
昨日的花共同的命運是落入垃圾桶中安息。
「還是同一位送的花嗎?」
總是會有幾個比較好奇的詢問者按捺不住的問。
「沒有卡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那張和昨天一模一樣的卡片依舊簽著那三個字,此刻就躺在她的長褲口袋裡。
笑著依然燦爛到叫桌上的鮮花相形失色的臉,握著其實早怒火高張的拳,楚蜜圓繼續打開卷宗,打算藉著工作隔開所有好奇的眼光和探問也想利用工作來慢慢平緩自己的怒氣,好好想個應付這送花攻勢的辦法。
「很美的花,是誰這麼大方連續兩天都送花給我們公司裡最有 ”價值”的企劃主任啊?還真是有 ”眼光”呢!」
和高傑同屬公關部門的副理丁如花竟也選在此時造訪,楚蜜圓不由得要大喊頭痛!
丁如花一向以公司最美、最有魅力的女人自居,而她身邊的追求者也確實一直沒有中斷過,比起她楚蜜圓的乏人問津,丁如花是風光許多了。
而她選在此時造訪,八成是因為聽說了她楚蜜圓連續兩天都收到一大把價值不菲的鮮花的緣故而特地過來探探情況的。
有人的風頭比她還健,丁如花怎麼會不注意她呢?
不過,楚蜜圓想了想,她也不過就喜歡說兩句刻薄話而已,女人的酸葡萄心裡作祟罷了!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實質的傷害才對!
這就是女人,總喜歡為難女人的女人。
楚蜜圓立刻和氣的說:「丁副理如果也喜歡花的話,我桌上這裡還有十朵就給了妳吧!」
「不了!花嘛!又不是沒收過個十束、八束的,倒是楚主任妳要好好的把握啊!這種出手這麼闊綽的男人可是沒有幾個,趁著他意亂情迷、神魂顛倒的時候快點把他拐上禮堂,生米煮成熟飯後他就沒有機會後悔了。」
想她丁如花是什麼價?怎會要人家拿剩的花還是公司裡最沒人要的女人的花!
說得這麼多的意思就是笑她楚蜜圓嫁不出去,叫她趁著有人要她就要趕快把自己給嫁了,免得對方將來後悔把魚眼珠當成了珍珠。
這麼明顯的諷刺,楚蜜圓也不是聽不懂的,但她依舊和氣的說:
「多謝丁副理的關心,高經理現在還在總經理室裡,丁副理直接走過去就成了。不需要我為妳帶路吧?」
楚蜜圓不想多生事端,也不想和她多說什麼,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再說,人家是人見人愛的公司之花,她只是個不起眼的小野花,要跟人家比什麼。
「哼!」丁如花也覺得自己討了個沒趣,氣忿忿的扭腰走向總經理室。
世界上真是什麼人都有,你無權也無法管他喜歡過什麼樣的生活。
楚蜜圓再次這麼告訴自己。
############################
很意外方禹莫除了每天固定送她那一束多到嚇死人的花以外就不再有其他的舉動。
而那一束一束的花似乎像只是在提醒她,他並沒有放棄。
除此之外,方禹莫連電話也不曾再打過一通更沒有刻意接近她想造成大家的誤會什麼的。
也許,他是真的打算由最基本的男女交往做起,那何時才是他認定可以見面交談的時機?
這些天,整個銷售企劃部也都習慣了楚蜜圓固定收花的情形,事情一久也就沒什麼新鮮了,好在大家一向也不多話,所以楚蜜圓的處境並沒有過得不自在。
那就繼續這樣吧!
楚蜜圓可沒有這麼樂觀,她很想不去想方禹莫接下來還想怎麼做,但是現在這樣渾沌不明的情況反而讓她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要她一直靜觀其變的吊著一顆不知何時會爆炸的炸彈,她只會更加煩躁!
想跟他把話說清楚又怕打破了眼前的和平將自己推進更糟糕的地步。
不說嘛!她又對眼前這情況感到煩悶不已!唉!她該怎麼做才好?
楚蜜圓的眼睛在工作,手在工作,但她的心卻不在工作上。
就像存心要惡整她的一樣,在她最是心神不寧的時候,她專屬的內線電話燈亮起,電話如雷般的響起。
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將神遊九霄的楚蜜圓嚇回了魂,手上的卷宗應聲掉了一地。
先拍拍自己因受到驚嚇而狂跳不已的心口,將散落的卷宗拾起後才接起那通害她嚇了一跳的罪魁禍首電話。
「喂!銷售企劃部楚蜜圓。」
「下班後,能請妳多留十分鐘嗎?」
「我能知道是什麼事嗎?」
「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微不足道的小事會需要到請她留下來談嗎?楚蜜圓好笑的撇撇唇。
「好吧!我會準時將文件送達。」
也該是要將事情說清楚了,她正猶豫要不要找他當面談個清楚,他正好就替她做了決定了。
那就去面對吧!不管結果,不論該與不該,事情都要有個結果的。
###########################
下班的鐘聲一響,楚蜜圓處理完桌上的雜物後,依約走進總經理室。
「坐!都下班了,我們就是朋友,不要拘束。」
方禹莫正批著今天的最後一分裁決表,僅是抬頭給了楚蜜圓一個笑容就又埋首工作。
楚蜜圓等方禹莫將文件批完後,送上一杯茶水:「要談了嗎?」
接過茶水,方禹莫說了聲:「謝謝!」後才問:「我們還是朋友嗎?」
楚蜜圓雖覺得奇怪,但仍是直覺的點頭。
「可,我覺得不一樣了。從我那一次跟妳提過求婚的事之後,妳對我的態度就不同了。哪裡不同呢?該說妳的周圍豎起了戒備的線,我發現是不是我們連朋友都快要做不成了?我不希望這樣。」
楚蜜圓也和方禹莫有著相同的沉重心情:「我也不想這樣,可是只要一想到你又不知道要做什麼時,我就很難不去防備你的出現。其實,不只你覺得受不了,我自己也過得很難過。OK!你既然提了,你有什麼看法?」
楚蜜圓相信方禹莫不會只是想找她聊聊而已!方禹莫的個性是他對這個問題已經有了解決的方法才會提出來說。
「妳果然了解我!」方禹莫對楚蜜圓笑著。
「也只限你在工作上和外在情緒而已!稱不上了解。要說了解你,高經理應該才是最了解你的人才對。」
「傑嗎?」方禹莫無奈的搖搖手:「他不行,有些事說了他也不懂。反而跟妳說,妳還比較能了解。」
楚蜜圓想了一下,沒頭沒尾的就問方禹莫:「所以,你才選擇我嗎?」
「只是其中之一,要真如妳所說的只有這個條件的話,那我不如去找個精神科醫師或心理醫生當對象還比較專業不是嗎?」
方禹莫想到這個,自己也覺得好笑。
「說的也是!不過,你可能要習慣當你有什麼事要問她時,她會用她專業的諮詢口氣問你:今天你的心情是什麼顏色?如果,你真的以心理醫生為對象的話。」
「這個笑話挺冷的。」方禹莫做了個渾身發冷的姿勢。
「我也這麼覺得。」而後,兩人相視而笑。
笑聲止,方禹莫語重心長的看著楚蜜圓說:「我比較喜歡這樣,我們要是一直像這樣多好!」
「你放棄了?」楚蜜圓試探的問。
「妳知道我沒有那麼沒用,輕易放棄不會是我的作風。」支著自己的下巴,方禹莫說:「難道我們就不能繼續用朋友的態度走下去,而把追求當成另外一件事嗎?」
楚蜜圓不由得失笑:「我可不是演員啊!我不會演戲的,現在你在點什麼角色?情人,好!我跑。朋友,好!我不動。方先生,你這是叫冬天過去後,春天永遠不要來的心態嗎?不可能的!」
方禹莫苦惱的敲敲桌面,「不可能嗎?我一直沒有再有其他動作就是不想給妳困擾,因為我不想和妳連朋友都做不成。」忽然放下一直支著下巴的手,「蜜圓,我真的那麼差勁嗎?如果我……我不是那種……不正常的男人,妳會接受我的追求嗎?」
楚蜜圓看著方禹莫,想了一下才說:「我想,去除你說的那個原因,你要明白一件事,愛情有時候是沒有什麼道理的。還有,那就是我對你只有友情卻沒有愛情的憧憬,所以面對一個不是自己喜歡的人的追求,我會有的反應就只有拒絕。」
原來,真正的癥結就在這裡。
方禹莫苦笑的說:「也就是說,我並不是妳中意的對象是吧?原來,是我忘記了這最重要的地方,也難怪我會碰了一鼻子的灰啊!」
感情,本就要雙方你情我願才會有火花產生,而今,他自己一個人在那邊火花四濺,另外一個卻是北極冰海,怎麼燃燒得起來?
「好吧!那我只好重頭來過重新開始了。」
喃喃自語後,方禹莫又問楚蜜圓:「這個星期六妳有空嗎?」
「我?我有事了,這個星期六、日正好有CW的活動,我要去拍照和買一些自己喜歡的週邊……」
想到辛苦工作一個星期後,就可以快樂的出去盡情放鬆一下,楚蜜圓是滿臉的期待。
「我可以跟妳去嗎?」
「還有好多COSPLAY的人會來,我有朋友要COS風雲雨電……等、等等,你剛剛說什麼?」
楚蜜圓正說得興高采烈時發現自己剛剛好像漏聽了什麼,好像是方禹莫說他也要去嗎?
是她聽錯了嗎?
方禹莫只好再重複一次:「我說,妳能帶我同行嗎?我想看看妳所說的同人誌販售會是個什麼樣的活動,COSPLAY又是什麼?」
楚蜜圓不反對的點點頭:「可以啊!但是你要穿這樣去嗎?」
西裝、領帶、紳士鞋,雖然在CW中玩COS的人服裝之奇異和他一身的西服相較,他是遜色不少,但是帥的人就是帥,她可不想因為帶著他去而讓自己寸步難行。
他穿西裝去要是有不知情的人以為他是COS某某人物而要求要拍照,那她還走得進大門嗎?她就曾經和玩COS的朋友說要去吃飯的走了20多分鐘還在會場的慘痛經驗。才走了幾步就有人說要拍照,一個人拍也就算了,可是通常是一個人要求後一大堆人跟著拍。
一個姿勢就要擺個三、五分鐘才能還她自由,而她這個作陪兼小妹的就拿著兩個人的東西在一旁等她拍完再走,才不到五分鐘的路,她們就走了半個小時才走到小吃店坐下來好好吃頓飯。
有過這種經驗,楚蜜圓當然不想重蹈複轍,尤其方禹莫還不是COS的人,那她不就更冤了!
「要休閒一點是嗎?我懂。」
方禹莫自己也知道一身西裝革履的去參加一個大眾場合的活動也的確不太恰當,他多少也曾聽楚蜜圓提過CW是個什麼樣的場合。
去一個類似園遊會的地方穿一身的西裝就像去酒吧要豆漿喝的同樣可笑。
「時間呢?」
「時間的話嘛!……」
楚蜜圓和方禹莫就在總經理室熱烈的討論起來,渾然忘了時間正一分一秒的流逝。
自然也就沒有注意到在總經理室外有人已枯候許久。
高傑就坐在總經理室的門口聽著裡面不時傳來的笑語,偶爾他也會疑問為什麼方禹莫在自己面前就從不曾這般開懷?難道他的愛人就只有在那個叫楚蜜圓的女人面前才能這般輕鬆自在的笑語嗎?
他就不行嗎?他有給過方禹莫任何的壓力嗎?是不是……
哎呀!他不是一直選擇相信方禹莫,不管怎樣都會站在方禹莫那邊的嗎?那他還想那麼多做什麼?他該相信方禹莫、相信他自己的。
以前,也是這樣的………
在還沒有遇到方禹莫之前,他高傑確實無憂無慮……………..
【過往----高傑】
同性戀又如何?高傑從來不曾為此感到苦惱,許是因為他的父母是開明的能接受他的性向。不過,他也來不及讓他們知道,他們就相繼離世了。
高家的男丁眾多,要開枝散葉少他一個不少,多他一個也不多。自然,他可以逍遙無憂的過他自己想過的生活。
在平常的日子裡,他總喜歡四處晃蕩留連在同性戀俱樂部裡和朋友一塊兒玩樂,偶爾也會有人來找他搭訕,但遇到最多的是出來拉客為自己招攬生意的女人。
高傑知道自己長得不差,但是他更明白自己絕不會是她們的客人。
厭了!再怎麼自在無憂,沒有個能彼此了解的朋友,真的很無聊!
他雖不怕讓人知道自己是個同志,但也沒必要四處宣揚自己的性向吧!
唉!無聊,真的好無聊啊!
雙手往後一攤,整個人就呈大字型攤在路旁的休閒椅上。
台北的夜晚,霓虹燈代替了星星佔領了滿滿的夜空,高掛其中的月亮被人造的各色彩光掩奪了光芒,古人口中的月華滿天,在今天已是灰濛濛的失了應有的光明。
星星,哈!星星真的就如其名的只剩下微小的星芒了。
這樣的夜,這般的月,好像在告訴他,身為一名同志,他的前途就如同這夜空上高懸的星月般黯淡無光。
啐!他在自尋煩惱什麼啊?今日不知明日事,愁什麼?
決定了!等他數到三,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他今晚的朋友了。
再不趕快找個人說說話,他就快要無聊的睡著了。
「一………二………三………!」
意興闌姍的數到三後,高傑抬起頭,恰好有個人就這麼走過他眼前。
哇!是個上貨啊!
高傑真的要佩服自己的好運氣了。
「喂!等等!等等啊!那個穿白色西裝的人等一下!」
#########################
結束了一天疲憊的工作,方禹莫因為車子在昨天送廠保養而安步當車的打算當散步似的走回家休息。
也還好他的住屋與公司相隔不遠,走個十分鐘也就到了。
「等一下啊!那個穿白色西裝的人別走那麼快啊!」
白色西裝?是在叫他嗎?方禹莫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白色的亞曼尼,腳步依舊沒有停止的意思。
那聲音是陌生的聲音,方禹莫確信自己不曾失落什麼東西後,疾行的步伐依然。
「喂!你很沒意思耶!」一隻手搭上方禹莫的肩膀。
方禹莫直覺又快速的閃避那陌生的接觸。
甫對視的眼眸是慍怒的!
高傑笑了笑,也自覺突兀的向後退了一步:「抱歉!」
「有事嗎?」眼睛中蓄著警戒,方禹莫看著眼前這掛著滿臉笑的陌生男人。
男人,還是個好看有型的男人。
但是,找上他做什麼?
「別那麼緊張,我只是想找你聊聊天而已!」
「沒興趣!」
方禹莫幾乎是從鼻孔裡哼出來的聲音,明顯的充滿了不屑和敵意。
見方禹莫轉過身又要走,高傑連忙追上去。
「喂!別這麼冷淡嘛!我沒有惡意的。我只是想找個人聊聊天,就這樣而已!拜託你別這麼冷漠嘛!陪我說說話就好,我無聊的快瘋了。」
方禹莫沒想到會有男人這麼死皮賴臉,他都說自己沒興趣了,他還一直厚臉皮的追了上來,還自顧自的說了一堆。
「別再跟著我了,我既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趣陪你聊天,你要解悶請找別人陪你!」
在自己的住屋大樓前,方禹莫特地在進入前停下來對那個自己死粘上來的男人說。
大樓有警衛看守,沒有住戶的允許和帶領,其他人根本不能走進大樓,方禹莫實在也不必特意提醒。
「可是,老天替我找的人是你啊!你不理我,我就找不到人理我了。」
「我?」方禹莫肯定自己是遇到瘋子了。
現在的人真的是什麼花樣都使得出來,連這麼不實的理由也編得出來!
「對啊!我自己決定等我數到三後看到的人,就是可以陪我解悶的對象。而我數完三後,你就正好從我眼前走過去,你說這不是天意嗎?」
高傑自己說得高興,手還很自然的要往方禹莫的肩膀上搭。
方禹莫怒瞪著高傑,向後退開,「瘋子!」
丟下這二個字後,方禹莫立刻走進大樓,不理會陌生人的呼喊。
「喂!你別走啊!你走了,誰陪我聊天?」
高傑繼續不捨的追進大樓,卻立刻被兩名警衛擋了駕,
「先生,這裡是私人土地,請你離開。」
高傑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他今晚好不容易決定的聊天對象消失在電梯裡。
###########################
初識,有時候真的不是很愉快的回憶!
高傑想著,唇角泛起苦笑。
「喀!」門把轉動,率先走出的人就是方禹莫。
「傑?對不起!你等很久了吧?」
和楚蜜圓一聊就忘了時間,也忘了還有高傑在等他一起回去。
「沒事!正好讓我想想我們的事。」
楚蜜圓見到高傑,僅對他禮貌性的點了個頭,就匆匆離開了。
「她這是怎麼了?看到我像看到鬼一樣!」高傑不滿的對楚蜜圓的背影說著。
「誤會而已!以後再找機會說清楚就行了。」提著自己的公事包,方禹莫的笑容是完全的開懷。
「對了!說說你剛才在想什麼?」
看著自己的情人許久未見的笑容,高傑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的百味雜陳。
「沒什麼,想到以前我們第一次見面時,被你當成瘋子叫警衛把我擋在外面的事情。」
這般無拘、完全放鬆的笑容竟不是因為他而綻開!
「都那麼久的事了,還想它做什麼?走吧!早點回去休息吧!今天真是累死我了!」
方禹莫的心情明顯的由幾天前的陰晦轉為愉快。
「只是回憶一下以前的你是多麼固執難懂,想起來我能追到你當我的老婆,還真的就像作夢一樣,奇蹟啊!」高傑的話一點也影響不了方禹莫此刻的好心情。
「傑,都那麼久的事了,你就別提了。現在我不是屬於你的嗎?怪了!怎麼今天你一路上盡是提一些過去的事呢?」
那是因為你一直在提那個女人的事!
高傑真想拉過方禹莫的耳朵對他吼出這句話。
從踏出辦公室到回家,一路上方禹莫就蜜圓長、蜜圓短的說個不停。
高傑完全插不上話。
他不懂楚蜜圓也不想懂,他只要方禹莫也只在乎方禹莫,可是方禹莫並不這麼想,方禹莫整個人、整顆心裡都是楚蜜圓。
連吃晚餐時看到他特地做的奶汁烤菜,他也能想到楚蜜圓!
「這菜若讓蜜圓看到,她非高興的跳起來不可!你知道嗎?傑,蜜圓喜歡吃高麗菜,可是她不知道奶汁烤菜是起士覆蓋在菜上烤的料理,菜一上來,她湯匙就舀,舀了就往嘴裡送。這一送就有趣了!菜還是剛做好的,那有多燙就別說了!你沒看到蜜圓那時候的表情和她拿著冰水猛喝猛灌的模樣,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哈哈!」
高傑一邊陪著方禹莫笑,一邊將苦往自己肚裡吞,吃在嘴裡的菜餚完全不知是什麼滋味。
方禹莫一點也沒發現高傑的不對勁,依舊說得興高采烈。
「對了!傑,這個星期我不能陪你去打球了,我要和蜜圓去CW,我要看看蜜圓到底都在玩些什麼?這樣我要把她娶過來的機會才會更大。你知道的,投其所好!我這商場巨人的名字可不是讓人白叫的。」
不!你別再說了!你看不出來我在嫉妒嗎?楚蜜圓只是個女人,只是你的一個朋友而已!而他高傑是你的愛人,是要陪你走一輩子的伴侶。
看看我!我比她還重要,我比她需要你的關注!
高傑緊握著湯匙,繼續食不知味的將晚餐送進胃裡。
看著方禹莫的笑,高傑苦澀的連自己平常最不愛喝的蔬菜湯也不知不覺的喝了個涓滴不剩。
楚蜜圓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竟有辦法輕易的就主宰了方禹莫的情緒。
高傑不懂,真的不懂!他很想告訴自己不要嫉妒也不要在意這些,只要方禹莫高興就好………只要方禹莫高興就好………
可是,該死的!他就是無法不去在意,無法不去恨那個叫楚蜜圓的女人!
憑什麼她就能讓方禹莫一提到她就眉開眼笑?
「傑……傑……傑!」
方禹莫呼喚著突然失了神的高傑。
緊握著湯匙,兩眼失神對著已空了的碗碟發呆。
傑是怎麼了?方禹莫擔心的看著高傑。
「沒事,我閃神了!」
回過神來的高傑,像個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眼睛淨是往桌上瞧。
看到方禹莫和自己面前的空碗碟。
「你吃完了,我收拾一下就好。」
方禹莫先一步按住高傑,「你休息一會兒,我來就好,你吃些水果坐一下。」
端起碗盤,方禹莫走進廚房扭開水喉,俐落的洗起碗盤。
方禹莫還是很關心他的,這個發現讓高傑低落的心情向上攀升。
他不貪心,只要方禹莫給他一句關心,一聲問語,甚至只要一個笑容就可以叫他心花朵朵開了。
高傑好心情的端出之前就處理好的蜜桃、西瓜的水果拼盤,準備了水果叉等著方禹莫由廚房走來。
「傑,你剛剛在想什麼?想得都入神了。」
想什麼?能告訴他自己嫉妒楚蜜圓嫉妒的快發狂了嗎?還是告訴他,他想掐死楚蜜圓?不行!那太丟臉了!
「沒什麼!我又想到我們以前的事了,你記得嗎?我剛搬進來和你同住的事?」
方禹莫點點頭:「怎麼不記得!我從來就沒看過比你更囂張、更霸道的人,行李提著就跟上來了,還真是嚇死我了!」
這件事說來根本就是個鬧劇!
因為這棟大樓的一戶住家搬遷出去後要將房子出租,而承租人就是高傑。
高傑一開始也只是想替自己找個落腳處而已,誰知道會這麼巧的遇到剛下班回來的方禹莫。
一看到那個僅有一面之緣又拒他於千里之外的人,高傑立刻忘記自己到底來幹什麼的,死皮賴臉的就跟著方禹莫進了電梯,一直跟到他的家門口還一直喋喋不休的說這是什麼天給的緣分。
結果,原本要來和他接洽租屋的夫婦兩個人因為等不到他就離開了,高傑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住處。
本來他就該因此失望而回的,可是他竟將造成這一切的錯誤都栽到方禹莫頭上,軟硬兼施的要方禹莫收留他。
方禹莫被他纏得沒法子,才勉強同意讓他住在自己家裡,但是不得干涉他的生活,除了他撥給他用的房間和浴室之外,其他的房間不准他亂闖。
而隔天,方禹莫更頭疼的發現那個怪怪的房客居然還是自己公司的員工!公關部的職員!
「可是,你後悔過嗎?」高傑問。
畢竟他們兩個人的認識確實不是很愉快,方禹莫千方百計的要隱瞞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說什麼也不肯和他多相處一分鐘,而他卻是覺得這麼合他胃口的男人即使不能當情人也可以當朋友的把握住任何可以相處的機會猛纏。
方禹莫叉起一片蜜桃,嚐著那甜甜的蜜桃片說:「剛開始,老實說,我很後悔!可是,那是我對自己的恐懼和對你的不了解所致。你知道的,我對自己是個同志的事實一直很不願意接受也不肯去面對。」
【過往-----方禹莫】
不知從何時起,方禹莫發現自己的身體很奇怪!
在半知半解的青澀年紀,對女性、對性的好奇讓男生聚在一起的共同話題就是女人。
誰的胸部大、哪個女同學最好看、哪個女生看起來最好騙?連女老師都是男生們討論的對象。
現在想起來,才覺得自己當時有多麼無聊。
方禹莫當時也興致勃勃的和同學討論這個話題,青春期的少年對性的好奇簡直就像尋寶般的神秘。
誰知道的多,誰就是他們裡面最酷、最屌的英雄的教一群似懂非懂的小男生們想盡辦法,找來各種奇怪的不屬於他們這個年紀才有的東西來同儕間炫燿,就為了在同儕之間成為最厲害的那一個。
加上時代的逐漸開放,一些在成人間才能擁有的東西已不再那麼嚴緊的不易取得,路上已可以看到保險套如飲料、面紙的販賣機器順應時代的出現在陽光下。
這個所謂成人在玩的氣球,就常常成為方禹莫和男生們的秘密玩具,說真的,誰也不懂那個在最頂端突一個小點的氣球有什麼用處,又有什麼好稀奇的?只是因為那是大人才能用的東西給他們覺得特別神秘罷了!
看著那個所謂成人的專屬品在他們手上傳過一個又一個的看過後,再以他們所猜測的用法成為一個個的水球或氣球互相丟擲的拋著玩。
學校的男生廁所就是他們男生的秘密基地。
迫不及待的想嚐試長大的滋味的小毛頭們在這裡抽煙、喝酒的逃躲每一位師長的耳目,在偷嚐所謂長大的滋味的同時也享受著與師長追逐鬥智的刺激感。
在老師眼中的不可以卻是他們最好奇的所在,年少的叛逆思想總有著想挑戰所有不可能的可笑雄心。
老師們查得越嚴、抓得越兇,他們就越想挑戰那威信的各出奇招。
說是無知,他們也並非全然的無知,說他們懂事,那更是個笑話!
反正,年輕的歲月總是有想要與眾不同的心態,尤其是憧憬大人的自由世界和操縱他們的威權,只要成為大人,就可以自由隨心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就可以不受大人的嚴厲教條拘束。
換句話來說,所有的行為和想法就只是他們這群半大不小的孩子在向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有權力管教他們的大人們宣布:
我已經長大了!你不要管我了,我也不想再讓你們管了
的表示而已!
只是,還是得靠父母養著的孩子,怎麼知道長大後的世界是比他們所知道的來得複雜也沉重了許多呢?
方禹莫的青春歲月也沒有例外的走到這一步。
他發現自己不對勁時,是起自一位男同學偷偷夾帶到學校的一本春宮雜誌。
一下了課,一群按捺不住好奇的男生全聚到他們自己的秘密基地---男生廁所,爭先恐後的擠在一起翻看那一張又一張的彩色圖片。
不時有人壓低聲音的爆出興奮的叫聲和笑語。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6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