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創兒園地
市長:雪情痕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創兒園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自創)叩門聆第一章
 瀏覽604|回應0推薦0

雪情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叩門耹 陳夢

第一章

在廿十一世紀的現在。
許多不平常、不可能的事在這個時代、這個世紀,在人們的眼中都變得平常了。
少見多怪已是現在的人最常掛在嘴邊的笑語。
在廿十一世紀,人民可以比政府大聲,電腦可以代替電話、電視甚至控有你的生活,紅綠燈可以當擺在大馬路上的大型裝飾品,僅供參考。
再離奇、再奇怪的事在這個世紀的人眼中似乎只有新鮮、好奇,人人都在比誰厲害,比誰最炫,誰最敢?
在這個時代,男人與男人可以廝守終生,女人跟女人也可以攜手度日。
所謂的同志愛,感興趣的反而是女人!
言情小說、文藝作品、漫畫均對此一題材大加發揮,而作者以女性居多,讀者也以女性為多數。
該說是女性的適應力驚人還是這個時代真的在變了?
※※※※※※※※※※※※※※※※※※※※※※※
晃著閒散的腳步走過一家又一家的店面。
對她楚蜜圓來說,日子就像這麼逛街一樣,一家走過一家,一天又過一天的。
也許生活稱不上富足安樂,至少也是安貧樂道。
活過二十三個年頭,她的日子和大多數人一樣,稱不上什麼非凡人生,也沒做過什麼大事業、大成就。
一生到現在,她做過最不平凡的事就是和一群同好玩起同人誌這個東西。
將熱門的漫畫、戲劇、小說、電玩中的人物拿出來,用自己的創意和想法給予他們另外一個不可能的故事生命和原作中不太可能會看到的言行、打扮出現在自己的創作上,範圍之廣到連布袋戲都是她們愛不釋手的創作對象。
這對她來說,就該是不平凡了吧?
翻過手上一本又一本的文藝著作,她最常做也最愛做的事就是看書了,看到中意的,挑個幾本買回家陪她渡過一天又一天的平凡生活。
一分足夠生活兼繳一些保險的規律工作就是她楚蜜圓的滿足了!
這樣子不貪不多奢求的她卻遇上一件足以改變她現今平凡生活的選擇。
一個決定,她就可以改變她的平凡!
※※※※※※※※※※※※※※※※※※※※※※※※※※
結婚,對她這個年紀來說該不算早也不算晚了,可是……
再仔細看了一眼坐在她對面這位剛剛說要向她求婚的男士、上司兼朋友。
「是我聽錯吧?還是我身邊有另外一位美女正好是你的心上人?」
毫不給面子的笑出聲音:「妳沒聽錯,妳的身邊也沒有別人,我就是對妳說的。妳願意嫁給我嗎?楚蜜圓小姐。我完整又沒有缺漏的重複了,妳的回答呢?是我願意還是我不願意?」
楚蜜圓抓起眼前的綠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吐了口氣:「今天不是四月一號,我可以肯定不是愚人節,而我相信你不是在開玩笑,對吧?」
「當然不是開玩笑!妳的決定呢?」
「為什麼?」楚蜜圓迷惑的問:「我們的交情沒有好到相守一生廝守到老的地步,我雖然對自己的容貌有自信,卻沒有無知到以為自己是令人一見鍾情或傾城美女的認知也沒有,那為什麼你會突然向我求婚?」
微笑著啜飲溫熱香醇的藍山咖啡,
「因為,我發現我不能沒有妳了!我瘋狂的想將妳綁在我身邊片刻不離。妳相信嗎?」
楚蜜圓有些怔愣!
表情複雜的對那個聲稱要娶她的上司好友說:「不相信!但是,我必須承認你的話讓我很開心,即使我知道你只是在賣弄口舌。說吧!方禹莫,你若真的當我是朋友,就老實些說。你的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我們不是只有今天才認識吧?」
三年的認識,足夠讓楚蜜圓明白方禹莫這個有話不直說的討厭毛病。
方禹莫放下杯子,顧左右而言他的問:「妳還在寫同人嗎?」
「有啊!怎麼?你想看啊?你對布袋戲有興趣嗎?」
從來也沒聽他提過,他也有這興趣嗎?
楚蜜圓懷疑的看著方禹莫。
「我好像沒看過妳寫同志的文章。」
依然是與前面的話題扯不上任何關係的回答。
楚蜜圓先是給了他一記白眼,
「你有問過我嗎?每次都是偷翻我的筆記看,不然就是站在我後面偷看我寫,我有沒有寫你怎麼知道?我說,你想看是不是?」
輕緩的搖頭:「我只想知道妳是怎麼寫的。還有,妳對同志又是什麼看法?」
楚蜜圓面對這個問題,面容立時嚴肅起來:「說真的,我不了解同志們的想法。所以不能說對他們有什麼看法,我只贊成不要妨礙了別人的生活,人家喜歡怎樣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我管不著也不想去管,更沒有資格去管。至於那同人創作中,我怎麼寫是我的事,你想知道的話就看我寫的文,自己用看得比我用說得清楚吧?」
方禹莫笑意盈盈的低聲說了一句:「我是同志。」
「喔!……啊?你說……你是……」
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看著方禹莫對她點了點頭。
雖不至於嚇到驚叫出聲,但腦筋確實空白了好一會兒。
方禹莫則靜靜的看著楚蜜圓的反應,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心裡已經濕了一大片,粘膩的像要握不住一切。
「好,就算是這樣好了。那你剛剛說要我嫁給你,對吧!」楚蜜圓深深吸了一大口氣,確定似的問。
點頭。
「好!那你究竟是在想什麼?你的性向既然與別人不同,那你擺明是在耍我對吧?這樣對朋友,你不怕我會和你就這麼絕交嗎?」
楚蜜圓一點也不拐彎抹角的直指問題中心。
「我就是怕,才會問妳對同志有什麼看法。」
一直帶著自信笑容的方禹莫驀然浮上了一種只有自己才明白的孤單落寞。
「放心啦!我是交你這個名叫方禹莫的人當朋友,不是看你的性向、你的地位才和你做朋友的。但是,你若是想用這點來耍我,我才會真的不認你這個朋友。」
長長的一篇感言發表完,楚蜜圓確定似的又問了一次:
「你,是在開玩笑嗎?」
「當然不是!我說的都是事實。」自信的神采因楚蜜圓這番話又重拾笑容,「你都聽清楚了嗎?傑。」
一直坐在方禹莫身後那一桌的人聽他這麼一問,立刻像事先排練好的一般,起身走向他們。
「我聽到了。」
簡潔又明白的回答後,他拉開了椅子在方禹莫身邊坐下。
「妳好!我常聽禹莫提起妳,我叫高傑。」
「你好!」
楚蜜圓連問都不必問就多少可以明白眼前這兩人的關係。
公司老闆和公關經理的禁斷之戀,這不是她只有在日本美少年漫畫和耽美小說中才看得到的組合嗎?
沒想到這事情就在自己的身邊,而且這麼近!
老天啊!她竟然認識了一對同志,剛剛還被其中一位求了婚。二十三年來,她還不曾遇過這麼無法想像的現實。雖說她不排斥與同志成了朋友,但是嫁給一個自己完全沒有愛意的人,對她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更別說是完全對妳沒有愛意又不可能對妳產生感情的同志了。
「其實,妳如果答應了,妳根本不會吃虧又有現成的丈夫疼妳。加上妳所知道的,禹莫的財力足夠讓妳過得舒服……」
不等他說完,楚蜜圓已聽不下去的對在一旁,從高傑一出現就採沉默態度的方禹莫說:「他這麼一說,我還能答應嗎?方老兄,你的公關經理以前是以談判為業是嗎?」
楚蜜圓自認自己脾氣算夠好了,一般來說,她該調頭就走,從此當他方禹莫是陌生人的;更火辣一點的女人還會免費附上二記鍋貼給他們當告別禮物。
而她,一沒有打人的勇氣,二是她明白就算動手,她也打不過他們兩個人的事實。
但是,她真的覺得眼前的公關經理讓她非常、非常、極度的不高興!
再喝一口已經冰塊比綠茶還要多的綠茶,
「如果我真的是他所說的這種女人,那就證明你方禹莫沒有看人的眼光,誤交了損友,對吧?」
「蜜圓,他講話一向如此,妳別生氣!」
認識楚蜜圓三年,方禹莫自然明白高傑的話讓她極度、非常的不高興!
「算了!」楚蜜圓不理高傑的眼光,逕自把他當成空氣對待,「既然你想說的都說了,那我可以先走了嗎?我還有事。」
「蜜圓,妳還沒回答我。」方禹莫沒有忘記她還沒給他答覆。
「你突然這麼給了我這麼一個大問題,總要給我點時間好好想一想,仔細考慮後再回答你吧?我不做以後會讓自己因一時衝動而後悔一輩子的決定。」
楚蜜圓現在整個心都亂糟糟的,她只想快些回家去好好坐下來靜靜的想一想。
「妳沒有答應是妳自己的損失!我們不是非妳不可。」
這個公關經理高傑似乎不說些話來惹人發怒,他就不會開心一樣的在楚蜜圓身後又補了一句。
本來已站起身要離開的楚蜜圓,聽見這句話,笑了笑回過身來,
「高經理、高先生,你同樣要記住,我也不是非嫁不可!」
手一伸,將只剩冰塊的飲料杯沒有預警的往高傑頭上淋下,連杯子也一塊兒滾在他頭上,「叩隆」的和冰塊滾落了他一身一地。
楚蜜圓才揚著報復後的愉快笑容走出茶行。
沒辦法!誰叫他一臉欠人扁的模樣加上那明顯很不屑的話語,讓她覺得不這麼做好像太對不起他這麼認真想惹人厭的努力了。
直到楚蜜圓回到家,只要一想到高傑的狼狽模樣,她的嘴角就會忍不住拉開笑容。
痛快!
※※※※※※※※※※※※※※※※※※※※※※※※※※
「哈!哈!」
同樣是笑聲,這笑可是笑得一點也不客氣的充滿愉快。
方禹莫笑著拉過高傑想起身追趕的身影,硬是拉他坐下,「別追了!真追出去,人家笑話的還是你。你快擦擦。」
遞上一條他隨身帶著的男用手帕給高傑,唇邊仍是不住的溢著笑。
「可惡的女人!難怪沒人敢要。」高傑一邊擦拭自己身上的水漬,邊罵:「活該她一輩子嫁不出去!這麼粗暴的事情都做得出來,會有男人敢要才怪!」
連來清潔地板的服務生都帶著笑容!這奇恥大辱一定非向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討回來不可!
「怎會呢?我覺得她的反應很正常啊!換成是我被人這麼說,我非揍他幾拳不可!她算很溫和了。她只用冰塊淋你沒連飲品一塊兒往你臉上潑,不然,你現在非立刻帶著污漬離開不可。」
方禹莫嘴上說著,手也沒閒著,一一幫高傑取下他忽略未清掉的冰角兒。
「禹莫,我說過不一定非她不可!我相信沒有一個女人會對天上掉下來的富貴搖頭。」
高傑對楚蜜圓的印象非常惡劣!
因為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這麼對他,大部分的女人一見到他再聽到他的名字不是故做矜持的避開,遠遠偷看他,就是像蒼蠅見了血似的拼命纏過來,甩也甩不掉的讓他心煩!
而她,楚蜜圓竟用冰塊淋在她這所有女人眼中的黃金單身漢頭上!
「就因為如此,我才非要她不可!傑,我不希望所謂的解決麻煩是為自己惹來往後更大麻煩的源頭。蜜圓,至少我可以相信她不會是我們日後麻煩的開始。」
身為同志,又是有著錢勢、名氣的商界巨人,他不能不防這類的事情發生。
如高傑所言,任何女人都行,他只是需要一個妻子來掩飾自己的真正性向,安慰他急著為他安排相親的雙親,與其要用錢買一個見利眼開的陌生女子,他方禹莫寧可找一個明白真相、不排斥他且他又能夠信任的女人。
而沉浸在同人的世界中,不會排斥又能夠接受他這種性向的好朋友,楚蜜圓無疑正是他最佳的選擇!
最少,她不是一個見錢眼開的女人,她很容易就可以討好、滿足的個性是他方禹莫看在眼裡的。
非她不可!與其叫他找一個以利益交換的假妻子,他寧願找一個能真正當親人的姊妹來共同生活。
說是他方禹莫自私也行。
他就是想要有個能接受他的妻子,有名無實的妻子,可以陪他聊心事給他安慰,也可以讓他避免來自父母的緊迫逼婚和外界探索的眼光、八卦流言和隱瞞他其實是一名同志的事實。
「禹莫,我還是不喜歡她。她……」高傑試圖說服方禹莫放棄楚蜜圓。
「直率、老實到幾乎沒有大腦,這樣不是很好嗎?你和我都厭倦了玩猜心的遊戲,也看膩了鉤心鬥角的戲碼。有一名直率的姊妹陪我們,不好嗎?」
看來方禹莫相當堅持啊!
無計可施的搖手,唇邊卻揚著笑:「你喜歡就好了,反正要娶的人是你。再說,你的決定我一向很難要你更改,即使是公關部經理的我,再伶俐、巧妙的言語一遇上你,都要對你舉白旗。禹莫,我只能說,不管如何我都是站在你這邊的。」
一陣暖意泛上方禹莫的心頭。
衷心、誠懇的握住高傑的手:「謝謝你!傑。」
「說謝謝而已嗎?我以為我這番話值得你更多的表示。」
反手握住方禹莫的手,也不顧此刻是身在人來客去的醒目地點的吻了他的手背。
此舉立刻讓方禹莫心慌的抽手:「回去再說吧!」
「也好,回去再跟你好好算一算。」
明白方禹莫的顧忌和苦衷,高傑不再為難的放開手。
※※※※※※※※※※※※※※※※※※※※※※※※
心亂、心煩!
這般突然說來就來的意外求婚讓楚蜜圓的心情亂紛紛的理不出半點頭緒。
逛了一家又一家的精品店,走了一家又一家的書屋,手上拿著閃亮的流行飾品,任老闆娘如何介紹這是多受歡迎又有多受少女喜愛的當季熱門商品,她完全沒聽進耳朵裡。手上翻著一本又一本的書刊,心思卻飄著老遠的一圈後發現自己站在櫃檯前,付錢買下一本完全不感興趣的當代心理研究。
發現這種方式只是讓自己多花冤枉錢,更加無法平靜思考的沒有用後,楚蜜圓及時挽救自己再付錢買下一副根本不會用到的純銀頭冠。
拎著一包不知道怎麼買下來的東西,她決定回家!
連一向最愛的創作,攤開筆記,在桌前坐了數十分鐘就是寫不出一個字來。
她在意,當然在意!她也無法不去在意!
唉!看來就算再坐上二個鐘頭,她也是寫不出什麼的。
放棄了!
將筆丟開,楚蜜圓決定好好思考一下昨天的突發事件。
既然試過她所知道的逃避方法,且顯然起不了效果後,她再繼續把自己當鴕鳥也沒有用的。
靜下其他不相關的思緒,楚蜜圓專心回想昨天下班後遇上的意外。
時代變化就如風那麼迅疾的快速,所謂的同志已不再是那麼禁忌到不容社會所接受的事實。但也不是全然的接受,一種出於本能的隔閡依然將他們隔絕在一般人之外。可,除此之外,他們依然和一般人一樣,他們也是要生活,也有喜悲哀怒。因此,只要不妨礙到別人的生活,大多數人皆採取漠視的視而不見。
但是,她能嗎?她也是那大多數人之一。縱然她筆遊於同人的世界,也描繪過許多虛擬的男男情節,但真正的現實擺在她面前時,她不可諱言的,她很難接受!
尤其她還是被自己的好友,自稱自己是一名同志的男人求婚!
她不可能也不會答應的!她如果因為一時新鮮而應承,將會給自己也給方禹莫帶來傷害。而她更將要面對不可告人的心理壓力及萬一事發後的異樣眼光。
楚蜜圓想得很多也考慮很多,她是自私,自私的不想失去一位朋友也自私的想逃避現實的情況,她自認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和決心與一名身為同志的丈夫踏上禮堂,更別說她對方禹莫完全沒有那種所謂愛情的心情在其中。
她對方禹莫只有友誼。
拒絕他吧!這才是對兩人都好的選擇。
事情一經想通後,楚蜜圓不再感到心亂。
可方禹莫與高傑呢?
#######################
有多久了?兩個人這般不見容於社會見不得光的淒苦戀情。表面上的甜蜜卻蓋不掉內心的苦澀。
倒出兩杯剛煮好的香醇咖啡,讓咖啡的香味緩緩飄散、飄開在這個只有兩個人的屋子。
方禹莫端著咖啡,感受手心傳來的燙熱高溫,就像捧住他們兩人這般苦澀維持的甜蜜,燙手卻不願放開。
「即使只有一個人也好,我好想有個能夠了解、接受我的人聽我說。」
平日商場上的優雅公子,此刻卻孤單的像個被棄的小寵物。
「我不行嗎?你有我聽你說啊!只是你不對我說也從來不肯說。我不明白你到底要的是什麼?追的又是什麼?」
看著方禹莫捧著高溫的咖啡杯,雙手泛著被高熱燙燒的赤紅,而他還無所覺的繼續捧著,高傑立刻將咖啡杯由他手中拿開,頗感不滿的看著他的愛人。
「意義不同。你和我是同類,自然是向著我這邊,不管我怎麼說,你都會覺得是我對。可是,對我而言卻缺少了一分所謂的真實感。我想要的是一個不是我們之中的人卻能接受我的朋友、知己!我想要他給我一個贊同,想要讓自己活得理所當然。」
誰說女人心似針入海中難捉摸,一個男人若有相同的情緒,其實也是一般的令人難解。
「我不懂你的意思。可是,我知道你太貪心了!禹莫,你要求一個不是我們這個世界、這個圈子的人來認同你、接受你,不會太奢求嗎?」
高傑真的不明白方禹莫為什麼這麼執著別人的看法,他覺得他們兩個人這樣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好啊!
為什麼一定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才算幸福?
「你不懂的。」
那是心理的問題,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問題,別人如何能懂。
「我當然不懂!要是我懂,我就知道該怎麼阻止你這麼瘋狂的想法。娶老婆?你就是我的老婆了,你還想怎麼跟人家娶老婆?」
手一攬,將方禹莫攬進寬闊的胸膛抱著,因為得來不易,所以他們的感情格外堅定也分外脆弱。
「傑。」方禹莫輕喚:「那是我的問題吧?」
「我會讓自己的女人去抱另一個女人嗎?我會嗎?會同意嗎?莫。」
手臂力道加重了幾分,不致叫方禹莫痛苦但也叫他不自在。
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方禹莫從不拒絕高傑的所有親暱動作,更依從的靠進他懷裡:「讓我做,不要阻止我好嗎?楚蜜圓絕對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你的家人又在對你催婚了嗎?」
若說方禹莫有什麼顧忌那就是他的雙親了。
方禹莫是方家唯一的獨子,不像高傑是孤家寡人,方家父母對他這個唯一的兒子寄予了多大的期待,高傑是親眼見識過的。
偏偏方禹莫卻是個只愛男人的同志,為了不讓父母失望也無法與人言訴的痛苦壓在他心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雙親的期望、自身的不能明言,讓方禹莫在少年時承受了許多的心理壓力,甚至有過輕生的念頭。
直到他遇上了高傑,同樣是同志又是工作上的夥伴的高傑稍減了他寂寞的痛苦,但對自己和高傑是一對同性戀人的事實,他依然選擇隱瞞。
方禹莫不敢冒險,縱然是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會接受,他看的卻是百分之二十的無法接受面,他的父母一直希望他是最優秀的!
他不敢想像一旦向他們坦承之後,他們會有什麼反應,也不願去想。
所以,面對家中雙親的殷殷期盼,積極要他成家的想法,結婚成了他必須的選擇!
他如果想要繼續隱瞞實情,他一定得找個女人來當他的煙幕彈,而他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楚蜜圓。
一個平凡、單純的女人,他的朋友,他的下屬,也是一個提筆創作一篇篇同志愛的同人誌作者。
「為什麼選她?就因為她是個寫男男的作家嗎?莫,你該知道她們寫的多半是自己想像下的產物,並不是真正接觸後的作品,當心她嚇得讓你們連朋友都做不成!」
高傑想起在紅茶屋看到的ㄚ頭,根本就是一臉沒什麼膽子又不經世事的單蠢生物,沒有在聽到方禹莫自承性向後被嚇跑就已經算她很夠本事了!
「相信我,她鐵定會拒絕你!我看那個女人一臉就是沒什麼冒險精神的樣子,你不會沒看出來吧?」
摟摟懷中的方禹莫,他們這般禁忌的愛情,即使只是平淡的握住彼此的手都會覺得是一種難得的幸福。
「我知道,可是你不覺得這樣才好嗎?」方禹莫笑著解釋給高傑聽:「這樣表示她不是虛偽的女人。你想想,依我的財力若真要女人,隨便就有一大群只要有錢就行的女人湊上來,何況我是要她戴上方太太的頭銜。可是,她不!那代表什麼?在她知道之後,她還是對我們說不!」
「那是你沒把話說清楚!」高傑就是不相信有哪個女人不愛錢!
「傑,相信我!她絕對是我們最好的選擇!」握著高傑的手,方禹莫告訴他自己的堅持。
「她若拒絕呢?那女人不像她表面那麼乖順。莫,她不是容易妥協的女人!」
表示自己明白的向高傑點著頭,方禹莫深沉的笑容中帶著自信:「所以,她的決定才是確保真實不悔的,不是她一時興起的口頭承諾。傑,準備替我的新娘佈置一個新房吧!對她,我是絕對勢在必得!」
高傑對方禹莫的如此態度雖不意外但心裡卻明顯的覺得不太舒服。
他知道方禹莫對任何事都有一定能完成的自信,也喜歡他這種自信,那會讓方禹莫的表情變得神采飛揚。
但他這份神采現在卻要用在追求一名女人的事上,為一個女人展現他的魅力!
「你的態度讓我有將要被你拋棄的感覺。」
不滿的對方禹莫說出自己的心情,高傑討厭透這種被人排擠開來的感受。
他的話為自己贏得一吻!
微笑著送上自己的安慰吻,方禹莫輕語:「我很高興你有這種感覺。但是我需要你幫我,我真的需要一個妻子來替我阻擋我家人的懷疑和逼婚,也需要一個可以了解我的姊妹陪我談心。」
高傑的臉上表情立刻由天堂降落到地獄:「幫我自己的老婆找一個老婆?這種感覺不比知道自己被人戴了綠帽來得好過多少,而且我和那女人真的不對盤!你若不想計劃被人打散,你最好放棄找我合作的念頭。」
方禹莫忽然仰頭大笑:「我想的恰好與你相反。有你的加入,我的老婆才會更容易手到擒來,我怎麼少得了你呢!」
高傑迷糊了!
方禹莫打的是什麼主意?
「秘密!」方禹莫說。
#########################
她的拒絕似乎早就在他的預料之中了。
在楚蜜圓將自己思考後的結論告訴方禹莫時,他只是了解的笑笑,接下來說的卻是不在她料想中的回答。
「我也知道要妳立刻點頭是太快了,但是,妳能拒絕,我卻不想放棄。楚蜜圓小姐,請妳接受我的追求,我希望妳能自己甘心願意的嫁給我。」
這樣該是令所有女人心花怒放的宣言卻讓楚蜜圓有大難將臨頭的預感。
「你不要亂來喔!小心我們會連朋友都做不成,我可不在乎少一個煩惱的喔!」
楚蜜圓半真半假的警告方禹莫。
平靜了二十多個年頭,她不想把自己的步調打亂,也不想追流行的和人家學什麼人不癡狂枉少年的把自己投入驚世駭俗的行列。
「妳一定要一開始就否定我嗎?雖然我的性向與一般男人不同,但心情卻是一樣的,我很認真的告訴妳,我要追求妳!楚蜜圓。」
這分宣告像一顆威力強大的炸彈在楚蜜圓的心中炸開,再也無法恢復平靜。
生活,一如以往的忙碌。
表面上,楚蜜圓仍是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埋首在成山的文件堆中,手上的文件一件件的自楚蜜圓手上堆成了另外的一疊,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有多亂。
她必須花上比平常多一倍的注意力來強迫自己不去想方禹莫那個宣告,逼自己將眼睛放在閱讀卷宗條文上。
那一張張的紙,一個個的字都叫她心煩意亂。
不做也不行,做了又怕出錯的將已完成的文件再移到自己面前,拿下最上頭的卷宗。
再看一遍吧!
要是做錯了,可就糟了!
想到因自己的心神不定而可能害公司損失一大筆錢,楚蜜圓就再三的告訴自己非得要暫時拋開這個問題不可!
一定要集中精神………………
一隻討厭的手驀然壓在她將要打開的卷宗上,
「吃飯了。」
正好是她此刻想努力趕出腦海的人。
在心裡咒罵了一句:「都是你害的!」
之後,儘量以她認為和善的語氣告訴他:「我中午不吃的,先生。」
「總是要休息一下吧!我沒有壓榨員工的嗜好。」
「是!我知道老闆你體恤員工,但是做為員工的我如果不懂得責任心這三個字是什麼模樣,我就可以丟下這些不管的泡我的茶、寫我的文章去。那不是老闆你所樂見的吧?」
拍開方禹莫礙事的手,楚蜜圓低頭看她的卷宗。
方禹莫沒有因此知難而退,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該說,他就乾脆將便當拿來,隨手抓過一張此刻無人的椅子坐下,就坐在她旁邊吃起便當來了!
楚蜜圓真的很想當那個人不存在,但是一個公司的老闆坐在一位女性職員身邊吃便當,就算兩個人什麼都不做也是同樣很引人注目。
沒有多久,楚蜜圓就發現已經有人在明目張膽的交頭接耳了。
不在意!不在意!
楚蜜圓繼續看她的文件。
很快的,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過去了,方禹莫的便當也早解決乾淨了。
正悠閒的泡了兩杯咖啡,一杯就擱在楚蜜圓桌上,一杯則進了他自己的肚子。
「好了!這些都可以了,讓總經理久等了。」
抱起桌上的七分卷宗遞過去後,楚蜜圓就藉機起身走向洗手間,將方禹莫一個人留下面對四周的眼光。
將手上的咖啡杯放下,方禹莫頗感意外的笑了笑。
他被擺了一道了!
他在這裡坐上半小時卻遠不如她一句話就輕易解釋了眾人疑問的態度,破壞了他刻意營造的曖昧感。
不過,他不急,他本來就打算要慢慢來的,既然她還是要逃避,那他就……
慢慢收拾著桌上的七分卷宗,方禹莫深深的嘆了口氣,望向洗手間的方向,表情萬般失望的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
該死的!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沒有注意的時候,方禹莫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她才上個洗手間出來,每個人看她的眼光都不一樣了?甚至還有人看著她吃吃直笑!
要不是她確定自己的服裝整齊,臉上也沒有什麼不該有的東西,那圍繞在她四周像在打量什麼怪物似的眼光幾乎要讓她以為自己頭上開出一朵花來了。
脫下鞋子,楚蜜圓坐在自己的床頭上,怎麼想也想不出原因出在哪裡?
直到下了班的現在,她還是想不出來!
電話忽然響起。
「喂!……是你!你到底在……不行!我不出去,明天?明天,你又想做什麼?」
「說到這個,你是做了什麼?一整個下午,大家看我的眼光都不對了。」
「為什麼我會知道?」
楚蜜圓對著空氣揮舞自己空著的左手:
「有誰會遲鈍到人家都走來你面前笑給你看了,還傻傻以為別人只是在起” 笑 ”的毫不在意!」
「沒有!你什麼也沒有做?是嗎?方禹莫,我告訴你喔!雖然你說沒有,我也不相信啦!沒錯!就是不相信你。朋友?就因為是朋友,我才更明白絕對是你在搞鬼。」
「別解釋了!明天,我不准你再來找我!什麼?追我?你是當真的嗎?」
楚蜜圓激動的神色轉為嚴肅:「方禹莫,你明知道不可能的!你對我能付出什麼感情?你自己很清楚只是作假的不是嗎?你的朋友不反對嗎?我是不明白你們的感情世界是什麼情形,可是,以一般的情侶相處情況下去猜想,有誰能容忍自己的女朋友嫁給別人後再說對自己的男朋友才是真心真愛?又有誰會相信?」
「不!你想得太容易了!你有想過你的男朋友嗎?你想過我嗎?即使他真的什麼都依你、都聽你的,好!那我呢?我嫁給你以後呢?我要住哪裡?」
「跟你們住!一個女人、二個男人,這樣還不叫人懷疑嗎?不是你有問題就是我不守婦德的跟他有一腿!」楚蜜圓聽到這答案簡直要瘋了!
她到底認識了個什麼樣的朋友啊?
「好!即使我們自己心裡有數,也夠EQ去承受別人的閒話。可,我家這邊呢?我要怎麼說?說,爸ˋ媽,感謝你們養育我多年,女兒我想另類一點,所以我要嫁給一個同性戀當老婆嗎?」
楚蜜圓的腦袋鬧哄哄的沒一刻閒:「方禹莫,我現在真的覺得你只看到自己的眼前,沒看到別人的以後。你做事一向都很有計劃,為什麼對這件事,你就沒有仔細想過再決定?」
「你有?你敢說,你有?好!我只問你一件事就好,一件事,就是我嫁過去之後,你們要當著我的面親熱嗎?還是我必須迴避?或者你乾脆兩個人帶著去外面解決?」
話筒那端,是一片沉默。
「你仔細想一想後再說吧!」掛上電話,楚蜜圓嘆了口氣。
她就知道方禹莫肯定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明天,也許他就會明白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是跟作夢沒什麼兩樣的不實際了。
這就是現實!也是他一定要面對的事實,誰也沒有錯。只是社會的眼光還沒有辦法接受他們,也是因為他們真的是違反了自然。
是他們的悲哀啊!也許,可以選擇的話,他們也不想做這種選擇的。
他懂,天懂,她也懂,社會上每個人也都懂,但是免不了探索ˋ詢問的異樣眼光,甚至比較欺負人的會取笑他們。
所以,是悲哀啊!
(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9&aid=316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