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心情發表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極限
 瀏覽769|回應0推薦3

鄭匡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歐亞非■
璇璣
易紅

  就學期間,幾位朋友因為自身能力的限制而苦惱,有些是因為太胖交不女朋友,有些是因為考試分數無法突破,有些是因為對自身未來感到徬徨,從此一蹶不振的朋友。難道說,我們從來沒想過還能為自己多做些什麼嗎?當時,我並沒有這樣想過。而當突破自己的極限時,這樣的話語才從深海浮出水面。

  我每次都用這種例子解釋──世界一百公尺比賽,各國當時所有優秀選手的最好成績都是在十秒之外。即使最為貼近十秒的成績,仍有百分之幾秒的差距。那些時日裡,大家都試著更接近十秒禁區。在某些運動學家的評估裡,或許這無法突破的十秒就是人體的極限了。

  而當有人立定目標要突破十秒禁區時,幾乎被所有人訕笑。彷彿就是這種說法:你要想辦法跑到十點零一秒,而不是九點九九秒。誰知道,有人真的突破了十秒的極限,就算是想像力不足的人,依然可以想見當時現場觀眾的驚呼聲跟心跳聲。之後的比賽,優秀的選手們紛紛突破了十秒的大關。不是因為他們為了貼近十秒而努力,而是他們知道,十秒的極限已經不再是極限了。

  每次當我突破自己的極限時,我總會感受到眾人的歡呼,那不是自慰的成就感,而是對於自己變強的認知。

  有玩過舉重的人就懂得,知道臥推嗎?躺在舉重床上,用雙手將槓鈴架上把槓鈴抬下來,然後對著天空作推舉的動作。六次的推舉當作一個循環,偶然一次的成功不代表你的強勁,只是代表好運當頭。六次的好運當頭,才能代表你突破了這個重量。

  當時二十出頭的我,身高一百六十公分(有灌水),體重一百二十一磅(五十五公斤)。我推舉的最大磅重是一百二十磅,剛好貼近自己的體重。而當我試著增重槓鈴到一百二十五的時候,我幾乎要靠人幫忙才不至於把自己壓死。我一次又一次的試著,試著用別的方法訓練自己的臂力,甚至在上課時用雙手往下推自己的椅子,讓自己的屁股懸空。不到十天,我大大地突破了一百三十磅。往後我拉高磅數時,我都得讓自己進化再進化。直到我能推舉到一百六十磅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改變了,第一次體會到變強的自我認知。

  前些天,我陪著朋友去知名的健身房,他不知道哪兒弄來兩張『一日免費健身課程』的卷子。電話中他沒告訴我,只說吃個下午茶。而當我穿著襯衫到了捷運站那的時候,他才抖出那兩張卷子,還責備我幹嘛不穿輕鬆點。

  年輕的運動教練是個很有質感的男人,不過感覺上像是乳清蛋白喝太多的肌肉堆積人,肌肉像石塊堆疊在他的身上。

  臥推機帶給我熟悉的親切感,我坐在上頭,撫摸紮實的橡皮椅墊。教練問我,要不要考慮推舉看看。我搖搖頭拒絕了。

  他一邊揮手趕開我,一面把磅數加重。我跟你保證,絕對是一旁踩著踏步機,穿著運動短衫的美女讓他有炫燿的衝動。我點了點上頭的磅數,剛好是一百二十磅。他一面堆舉一面解說,還故意撐著槓鈴解說著類似呼吸很重要,不要過度使力的話語。他舉了六回一循環後放下槓鈴,我朋友叫我也試試。說實話,我太久沒碰臥推了,儘管感覺還在,只怕時間消蝕了我的力量。

  我拆了釦子脫了襯衫,肌肉比起教練足足少了一圈。我推起槓鈴之後,既熟悉又陌生,不過我能肯定讀書時的磅重比這還重了許多。我把槓鈴擺上槓鈴架,請教練幫我加重到一百四十。教練滿臉歧視的眼光,不過還是幫我加了重。他站在我身旁打算在我叫救命前救我一命。

  這回我舉了兩個不中斷的循環,不過,雙手也疲累得發抖。曾經以為是極限而突破後產生的信心,會讓自己面對過往的極限更有把握。我無意挑戰過去的一百六十磅,主要是怕出洋相。教練看了看我,問我以前的運動經歷。我告訴了他,他也點了點頭。他說以我這種身高身材,能推舉一百四十磅,之前應該吃了不少苦頭才是。

  突破極限的心法跟練舉重一樣:第一,請注意呼吸,保持平常心。第二,咬緊牙關不要放棄。第三,成功不應該是奇蹟。

  自己千般努力的促使下,奇蹟會變得很傷人。當奇蹟出現之後,即使再努力,奇蹟都很難再出現了。而我們突破極限的意義在於,要讓奇蹟變成一種平凡。突破一百二十磅是奇蹟,突破一百四十磅也是奇蹟。九秒九九是奇蹟,九秒九八也是奇蹟。唯有當我們不把奇蹟當成是極限時,我們才有突破的空間。



誌我們活過的年代,終究不離生命太遠

而存在的每一天,喜樂哀悲都是確實、並非無可琢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835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