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二章
 瀏覽541|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聆 陳夢

第二章
話筒的那一端已掛上,「嘟……嘟……」的聲音已響過不下十遍了,方禹莫才頹然將話筒放回原位。
是啊!他是真的忘了!
楚蜜圓的那句話像是清晨裡最響、最亮的一記響雷打在他的頭上,久久不散……
「怎麼了?她怎麼說?」
高傑由浴室走出來,習慣性的伸手就攬住方禹莫的肩頭。
在他入浴前,方禹莫還滿臉自信的說要說服未來的妻子和他明天共進午餐,怎麼他洗個澡後,卻看到滿臉自信的人成了一臉的沉思,一副疑問難解的模樣?
方禹莫神色複雜的看著高傑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先長長吐了口氣,
「她問我,我們想親熱的時候,她該怎麼辦?是她要迴避還是我們要迴避?是她該出去散散心還是我們另築居處?」
望著高傑,方禹莫一臉的頹喪:「還有你,她問我是不是忘了顧慮你的心情了?傑,她真的問倒我了。」
高傑則由此時開始對這個名喚楚蜜圓的女人有了新的評價。
高傑一臉的沉著:「莫,你沒想過嗎?你在決定做這件事的時候,你沒有想到嗎?」
方禹莫搖搖頭:「我以為我考慮得很周詳也設想的很完美了,我甚至連以後的日子都規劃好了。可是,該死的!為什麼我就是沒想到?為什麼就是獨獨沒想到這兩個問題?該死的!」
方禹莫沮喪的吼著。
他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可以沒想到這麼重要的問題?
難道、難道他就不能過正常的生活,活在人群之中活得有尊嚴?他難道一定要昭示自己的性向,公開自己其實是一個同志,然後讓自己以後都生活在別人的異樣眼光之下嗎?
「莫,你先不要慌!先聽我說。」
高傑緊緊攬著方禹莫,像個溫柔的大哥哥的安撫他:「你不要急!你忘了,還有我會幫你啊!人不是機器更不是神仙,哪有事事都能考慮周詳不出錯的?就是機器也會有短路、故障的時候,仙人打鼓也有時錯啊!」
是安慰方禹莫也是事實的敘述。
高傑原本就極不贊成方禹莫假結婚的主意,更不贊成他想用一個女人來當他們兩人的煙幕彈的想法。
時代已漸漸在變,現在的社會對他們並不是完全採取排斥的態度,明星都已經有人敢高聲宣布自己是同志的事實了,何況是對非公眾人物的他們。
但是方禹莫不那麼想。
他有一對期望甚殷的父母,自己又是家中的獨子,父母還一直希望他能為方家開枝散葉、傳宗接代,你要叫他們怎麼去接受自己竟教養出一個同志兒子的事實?
與這樣進退兩難又步步為營的方禹莫相較,無後顧之憂又不在乎世人眼光的高傑無疑是幸福的。
因為了解方禹莫的苦,明白方禹莫的恐懼,所以高傑願意壓下自己的滿心不悅,成全方禹莫的心願。
因為不贊同的心理,所以對楚蜜圓猶豫又不遜的態度極為不滿。
但現在,高傑有了不同的看法了。

若說之前他是礙於對方禹莫的愛和堅持才點頭幫忙的話,現在他可是真的想幫方禹莫了。
「那我要放棄嗎?」
「你想放棄嗎?」
方禹莫搖頭,他不是一遇到挫折就打退堂鼓或低頭的人,否則他要如何經營一間企業?如何撐起整個事業運作?
「我想也是。」
高傑給了方禹莫一個鼓勵的微笑:「有我幫你,你還擔心什麼?她說你沒有想過,你何不去洗個澡放鬆一下後,再仔細想一想?也讓我好好想一想真的有這個情形發生時,我們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雙方尷尬。」
「嗯。」
方禹莫依言起身走向浴間,走了幾步路後轉身喚了聲:
「傑………」
「嗯?」
「謝謝你!」
才走進澡間。
沒有高傑這樣一路陪他走過來,伴著他走過最黑暗的時候,他方禹莫真的會崩潰、瘋狂。
但人總是會忽略在自己身邊的幸福,只知道忙碌的追求遠在另一方的幸福,等到自己身邊的幸福遠遠離去,而努力追求的幸福也不到自己身邊時,才會記起自己身邊曾經擁有的是多麼可貴的曾經。
而楚蜜圓的兩個問題恰好提醒了方禹莫這一點,他身邊就擁有一分最可貴的愛。她提醒了方禹莫,他並不是一個人而已!
########################
「想到辦法了嗎?」端上兩分熱騰騰的燴飯,高傑問。
方禹莫猶是沮喪的接過燴飯,搖了搖頭:「我想不出來,你呢?」
「我?你該明白我不會是你的問題,我會永遠都站在你這邊……」
「傑!別再這麼說了!你知道蜜圓這二個問題與其說在提醒我的疏忽,不如說是在責備我完全沒有顧慮到你。你明白嗎?傑。」
高傑舀起一匙燴飯,頗具深意的說:「因為,我知道你的個性。你熱衷一件事的時候就會疏忽了你身邊的其他事情。你記得嗎?你曾經在處理工作時因為太專注了,把咖啡杯當筆筒用的毀了你自己五枝白金鋼筆的事。我明白你的忽略,只是因為你太專心了。」
「可是,傑,我忘了你也是當事者啊!我只想到自己!」
「你可以不用在意我的,只管放手去做你想要做的就行了。」
方禹莫對高傑這話的反應是丟下手上的湯匙,變得暴躁起來:「你不要再說什麼都聽我的、隨我去做的屁話了!」手腕一抓揪起高傑的衣領:「我是在問你,問你的感覺、問你的想法,你就只會說隨便我做而已嗎?你不能說說其他的,說你自己的感受也可以,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好嗎?」
急速喘氣的呼吸吹在高傑面前,方禹莫的臉透著急躁的火紅,抓著衣領的手沒有放開的意思!
這樣焦躁不安的方禹莫讓高傑第一次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但是看著自己的心上人憂躁,高傑就算再開心也比不過對愛人的擔心。
手掌覆上緊抓著自己衣領的雙手,「莫,你別這樣!」
「事情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我就是想不出辦法,想不出辦法來呀!」
鬆開手讓高傑又坐回椅上,轉身走向客廳的沙發。
方禹莫點起一根菸,將整個人縮在沙發上,將頭埋進自己的雙膝裡。
高傑立刻跟過去,也坐進沙發裡。
手一截,截過方禹莫手上的菸:「你答應過我不抽菸的。」
隨手將菸丟進一只水杯裡,雙臂圈緊那憂煩不安的人兒。
「我剛剛想到一件事,你想不想聽?」
問完方禹莫,高傑就自顧自的說起來:「我記得你提過她在玩同人誌,你會挑上她也是因為覺得她不會排斥同志,她能接受自己有一個同志當朋友的事實,應該更不會排斥她的同志朋友有男朋友的事實。」
手掌輕拍著方禹莫的身體:
「你想過沒有,莫?她會向你提出這二個問題,會不會正是她用來拒絕你的藉口而已?而你正好就疏漏了這兩個問題,所以讓你覺得不知該如何回答她而苦惱!但是,我不這麼想,我想的是,如果她真如你所認為的聰明、懂事又單純的以自己的想法去看這個世界,那這兩個問題,其實對她而言根本就形同不存在。」
方禹莫這才從膝蓋上抬起頭來,看著高傑,眼眸閃出光芒。
「你說,我說的對嗎?」
高傑伸手揉亂方禹莫的短髮,笑著看那隻縮進殼裡的烏龜終於將頭伸出來了。
「她的確夠聰明,對吧?」方禹莫深深的為自己剛剛的愚蠢感到可笑,若不是高傑點破,他真的是要想破腦袋了。
不過,問題還是存在。
「傑,那我該怎麼辦?」
「怎麼辦?去追她囉!你不是要她當你的方太太嗎?那就在她身上多下點功夫,用你的男性魅力把她迷得暈頭轉向後拐過來囉!」
說到這個,方禹莫又頭大了!
「我今天就做了,但是效果好像反而更糟!」
方禹莫立刻將今天在公司的事說給高傑聽,說完順便苦惱的搖頭。
「追她?看來,我只會將她逼的離我越來越遠。可是,我又沒有追過女人,我怎麼知道我該怎麼追她?」
高傑自己也覺得好笑,對呀!方禹莫是個同志,還是個不敢讓人家知道的同志,他怎麼會有去追女孩子的經驗和追求自己愛人的勇氣!
高傑安慰的拍拍方禹莫:「莫,追女人不能像你在商場一樣用計劃去逼的,你越逼她只會讓她越往後跑。追女人嘛!就要先了解她喜歡什麼東西,投其所好,明白她討厭什麼,避其所厭。要知道什麼是她……」
方禹莫斜睨著說得頭頭是道的高傑:「你好像很有經驗嘛!你是追求過多少個了?老實說喔!」
「喂!你別真的學女人吃起這種不必要的醋好嗎?我現在是幫你想辦法解決問題不是要你翻舊帳啊!真要老實算來,我也就是這樣把你追上手成了我的女朋友的,你忘記了嗎?」
高傑不知該喊救命還是該開懷大笑的苦著臉:「你那時候有多難追又多會保密啊!讓我差點就以為自己要失戀了呢!因為你不是同道中人。誰曉得你不但是個同志,還是個最辛苦、最不自由的同志。」
說起過往,高傑覺得又辛酸又甜蜜。
「你在怪我不該拒絕你嗎?」
「也不是,總是一個人生的回憶啊!莫,你若真的想把她拐過來,就回憶一下當初我是怎麼追求你的,如法泡製。等下班後,我們再針對她的反應來作更改,我不相信那麼難搞的你都會投降的方法,會拐她不來!」
方禹莫露出佩服又不可思議的表情說:「傑,我現在才發現你其實挺賊的,而且一點也不比我遜色!我終於知道自己怎麼會栽在你的手上了。」
「不然,我這個公關經理的位子要怎麼坐得穩哪?你這個大老闆又怎麼放心將工作交代在我手上?」
好笑的拉過方禹莫的手:「不過,再怎樣說也不能讓自己餓著肚子,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對吧?」
晚餐,他們還沒吃完呢!
方禹莫隨高傑走下沙發,再度回到餐桌上。
這一回,他們就可以好好吃一頓晚餐了吧?
高傑舀起飯,體貼的送到方禹莫面前。
工作要做,事情要辦,飯也不能不吃,不吃飯哪有力氣做接下來的事呢?
********************
安然無事的過了一個安靜的上午。
工作順心、上班順心,連喝茶、吃飯也特別快樂。
直到這時候,楚蜜圓才確定方禹莫是真的放棄了,她昨天的話確實起了效果了。
一整個早上都沒有看到方禹莫再出來對她格格纏,連吃午飯都沒有出來,只有周圍的眼光依然持續的怪異。
不過,她不在意!
那眼光最多也只能再撐幾天而已,只要方禹莫不要再有任何不該有的動作,這眼光最久也只能撐一個星期而已!
休息時間過後,楚蜜圓繼續打開公文埋首工作。
只要再多加把勁,她就可以把這個月的銷售企劃和銷售情形給提早整理出來了,再來就是去看看市調和決定接下來的銷售方案…….
時間就在楚蜜圓專注的工作中流去,直到時鐘指向下午三點半的時候。
「楚小姐!銷售企劃部的楚蜜圓小姐,有人送花給妳,請妳出來簽收!」
是公司的守衛之一,大嗓子的呼喊由電話擴音器傳遍整個銷售企劃部的辦公室。
「我知道了,李伯伯。」
楚蜜圓若無其事的起身,對周圍的好奇目光再次視若無睹。
&&&&&&&&&&&&&&&&&&&&&&&&&
接過那一束高過頭的各色花束,光是玫瑰就五顏六色的各有一朵,連向日葵、劍蘭、蝴蝶蘭也沒少就連野薑花也插上了一枝,而上面那小小的白花就是茉莉和夜來香。
楚蜜圓即使雙手合抱也抱不滿那束滿滿的花束,在好奇心的驅使下,
「我可以請問一下嗎?」楚蜜圓放下那一束花”園”,問:
「妳怎麼有辦法把這束花這麼完整的送到這裡?」
這麼一大把的花,竟然能從她手上完整無缺的再送到她手上,楚蜜圓真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哎呀!這妳就可以放心了啦!我們店裡有專門為這種大把花束設計的箱子可以放,我只要將花仔細放好、將箱子綁緊,就不會傷到花朵了。小姐,妳可以放心啦!一朵也不會少的。」
「還有喔!只要是向我們這店訂花啊!我們一定用最好、最高級的辦法把花送到客人的手上,絕不會讓客人收到一束爛爛的像垃圾的花啦!」
送花的大嬸似乎相當以自己的花店為榮的細數著自家的優點。
楚蜜圓不想打散她的自我陶醉,但她的疑問還是要問:
「那你們店裡的服務還真是不錯啊!對了!再請問妳一件事,妳知道是什麼人訂的花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負責送花給客人。」送花大嬸一臉的歉意。
不知道啊!楚蜜圓有些失望。
「小姐,看來妳的男朋友很疼妳喔!送花這麼大手筆!這一束花的價錢可不低呢!還指定要我們店裡最受女人歡迎的花一種一枝,要花美、新鮮、持久還要包裝精美,而且一定要交給本人!這種男人要不是錢很多就是疼女朋友疼到心坎裡去才會這麼用心………啊!我的話太多了。謝謝妳了!下次妳的男朋友要買花再來啊!」
送花的大嬸很熱情的向她揮手後離開了。
這個社會還是有這種對自己的工作散發熱情的人的,誰說每個人對工作都是厭煩的態度呢?
直到送花的大嬸離開,楚蜜圓才有機會發現藏在那一束花 ”園”裡的淺藍色卡片。
要是早些發現,她就不必問剛才那位送花的大嬸了。
這麼想著的楚蜜圓將卡片打開來,看完這張淺藍色的卡片,楚蜜圓突然有大難將臨頭的感覺。
因為卡片上端端正正的寫著:方禹莫!
「老天!他不是放棄了嗎?」楚蜜圓無力的哀嚎著。
看來,她還不夠了解她這個上司朋友也太低估他的耐性了。
費力的抱起那一大束花 ”園”走回辦公室,沿路想著該怎麼應付等一下會有的詢問,邊在心裡先把方禹莫給罵得狗血淋頭後,楚蜜圓才將腳步踏進銷售企劃部。
果然!那一大束花,一如她所預想的引來其他人的注目,平靜了一個上午的辦公室因為這束花騷動起來。
楚蜜圓扯開笑容將一朵又一朵的花分送出去,一邊還要解釋花是誰送的,為什麼有人突然送她這麼多花?
最後,一大束花 ”園”終於縮小到只剩下十支了。
「來!這給妳。」
一名女同事特地將一瓶罐裝汽水的鐵鋁蓋打開,裝了半罐水放在她桌上,
「大家桌上都最少擺了一朵花,妳這個有十朵花的主任怎麼可以不跟一下潮流。」
楚蜜圓笑了笑,自己也確實沒有地方擺這些花,也就從善如流的接受她的好意把花放進這臨時的水罐裡。
「謝謝妳!」
有了花卉的點綴,整個辦公室看起來是有生氣多了,但是,楚蜜圓的心裡卻怎麼也揮不去對方禹莫送這束花的疑問。
*******************************
下班的鐘聲一響,大家忙亂著要打卡下班,沒有人願意在公司裡多待上一刻。
除了是存心留下來的楚蜜圓。
等公司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她才捧起卷宗走向方禹莫所在的總經理室。
如她所想的,方禹莫確實還沒有走,而且還像是早知道她會來找他的擺出一副等人的姿態。
「你知道我解釋了多久嗎?」將卷宗擺上他的桌子,楚蜜圓神色不善的問方禹莫。
總經理的辦公室就在她的銷售企劃部裡面的一個角落,說是角落其實是個挺寬敞的個人辦公室,在公司裡只有總經理有自己的私人辦公室,其他各個部門的主管包含經理ˋ主任ˋ副理都是和員工同處一個辦公室,頂多就是隔一個美耐板的把
辦公桌和員工的辦公桌分隔開而已。
做個與員工沒有隔閡的主管,是每個主管接任後的第一件工作。
而會把總經理室設在銷售企劃部裡是因為這裡是和消費者直接接觸的第一線,整個銷售企劃部除了要安排公司的整體銷售企劃之外還要負責與客戶接洽商品使用後的滿意度和改進處,再針對客戶的需求作成報告送到產品生產部要求改進或解釋商品的用途,說是銷售企劃部其實也是業務部的混合。
把辦公室設在這裡,方禹莫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企劃人員與客戶的接洽情形,遇有比較特殊的情形或是企劃人員不能解決的問題,他可以立刻透過企劃主任楚蜜圓得知原因,再決定是否要請公關人員下來處理。
通常,楚蜜圓一個人就可以把事情處理得很好,不必他出面也沒有請動公關人員的必要,她的工作能力是公司裡上下都認同的。
也就是說整個銷售企劃部是在總經理的眼皮子底下做事,是總經理直接管轄的部門,沒有一些能力的人是不敢在這個部門裡工作的。
所以,楚蜜圓也不多說廢話,直接就點明來意,她相信所有的情形方禹莫早就透過百葉窗的遮掩下看得一清二楚了。
她會挑下班後才來找他,就是要以朋友的身分來問他,而不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這樣對她也比較有利!
公私分明是他這個總經理對員工的基本要求。
方禹莫不得不說她真是聰明!
「如果妳真要我說,我會說我根本不希望妳多解釋什麼,只要將卡片直接放在桌上給她們去看就好了。」
「我可不做自掘墳墓的事!」那張卡片要是被人看到,她確實什麼話都不必解釋了,大家自然就會自己自由發揮了。
「我來找你,只是想問你,你為什要這麼做?你這樣子是在給我添麻煩,你知道嗎?」
楚蜜圓的火氣漸漸上揚:「我不希望自己必須接受別人疑問的眼光。」
「我說過我要追求妳啊!送花只是其中一步而已!不過,我不知道妳喜歡什麼花,只好拜託花店一種選一枝。妳還喜歡嗎?」
方禹莫愉快的笑容看在楚蜜圓眼中起不了熄火的作用,只讓她覺得更加刺眼!
「我也說過我拒絕,你有將我的話聽進去嗎?」
「我還沒聾,自然是聽進去了。」方禹莫悠悠自在的說:「妳選擇拒絕,我則是選擇不放棄。我不干涉妳的選擇,自然妳也不能干涉我的選擇。」
這種說法真的很無賴!
楚蜜圓再次重申:「可是,你已經影響到我的生活了,你明白嗎?方禹莫,你太過分了!」
「只是一束花而已!妳想得太嚴重了!」
「一束花而已?你那叫一束花嗎?你那該叫花 ”園”吧!一把會引起全公司騷動的花園!方禹莫,你別做得太過分了!」
除了咆哮,楚蜜圓也做不出什麼比較激烈的抗議了。
「什麼事情過分了?」第三個聲音突兀的加入。
還在門口就聽到有人在對自己的老婆咆哮,高傑自然不會沉默。
看到對峙的兩人,高傑心裡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都下班那麼久了,怎麼還不走?」
推開門主動將楚蜜圓當透明人的視而不見。
「有點事,我處理完了就走。」
方禹莫微笑著扯鬆了束縛了自己一整天的領帶。
高傑越過楚蜜圓站立的方向,走向方禹莫,瀟灑的往辦公桌上就坐下,
眼神挑釁的瞄了楚蜜圓一眼:「又是她!我就說不用她也行,你還不放棄啊?女人嘛!街上多的是,你何必一定要找她?」
再不屑的瞟了臉色倏然更為難看的楚蜜圓一眼,以極端瞧不起人的口氣說:
「我就不相信每個女人都像她那麼笨,會把天上飛下來的好運往外推!」
為什麼這個姓高的每次講話都這麼難聽?真是因為他是同志所以才討厭女人嗎?還是他本性就是這麼惹人厭?
基於身為高傑口中的沒大腦生物的女人之一,楚蜜圓覺得自己有必要為自己平反:
「高先生、高大經理!那不叫做笨,那叫做我不想自找死路!你真以為每個女人都像你想的只會向錢看,都不會用大腦的嗎?我告訴你,不是每個女人都像你想的一樣,只要有錢就什麼都不管了。至少,我就不是!」
怒氣沖沖的朝他吼完後,又向方禹莫說:
「不過,你的朋友的確給了你一個好建議!找一個願意配合你們的女人當你的太太,勝過找我這個只會拼命拒絕的朋友好。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
在她甩上門以前,高傑手腳快一步的躍下桌面,搭住了她的手腕,萬分疑惑的問:
「只是一束花,妳就來大興問罪之師,妳的心胸也太狹窄了!女人不都是喜歡花的嗎?就算當一個普通朋友送花給妳,妳這種反應也太大了吧?」
楚蜜圓沒好氣的甩開高傑的手,
「我反應大是因為送花給我的人是別有用心的送這束花給我,並不是出於他真心的贈與。你敢說送這束花的用意不是別具意圖嗎?」
不過,高傑這番問話倒是提醒了楚蜜圓向方禹莫說了聲:「謝謝!」
才離開辦公室。
不管如何,花,她收下了,給他一聲謝謝也是應該的。
#############################
「她很生氣!」
方禹莫若有所思的說。
他的確想藉這束花來告訴楚蜜圓,他沒有放棄追求她的想法,也有要引起公司騷動的意思,他想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然後要她不得不點頭答應嫁給他。
但是好像出現了反效果了………
「知道原因嗎?」
高傑直覺就覺得,事情並不單單因為方禹莫送了她這束花讓她生氣而已。
方禹莫凝著雙眼:
「你以為她不單是為了她剛才所說的理由才生氣的嗎?」
不是出於真心的贈與,以她的個性確實會讓她發火,可是除此以外還會有其他的嗎?
高傑笑著拿起方禹莫桌上的水杯喝著:
「直覺。我覺得只是一束花而已,她真的沒有理由那麼氣憤。而且是那麼大的一束花,通常只要是收到花的女人都是高興者居多,不管是不是愛慕者的花束。所以,我才覺得事出有因!莫,我認為這個女人會很難纏。她的背景或許單純,人生或許過得很簡單,可是她的心理狀態絕對不若她外表的易懂。莫,也許我們找上了一個恐怖的女人了,我覺得我們換個對象也許會比較好。」
方禹莫對高傑這番話是半信半疑的在眉間打起難解的結:
「你別嚇我啊!傑!蜜圓真的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女人啊!」
他認識楚蜜圓也有三年了,即使稱不上莫逆但對彼此也有一定的認識。
方禹莫就只知道她是一個生活單純、交友也單純的而且到現在還沒有任何對象的女人。而她本人對這點也好像絲毫不在意,她只是一頭工作、一頭栽進自己的創作世界,玩她的同人誌過她自己的生活。
除此之外,她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兩樣,叫方禹莫怎麼認同高傑的推測?
這樣單純的楚蜜圓會是個恐怖的女人嗎?
高傑也不能確定自己說的對還是不對,這真的只是他的猜測而已!
「我也只是猜測而已!你太緊張了。走了!大家都下班了,我們留在公司加班也加夠了,該下班了!」
手臂有力的拉起猶坐在辦公椅上的方禹莫:
「我們回去再好好討論吧!這事,我看沒這麼簡單。」
#########################
為什麼自己會生那麼大的氣?
楚蜜圓一直在問自己為什麼會對方禹莫發那麼大的脾氣?
那一束花是造成了很大的騷動沒錯,可是並沒有人聯想到和方禹莫有任何關係,而且自己也已經想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向同事解釋過了,也沒有人說什麼不是嗎?
反而因為那束花,讓有些沉悶的辦公室顯得生氣盎然起來。
那她到底在生氣什麼?有人送花給她,她應該覺得高興才對啊!
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來,第一次有人送花給她還是一束那麼大的花,她應該要很興奮才對的!
但是接過那束花,她真的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加上那張卡片,讓她覺得自己的心被傷害了!
她是個女人,她也期望自己有甜蜜的戀情,也想試試看被人愛慕是什麼感覺。她沒有談過戀愛,沒有交過男朋友,自然她也不知道戀愛是什麼滋味。
她不是不想,只是她沒有遇上。
她的愛情只能從小說上去找,她期待的愛人只能用自己的筆去創造,她夢想中的戀愛只能讓她自己筆下的人物替她實現。
第一次有人說要追求她、第一次有人向她求婚、第一次有男人送她花,卻都不是她想要的愛慕,不是單純的欣賞她楚蜜圓這個人,人家只要她做他那不可告人性向的煙幕彈,一個掛名的妻子!
好悲哀!
她所有的期待竟是個男同志有目的的替她達成了,她期待中的美好戀情竟是讓一個只愛男人的男人給搶了先!
想著、想著,楚蜜圓就傷心難忍的落下淚水。
想想,她真的好悲哀啊!
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真的失望到想死了算了!
難道她就只能吸引別人想利用她的念頭而已嗎?她真的那麼一無是處嗎?同樣是女人,她不該得到應有的疼愛嗎?
她不強求愛情,並不表示她不要愛情也不代表她不期待愛情啊!
她再獨立、再堅強、也只是個女人,她也會作夢,也希望自己有個幸福的未來,疼她的丈夫、可愛的孩子………女人有的夢,她一樣有。
可是她……為什麼她就是等不到?
楚蜜圓自己替自己拭淚,悲傷的淚,自己獨嚐傷心的淚。
她真的覺得自己被傷得好重!心就像被扯開一道長長的傷口,不停的淌出受傷的鮮血。
這傷,只能自己療,這痛,也只有自己明白,說與誰都不對,告訴誰?誰又能懂?
哭過、怨過,擦乾眼淚後,生活還是要過,日子還是往前在走,不曾因她的傷心而作暫留。
她楚蜜圓也只能丟開心頭的痛,繼續仰起頭面對現實的明天。
愛情不是一切!
楚蜜圓一直堅信這一點也不打算改變。
安撫過自己沉痛的心情,讓自己的心情趨向平靜,現在即使曾經對方禹莫的提議有過任何的動盪,此刻她已經堅定自己的心情,不再對方禹莫的舉動感到困擾。
「儘管來吧!方禹莫,我會讓你知道不管你再怎麼做或是做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一旦決定了要以平常心去面對,楚蜜圓的心頭頓感平坦不少。
翻開桌上寫作用的筆記,楚蜜圓將心思專注在自己的創作上面,再不去想其他。
光是想解決不了事情的問題,唯有面對才能找出問題的所在,才能想出辦法解決,什麼都別去想反而是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最好選擇。
「姊,妳的電話!」
電話?
九點,
楚蜜圓看了看時間,放下手上的筆。
「誰打來的?」
「可能是妳的朋友吧?女生打來的。」
「喔!」
楚蜜圓接過電話,電話那一頭的聲音立刻讓微笑爬上她因為傷心哭泣過而微紅的臉。
把它忘了吧!
愛情算什麼?生活得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對!去他的愛情!
############################
心情很好?
方禹莫放下辦公室中的百葉窗,相當難以理解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真的很難相信也不得不相信眼前在他辦公室外面和同事有說有笑的的楚蜜圓,會和昨天對他又吼又罵的楚蜜圓是同一個女人。
連他刻意走到她面前想試她的反應,她既沒有任何怒意也沒有其他特別的表情,連個白眼都沒有給他,只是禮貌的和他問了聲:「經理早!」
這一來,反倒是他方禹莫要不知所措了。
拿著鋼筆,方禹莫完全沒有心思批閱桌上的任何一分文件。
他在想高傑昨天的話,思考高傑昨天給他的建議。
「叩!」
放下鋼筆,方禹莫撥起專屬高傑的私人手機。
「喂!是莫嗎?」
在電話那頭傳來高傑低柔洪亮的聲音。
「傑,你能過來一趟嗎?我要你來看看她,我完全不懂她在想什麼了。」
方禹莫的聲音裡不自覺的加入了一點驚慌。
「她很糟嗎?」
那笨女人不會想不開吧?
「不!她很好,好得不得了!好得再也沒人比她更好了!」
「我馬上過來!」二話不說,高傑立刻丟下所有的工作趕來拯救他陷入驚慌的老婆。
很快的,銷售企劃部的女同事們不約而同的起了一聲驚呼!
酷帥有型的公關經理是除了總經理以外,公司裡最有價值的單身漢,還是公司對外接回許多大小Case的活招牌,他的突然來到怎不叫少女們芳心亂調、小鹿亂跳?
加上公司裡每個部門主管均很有默契的各管各的,除了公事以外,各個主管在私底下都沒有任何的交集,所以除非必要,誰也不會到誰的部門去騷擾對方的下屬。
而對高傑這個公關經理的突然造訪,身為主任的楚蜜圓僅只是抬頭向高傑一頷首,算是禮貌到了,就又繼續做她自己的事去了。
不動聲色的也向她一頷首後,高傑逕自走向最後面的總經理室。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6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