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心情發表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From Tainan To Taipei-移動紀行
 瀏覽3,187|回應1推薦5

鄭匡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龍女CHANG, HSIU-FEN
馬哥 問候您
華碩
楓之ㄚㄚ
無 名

  『我知道,在旅途的某個點上,我會遇見女孩、啟示,以及所有的一切;就在這條路的某個點,智慧明珠將送到我手上。』──Jack Kerouac 《在路上》

  4月30日週六早上六點的車,我從板橋搭乘客運前往台南,黎明既起的天光,抖不落的興奮感與焦慮如影隨形。雖然騎過兩三次三四百公里的長途賽事,但獨自默默地單推三百公里卻是第一回。

  到了台南之後,第一個感覺是好熱啊。快三十度的天氣確實不是說玩笑的。來到這首善之區,當然是得先開始一整天的玩樂。

  好友Ro領著我到赤崁樓、瑰麗的建築古蹟是早年時代的心血結晶,台南的一切彷彿都跟鄭成功先生有很大的關係。我在台南看到鄭成功的畫像、雕刻、甚至是建物,都足以抵我在北部的一年份。雖然在當地人的眼中,赤崁樓沒啥特別的,但在外地來的人眼中,那樣的寧靜與活在舊時歲月的想像,就足以與林家花園媲美。就一個歷史學家或地理學家而言,過度商業化的古蹟會失去它本質的美感,但對我這個旅客而言,它有著強大的吸引力。

  第二站則是來到台南學府孔廟,雖說孔子跟台灣很難畫上等號,但看著先人留下來的時光痕跡,像是清朝時的舉人狀元榜名,以及舊皇帝咸豐、道光,以及新時代的偉人蔣中正等人高掛的牌匾。孔廟裡的人來往不多,建物與感受也不如赤崁樓般瑰麗動人。可坐在這兒,就能感受慶典舉行時的熱鬧之姿。

  第三站則是熱蘭遮城安平古堡,乍聽乍聞之下,似乎與淡水紅毛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事實上差異甚大,雖說都是紅毛仔創建的。但聖多明哥城(紅毛城)比較偏近於出口貿易關係,以及領事館的建築系統,它所擁有的多半是基本武力;而熱蘭遮城卻是要塞型的建築,舊時代的三面環海,就當時而言它的武力配備較為齊全、甚至歷史也要比聖多明哥城早些。

  接下來逛了安平老街跟鄭成功文物館。

  台南什麼不談,美食就足以大談特談。我吃了福記肉圓、以及熱蘭遮城附近的蚵仔煎。與彰化、北部肉圓不同的是,當地的肉圓的包材類似麵材麻糬、而非拿筷子拼命刺破搞半天才好的韌質外皮。裡頭的饀不是碎肉,而是扎扎實實的肉塊,再加上調味甚佳的醬汁。我只能說,回到台北看到照片的我,又開始嘴巴勤勞了起來。蚵仔煎非常的實惠,五十元的價格搞得比我的臉還大,大概是北部蚵仔煎的兩倍大。吃在美食台南,這話不假。但美食商業地區通常都有個麻煩,各式各樣的美食都會逐漸在此出沒,我甚至看到有人吆喝賣『大溪豆乾』、『台北豬血糕』。這感覺就像到了台南還硬要買麥當勞是一樣的道理。

回飯店稍事休息,一會兒LaLa到樓下接我趕晚上的攤。第一站是花園夜市,我吃了鐵板麵、LaLa介紹的烤雞肉串、以及冷盤滷味。LaLa介紹的烤雞肉串有醬燒、鹽燒,我們買的時候排隊祇有三個人,要離開前竟然排了一長串人。
 
下一站,入夜的我們去到海安路上的北勢街(神農街),帶著懷舊氣息的老房子,以及海安路上老舊與新穎文化衝擊,讓我想起姑嶺街的風華以及很早之前艋舺的老舊回憶,如果你去過萬華的剝皮寮老街,會發現似曾相似的風貌。海安路上的藍晒圖及其他的裝置、塗鴉藝術非常獨特,坦言說,中規中矩的台北好悶啊。

在海安路的藝術街上,我們結識了台應大的美術系學生。他們丟了一個課題『藝術跟金錢是否能畫上等號?』這挑戰著早先前村上隆及安迪沃荷的商業藝術,很多藝術家認為藝術跟金錢不能畫上等號,但坦言,藝術卻必須用金錢來輔助。我不是那種銅臭的創作人,卻也不會是唯心論把自個兒餓死的藝術家。就如同玩音樂的地下樂團,有沒有錢都無所謂,有正常的工作養飽肚子就行,能不能成名在天,至少我們都有發聲的機會。每回面臨即將失去初衷、服膺現實的困境時,我就把自己丟進音樂裡。那是伍佰與楊乃文合唱的『最初的地方』,提醒自己莫忘初衷。

回到最初我們來的地方 好多的簡單被我們遺忘
我說過一定要互相提醒 千萬不能忘記最初的地方

接下來去了台灣文學館,好受挫啊真的,為什麼台北沒有這樣的地方。現在正在舉辦方言文學展以及三毛紀念展。別過不提,你得自己去看。

下一站在珍妮的邀約下我們去到『跳舞的羊』咖啡館,我跟珍妮聊天甚密,骨子裡似乎她也存有反骨的基因,聊起來很有趣。珍妮介紹她的雙胞胎妹妹Rescued Huang跟洛依Roy給我認識。我告訴LaLa,珍妮笑起來超甜、眼睛都彎曲了,像模特兒般身材的她竟然寫得一手細膩的小情詩。寫進心坎裡都甜了。Rescued Huang跟Roy沒多聊甚為可惜,不過印象太好了,整個tone調很合,好到要他們有機會上台北我領他們喝好咖啡。

Roy在FB上的照片有些留著長髮,認出來是他。我感觸良多。以前在學校叛逆時也是金髮一頭,甚至還一身白色襯衫搭西裝褲、白色便衣外套,穿著拆掉皮墊的木屐上課,最誇張的狀況還帶著武士刀上課。是否踏入社會慢慢被現實洪流衝散的我們,都開始接受社會隱性不成文的規定,我們要努力跟別人一樣,因為只害怕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回飯店看了電影海洋天堂,沒哭,好好入睡。看了三次海洋天堂哭了三回,第四回也就麻木了。你說是吧,大福?

第二天早起床,到飯店的咖啡廳吃了中式早餐、另外請服務人員幫我把西式早餐包起來,打算當成補給品用。雖然是早上,但天氣依舊熱得緊。我把行囊搬到飯店外頭,紛紛與服務人員道別並致謝。把自行車組立起來,我就要踏上前往台北的路。

此趟之旅,有人支持有人擔心,有人勸阻也有人勸進。但依舊阻止不了我前進的心情。從火車站前的北門廣場轉進小東路、再從小東路轉進台一線省道。開始我的旅程。

天氣好熱!天氣好熱!媽的天氣好熱!

才騎到我的母校台南成大(亂講的),隱隱約約就覺得曬傷了。我帶著墨鏡,卻覺得眼前仍是發亮的一片。一路北行,單推旅程其實很悶,但若用好奇的心情來面對卻能見山不是山。省道上偶爾會出現一號省道的標識──往北、台一線、305(公里)。一公里一公里的消滅那可怕的綠色數字。

進入阿扁的故鄉官田時,我有問當地人阿扁的舊宅在哪?但大概是曬昏頭了,騎機車阿伯只用手比了那邊就離開。害我最終還是沒去。官田甚為出名的是菱角,路上你都能看見紅色如牛角的塗鴉畫跡。

第一個到達的是後壁車站,後壁的台語該不會就是『凹ㄅㄧㄚˋ』吧?後壁車站讓我想起瑞穗車站及勝興車站、有點荒涼卻又滿是舊時代的氣息。第二個則是南靖車站,對面剛好有南靖糖廠,據資料上來看有好吃的冰點。如果我是旅人之行,我會去吃冰。但騎自行車最怕鬧肚子疼,所以只好遺憾著離開。

到了嘉義之後,在民雄跟瑀珊會合,她領我去吃民雄肉包。在她來之前,我擦拭了身上的汗水跟灰塵,我拿冰水洗了把臉,卻讓鹽份進了眼裡,難過得緊。坦白說,民雄肉包不錯吃耶。沒吃民雄鵝肉,肉包也很不賴。我帶了一顆芋泥包,這顆芋泥包則在台中轉苗栗時救了我。瑀珊不愧是我的好妹子,介紹了間好店給我。我們聊天並鼓勵彼此努力,未來十年,必有發光發熱的天下。

在嘉義遇到三六車隊的兩位大哥,知道我要往台北去,他們頗為讚嘆,一直不停地要請我在熱天氣吃點挫冰或是餐點。但非親非故,實在不好意思。在大哥的店裡喝了點涼水、裝滿水壺後繼續出發。高大哥把電話留給我,要我下回有機會到嘉義還要再找他們。
 
去到北回歸線拍照,在西部的北回歸線指標在嘉義,東部的則在瑞穗。這代表──嘉義是最熱的地方。一般來說,騎車不容易出汗,是因為汗一流風吹就乾了。但到了嘉義,就算是騎得再快,汗水仍不住流下。有一張臉色發光、一臉水漬的照片,實在不敢放上來。

轉進雲林之後,最有印象的是溪州大橋,一路橫貫的大橋上看不見遠方的地平線。本來想要不要去打擾專科的老同學,但想是五一假日,她搞不好正在陪小朋友跟家人,再加上遇見環島中的李大哥於是作罷。李大哥騎著Fuji的公車路,後頭卡著貨架,裝備齊全。有蚊帳、兩罐水、三套衣服還有零碎的東西一堆。他告訴我,環島的第十二天,他的終點在新竹,不過待會兒要去彰化看她在學校的女兒。我想,如果我看見家人環島這麼疲累還跑來,心底會心疼的吧!

彰化是個很好玩的地方,我數度下車跑去看花了。田尾公路花園似乎哪裡都可以看見花,我跑進一個沒開放的玫瑰園。告訴老闆我是旅途中的過客,想看花,他一開始拒絕我,聽見我是旅途中,馬上大方地開了門,讓我好好地逛了逛。向他請教了一些養玫瑰的知識及肥料後,慎重地謝過他才離開。

很多人告誡我,說台中的省道很亂。但我不知道是哪裡亂,因為我接得很順利啊。完全沒有混亂的問題,雖然偶而有需要問路的狀況,但大致上都還滿順利的。進到大甲後,看見數座廟宇啊,偶而我停下車參拜,默禱身邊好友及所有人的幸福。沒繞進市區,走外環卻別有一番風味。我進入某間派出所,拜託他們讓我裝滿飲用水,結果警察裝滿我的水壺,還另外送了舒跑送我。感恩啊。進台中後開始緩緩地下起雨,。

快到苗栗時已經緩緩天黑了,雨勢也漸漸下了起來。原本全身發燙的身子彷彿天降甘霖般,舒服得緊,騎車上也格外有力。肚子餓著的我吃了芋泥包。跟兩位騎單車的女孩子一起躲在某活動中心,她們知道我要往台北去都很訝異。告訴我,可以騎到新竹後直接搭客運回台北就好啦。坦言說我有些動搖,因為身心狀況都有些累,別過她們之後我一路穿過苗栗直奔新竹。實在是太害羞還是沒想到那麼多,揮別她們之後才想起應該要個FB帳號之類的。不願讓人假做登徒子於是作罷。

新竹算是我第二個熟悉的家園,在此度過我人生的光輝十年。眼前事物都格外熟悉,到此之後,我知道回程大概只剩八十公里不到。時序也推到了九點多,在某間7-11便利商店要買點吃喝的。外頭有個計程車司機猛盯著我瞧,等我買完走出外面時,他遞過一根菸給我,幫我點上。我問他要準備上工了?他點點頭。問我從哪兒來?台南。要往哪裡去?台北。

他訝異地看著我,輕輕吐了一句話:「媽的,真是條漢子啊。」他吃著關東煮,我喝著咖啡跟御飯糰。彼此聊天調笑甚為歡喜。

隨即他很賊地提出建議:要我乾脆搭上他的車回台北,可以沿路玩回去。我隨即駁斥了他的建議,因為不合我的初衷,況且價碼也太貴了。

從新竹沿途經過竹北、新豐、湖口、楊梅、埔心直到中壢,除了二十四小時的便利商店外,路上幾乎都關店了,接近半夜也沒什麼特別的風光景致可看。中壢後即是又再次由郊區轉入市區,原本可以闖闖紅燈的郊區又緩緩變得車水馬龍。一直到達熟悉的桃園,我才走出台一線,隨即繞了桃鶯路轉進鶯歌回到甜蜜的家。

南部跟北部的交通差異很大,南部人開車就跟藝術家一樣,完全不按規則走;但卻沒有北部那種趕火車的急促,轉進中壢一堆喇叭聲,耳朵都快聾了。南部人鮮少有人會乖乖戴安全帽,我可以理解,因為熱天氣還戴安全帽真的很悶。

回到家已是凌晨,心底彷彿圓了夢般又默默地失落起來。好想再多停留在台南幾天,玩多一些該多好。還好的是,從台南直驅台北的三百公里,自行車的一日,讓我相信這樣的距離並不遙遠。再遠的距離,也抵不過冒險者不願服輸的心。我回到台北,卻感覺心還是在南部游移,我忘不了一路從南到北認識的人、看過的風景。我看著照片,心底是難以訴說的滿足與欣慰。

帶著好大一片的記憶歸來,還有滿滿的快樂。老天爺則是留給我陽光紋身,連洗澡時抹沐浴乳都能感覺上頭的刺痛。



誌我們活過的年代,終究不離生命太遠

而存在的每一天,喜樂哀悲都是確實、並非無可琢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4619191
 回應文章
旅遊
推薦0


楓之ㄚㄚ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好精采的旅行喔~~

你用了一天,我卻只花了3分鐘(還沒有加上之後回味的30分鐘~)
只可惜,你怎麼沒有從墾丁開始呢?
這樣,或許我們會在某一條路上相遇.....

看了你留這篇文章的時間,會是因為接到要關市的通知才跑來的嗎?(會心一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4625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