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心情發表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加西偶記四月三十日
 瀏覽617|回應0推薦2

鄭匡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無 名
竹筴魚

  還記得國小在英文補習班,那時為了小禮物抽籤,禮物倒忘了是什麼,不過只記得籤上寫著『恭喜你,你是一輩子的幸運兒』。一直到現在都是個幸運兒。走過許多顛沛流離的人生路,而我依舊好好地活著,而且笑容常駐。

  向來都是以搞笑樂觀的形象自居,即使面對再磨難的日子也如此。自娛娛人,本身就是快樂的事。搞笑太過,看來似乎有些輕浮。但認真發自心中逗人開懷大笑、感動的人〈別忘了,請注意認真二字〉,難道會輕浮嗎?比起穩重讓人望之怯步、有所隔離的人,倒寧願扮演小丑,讓人握我的手敞開心胸對談。不是死板的人,即使面對死人骨頭,也有逗人的樂趣。這是真的。

  以前上解剖學時,教授拿出好幾具真人全身骨頭〈當然有清潔美化過啦〉,分給我們幾組以利教學。一堆人連碰都不敢碰,害怕死人的骨頭有問題。看著大家死悶的氣氛,伸手拿出煙盒,把煙盒對向骨頭。

  「老兄,要不要來一根?」我說著,理所當然他不會有舉動。於是幾秒後我收回煙盒。

  「算了,抽煙會得肺癌的。」我嘆了口氣。同學紛紛笑我白痴,搞什麼鬼幽默啊?

  「還是來一根吧,」我再次遞向它:「我敢打賭,你得肺癌的機率一定非常非常小。」我伸出手指頭在兩根肋骨之間打轉不停。

  如果你看得懂,你就知道這樣的笑點在哪了。

  曾經有人被我逗笑之後問我:「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是認真的?」我才驚覺自己一向認真逗人開心的想法,竟然被別人認為是『不正經』!

  我一直都很認真,只是很多事也都不說。或許這也是很多人都說我很難懂的原因。遇到困窘的事,表面上裝出毫不擔心的樣子;私底下卻是不停的煩憂著。對親情、友情的堅持,對愛情的認真與憂愁。不說破,只是為了讓身旁的人心安。專科時十分熟悉我的老友,曾在聚會之後問我:「你幹嘛都把什麼事攬在身上?這樣不苦命嗎?」我對他磨了磨牙,沒正面回答。

  「很苦命,但至少不會是最糟的情況。」如果他又問我,我想我會這麼說。

  最無解的困境也不過一死而已,那在死之前,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在我們還不甘願坐以待斃的日子裡。我們能做的多著呢,我們敬愛的 國父也革命了十一次啊!

  同搖滾一般有著旺盛的生存意志,而這些力量來自於不過於悲觀。僅有少數人能得見悲觀的模樣,就同我們不願在友人面前示弱一般。越是悲觀的事,就該是越私密的事。

  悲傷同天花一般具感染性,悲傷很容易使得原本歡娛的場面突然冷下。悲傷需要傾聽者,而聚會上的並非都是好的傾聽者〈除非你是參加治療談話性聚會〉。我是個很好的傾聽者,聽著過著不同的故事,寫下不同的故事。

  傷痕隨著記憶出現,沉痛綻開的疤痕,我們靜靜地舔拭傷口。傷痛證明我們存在過。證明自己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吧。我願意孤獨地活著,但是也要活得有意義。

  天氣一下冷一下熱,四月二十九日當天度過四十年廠慶之後,發高燒晾在家裡,原本蠻牛般的身子卻變成了軟趴趴的牛油。連到四月三十日早上跟老朋友練武術對打時,身體還在淺眠狀態。到了下午吃了消炎藥之後,終於好了一些。

  下午待在家裡養病順便看影片,順便把手邊的書看完,外頭又批哩趴啦地下起雨來。說真的,難得放假卻感冒,想頂著爛身子出遊又下雨。

  這時候,再怎麼樂觀都只能說:媽的,總有雨過天晴的時候吧。而當終於雨過天晴時,我便開始寫下這篇日記。



誌我們活過的年代,終究不離生命太遠

而存在的每一天,喜樂哀悲都是確實、並非無可琢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663266